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五十岁的吴辽,在局里干了二十多年了,还是普通干事。吴辽在局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具体工作,同事起哄说他是万金油,其实说白了就是什么也干不成,哪里有什么杂事,比方栽花种草,上街清除墙面电杆小广告,广场发放宣传材料,门卫老王病了顶替看两天大门等,凡有了这类事,局里领导便会想起找吴辽。只是吴辽自己觉得自己还是局里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有事没事总往局长身边靠,说几句不咸不淡的寡话。局长梁尚贵打心里讨厌吴辽这样的人,但碍于两人是同一年进局里参加工作的老同事,吴辽心眼也并不坏,所以总是笑眉笑眼地边做别的事便应付着和吴辽说几句话。
  话说我们的吴辽最近学会了玩微信,有事没事就给朋友同事发个红火热闹的小视频、小笑话,然后再弄一个或开怀大笑,或使劲鼓掌的表情。有的人出于礼节,随便回应一下,大部分人不理睬吴辽。
  开始时吴辽发微信用的是手写,自从春节发生了一件事之后,让他感到很丢面子。除夕夜里,局里的群里很热闹,大家都在互相说着新年好运、大吉大利的话,这个时候,吴辽也不能拉套,龙飞凤舞地在手机上写了“祝福新春”四个字,指头一点便发出去了,谁知不一会引来了全群人对他的一片围攻。吴辽向上一翻,才发现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把“祝福”写成“祝祸”!可想而知,收信的人气愤之极。吴辽又是拱手又是道歉,临了春节后请大伙吃了一顿才算握手言欢。
  这之后,吴辽便不再用手写了,改用拼音,谁料想这次惹出的乱子更大。
  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吴辽知道外地出差的梁局长今晚要返程,吴辽马上找到微信,想着给局长发一句“一路平安”,不成想夜里的灯光下稀里糊涂地拼成了“龟头平安”。梁局长看了当时就发怒了,给吴辽打通了电话。
  “吴辽,你龟孙子一个,半夜三更的我龟头平安不平安与你屁相干,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吴辽的头突然大了,这次可真把事情做砸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