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领导在女儿婚礼时提前一天来了。
  为了表示我们的重视态度,特意请一位本地德高望重的大哥陪他们吃饭。
  在去饭店的路上,大哥随意问了女儿的名字和所在工作科室等基本情况。
  等我们一一回答完了也就到了饭店。
  我们互相给做了介绍,宾主坐定后,大家就边聊天边用餐。
  女儿的领导提起他们的下属来如数家珍,显得既了解我女儿又特别因为有我女儿做下属而骄傲。
  我们懂得女儿的领导虽然有故意让我们高兴的成分,但也绝对是非常了解和关心我女儿的。
  这时,我们请来陪客人的大哥,接着对方的话茬儿也适时地开口了。整个发言,大哥根本不像从来都没见过我女儿那样陌生,而是以接触很密切的大伯伯身份,清晰地提我女儿的名字,滔滔不绝地描述我女儿成长过程中的亮点毫不含糊。
  大哥的精彩表现,无意让女儿的领导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平时就十分了解和关心我的女儿。
  只有我们自己十分清楚,大哥还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女儿呢。
  这次宴会因为有与女儿的领导旗鼓相当的大哥出面,交流热烈而愉快,达到了出乎意料的喜庆效果。
  事后很久,我和老伴儿都不得不佩服大哥为人处世的超凡能力,内心更敬佩他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