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为董事长特别助理,今天,接到董事长电话,要我和秘书小刘马上去医院去接见一个人。董事长住院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得的什么病,只有我和小刘知道是肝癌后期,包括董事长的家人都不是很清楚。其实他的家人也懒得知道真相,董事长住院,妻子和一儿一女很少来医院看望,多数由小刘和我轮流照顾他。称呼“小刘”是董事长这样喊的,其实,我们整个公司都喊她刘姐,都快四十了还是单身。她人长的很美,也很风韵,董事长住公司时的日常起居生活都由她负责。
  我们来到医院,医院里病床边坐着一个人,有四十多岁的年纪,西装革履,人长的很有风度,见我们进来,马上站起来,自我介绍:“你们好,是黄助理和刘秘书吧?我和你们董事长是大学同学,现在是美国休斯顿盛大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我叫王海平,今天让你们来,是你们董事长的意思,要你们配合我做一件事”王律师说到这里看了一下董事长,董事长点了一下头,王律师继续说:“就是让你们配合我去董事长的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取一份文件,文件内容你们不必知道,然后你们告诉公司财务,我要取一千五百万现金,今天上午12点前我要用,我是下午三点半的飞机。请你们配合,现在马上告诉财务准备现金”说完又看了一下董事长,董事长再次点了点头。我和小刘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我马上打电话告诉财务,即刻准备一千五百万现金,说明是董事长意思,财务老张还很为难,我大声说:“老张,你是公司的元老,对吧,董事长脾气你也知道,现在马上办,还需要董事长亲自对你说吗?好,那你抓紧办吧,11点半办好就可以了”王律师等我说完,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和董事长耳语了几句,我和小刘都没有听见。医院门外已经备好了公司的车,在小刘的引领下,我们陪同王律师直奔公司。
  我们一行来到公司,直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王律师让我们在门口等候,王律师一个人进去了直奔保险柜而去,他输入几组数字后,保险柜自动打开了,王律师说:“你们进来吧,我就拿这个信封袋,告诉你们一点,这既不是遗嘱,也不是人事安排,这是你们董事长最后的一点心愿,要我去为他完成,你们两人想必知道了你们董事长的病了吧,他的生命最多也就十几天了,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他平时对你们的照顾,至于人事变动和遗嘱,另有国内的律师事务所到时候宣布”我和小刘都点点头。董事长人很好,对公司员工很和蔼,平易近人,不任人唯亲,他唯一的爱好,就是经常出入舞厅、出席各种交际晚宴。他平常私生活,公司很少人知道,只有小刘知道多一些。前几年,他的妻子经常找到公司,有一次,还找了个私人侦探,后被他发现,从此,家庭矛盾开始升级,董事长回家住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妻子也因此被冷落了。
  董事长的妻子长的很美,高高的个子,杨柳细腰,人都快五十了,乍看象二十几的人,他们生有一儿一女人,儿子在美国读书,很快就要毕业了,女儿在澳大利亚读书,且办了移民。现在,家里就只有他妻子一个人,他妻子倒也很想的开,整天参加什么瑜伽协会、游泳协会、舞蹈协会等,对董事长的关心很冷寞。听说她和一个小她十几岁的公司司机,关系有暧昧。我们公司下设9家分公司,香港、美国各一处,其他公司都在国内。公司里有董事长妻子的股份,她花钱,只要取钱不超过五十万,在公司财务那里打个条子就可以。
  我接到电话,是财务老张打来的,我转身告诉王律师:“好了,财务已经准备好了一千五百万现金,马上让银行运钞车来吗?”“好的,黄助理,你去办吧”我打了中国国际开发银行的电话,要他们马上来一运钞车,来公司办理业务。不一会,运钞车赶到,财务把钱装到车上,我和小刘、王律师一同去了银行。来到银行,我和小刘在大厅等着,王律师自己一个人去了特别业务室。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王律师出来了,银行经理送到大厅:“黄助理、刘秘书,我就不去医院了,我按照你们董事长的意思,把他交代给我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好,回到医院,你们告诉他,我办理业务的时候,徐经理在场,且已经有录音、录象。具体什么业务,你们不必知道,我要去办点我个人私人问题,所以不能和你们一起回去了,我打的士走吧,再见”我、小刘和王律师握了手,就告别了。
  王律师走后,董事长在医院痛苦的度过了八天,医治无效仙逝了。遵照遗嘱,把他的骨灰运回了老家山东。董事长去世后,北京华夏律师事务所宣布了董事长遗嘱,公司人员没有大的变动,新的董事长由他在美国读书的儿子担任。董事长的儿子再有两个月,金融博士生班就毕业了。这期间,执行事务,暂由我代理。按照山东风俗,“一七”要去祭拜,我和总公司董事会几个元老,一起到了山东董事长的墓地。来到墓地,墓碑前,看到很多鲜花,有白菊花、白百合、马蹄莲、白玫瑰、白莲花、勿忘我、黄玫瑰、天堂鸟。我们这些人包括董事长家人都很奇怪,是谁放这么多花呢?树林里有一放羊的老翁,过去一问才知道,从昨天开始,陆续有高级轿车来这里,穿的都是黑色衣服,手里都拿着花,有两个带孩子的女人,但都不是一块来的,其他的都是单身女人,还有一个,在墓碑前哭了好一会,一会喊董事长,一会喊哥。别人不知道是谁,我马上想到一定是小刘,因为只有我,听到过小刘喊过董事长“哥”。董事长去世后,小刘接到一封神秘的律师信,然后就向公司提出辞呈,具体去了那里,去做什么,谁也不知道。后听公司人讲,有人见过她,开着高档轿车。我后来和董事长儿子清理董事长保险柜时,发现董事长有和多个女人的合影照片,其中包括和小刘在马来西亚海滩的合影照片。十天后,我接到从美国发来的一份传真,上面就是那次王律师分存的八个帐号数字。我一下子明白了,董事长取走的那一千五百万元,是分给妻妾的。因为总公司有规定,支票取钱,非董事长本人不能超过二百万现金。董事长丧葬那天,前来吊唁中,来了好些不认识的漂亮黑衣女人,总公司所有人都不认识,以为是董事长的亲属,而董事长夫人以为是总公司的人员。董事长对这些妻妾很大方,这些女人也很情真意切。想必那天墓碑前的花,也是这些妻妾放那里的。我望着天空散开的云,心存很久的疑团,仿佛一下子都化解开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