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办孙主任轮训学习一个月,副主任张兰临时负责机关考勤工作。张兰给人的印象是办事干脆,认真。不过也有的同事说她拿着鸡毛当令箭,太把自己当盘菜了。
  早晨7点刚过,张兰就来到了单位。刚进楼道,就发现综合科办公室的门逢透出一道光线,是谁来的这么早?紧走了几步,推开门见资料员小刘在。小刘是通过公务员考试进来的,文字能力很强,颇受领导赏识。
  “哟,小刘来这么早呢?”
  “哦,张姐,昨天下班前,领导交待让我把防旱工作预案整理出来,今天早晨要用。所以我早来一会儿。”
  “呵呵,你做啥事总是这么有效率,怪不得领导背后总夸你。”
  “张姐可真会开顽笑,领导不批评我就不知足了;再说,工作不都是跟您学的吗,你可是单位的主力呀!”
  “呵呵,可别跟我学,我都老了!”
  “呵呵,张姐你刚过30就说老了,那王叔岂不该退休了……”
  “呵呵,是啊,老王58了,不过看上去像是70了。好,你工作吧。”
  “对了张姐,今天是六一,我儿子昨天回家说,上午全区2000多孩子都在区幼儿园表演,他们老师通知让所有孩子都必须由一名家长陪同,我想跟您请半天假,您看行不行?”
  “是吗,今天是六一了,你看我把这么重要节日都给忘了。唉呀,你看这事儿如果放在平时别说半天,就是一天也没关系的。可是你不知道咱们单位有规定,凡是重要节日,请假都必须跟赵局说,我不敢答应你,这事儿你得问一下赵局。”
  “是这样啊!可是我刚给赵局打两遍电话了,他关机!”
  “那你就等等呗,一会儿或许他就能来呢,你再跟他说。”
  “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张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习惯性地看了看今天的股票走势。单位的网络不好,页面打不开,索性把桌面最小化。
  
  二
  8点不到,机关各科室的同事差不多都陆续签到了。
  工业产业科科长徐佳打来电话:“唉,张副主任,我今天陪孩子参加‘六一’演出,你跟领导说一声,我不去了。”
  “徐科长,这事你得直接跟赵局说,我替您说不好吧?”
  “诶!张副主任,这有啥不好啊,你现在不是负责考勤吗,别太认真了,噢!这样,领导不问你就不用管,如果领导问了,你再跟领导说。”没等张兰再说什么,那边电话挂了。
  真没素质!张兰心说。在单位里,徐佳算是有点另类,前一任局长不知在什么地方得罪过她,结果,纪检委收到一个实名举报信,就挪地方了,谁都知道那封举报信是谁也的,徐佳倒也没背人,公开说,就是我写的,怎么的吧!张兰对她也忌惮三分,但是自己这么年轻,可也不能怕她,今天徐佳算是请假吗?哼!我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一会儿领导来了,必须在第一时间跟领导汇报上去。
  依惯例,党办主任要每天早晨要到文书室查看一下,有没有昨天下班后来的电话记录。这是孙主任的习惯,张兰没有改。到了文书室,发现于秘书还没有来。
  在单位里,张兰谁都不放在眼里,别看徐佳那样狂,但是早晚她也得是自己的菜,领导已经承诺了,孙主任学习回来,往别的单位一提,党办主任的位置就是她的了。但是这个小于,确让她头疼。不光是她,就是赵局也不敢碰这个生牤子。这个小子,仰仗着他老爸是煤矿大老板,区里第一纳税大户,在单位什么人都不待见,虎不虎奸不奸的;特别是那张破嘴,有的事没的事都往出说。平时就是跟他说好话,都得小心点,怕他挑出什么邪理来。张兰犹豫一下,还是拨通了于秘书手机:“喂,小于,你在哪呢,来单位了没有?”
  “啊,张兰呀,我今天陪我大侄玩去,不去了!怎么了,还得请假吗?”
  “哦,没事儿,没事儿!”
  挂了电话,张兰后悔了,就不该打电话问。
  档案科老王今天没来签到,这个老头,自从得了痛风后,经常迟到。孙主任在时,时常背着她替老王签到,这让张兰很是看不惯。拨通老王电话:
  “喂,老王,我小张,你怎么又迟到了,今天能不能过来了?”
  “哦,小张,我没有迟到啊,我在档案室呢!”
  “那您怎么没过来签到啊?”
  “啊,我一大早就来了,给小刘查档案,忙乎忘了。这么的吧,小张你替我签上吧!”
  “什么,我替你签?老王,不是我说你,你在单位干了快40年了,单位这点规矩你还不懂吗!我替你签合适吗?全单位的人都像你这样,我管这个签到还有用了吗?你马上过来亲自签上,不然算你今天旷职,可就不好说了。”
  7分钟后,老王拄着拐,一步一挪地来到张兰面前在签到簿上哆哆嗦嗦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已经8点20了,赵局长和宋副局长还没有来。张兰刚要给宋副局长打电话,请示一下,什么时候能到单位。宋副局长电话打进来了:
  “小张,我今天上午在区里有个会议,给赵局打电话,他关机。一会儿你看见了说一声;另外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单位有几个年轻妈妈可能要请假,现在上面查机关作风挺紧的,你控制一下啊,越是到这个节骨眼上,越容易出事儿。”
  “唉,是,今天徐科长……”
  张兰刚要汇报说徐佳今天不来了,宋副局长那边电话也挂了。
  这啥作风啊!张兰有些生气,电话还没说完呢,就挂了。切!你比我大几岁呀,小张小张地叫着!
  赵局长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这是在张兰意料之中的。昨天晚上,赵局长陪同设计院的几个人在小区喝酒,42℃档案酒手把一(注:每人一瓶)之后,非要来再来两瓶干啤压帽,最后还是她把赵局送回宾馆的。
  重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试着再给赵局长打个电话,那边仍然没人接。张兰有些坐不住了,不知是昨天晚上酒喝多了的原因,今天出来就感觉自己不太正常,眼皮老是跳;这半年她就经常有这样心惊肉跳的感觉……
  
  三
  张兰勉强让自己镇静了15分钟,关掉电脑。把上班拿来一直没打开一下的肩包重又背上,转到综合科。见小刘在办公室里急的团团转,想安慰几句:
  “小刘,咱们坐机关的,遇到这样的情况是没办法的,尤其是你还年轻,将来都是重点培养对象,个人的私事呢,就要牺牲一些,要想进步吗,就得要学会舍得吗!孩子那边有老师照顾着呢,出不了事!”
葡京官网,  小刘说不出话来,眼泪在眼圈里转。自从考入这个单位后,三年了,一次假没请过;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当警察的爱人在外地执行特殊的保卫任务,自己也不能张口请假。
  “小刘,今天两位领导都有事,一时半会可能来不了。我刚接个电话,区里有个重要会议,领导不在,只能我去替开会了。你在单位,注意接一下电话,有事马上给联系我。”张兰交待完,急匆匆的下楼了。
  单位4个科室,只剩下5个人。
  张兰刚走,小刘就接了一个电话。是区府办的通知,说近期将有一场连续降雨,要求各有关单位在今天上午11点前,拿出防洪预案。小刘心想,区领导是不是太有些搞笑了啊!昨天下午,赵局还吩咐小刘把去年抗旱工作方案重新修改一下,把新来的闫副区长上周五在全市抗旱保苗大会上讲话中最后一段里那两句口号加上,今天早里刚改完,还没来得及交给领导看呢。这就又要防汛了。嗨,不过也无所谓,把去年写的那份预案拿出来,结尾处同样加上闫副区长那两句口号,分分钟就可以搞定。只是不知道才4岁的儿子今天表演……她心里又怦怦跳起来了。
  9点整,赵局神奇地来到了综合科,眼睛好像有些浮肿,推门见小刘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唉,小刘,你怎么没去陪孩子呢?张兰没通知你们串休吗?”
  “没有啊!”
  “嗨!你说这个张兰,昨晚上这酒让她给喝出笑话来了,胳膊肘往外拐,非得要逼着我喝酒,结果她自己喝多了!我交待她的两个事都忘记了。今天单位给所有的孩子妈妈们放一天假,串到周六上班。你马上去区幼儿园陪孩子吧,我小外孙子也参加表演!”
  “唉!好,谢谢领导!”小刘兴奋地几乎要蹦起来,快速跑下楼,叫了辆出租车,很快来到了区幼儿园。
  区幼儿园少儿汇演已经开始了。操场上孩子和家长似乎能有上万人,场面超隆重,舞台搭的也十分壮观,花团锦簇,彩球飘扬,区电视台在现场直播。小刘好不容易才挤到舞台近边,台上台下用目光寻找自己的孩子,孩子化完妆后,想找出来可是不容易。在台前找,发现舞台的前方,摆设了长长的一排嘉宾席。定睛一看,在嘉宾席的后边第一排观众群中,有三个人她认识:宋副局长、徐科长、张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