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青春奏一首安魂曲,然后哭我们自己……
  
  一
  “这就是大学,
  曾经我们以为大学是天堂,
  高中就是地狱,
  要进入天堂,
  就必须经历地狱的锤炼。
  后来我们终于熬过了那可怕的地狱,
  到达了梦想的天堂。
  可是当我们快乐地迈进那大门的时候,
  我们失望了。
  没有传说中的自由,
  没有传说中的浪漫,
  每天都在忙碌着,
  每天都在强颜欢笑。
  这里什么都没有,
  没有那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友情,
  没有那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的爱情,
  更没有那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亲情……
  这里有的只是冰冷,
  有的只是自己,
  有自私,
  有自利,
  才发现原来我们一直以为的地狱,
  才是真正的天堂……”
  室外又是绵绵的细雨,挽歌就这样安静地坐在窗前,听着雨儿用自己的诗歌抒发对大学的感慨。是啊,雨儿说得对,上大学已经有些日子了,可是每天都似乎很累,很忙,很难得会有时间安静地坐在窗前发呆。原以为上了大学就会变得轻松,每天都会很逍遥快活,这不就是以前老师和家长说的吗?可是为什么自己却感受不到那想象中的好呢?身旁传来一阵抽泣声,转过头看着已躲在被窝里的雨儿,叹息了一声,雨儿是挽歌高中的同学,一个现代版的林黛玉,多愁善感。每天都在掉眼泪,挽歌对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安慰一次可以,两次也行,可是多次了,挽歌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安慰她了,只能任由她哭,或许哭可以缓解心里的难受吧!挽歌这样想着,也就装作没听到,继续欣赏窗外的雨。
  
  二
  “雨儿,不要老是坐在窗前发呆,多出去走走,心情会更好些。”挽歌对着在窗前发呆的雨儿说。
  雨儿微微一笑,淡淡地开口:“你去吧,我想自己安静,安静。”
  “那好吧!”挽歌拉耸着肩,无奈地说着,手机突然响起,挽歌看着来电显示,兴奋地接起电话:“泽,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好,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是哦……嗯,拜拜。”
  “你的泽又给你打电话了。”雨儿依旧望着窗外,淡淡地问。
  “嗯,我们很久没通电话了,上大学后他就好忙,我真想回到高中,可以和他天天在一起。”挽歌开心的脸一下子变成了失落,“我们现在想见一面都好难……”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随着时间,随着距离,他会越来越忙,然后就不喜欢你了……”雨儿转头望着挽歌问。
  挽歌愣了一下,微笑着摇头说:“不会的,我们有过约定,他说会永远和我在一起,他不会骗我的。”挽歌继续笑着,是的,她从来不用担心,因为她长得很漂亮,她自信有足够的资本留住他的心。
  “呵呵……”雨儿冷笑着,“没想到挽歌你会相信爱情?这世界上最不可以相信的就是爱情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你又没谈过恋爱。”挽歌不在意地回答着。
  “是的,我是没有谈过恋爱,没有你有经验,可是事实跟经验是没有关系的。所谓入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只想提醒你,不要那么自信,要做好心理准备,其实高考后你们就应该当即立断,马上分手的,大学里的花花世界,就算你可以忍住,他也很难忍住,你知道吗?有时候背叛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因为寂寞……”
  “不会的,我相信泽……”挽歌坚定地说,可是心里却莫名其妙地开始害怕,是的,她虽然相信泽,可是雨儿认真的语气让她开始害怕着,“泽,你不会的,对不对?”
  
  三
  “雨儿,我好羡慕你长得那么高,恰到好处。”挽歌穿上高跟鞋与雨儿站在一起,可是却只到雨儿的耳朵,挽歌脱下高跟鞋羡慕地看着雨儿。
  “是吗?可是我却很羡慕你,娇小的身材,玲珑的身段,作为一个女生,你真的很幸福!可以有机会小鸟依人。而我,长得像男生一样彪悍,在这样的社会,我很吃亏。”雨儿依旧淡淡地说着,语气上却多出了莫名的悲伤。
  “你不要这样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骄傲,你也不例外,在我眼中,你是很完美的,你知道吗?雨儿,每个女孩都是公主!”挽歌拉着雨儿的手坚定,认真地说。
  “公主?或许别的女孩都是公主,而我偏是那个例外的,只是公主的保姆。因为你长得美,所以你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雨儿看了挽歌一眼,“你知道吗?我不喜欢和你们这些长得娇小的女生待在一起,你们是鲜花,而我只是衬托你们的绿叶……”
  “雨儿……”挽歌心疼地叫着。
  “以前我有个同学像你一样长得这么娇小,她老是爱来惹我,我经常忍住不理她,可是人是有脾气的。有些时候我生气地凶她,就会听到男生说我以大欺小……呵呵……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很难受,却还要装作无所谓,走在路上我喜欢低着头,因为我总是觉得自己长得太高了,我真的好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要让别人看到这么丑的我……其实我很介意……挽歌,你懂吗?”说着,雨儿又落下了眼泪。
  挽歌轻轻地擦掉雨儿的眼泪,紧紧地抱着雨儿:“雨儿,我懂……”
  
  四
  “同学们,今天主要的内容是认识你们桌上的那些人骨……”老师在课堂上讲着,听到“人骨”课堂上轰闹起来,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并拿起桌上的人骨开始研究。
  “请同学们注意了,这些标本都是有些历史的了,所以请同学们小心点,不要那么粗鲁,再怎么说他们曾经也和我们一样,要学会尊重生命,没准他们还是在座某某的祖先……”
  “呵呵……”全班同学轰然大笑。
  “这是肱骨,这是尺骨,你看这是什么骨啊?”挽歌拿着一根细小的,呈“~”型的骨问雨儿,雨儿接过挽歌手上的骨说“这是锁骨。”
  “你又怎么了?在想什么?上课还搞忧郁!”挽歌轻轻地推了一下雨儿的肩膀。
  “你相信前世今生吗?”雨儿问。
  “当然相信喽!泽跟我说过我们俩个人就是从上辈子开始的,所以这辈子我们继续完成前世未完成的爱恋……”挽歌一脸幸福地说着,沉浸在对泽的思念中。
  “呵,前世,今生?你看这些骨头。”雨儿指着桌上的骨头,“人死后不就变成了这么一堆吗?你说他们的来生呢?曾经我也以为会有前世今生。可是所有的幻想都在今天打破了,看着这些骨头,我突然觉得前世今生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而已……”说着,雨儿转向窗外,那里有一片红色很耀眼,雨儿凑前一看,原来是一棵枫树!原来这座实验楼背后居然有棵枫树,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只是经过秋雨冲洗,这棵树已经变得很萧条,枫叶凌乱的摆在枝头,些许枫叶已凋落在地上。泥土里包裹着残叶,散发出腐烂的气息,雨儿贪婪地呼吸着,似乎有瞬间的快感,那种泥土散发出的气息就像尸体腐烂的气息一样,淡淡地飘出……
  
  五
  “我不管,反正这月的情人节我一定要见到你……”挽歌对着电话里的泽撒娇地说道,并装作生气地把电话挂断,并不是她无理取闹,而是泽真的有些日子没有理她了,雨儿说得对,哪有那么多的前世今生?她想要的只是好好珍惜现在而已。
  “雨儿,你说泽来找我的那天,我应该穿什么衣服……”挽歌从柜子里拿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比试着。
  “他会来找你?”雨儿突然放下手中的书惊讶地问。
  “对啊,他会过来和我一起过情人节……”挽歌开心地说。
  “哦……”雨儿突然失落地发出声音,眸光渐渐黯淡。
  挽歌看着雨儿的表情,放下衣服,微笑着向雨儿走过去,“放心,我们三个人一起过情人节,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宿舍的。”
  “我们?”雨儿以脸茫然,“你神经病!我才不去当电灯泡……”
  “怕什么啦,反正你跟泽从小就认识,要不是你我们也不可能认识,你是我们的媒人,他不会介意的……”
  “媒人……”雨儿轻轻一笑,嘴角却荡溢着苦涩,“你们会很幸福的,对吧!”
  “会的,我们会很幸福……”
  
  六
  “泽,你怎么到现在才出现啊?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等了好久?”挽歌牵着雨儿的手抱怨着。
  泽看着挽歌身旁的雨儿有些惊讶,并没有想到今天她也会在这。“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为了来见你,我还翘了两节课,让两位大美女久等,真是不好意思……”泽开着玩笑作着一个鞠躬的姿势。
  雨儿看着满头大汗的泽,心疼地对挽歌说,“挽歌,算了吧!”雨儿推开挽歌的手,示意挽歌过去泽那边。可是挽歌却把雨儿的手握得更紧了,拉着雨儿生气地离开,并不打算原谅泽。原本挽歌只是想开开玩笑的,可是既然雨儿和泽都当真了,那就继续玩下去吧,挽歌这样想着,心里偷偷的笑了。
  任凭泽怎样哄挽歌,挽歌硬是没有和泽说一句话,本来她想算了的,可是雨儿在这里,她觉得下不了台。情人节的夜晚,处处霓虹,挽歌拉着雨儿将这漫长的街道走了一遍,泽跟在她们后面很无奈地看着这个痛苦的夜晚,处处的红灯酒绿,而这些都与自己无缘。
  “我累了,休息一下。”雨儿停下来对挽歌说道,转身看着泽。
  泽停了几秒,走到小卖部拿了三瓶矿泉水,递了一瓶水给挽歌。挽歌别过脸没有去接,泽转身将水递给一旁的雨儿,雨儿快速地接过水,将它放在挽歌的手上……
  “我累了,先回去了……”雨儿无奈地留下这句话,离开了,灯火阑珊,处处耀眼。雨儿将刚才走过的路重新走过一遍,渐渐地又有些想哭了。
  
  七
  “雨儿,你还好吧?”挽歌提着一袋零食看着躲在被窝里的雨儿问,“很累吗?”
  “挽歌,我想问你,今天是什么意思?干嘛要那样对泽?”雨儿从被窝里爬起来替泽打抱不平。
  “谁叫他迟到,当然要罚他喽……“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学校离我们学校有多远,迟到又怎样?是你要人家大老远赶过来的,又还要给人脸色看?还有,麻烦请你以后要耍小姐脾气的时候不要叫我去观赏,去当电灯泡。你就没觉得自己很虚荣吗?……”
  挽歌看着生气地雨儿觉得好笑,她干嘛那么认真啊?“好啦,我虚荣行了吧!雨儿,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吃糖果,消消气……”挽歌嬉皮笑脸的递过一个糖果给雨儿。雨儿生气地转过脸,推开了。
  “你就一点都不觉得内疚吗?真不明白爱情在你眼里是什么东西?你居然还笑得出来,挽歌,不要什么都等到失去后才知道要珍惜……”雨儿拉过被子,重重地躺在床上不再理睬挽歌。
  挽歌无奈的回到自己床位,剥开糖果一颗颗的放在自己的嘴里,那种感觉甜甜的,让挽歌感觉很舒服,这种甜蜜地感觉从口里渗入心里,就像泽给她带来的感觉一样,只希望这种感觉可以到永远。
  
  八
  “雨儿……”挽歌紧紧地抱着雨儿哭了起来,“泽、泽要跟我分手。”
  雨儿轻轻拍着挽歌的背,心疼地问:“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挽歌摇摇头,哭得更加剧烈。
  “是不是因为那天情人节的事?”雨儿试探着问。
  “情人节?情人节,真的是情人劫,情人的劫数;情人结,情人的结束……”挽歌擦干泪,无奈地一笑。
  “他跟我讲了一个故事:有一只蝎子要过河,它向青蛙求助。青蛙说,‘你有毒,万一你蛰我怎么办?’蝎子说,我蛰了你,我也会沉入河底的。青蛙觉得有道理,于是背起蝎子过河,游到河中央的时候,蝎子还是蛰了青蛙,沉入河底的那一刻,青蛙问蝎子,为什么明明知道会沉入河底,你还要蛰我?蝎子说:‘对不起,我控制不住……’”
  挽歌说着,泪又忍不住地落下,“背叛是男人的天性!雨儿,你说得对,有时候背叛并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因为寂寞……可是,雨儿,你说不要等到失去后懂得珍惜,可是你知道吗?珍惜后的失去更痛……”
  挽歌紧紧地抱着雨儿说:“我最讨厌背叛。雨儿,现在我真的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抬起头,她看着自己的天空,好暗。
  “可是挽歌,我只能提醒你说:这个世界上最好你别相信有永远!”雨儿看着挽歌认真地说着。
  “雨儿,能告诉我喜欢什么吗?”挽歌突然想起什么,问了雨儿这个问题。
  雨儿抬起头看着天空,“自由!”雨儿回答着。“若为自由故,什么都可抛。”
  挽歌摇摇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可信的?我真的好害怕,爱情的离去只是我的开始……”挽歌觉得她的心开始揪得厉害,她觉得好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害怕,雨儿说的话那么决绝,她真好害怕会有那天的到来。
  
  九
葡京官网,  “雨儿,今天是周末,你那么早起来干嘛?”挽歌揉揉眼看了一下表,才6:00整。
  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雨儿手上的梳子吓得掉落在地上。睁大着眼睛看着挽歌。
  “你干嘛吓成那样啊?”挽歌从床上坐起,大清早的就把她搞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对不起,我尽量小声了,可是没想到还是把你吵醒了。对不起啊。”雨儿对着挽歌笑着,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显得特别好看。
  挽歌轻轻一笑:“你今天很漂亮……”挽歌仔细地打量着雨儿,才发现她今天居然化了妆。怪不得看起来不一样了。“大清早,你打扮得这么漂亮,是不是跑去约会啊?”挽歌调侃着,虽然她知道雨儿不可能谈恋爱,但还是喜欢这样和雨儿开着玩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