放暑假了,儿子乐乐和女儿娜娜一蹦三丈高,刚进家门就喊起来:“放假喽!放假喽!”
  作为妈妈,我也很高兴,孩子们终于可以放松了,歇一歇了,他们比我儿时苦多了。
  乐乐拿着手机不放,边玩边看着大孩子给他的《王者荣耀》秘诀,娜娜拿着遥控器不丢,对着《熊出没》咯咯地笑个不停。
  一星期过去了,他俩依然如故。
  洗碗去!不会。扫地去!正忙呢。
  这样下去不行的,看来得想个法了,作为年轻的妈妈,我不想成为孩子眼里的婆妈,惹孩子嫌弃还没效果。
  好,摆地摊去!说干就干,去批发市场买了些小孩衣服和小首饰。
  第二天傍晚,衣服绑在拉杆书包上,拽上儿女,来到了广场。热气笼罩了大地,没有一丝凉风,坐在树荫下人们,不停地摇着扇子,不停地擦着额上的汗珠子。
  衣服挂在简易架子上,首饰摆放在地上。
  我把东西的进价表给了娜娜,小板凳给了乐乐,示意他们开始卖东西,我则待在十米之外观阵。
  “这衣服多钱一件?”
  “二十元一件。”乐乐有气无力地说。
  “十元卖我,这衣服这么薄,图案有点大。”
  “你知道我多钱批发的吗?十元我还要赔五元钱。”娜娜解释说。
  “那小朋友,十五元卖我吧。”
  “不卖,一分钱不赚我卖什么衣服呀?”乐乐在一旁有点不高兴地说。
  一个无精打采,一个倔气十足,这像卖东西的吗?
  “这头花多钱?”一位年轻母亲领着女儿蹲在地毯前。
  “阿姨,五元。”娜娜似乎看到了希望,上前说。
  “嗯,乖,三元卖吗?”娜娜朝我这边瞅了瞅,我点点了头。
  “妈妈,赚了一元钱”娜娜对照价格表,向我竖起一个手指头。
  “才赚了一元钱啊。”儿子歪着头一看,有点泄气地说。
  就这样,乐乐和娜娜坚持卖了二小时,赚了五元钱。
  一人一个老冰棍,算是奖励。
  第二天,橙色高温,我又拽着他俩去摆摊,依然是他俩卖,我在一旁观战。
  老时间收摊,赚了十八元,两人什么奖励都不要,只想早点回家喝口水。
  第三天,持续高温,他俩主动拉着小货车,来到广场,刚摆好,广场管理员让摆到道沿下边,说是要创卫检查。
  道沿下,偶尔过小车,他俩就挪一下衣服架子。
  老时间收,赚了二十一元。
  儿子脸上出了热痱子,女儿脸红扑扑的,像个红苹果。
  第四天、第五天……
  一个月后,我们赚了七百五十一元。
  “妈妈,这不够我一学期生活费,更不用说双休补课费了。”儿子说。
  “妈妈,这不够我学半年舞蹈的钱,只够我两个月幼儿园生活教育费。”女儿说。
  “那用这些钱,咱们和爸爸出去美美地吃一顿。”我在一旁试探性地说。
  “不,好不容易挣了这点钱,我要攒着买个学习机。”女儿抢先站起来,撅着小嘴。
  “就是,挣钱太难了,这钱不能乱花。”儿子也不同意。
  “那就给你们存着。算算你们一年要花多少钱呀?钱从哪里来?是爸爸妈妈辛辛苦苦挣来的,不是简单的在银行里一刷卡就吐出来了。”我顺势引导说。
  “恩,我们知道了。”
  “妈,明年我还想摆摊,把我一学期的生活费挣够。”儿子说。
  “妈,我明年还要摆摊,争取买个学习机。”女也跟着说。
  “那不一个劲看电视、玩游戏了?”
  “不了!”乐乐和娜娜齐声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