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
  
  “哇哇,哇哇……”,女儿揪心扯肝地哭叫着。
  你想上前,把女儿再紧紧抱一会,吮吮奶头,但是,你不能,也许在此时,就会有人走来……
  躲在那棵大柿树后面,想着不远处路面上哇哇哭叫的女儿,你泪水如泉般地流着。
  本来,你是应该生个男孩的,全家人都这么说,在腹部刚刚凸起时,六个算命先生都说你要生男孩,但是,女婴的降落,打碎了人们的希望,爷爷叹息不止,婆婆指桑骂槐,丈夫愁眉不展……你理解全家人的心情,单传几辈的家,就要断子绝孙了,“双成,咱把她扔了吧,以后……”。你含泪问丈夫,丈夫摇摇头:“不……”但一个月后,丈夫说:“扔了吧。”今晚丈夫又说:“满月了,不能再拖了。”你咬着嘴唇,抱着还在熟睡的女儿出了门,当把女儿丢在冷冷的路面上,你的心也抛在那里了。
  雄鸡声声,在呼唤着天明,夜色却更浓重了,刚才还能模模糊糊看到路面上用厚褥裹着的女儿,这时却被浓浓的夜色吞没了,黑暗过去就是天明,盼望过路人早点到来,如果看不到女儿被人拣走,你是不愿离开这棵大柿树的。
  终于,一个人影走过来了,走的那样匆忙,当他听到女婴的哭叫声,竟加快了脚步。
  但愿这个人弯下身子,拣起可怜的的弃婴吧!
  那个人走到女婴身边,真的弯下身子,抱起婴儿,又站立片刻,象是看看四处再没别的动静,就慌忙离去了。
  “啊——”你一阵快慰。象自己那颗抛落的心又被拣起,但随即又象一根绳子拴在心头,随着那人远去的身影,越拉越紧,女儿就这样被人抱走了,以后还能见到她吗?但愿女儿长大成人,过好日子,那个抱走女儿的是啥样的人?好人坏人?好心赖心……
  不!不!你悲痛的呜咽着,想追上去,把女儿夺回。但你已没有一点力气了,顺着大柿树瘫了下来。
  昏昏沉沉,你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面前的一切象场噩梦,但你刚迈进院门,就又听到一阵那么熟悉的哭叫声,你跑进屋里,啊——满脸是泪的丈夫正紧紧地搂着女儿。
  “啊,咱不能丢,咱不能……”
  你忙从丈夫手里接过女儿,很快地把奶头塞在女儿正哭的小嘴里,紧紧地搂着,泪水象珍珠落在女儿的脸上……
  
  ·呼唤
  
  汝河岸边的沙滩像柔软的“席梦思”,我们很惬意地躺在上面,望着蓝天悠悠浮动的白云,自由飞翔的水鸟,随风飘舞的柳枝………
  这时候,突然响起一阵“大山、大山”的呼唤声。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不远处一棵弯曲的柳树下面,伫立着一个姑娘。她神情专注,目视远方,一声连一声的喊着:“大山!”真诚里含着悲伤和渴望。
  大山?这里只有平平展展的河滩,郁郁葱葱的树林,明净清澈的河水,哪有什么大山啊!
  
“她在呼唤着一个人啊!”我们身旁的小丁的脸色十分的忧郁,给我们讲了一个心酸的故事。
  这姑娘叫莲子,就住在前面的那个村子里。她长得很漂亮。许多小伙子像蜜蜂追鲜花一样的追求她,但都被她拒绝了。
  原来,她心中有她的白马王子啊!
  这个白马王子就叫大山。他和莲子同一个村庄。小伙子不但人长的高大,潇洒英俊,而且心底忠厚善良。两个人都在偷偷的相爱着。
  一天中午,他们相逢在这汝河岸边的那棵弯腰柳树下。
  中午的汝河滩迷人宁静,柳枝在轻轻的摇动,河水在哗哗的流淌,几只水鸟在头顶掠过,洒下一阵婉转动听的歌声。他们面对面的注视着,心跳的像打鼓。沉默了一会,还是大山先开了口:“莲子,那么多人追求你,你为什么不愿意?”
   “没有合适的!”
   “你要什么样的合适的。”
   “俺要……一辈子都不变心的人。”
   “你看我……行吗?”
   “你啊!真……”莲子满脸通红,抓起一把沙子就向大山撒去。
  沙子飞进了大山的眼里。大山哎呀一声揉起了眼睛。莲子惊慌的上去瓣开大山的眼睛为他吹沙子,大山猛的抱住了莲子,高声的喊:“莲子,我行,我一定行……。”
  爱情的窗口就这样被一把沙子打开了。后来,他们常常来到这个地方。莲子躺在大山的怀里,望着大山纯厚的面孔问:“大山哥,你能爱俺一辈子吗?”大山说:“俺能爱你一辈子。”莲子问:“你能永远不变心吗?”大山就说:“俺若变心了,俺就不是大山了。”
  他们爱得多么热烈、多么真挚啊!大山说他要出去做生意,多多挣些钱,真挚的爱情再有了丰富的物质基础,岂不更加美好吗!
  大山走了。在繁华的省城做起生意来。他干得很出色,没多久赚了很多钱,成了腰缠万贯的大富翁。他开始出入酒吧,旋转于舞场,渐渐的忘掉了莲子,和一个极时髦的城市姑娘打得火热。终于有一天,大山回来了,和莲子退了婚。
  莲子像一株嫩苗遭受了苦霜的摧残,痛苦的躺在床上,哭啊哭啊。突然有一天她跑到汝河边,站在这棵柳树下,就这样大声的呼唤起“大山”来。
  莲子的呼唤是那样的真诚和响亮,又是那样的悲哀和凄凉。唤得多少人流了泪,唤的多少人断了肠。有很多人过来劝她。但谁也劝不动,谁也拉不回。
   莲子每天就任性的站在那里,高声地呼唤着。
  
后来,大山真的被唤回来了。他听着莲子痴情的呼唤心颤抖了。他决心抛开城市里的那一个,要和莲子结婚。他热泪盈眶的来到莲子面前:“莲子,我回来了”。但是莲子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他,象是望着一个陌生人,继续的呼唤着“大山!”大山大把大把地抹着泪水,抱着莲子哀求道:“莲子,我就是大山、大山啊!”可莲子却挣脱了大山的怀抱,很陌生的望着他:“不不,你不是大山,不是大山,我要喊我的大山啊!”然后又转身呼唤起“大——山”来。
  任凭大山怎样解说,怎样在莲子面前求她原谅,莲子还是不承认大山是大山。大山毫无办法了,心灰意冷的流着泪走了。
  莲子呢,就站在哪里一天又一天地呼唤着,呼唤着…….
  沙滩上好寂寞,我们的心好沉重。
  “她这样呼唤,何时才能停止呢?”半响一个人打破沉寂问。
  “谁知道呢,也许永远。”小丁说。
  “难道就没有人让她不再呼唤吗?”
  “有,就是过去那个没有变心的大山,可现在还有吗?”
  我们不再作声。默默地望着莲子。那一声声的呼唤在抽动着我们的心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