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红红的晚霞染满了半个天空,层层的云团从脚下飘过,向远方天际望去,连绵起伏的雄峰,一片一片向后飞去。桔黄和紫艳盘环相抱,时而敦实厚重,时而轻盈飘渺,金光缭绕,飞跃腾达,似流淌着的金河,奔放的铁马。坐在飞机上往下望,那些以往巍峨起伏,沟壑纵横,葱茏叠翠的地貌,这时只有当透过极稀疏的云层,才能依稀地看到如沙盘一样的缩影。
  夏大姐的心情特别地好,靠在舷窗坐着,眼睛一直往下看,兴奋的时候,不时拉过中座的姚大夫,指着外面喊:“姚大夫,你看,那多像个狮子。”一会儿又捅下我,“胡老弟,你看,那地方像不像白龙马!”
  靠过道座上的街道党委副书记老王兴奋地说:“夏大姐,真想不到您身体这么好啊!看样子比两年前还要好!”
  “是不是,王书记,我说我这身体没问题吧!我跟你说,不管你得了啥病,只要心里乐呵地,那些都不是个事儿,你大姐我再活十年没问题!”
  夏大姐今年65岁了,过去是柳林街道宏光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主任。这次我和街道副书记老王、医院大夫老姚一起出差到保定,是接夏大姐回社区任职的,请她重新出山,主持工作。夏大姐从32岁开始就担任社区党支部书记兼社区主任,一干就是20多年,直到十年前,查出了患有淋巴腺癌症才卸职。夏大姐的身上有一堆故事,我和大姐第一次见面就充满了传奇色彩。
  
  二、
  那是在我刚到街道工作不久,一天,街道领导指派我们到社区采集户口信息,到了宏光社区,正赶上夏大姐领着几名社区干部清理马路边上的一个简陋厕所。厕所是饭店郑老板用几片废旧石棉瓦围起来的,十分不雅。郑老板40岁左右,一身肥膘,年轻时候蹲过监狱,出来后开了饭店,是业内有名的无赖。在街道没有人敢惹他。
  我们找到社区干部时,饭店前已经聚了一群人,人群中那个年纪四十上下的中年妇女就是夏大姐。只见她站在那个四下露天的厕所前,冲着郑胖子说:“郑老板,你也不讲究啊,我们跟你说过三次了吧,你也亲口答应了说把厕所挪走,怎么说话算不算数啊?”
  “夏主任,你不也看到了我这里的情况吗,你说我往哪儿挪,我们开饭店的,顾客来了是不是得方便方便啊?你们当领导的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吧?”
  “我说姓郑的,是谁把事做绝了,你看看你这厕所,四下淌屎,一下雨就上道,恶心不?难怪你饭店没有人来吃饭,就这破环境谁能来?”
  “夏主任,有没有人吃饭我愿意,我跟你明说吗,我这厕所就搁这占地了,等国家再占地,得给我钱!不给钱,谁也别想动!”
  “我说郑老板,你是不是觉得你支个破玩意就能赖点钱?我告诉你,当初你在这儿搭的时候,就是违规占用公家的地盘,现在街道宽容你,答应给你2000元补贴,对你够仁义的了,你再最后好好考虑考虑。”
  “姓夏的,我不管公家的还是个人的,我占了就是我的,我也是国家主人,国家的东西都有我一份!违规的有得是,不只我一家,你们2000元就打发我了,告诉你,没有5万元钱谁也不好使!”
  “你做梦去吧!”夏主任见郑胖子耍起了无赖,厉声喝道:“姓郑的,你别得寸进尺,别以为耍无赖就拿你没办法,今天我明确告诉你,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
  “呸,姓夏的,你他妈别跟我装X,动横的,说出来吓死你,我年轻时候蹲过监狱,谁他妈敢欺负我,我他妈不怕进第二次。”
  说完,转身回屋里拎出一把菜刀,两腿一叉,指着夏大姐,两眼一瞪,扯着大嗓门嚷道:“姓夏的,看你是个老娘们儿,今天老子不跟你一样的,知趣的,赶紧给我滚,今天我看谁敢动,我就抹了谁!”
  看到这阵势,社区跟来的几个干部也急忙上前,劝夏大姐先回去吧,改天再想办法。谁想到夏大姐哪里怕这个,把拦着她的干部往旁边一推,往郑胖子跟前大步凑近两步,直接来个脸对脸,“姓郑的,你别不知磕碜,蹲过监狱是他妈光彩事啊,你再不长记性,小心早晚还得进去!”
  “x你妈的臭老娘们儿敢咒我,我告诉你,我他妈的尿急,你给我家厕所拆了,今后我他妈的就上你家尿尿去!”
  “姓郑的,你别以为老娘怕你这套!你他妈地有胆子现在就当老娘面尿,你把你那玩意掏出来,看老娘敢不敢骟了你!”夏大姐说着伸手就要抢郑胖子手里的菜刀。
  身边的人吓得急忙上来拉着夏大姐,郑胖子万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样的茬,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威风一下子被震住了,把手里的菜刀往地上一扔,口里说:“你这老娘们儿,我今天不跟你一般见识,咱们走着瞧!”说完,灰溜溜地落荒逃去。
  夏大姐对跟着来的几个干部说:“不等,给我拆!”
  “呵呵,大姐,你真历害!”回想起这个经历,我不由得笑出了声。
  “呃?胡老弟,你又想起什么来了,是不是又笑话大姐了?”
  “哈哈,大姐,我哪敢笑话您啊,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差点给那个郑胖子给骟了!”
  “哈哈哈,你这不还是笑话我吗?你大姐就是有那股子虎劲吗!胡老弟,我跟你说,当社区干部这行,光有菩萨心不行,有时候,你还得有点虎气。有时候,该出点格的事也得出点格,该担当的也得担当。只要你行得正,胆子壮,蓄满正能量,没人不怕你,你大姐连癌症都不怕,我还怕他个小地赖。”
  我就佩服大姐这份天不怕、地不怕、连癌症都不怕的性格。夏大姐知道了自己患淋巴腺癌之后,告诉老伴儿和儿女,不手术了,回家保守治疗,医院能治了病,治不了命!出院之后,在家人劝说下,向街道提交了辞职报告,回家休息。从那之后,我有七八年时间没见到过夏大姐了,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我以为夏大姐早已不在了呢。
  
  三、
  两年前的农博会上,时逢周末,到省城参观农博会。十分不巧的是赶上了阴雨天,断断续续的下了一早晨。因为农博会即要将进入尾声,前来参观的人也稀稀拉拉,展区十分空旷。不知什么原因,我小时候得了经常迷路的毛病,只要遇上阴雨天,这毛病总犯。哪怕是经常去过的地方也避免不了,更不用说陌生地段了。听人说,转向是因为遇到“摄魂鬼”了,摄走了部分魂灵。
  就在我茫无目的地乱走乱撞时候,突然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喊我:“胡老弟,你怎么来了?”嗓音特别高,带几分沙哑,光听声就有几分恐怖。
  然而当我回头一看,更是吓得大叫一声:妈呀!见到鬼了,这不是夏大姐么?头发刷地竖起来。
  夏大姐看出了我的惊惧,哈哈大笑说:“胡老弟,怕啥呀,你夏姐还活着呢,没死!”
  我上下仔细打量一下身后这个人,果然是夏大姐。才慢慢缓过神来,却脱口说出了一句万万不该说的话:“哎呀妈呀,大姐你怎么还活着呢?”
  不想夏大姐上前就给我一拳,气愤地骂道:“去你妈的,你个没良心的,忘了你小毛牙子时候,到我们社区工作,大姐怎么帮你的了?这么快就把你大姐忘了?我死了,现在就是野鬼,阎王爷派我抓你来了!”
  说也奇怪,经这么惊吓,我的方向感回来了。急忙向大姐道歉!看到夏大姐,从心里往外惊喜,尤其是看夏大姐精神依然那样乐观,一点不像个病人。
  夏大姐也特别高兴,那天中午我说请大姐吃饭,大姐十分爽快,末了却坚持让大姐埋的单。我最关心的是夏大姐的病情,我怀疑当初是不是医院确诊出了问题,她得的病压根就不是癌症?夏大姐说,医院诊断没有错,去年检查时,癌细胞仍然呈阳性,而且比以前还增加了。
  夏大姐开心地对我说:自从八年前回家之后,家人都怕我想不开,其实我压根就没当回事儿,车到码头船靠岸,在哪打铧就在哪儿卸犁仗,怕死有用吗,人早晚不都要死的吗?只要活着轰轰烈烈,就不要死时悲悲切切,人不能等着死。我到河北老闺女家那里承包了一个花卉大棚,个人打拼,钱没少挣,比年轻时候挣的都多,啥烦恼事没有,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我忽然问:“大姐,社区的工作一向很难做的,可是您为什么看起来却很轻松呢?”
  “嗨,哪能说轻松呢,只是个人在困难面前做事方式不一样。其实你大姐过去也受过不少挫折。你想想,我没啥文化,干工作有时过于机械,政策上常常理解不上去,加上粗暴的脾气,受挫是必然的。多亏没啥坏心眼,没有私心,磕磕碰碰久了,大伙也就包容了。现在想起来有些事做的对不住大家。”夏大姐一向性格爽直的人,然而说到这些话时,我看得出她的眼里流露出了伤感。是啊,一个在一线风风火火干了几十年的老书记,工作中难免留下遗憾,或许这些遗憾让她在内心里时时自责!
  “您不打算回老家了吗?”
  大姐笑了笑说:“你大姐向来快人快语,有话搁不下,宏光社区有几个老党员总惦记我,看我身体没事,撺掇我回去。可是如果年轻人干得好好的,我能回去吗?”
  从夏大姐的话里,我似乎听出点弦外之音,却不好往深问。原以为夏大姐也只是这么一说,没往心里去。却不料大姐的话后来竟应验了。
  
  四、
  飞机缓缓降落在西郊机场,夏大姐的儿子、媳妇到机场来接,副书记老王握住夏大姐的手说:“大姐,这一路您辛苦了,谢谢大姐能够回来工作,看您的身体这样好,我也放心了;不过还是建议您在家再休息半个月,然后我亲自上门去接您!”
  “嗨,王书记,也不用谢,也不用歇!没累着,让我闲着比干活都难受,明天我就回社区上班!”
  在夏大姐离开社区支部后这十年里,社区换了4个党支部书记,没有一个让党员和群众满意,而且还出现了两个苍蝇。伤了党员群众的感情,社区一些老党员始终记挂着老书记,不管夏大姐走到哪里,他们都望不了那份感情。经常在电话里把心里话说给老书记听。有看不惯的事更不忘向老书记反映,找老书记排忧解闷。原党支部书记牛二扁头在土地出让中虚假挂名,党员有气不敢说,在电话里跟夏大姐倾诉不满。夏大姐气愤不过,及时向上级纪委反映了情况,挖出了社区这个苍蝇。
  牛二扁头被处分后,宏光社区十几名老党员联名向街道党委递交了一份申请书,强烈呼吁要让老书记回来,说在社区里只有老书记让他们放心。街道领导十分感慨,向党员们解释,夏书记是癌症患者,让老书记重新回来,这话谁能说得出口呢?老党员们说,放心吧,老书记已经战胜了癌魔,她的身体很健康!大家相信她,社区的党员群众也相信老书记,只要党委允许,相信老书记一定会答应回来领着大家干的!
  被老党员们说对了!我们原以为夏大姐会很为难,却没想到她依然那样爽快,把大棚往女儿那一交,收拾包裹就答应跟我们走。
  老闺女不放心,夏大姐说:“用不着担心,我身体结实着呢!以后不要跟我提到癌症,不吉利,真的有一天坚持不住了,我也要死在家里!”
  街道领导不放心夏大姐的身体,说服夏大姐先顺路在北京做个体检,然后坐飞机回来。夏大姐这次没有推辞,说:“查明白也好,身体要是没大毛病,我干起活来,也能拉满弓,卯足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