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九月的阳光褪去了夏日咄咄逼人的锋芒,慵懒地洒在蓊蓊郁郁的香樟树上、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走走停停的公交车上以及行色匆匆的过路人身上。
  刚送完牛奶的夏朵冉拼命地踩着那辆年代久远的破旧自行车直奔一中,终于在缓缓关闭的校门完全关上之前冲进了校园。停好自行车的夏朵冉急急忙忙地往教室跑,在三楼楼梯转角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有人影,但已经停不下来了,结果顺着惯性结实地撞上去了。
  柔软的T恤有点微凉,往前就触到了有温度的肌肤,夏朵冉的脸撞上了背脊,清晰的感觉到两侧突起的肩胛骨,鼻子里充斥着淡淡的薄荷香,手里的书稀里哗啦掉了一地,稳不住的身子摇晃着,双手下意识地抱住了那人的腰,等摸到少年结实的小腹又吓得缩回了手,一缩手就重重地摔到地上了。
  夏朵冉跌坐在地上,脑子里面还是刚才那一两秒的细节,迟钝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慌忙去捡散落在地上的书,少年却已抢先一步把她的书捡起整理好了。不等少年开口,夏朵冉便立马从少年手里接过自己的书,轻声说了句谢谢就继续跑往教室了。等夏朵冉跑到四楼时才想起来刚才是她撞到人家,按理应该说声对不起的,结果却莫名其妙的说了谢谢,真是被撞傻了。
  当夏朵冉喘着气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已经迟到三分钟了,开学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就迟到,于是老师铁青着脸让她在走廊上站着。夏朵冉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站着心里却在想要是刚才没有撞到人也许就不会迟到了,一抬头就看到被她撞到的少年出现在楼梯口,阳光照耀下的少年从远处看像是有一层金色的光晕笼罩着的神祗。
  少年在夏朵冉旁边站定,看着面无表情的她若无其事的说:“朵冉,既然已经来不及了,一样的结果,又何必让自己那么狼狈?”夏朵冉看着他像和朋友在悠闲地喝下午茶讨论天气一般自然地叫他朵冉,心里隐隐的不舒服,但还是冷冷地说了一声对不起。少年仿佛没听见她的道歉,依旧微笑着说“朵冉,我是林墨楦。你看那些香樟在染绿了一个夏天之后都归于沉寂了,你看那些鸟儿都飞回来了,你说它们是不是在找曾经替它们遮风挡雨的那棵?你看阳光被树叶罅隙切割成细小的碎片了,你看那些细微的灰尘在阳光下欢快的舞蹈…”夏朵冉静静地听着林墨楦喃喃自语似的话,看着他连清亮的眸子里都闪着笑意的温暖样子,突然觉得被罚站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一件事了。
  2
  午后的阳光总是很好也似乎总是那么漫长,让人带着倦怠的慵懒。夏朵冉躺在香樟树下仰望着天空,云朵的阴影缓慢地从她的身上爬过去,明暗的颜色交错着。
  夏朵冉又想起了小时候哭着要爸爸妈妈,奶奶抱着她说:“我的朵朵,你知道吗?爸爸妈妈都变成了天使,他们都穿着像云朵一样白的衣服在一起,只是因为隔得太远了所以朵朵看不到他们的脸只看得到他们白色的衣服。”“那为什么云会跑呢?难道爸爸妈妈不喜欢朵朵吗?”小朵冉歪着头问奶奶。“因为爸爸妈妈要看着他们的朵朵呀,朵朵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爸爸妈妈一直和朵朵在一起,怎么会不喜欢朵朵呢?”
  小朵冉从那以后就再没有哭闹着要爸爸妈妈,连被其他小朋友说是没爹妈的野孩子也不会把眼睛哭得跟小白兔一样红红的了。每次朵冉看到其他小孩和爸爸妈妈一起的觉得很羡慕的时候,一想到他们是抬头就可以看到的天上的云朵她就不会羡慕了。她背着书包去学校上课认真听讲的时候他们在,她爬上树和小鸟说悄悄话的时候他们在,她去帮隔壁老爷爷扫地把摔倒的小弟弟扶起来的时候他们也在,她去捡易拉罐换钱给奶奶买拐杖的时候他们还在…
  朵冉一想到他们一直都在从不曾离开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当林墨楦在那棵香樟树下找到熟睡了的朵冉时,之前所有的浮躁与焦虑都沉淀下来了。熟睡中的朵冉嘴角微微扬起,被阳光晒着的脸泛着绯红,他突然就不想叫醒她了。其实林墨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初遇见朵冉的时候他就毫无防备的在她面前絮絮叨叨了,也许,有一种人是在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是相识很久的朋友的,比如朵冉。
  那天朵冉撞到他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那张有很多空白家庭情况调查表。林墨楦倒不是因为这个才注意朵冉,而是朵冉那干净清澈的眼睛让他忍不住觉得喜欢。那是要有多善良美好的人才有的眼睛啊,当看着她的眼睛的时候,林墨楦觉得就算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千难万险生活都充满希望。
  当夏朵冉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林墨楦,她揉揉惺忪的睡眼还以为是看错了,就听到林墨楦轻笑着说“再揉眼睛就比小白兔还小白兔了,你是想要兔子妈妈带你回家吗?”夏朵冉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从草地上爬起来,小声嘟囔着“那也不要跟大灰狼叔叔回家啊”,走在前面的林墨楦就被她的话逗得很没形象地捧腹大笑了。
  也许在后来的后来他们都会遇见更多的人更多的事,甚至在时光的不断冲刷下慢慢忘却了对方就像从来没有遇见过一样,但至少现在这些再平常不过的小片段,却温暖了整整一个青春那么漫长。
  3
  九月的天气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似乎昨天还热得让人受不了,教室里的风扇飞快地转着并发出嘈杂的噪音,少年们都穿着背心挥汗如雨一仰头就可以喝完一大瓶脉动,今天就开始凉快了,教室里连窗户都紧闭着,偶尔出去一个人门便被风吹得啪啪作响,少女们都不得不告别了漂亮的短裙和好吃的冰激凌。
  校园里大片大片的香樟树开始在乍起的秋风里纷纷落叶,仔细一听仿佛有着轰隆的巨响,好像是成千上万的叶子在给它们的树唱离歌。林墨楦站在南北大道的尽头,看着被风吹拂着漫天飞舞的落叶,回头对夏朵冉说:“朵冉,你看它们正轰轰烈烈地扑向一场盛大的死亡。”夏朵冉看着香樟树与树之间突然变得那么安静,心里居然空落得有点难受。
  夏朵冉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因为一向身子硬朗的奶奶突然就病倒了。虽然医生说只是受了凉感冒而已,但是每天按时吃药也不见好,看着奶奶日渐消瘦,朵冉心里总觉得隐隐不安,甚至在兼职时出了好几次乱子差点被开除。
  林墨楦察觉到了朵冉的不安却又无所适从,那种无力感让他很不舒服却又无可奈何。于是林墨楦破天荒的很早起床骑着自行车跑到另一个方向的朵冉家和她一起送牛奶,这样朵冉就不会因为又要给生病的奶奶做早餐又要送牛奶而迟到;于是林墨楦在放学后在朵冉熬药的时候和奶奶聊天逗得她笑逐颜开,还骑着自行车帮她买念叨的牛肉面和小点心;于是林墨楦在周末帮朵冉代班,挺拔的他穿着服务员的衣服跑上跑下忙得不可开交,乐呵呵地把工资交到朵冉手上还一个劲地说不累。
  林墨楦无怨无悔地做一切他能想到的能帮到朵冉的事,只是希望朵冉可以微笑。林墨楦觉得,浅浅微笑着的夏朵冉是最温暖的,比阳光下的一千朵向日葵还要温暖。
  夏朵冉每次听到林墨楦自行车“叮铃铃”的声音就觉得莫名的安心,当他轻轻唤她朵冉的时候她仿佛看见了一树树的花都开了。夏朵冉觉得林墨楦就是那么一个人,让她在遇见他之后突然就忘却了以前所有的不愉快。林墨楦给予了她无与伦比的温暖,所以纵使遇到再多的困难受到再大的打击,夏朵冉的心里都不会是一片荒凉了。
  4
  在九月渐渐滑向末尾的时候,晴朗的日子好像用完了,只剩下阴天了。夏朵冉最不喜欢的就是阴天了,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感觉平时轻柔的云朵好像一下子吸了一大缸脏水,变得灰暗而沉重了,好像随时都要掉下来压到自己头上一样,那种隐隐的窒息感让她很惶恐。
  教室窗外的那排水杉叶子都掉光了,落叶在小路铺了厚厚一层,走上去会有柔软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光秃秃的树干张牙舞爪地伸向天空,像是萧索的秋风里一场凛冽的对峙。
  夏朵冉想起刚开学的时候,那排水杉被盛夏的日光浇灌得非常葱茏茂盛,像一把把硕大的绿伞向着天空笔直延伸。她坐在六楼的窗户边刚好可以看到水杉的树尖,午后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树叶映在本子上,像摔碎了的小小琥珀随风轻轻跳动着,她总会伸出手去触摸然后林墨楦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就会轻轻微笑。
  夏朵冉还记得唯一一次软磨硬泡地央求林墨楦就是因为水杉。朵冉总觉得水杉里面一定住着神灵,所以才有让人忍不住仰望的神奇力量。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取下手腕上那根和林墨楦一起逛夜市时买下的红绳,放在手心里闭上眼虔诚地许愿,然后眼巴巴地望着林墨楦希望他把红绳抛到水杉上。可是林墨楦只是歪着头微笑,不说话也不接红绳。夏朵冉有些急了,“我帮你带一个星期早餐,好不好?”林墨楦微笑着摇了摇头,“还和你一起值班打扫卫生,好不好?”林墨楦微笑着问“还有呢?”夏朵冉憋着嘴极不情愿的说“墨楦怎么说,朵冉就怎么做,这样行了吧?”林墨楦笑眯眯的看着夏朵冉,“那朵冉求我呀。”夏朵冉很生气可是又不能发飙,右手轻轻地扯着林墨楦的衣袖,喃喃的说“墨楦,我求你了,你帮我好不好?”林墨楦看着她生气又要卖乖的别扭样子觉得格外的心情愉快,接过红绳用力一抛红绳就牢牢地落在水杉上。夏朵冉看着稳稳落在水杉上的红绳雀跃不已,拍着手欢呼“水杉接住咯,我的愿望可以实现咯,真是太好了!”那时林墨楦就那么安静地看着她,眼睛里是满满的宠溺。
  不过一个月的光景,现在忆起,却让夏朵冉觉得恍如隔世。她好不容易习惯了的,就那么猝不及防的离开了。是的,她已经习惯林墨楦的存在了。习惯了他就坐在她的旁边,在她望着窗外发呆的时候用笔敲她的头提醒她做笔记,在她不擅长的数学课被提问时小声地告诉她答案,在她趴在桌子上睡觉时用书遮住玻璃投射进来的晒人的太阳;她已经习惯他就陪在她身边,他和她一起躺在香樟树下看云,他和她一起在夜市里逛地摊,他和她一起在清晨骑着自行车送牛奶,他和她一起陪着生病的奶奶把她逗得笑逐颜开,他们一起穿行在校园穿行在这个城市就像两只刺猬小心翼翼地温暖着彼此。现在,林墨楦离开了。
  夏朵冉知道林墨楦要离开的那个午后,他们就站在走廊的尽头,阳光懒懒地洒在他们身上,夏朵冉看着在阳光下发着光的林墨楦,眼睛酸涩得疼痛,转身,已泣不成声。夏朵冉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安静地流着泪,眼睛就像坏了的水龙头。那个午后林墨楦就静静地抱着朵冉,白色T恤上满满的都是朵冉的泪水。当朵冉不再哭的时候,林墨楦就安静地陪她坐着,陪她看着落日染红了天边的云朵,陪她看着夜幕降临缀满闪亮的星星,陪她看着太阳从泛着鱼肚的海天处升起。
  当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投射到房间时,夏朵冉给了林墨楦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把头靠在林墨楦的肩膀上,用力地嗅了嗅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然后就“咯咯”地笑了。她说:“墨楦,不要告诉我你哪天离开,我也不会去送你。只要想到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了,我怕我会舍不得让你走,我怕我会挽留…”林墨楦微笑着看着她,“如果你挽留,我也许会不走呢!”听到他的话,夏朵冉的眼睛陡然绽放出异彩但随即又黯淡下来,“但是这次也许可以不离开,但下次呢?下下次呢?你难道可以永远都不离开吗?我迟早都要学会面对离别的。”林墨楦听了她的话,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沉默良久,林墨楦抬起头微笑地看着夏朵冉,一本正经地说:“朵冉,如果是永远存在的东西,也许隔着千山万水历经沧海桑田,也会在你心里存在着,即使是在你万念俱灰的时候也会给予你全世界都难以企及的温暖。我不是轻狂的少年会轻易地许诺永远,我不知道朵冉要的永远我能不能给,但是朵冉要相信是有永远的。”夏朵冉看着林墨楦清亮的眸子,怔怔地说:“墨楦,其实我从来都相信永远的,因为相信会比较幸福。你离开,我不会去送你,但如果你要回来,我无论如何都会去接你的。”
  林墨楦轻轻地把夏朵冉的头按到他肩膀上,再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听到她像猫咪一样懒懒的嘟囔声,心情像在烦躁时听到广场上的鸽子一齐飞向天空时翅膀扇动的声音那么愉悦。他想,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把朵冉拥在怀里,会是一件比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游乐园还要幸福的事情。
  5
  九月的天空总是蓝得像一望无垠的平静的海,云朵似乎都在天空里漫不经心地散步,偶尔从少年们的头顶掠过,使他们清秀的脸庞上交叠着明灭的光影。暖暖的阳光洒在一排排的香樟树上,明亮的温度从密密交错着的树叶中漏下来,投射到休憩的少女们身上,使她们年轻的脸蛋染上淡淡的红晕。
  夏朵冉站在教学楼顶楼的天台上,安静的看着他们肆无忌惮的青春然后就轻轻的笑了,就像看到阳光下成片成片的向日葵不遗余力地绽放一样温暖的微笑了。在林墨楦离开以后很多年夏朵冉还是在这个城市,看着这座城市被满满的香樟树的阴翳笼罩,看着那排水杉渐渐挂了许多漂亮的红绳,看着一群一群的飞鸟盘旋着找曾经的树,看着街角那家有招财猫的奶茶店的老板换了一个又一个,看着林墨楦和她穿行的地方渐渐被陌生的脚印掩埋,看着他们画了漫画的墙壁翻新后变得了无痕迹,看着他们经常逛的热闹无比的夜市被商业街取缔,看着这个曾经她和林墨楦熟悉的城市渐渐变得不再熟悉,她终于渐渐忘记了林墨楦的样子。
  夏朵冉爱上了在这座夏日里被香樟掩盖的城市的小日子。她有一座房子,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的香樟,风一吹满房子都是浓郁的香樟味道,让闲暇时捧一本书读的夏朵冉总是在香樟味道里静静的睡着。她喜欢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拉开卧室落地窗的窗帘,对着花园里所有的向日葵微笑,让卧室里满满的都是阳光的味道。她喜欢在自己的小厨房里给自己做简单却可口的饭菜,偶尔对着烹饪书学做一些点心和甜品奖赏自己。她喜欢安静的时候会写写自己的小文字,不为任何人和事,只在乎凭心而为的小小快乐。
  夏朵冉觉得乏味的时候就会背着书包一个人去旅行,她总是会拍很多漂亮的照片,买很多别致的明信片,吃很多美味的小吃,收集很多奇奇怪怪的小东西,当然也会认识很多很多的人。她和他们走过一段旅程然后自然而然的分道扬镳,她感激萍水相逢的他们给予的温暖,却也不会为离别而伤感,夏朵冉觉得遗忘就是留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了。她去陌生的地方看陌生的风景却从来不会觉得漂泊无依,因为她永远都知道温暖在哪里家在哪里,心有所恃的人是永远都不会觉得孤独和绝望的。
  6
  夏朵冉从来都没有想过林墨楦是不是会某一天出现在她眼前,给她那他曾经说过的即使在万念俱灰时也会有全世界难以企及的温暖的永远,所以在那个寻常的九月午后她看到被她撞上的微笑着的男子时呆若木鸡好半天。夏朵冉揉了揉眼睛,林墨楦依然微笑着看着她,夏朵冉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林墨楦真的回来了。
  林墨楦站在逆光处微笑着伸出手对夏朵冉说:“你好,我是林墨楦。”
  夏朵冉先是一怔,随即微笑着握住林墨楦的手说:“你好,我是夏朵冉。”
  此时蔚蓝的天空里飘散着浮云,午后的阳光懒懒地洒在他们身上,微风吹过香樟吹过水杉吹拂着林墨楦的短发和夏朵冉的裙裾,像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九月午后。夏朵冉凝视了林墨楦良久,两人竟不约而同地说:“你好,九月午后。”夏朵冉和林墨楦就这样微笑着,身后是一片天高云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