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们学校从国外聘来的英语外教,主要教授我们的英语口语,鉴于她的身份的关系,因此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为了方便后边的叙述,我们姑且叫她Lucy吧,由于我英语一直不太好,因此只要有时间不论是不是我自己的课我都会去听她的课,而且尽量积极主动回答她提出的问题,由于我口语不好带有严重的川音,因此常常引得她和其他的同学发笑,不过这也活跃了课堂的气氛。慢慢的我的口语越来越标准了。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会不自觉的上前去和她说话,一方面是为了提高口语水平,另一方面是想多了解她。后来我知道她今年35岁,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来重庆已经5年了,至今仍然独身,而且我还知道她来中国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当老师,而是为了学习汉语,本人自诩汉语还过得去,于是再后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她课堂上教我们英语,周末我去她家教她汉语,令我吃惊的是她的汉语不但说的很好,而且她还会背诵很多古诗词,尤其喜欢唐诗。
  那是一个星期天,我带着她读了一章《红楼梦》之后,和平常一样她留我吃午饭,在餐桌上她突然想喝酒,问我能不能帮她到阁楼上去取一下,我表示愿意效劳,她找了一会儿钥匙。我费了不少时间才打开锁,因为锁有些锈了。不过里边的东西还算清洁,没有多少灰尘,酒柜旁边一个大理石的鱼缸让我怦然心动,鱼缸底部有鱼戏莲的图案,没有一滴水显然是很久没有养鱼了。
  我给她倒好酒,她喝得很高兴。
  我突然开口向她要鱼缸。因为我也是独身,早想弄两条金鱼儿养养以排解寂寞。她没有马上答复我,我一下子觉得特别尴尬,因为我觉得自己真是太唐突了。
  过了一会儿她告诉我,这个鱼缸的确是中国的东西,但不是中国人送的。15年前,她的父亲在英国是个房地产界的大人物,她也算得是豪门小姐,因为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所以男孩子对她都望而却步。有一天她在去学校图书馆的路上认识了英俊少年杰克。当时杰克穿着朴素,混在一群普通的大学生中,他过来跟她搭讪,自称是学雕刻的的。杰克的衣服上真的有一些颜料和石屑。
  她非常兴奋,因为终于有男生敢和她搭讪了,当然她也很谨慎,她说自己也是学生,家就住在剑桥附近,别的她什么也没说。两人开始交往,杰克经常邀她看免费雕塑艺术展,有时他们也在小咖啡店坐下来谈人生和未来。三个月后杰克非常激动地告诉她,他找到了第一份兼职工作,并且拿到了第一笔预付的工资,他想请她吃一顿中国菜。
  他们去了一家不错的中国餐馆,其实对于Lucy来说包括中国菜在内的世界上所有的名菜对她来说不是稀奇的食物,但因为有杰克陪伴,哪怕是粗茶淡饭都很愉快。他居然在中国餐厅里面谈到了中国水墨画,说中国有齐白石和徐悲鸿,有伟大的雕塑乐山大佛等等,这一切让Lucy既惊讶不已,她说中国真是太神奇了,为了和杰克有更多的共同点她要学汉语,杰克还给她念了翻译为英文唐诗
  Onhigh,we’dbetwolovebirdsflyingwingtowing,(在天愿作比翼鸟)
  Onearth,twotreeswithbranchestwinedfromspringtospring.(在地愿为连理枝。)
  就在他们吃到一半时,一个侍者走过来,说对不起打扰了,请问你们是不是情侣,因为这天是中国的情人节“七夕”,凡是就餐的情侣都可以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Lucy问是什么礼物,要么餐费打折要么送一只大理石鱼缸,并且里边装着一对可爱的亲嘴金鱼。杰克问能不能先看一下礼物。很快侍者端着鱼缸来了。她一看见这个鱼缸,就喜欢上了,当然还有那对亲亲密密的小金鱼,它们黑褐色的眼珠打量着她,她的心呯呯跳个不停,但她没有说话,因为她觉得杰克也许会选择餐费打折,毕竟他的经济状况不好。杰克摸了摸鱼缸,看了看Lucy非常遗憾地说:“抱歉,我们还不是,实在……”杰克的话还没有说完,Lucy对侍者说:“他在开玩笑,我们当然是!”杰克愣了一下,用深情的目光盯着她,直到她害羞的低下头,只听杰克说:“那么,我们要这个鱼缸!”
  这时侍者却说:“先生,如果真是情侣,能不能验证一下,比如亲吻或者…”
  她抬起头,发现杰克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于是就在侍者准备离开时,她吻了他,他欣喜若狂,从侍者手上得到了鱼缸,并把它送给了她。
  而她就这样成了他真正的女友。
  “是吗,那这个餐馆当晚可是亏惨了,这个鱼缸可值得好几顿饭钱呢”我打趣的说道
  “是啊,我当时被爱包围着,一切都以为是真的了,其实这是个道具,他花了钱安排好的,其实餐馆怎么会舍得用这样漂亮的鱼缸当赠品啊。”Lucy人笑得非常动情。是啊,这个鱼缸对于Lucy来说是天下最美丽的礼物了,我怎么可以夺人之爱呢。Lucy的脸因为酒稍微有点发红,只是她的眼神突然显出一丝忧伤,她接着说他们的爱情持续了四个月,后来杰克就人间蒸发了,而她的父亲也因为被人探知了商业机密而破产,从45楼上跳了下去。这是她第一次恋爱,也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商业间谍。
  Lucy讲到此处,我突然觉得全身发冷,那只鱼缸在我脑海里泛起鬼火一样的萤光,它太邪恶了。“那你还留着它,我要是你早就扔了?”我说。
  “无论如何”她说,“对我来说它是我体味到恋情时的第一份礼物,也是唯一的,自那以后,我就开始学习汉语。”
  “你是想用汉语去中国餐馆调查杰克吗?”我迫不及待地问,“查到这个人渣了吗?”
  “不是的,肖你误解了”她看了看窗外,又转头对我说,“我不是为了这个才学汉语的。”
  “那你是为了什么?”
  “因为你们汉语比我们英语难很多,而且很……”她深吸了一口气说,“我说了你千万不要生气,肖,因为我觉得学习汉语是一件极为枯燥而又消耗时间的事情,所以非常的,非常的适合我……”
  昨晚Lucy突然对我说,希望我送她一个新的鱼缸,她想养金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