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李家王妈很生气,生谁的气?是生刚过门两个多月二儿媳妇红叶的气。一天到晚不是守着电脑盯着,就是玩手机,里里外外的农活不闻不问,“哎,我这辈子得罪了谁,咋取下个败家媳妇,这以后可害苦我儿呀!”
  王妈见人就夸自己的大儿媳:“我拉牛她就背“牛跟头!”我耕完地,她就把“磨”提来了!我拉架子车,大儿媳就到后边推!这俩媳妇咋不是一路人呢?”
  村中有人建议早早分开过!
  王妈接受了建议,很快分了家,她自然和大儿媳妇一起过,觉得大儿媳听话孝顺又肯吃苦,自己晚年有保障。日子也肯定过得比别人好。要是跟了老二,那一定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说不定还去要讨饭呢!
  王妈住的村是个小山村,土地面积广,大儿媳一家还有王妈老俩口的地总共也有二十多亩,另外有六十多亩林地,四头牛,十几只羊,鸡、鸭、鹅、狗、猫自然跟了大儿媳。二儿媳李丽分了十三亩地,牛羊猪一个都不要,全给了大嫂,大嫂心里美咝咝的,王妈犯嘀咕,这李丽那是过日子的人?这以后咋办呢?
  这些年政府投资了大量资金,把山村的道路硬化成了水泥路,引了自来水,无论搞种植养植都很方便,只要人勤地也不懒,家家都能成富裕户。不久,县果业局来人考察,认为这里海拔高,光照强,昼夜温差大,土壤肥沃,适宜栽种苹果树,准备流转百十亩土地做示范果园,听到这个消息,李丽立马把十几亩地流转出去,一次领了十年的钱,少说也十来万元。王妈听到后想阻拦也晚了,骂到:“败家子,看你把十多万元花完喝西北风去!他们想流转我的地,没门儿!”
  李丽和丈夫拿了钱,锁了门把钥匙交给王妈说进城开网店去,二儿子说钱有点少,让母亲再添些,王妈心里想:这都是他媳妇李丽日的鬼,想要分家时给大嫂那几头牛羊钱,还不明说,王妈生气的取了一万元给二儿子:“省着花,完了再包想给我要!”
  看着这小俩口很轻松愉快的走了,王妈心松了一口气,她见不得老二媳妇,大媳妇早上给牛把草都割回来了,二儿媳还赖床不起来,现在他们早走早安生,眼不见心不烦。
  
  二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快四年了,又一个春节马上快到了,王妈没事的时候常常站在路边向远处瞭望,她心里盼着二儿媳李丽和儿子回来,自她们走后从没回过这个家,只是打电话问家里人好着不,说自己很忙顾不上回家过春节了!
  李丽和丈夫自来到这个这个城市后,红叶先到一个实体网店当收银员,丈夫在一快递公司做快递员。
  李丽懂电恼,人聪明,悟性高,什么一看就明白,一学就会。响鼓不用重锤敲,李丽很快被老板认可当了店长,工资比原来多了一倍,李丽丈夫也不敢懈怠,勤恳踏实,俩人用心打拼也挣了不少钱。李丽这个网店的老板后来到一线城市发展,把网店盘给了李丽,李丽胸有成竹,把来时带的钱和俩人挣的钱三十多万元全注入了这个实体网店,轻车熟路又有固定的网上网下的顾客,又有跟老板所学的经营策略,后来这三年他们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在这个城市买了房,买了车。
  王妈终于盼来了回家过年的二儿子和李丽,小车停在了王妈面前,一对时髦男女下车站在王妈面前,王妈看到有点面熟,“妈——妈——,你咋知道我们回来?在这等我们呀!”
  听到这么熟悉的声音,揉了揉眼睛,这才看到是李丽和儿子,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那里像出外走时的样子,简直像从年画上走下来的电影明星,话不知从何说起,二儿子扶着母亲上了车,很快开回了家。
  李丽他们回来了,全家人高兴的像过年似的,大嫂炒了好多菜,做了面条,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听李丽说他们和城里的事情,王妈听李丽说在城里挣钱好像到地上拾钱似的,她有点不相信,当确认李丽不但开了网店还买房买车后,她才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说:
  “你俩在外挣了钱,回来不要乱说!”王妈在没有确切证实她俩真挣了钱,她不愿意让村里人知道,怕与事实不符让村里人笑话。
  饭毕,李丽拿出了给全家人的礼物,特别是给大嫂两身衣服,大嫂从来没见过这种样式,高兴的不知昨样穿,李丽见大嫂四年多咋老了好多,脸成了铁红色,粗糙的手拿起衣服似乎能磨砂出火花,她有些悗惜和同情,就很有耐心的指导嫂子穿起衣服来。之后送了好多瓶洗发水、护发素、面膜和洗面奶什么的,王妈听李丽给大嫂讲洗面奶的事,王妈插嘴道:“庄稼人,面奶不面奶的,咱泉水清净净的,洗面奶倒进脸盆得多少,那得花多少钱?”
  李丽听了“扑吃”笑了:“妈:不是那样的,挤出来一点用手反复抹,最后用清水洗净就行了。”
  “唔,是这样!庄稼人早上起床忙的跟鬼子似的,担水砍柴喂猪喂羊喂狗喂牛,那有功夫抹什么洗面奶?”
  李丽没有对王妈再说什么,转过身对大嫂低声嘀咕,让大嫂把家里这些张口子动物卖了,把土地流转出去,跟自己进城打工,很轻松的一年也能挣几万块钱呢!
  “城里钱真那么好挣?我啥本事都没有,只会种地喂家畜呀!”大嫂心不再焉的这样回答李丽。
  
  三
  李丽在家呆了五天,就急着要走,说自己的店面耽搁不起,王妈和大嫂全家很是不舍的送走了李丽她们,王妈感慨的说:“李丽就不是咱家这犁上的铧,走就让他们走吧!”
  大嫂说:“李丽真是个能家子,在大城市也能挣下钱。”
  “走!咱回家,你把牛拉出来晒晒太阳!”
  “噢!”大嫂答应着回家进了牛圈。
  日出日落,李丽在城市打拼,大嫂在农村干活,日月一天天过去……
  一天,大嫂去山沟放牛,天气十分晴朗,没多久,天上黑云压顶,大嫂感觉闷的慌,似乎要下大雨的样子。暴雨果真来了,开始几星雨点,大了,“涮涮——”瓢大雨倾盆而下,雾蒙蒙的,眼前一切变得十分模糊,大嫂赶着牛羊在山坡泥路上踏着泥水往前冲,到家了,到家了,一个趔趄倒下去,抓了抓旁边的草,还是滚下了山沟,王妈和大儿子抬回了家,大嫂头破血流,胳膊不能动弹,邻居说看大嫂伤的不轻,二儿子李丽有车,打电话拉到城里医院就诊,王妈颤抖着手在一小本子上寻到了李丽的电话号码,邻居帮忙打通了,李丽接了电话说:“我这就往回赶!”
  省城的公园里,李丽和大嫂在游玩,大嫂胳膊捧着绷带,额头上有拆线留下的痕迹,旁边有成双成对的男女从身边走过,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一只手抓紧着衣角,李丽拍了一下大嫂的肩膀,“大嫂快看,那俩人干啥呢?”大嫂抬头顺李丽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对情侣在竹林阴影的凉椅上不管不顾,旁若无人的拥抱热吻着,大嫂害羞的捂住眼睛头偏向旁边,李丽“咯咯”的笑了,俩人去了商场,大嫂被商场震撼了,这里全是女人的商品,各种各式各样的外衣和内衣光彩夺目,大嫂眼花缭乱了,李丽取这个衣服又取那个衣服让大嫂试,大嫂生硬的不知所措,任由李丽摆布,“大嫂,大嫂,你穿这个一定不错!”李丽伸手取下了一个浅色兰低白花的连衣裙,让大嫂穿。
  “我不穿,不穿,穿咋下地干活呢?”李丽不由分说把大嫂推进试衣间,大嫂扭扭捏捏走出了试衣间。
  “好漂亮哟,大嫂好漂亮哟”李丽大呼小叫的喊着。
  “就这件了,穿上!穿上!不要脱了!”
  随后李丽又给大嫂买了几件内衣,大嫂拿在手上轻漂漂的十分柔软,特别是短裤好像还是透明的,大嫂麻木的任叶子摆布,在收银台前,李丽连眼也不眨一下,打开钱包,付了二千多元!
  “咋这么多?”
  “品牌的,不多不多!”
  “走,咱回家!”
  李丽和大嫂走出了商场,李丽拉着大嫂又想进另一个商场,大嫂硬是不去,“回家还要做饭呢,老二也快下班了!”
  “做什么饭,咱今下馆子,犒劳一下自己,一会打电话让老二来吃就是!”
  李丽兴冲冲的拉着大嫂进了饭店,这里富丽堂皇,大嫂的脚不知在红地毯上如何下脚,胆怯怯的试探的伸着脚尖,生怕把地毯踩烂似的,李丽有点好笑,她拉起大嫂走到一个很大的圆桌旁,旁若无人的一块坐下,一个衣着漂亮,长着一双大眼,皮肤白晰的姑娘拿着菜单招呼:
  “你好:要点什么?”说着话手里拿着小本子准备记录的样子,李丽点完了菜,随即给老二打了电话,不一会老二来了,大嫂吃了许多叫不上名子的菜,心里想:
  “李丽就是能吃会吃,这得多少钱?”仨人饭毕,大嫂注意到李丽开了一千多,心里很不好受,这把我一年几亩地的收入糟踏了。
  
  四
  大嫂伤愈回家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李丽硬拉她在城里呆了两个多月,开始不习惯,习惯了还有点爱上城市了。在这里舒心多了,不那么累,好吃好喝,好穿好戴,好乐好玩,所穿的衣服没有汗渍,没有草屑尘土……
  “你在城里呆了两个多月,咋也变样了?”王妈见大儿媳回家后少言寡语,心事重重,干农活也没了以前的热情和干劲,以为是病还未好利索,也没理会。
  “妈,咱也和李丽一样把土地流转出去,进城去!”王妈猛不丁听了大儿媳这话,愣了半天,很是吃惊,等回过神来才骂道:
  “你疯啦?这么大的家业你放得下?你也想进城凑热闹?拿镜子照照自己,看是城里人的料不?”
  大嫂低头没有吭声,想了想,也就是,自己进城能干什么?家里这么多的过活也离不开,为啥要进城呢?自己真被城里的彩色世面迷惑了?
  “哈哈——哈——”自己被自己这样的举动逗笑了。心里想:在农村虽然苦点累点,都是自己能拿得起放得下的活路,想咋干就咋干,自由自在,谁也不会说个啥。自己瞬间心潮涌动的美好想法又被自己否定了。
  就这样大嫂和王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小山村默默生活着,没有压力,没有动力,只惦记着自己的牛、羊、猪和山、林、地,这是她们唯一的希望。这种想法和行为普通的再也不能更普通了。
  但过了没几年,一个问题令他十分困惑,大儿子大专毕业了,虽然在城里找到了工作,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大嫂偷偷的寄了几回钱,王妈知道了骂大嫂:
  “多大的人了,还惯着他,那么大的城市,那么多的人,真养活不了自己?从高中到大学你没算算给他花了多少钱?不行,让他回来,家里正缺人手,干啥都能成,活人还能拿尿憋死?”
  大儿子听了王妈的话说:“回来?你给能说下媳妇不?你看咱村在家务农的小伙有谁娶下媳妇了?”
  王妈见儿子插话,一时不知咋回答,心想:也就是!现在农村人给娃娶媳妇不容易,要到城里买房买车,结婚后南北的去打工,房子还不是闲着,有了孩子丢给父母,娃们还得在外奔波,年轻人就是不爱农村,为什么要进城呢?农村不好吗?
  王妈对大儿子说:“你给老二打电话,看红叶他们能给找个好工作不?”
  “好工作都是本科生,我看大专生的书算是白念了,不是在工厂打工,就是建筑小工,老二能给寻个啥工作,咱娃是个犟驴,那肯听他二爸的!”
  “那让他自己在外闯闯,看能闯出个眉眼不!”王妈毫不再意的说着话,进了牲畜室给牛去拌草去了。
  大嫂坐在门口的小橙子上纳鞋底,对女婿黑娃说:“咱女儿翠翠书念的好,马上考高中了,我看他去李丽那个城里的上重点中学,让娃在城市见见世面,她就会好好学习的,不会像咱林林只考个大专!”
  “要说你给说,我不说。”黑娃闷声闷气的说。
  “我给说吧,家里出个人才还是好,让人能瞧得起!”王妈走出了牲畜室,拍了拍手上的饲料对大嫂和儿子说。
  王妈这几年思想也有了变化,前些年凭全家下老苦也不缺吃少穿,放牛羊出坡顺便挖点药材卖了也有零花钱,买个化肥农药什么的,卖头羊,卖头牛也就够了,只是感觉没有人家出外的人来钱多,就是当个村队干部好像日子比自己过的还舒心,人家不用下太多的老苦,也在城里买了房,还买了车;人家屋里人穿的很也很洋气,也不上地,也不知凭啥过活的这么好。自从二儿子和李丽出外挣了大钱,串门子的人也多了,都说儿子和李丽多么能干,问这问那的,很是看得起自己。
  八月十五,孙子林林引回来了个外地姑娘,王妈很是高兴,就问林林:“是你媳妇?”
  “是呀!你看行不?”林林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那里的娃,靠处不靠处?小心鸡飞蛋打一场空!”
  “江西的,农村娃,我们一个车间的!”
  王妈见孙子和对象晚上钻一个被窝,心里想现在年轻人太大胆,也太少家教了,但心里还是美咝咝的。这姑娘大眼睛,脸蛋胖嘟嘟白净净的,说话像鸟儿似的好听,王妈一家倾其所有,变着花样给做好吃的,但她就是爱吃大米,而且顿顿饭离不了晕菜一汤,他让儿子上街买米买肉,过了段时间,心里暗暗叫苦,这个月吃的肉比我们一年都吃的多,我家的庙能承下这尊菩萨不?
  王妈就套问这姑娘“你看我们这里好不好?”
  “好,山青水秀,蓝天白云,鸟语花香!还有空气清新,牛羊成群。”
  王妈听到姑娘这么说,眉开眼笑,赶紧说:“那我和你妈就收拾房子,托人去你老家提亲,腊月人也闲了,快点给你俩把婚事办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