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嘀嘀嘀……”
  “嘀嘀嘀……”
  枕边手机提醒铃声响了。
  兰兰睁开眼睛,猛地坐起身,脑袋撞上了中铺床板,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她手摸着头,双眼警觉又有些内疚地迅速扫视了一下对面铺位上沉睡的队友们,又竖起耳朵听听自己头顶上面中上铺是否有人被惊扰。
  卧铺车内静悄悄的,队友们并没有被细微的手机提醒铃声和“轰”的声响惊醒。尤其是睡在上铺的小提琴演奏员兼小分队队长的大个子队友大刘熟睡中,断断续续的酣声特别响亮。
  兰兰用手抚抚咚咚直跳的胸口,又抓起手机,下意识地看看时间,正值凌晨三时。她伸伸舌头,放心地无声地微微笑了。她庆幸自己的鲁莽并没有惊扰战友们,连续几天来在珠峰山脚下跋山涉水深入到边防营区、哨所慰问演出,一路折腾,确实让大家累得够呛了。
  “请别责怪我啊,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好好地睡吧!”她心里念道。接着,轻松跃下铺位站起身,悄无声息仔细地穿上昨晚临睡前就准备好的崭新的军装,蹑手蹑脚地走到车厢过道,借着宽大如镜的车窗玻璃侧身前后仔细地端祥自己的军姿军容,再正正军帽,一切都觉得满意了,才吐吐舌头俏皮地莞尔一笑,然后十分严肃地立正,抬起右臂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
  窗外,是一幅幅流动的画卷,持续不断地展开着展开着。夜色下的茫茫戈壁滩一望无涯,一直铺展到看不尽的远方。
  浩瀚戈壁滩上的夜空此时显得特别寂静,也特别地近,似乎只要伸手就可以摸着天,随意摘下一颗星,揽下一片云。圆圆的月亮十分明亮,像一只硕大的银盘挂在大海似的天上,万里夜空仅有几丝淡淡的白色云朵,衬着幽蓝幽蓝的夜空更显得空旷深邃莫测。
  皎洁如银的月光撤在戈壁滩上,大地如同白昼,近处清楚,渐远便逐渐朦胧。沿铁路路基一线,可以辨别出小沙丘上生长着的芨芨草、骆驼草、红柳树,几只叫不岀名字的小野花躲在碎石隙缝中随风摇头晃脑。不远处,三两座蒙古包静静的分别散落在草地上,几匹高大的马儿甩动着尾巴吃着夜草,蒙古包后升起的两三柱淡淡的炊烟,悠悠地飘向夜空里,像是一道道写在夜空上的五线谱。在稍远的地方,偶尔有几颗闪烁的光亮,或是游动,或是不动,那是戈壁滩上夜行的藏羚羊,或是其他野生动物眼睛映着月光发出的光点。在更远处,依稀可见有野狼站在沙丘上竞相张大嘴巴冲着月亮嚎叫。在戈壁滩有些朦胧的地方,有一串亮光在缓缓平行流动,那一定是夜行的车队。看那标准的车距,她知道那是运输团的战友们运送物资去边境线上的部队。汽车团的战友们,您们辛苦啦!向您们致敬!兰兰抬起手臂,潇洒地向远方行了一个军礼。
  大西北啊,其实你也这样的美丽。注视一会儿戈壁夜色,想起什么似的,兰兰又转身快步走回到自己的铺前,抓起自己的小挎包,踮起脚尖跳芭蕾似地轻轻几步跨进车厢尾部的洗手间,轻轻拍拍胸口,长长舒了一口大气,庆幸自己刚才的行为也没有惊醒战友们。
  轻轻合上门。她打开挎包,取出精致的化妆包,拿出几件化妆品,对着小圆镜娴熟而认真地化起妆来。她想把自己妆化得浓浓的,尽管自己平时不喜欢化妆,更讨厌浓妆。但今夜,她必须精心打扮自己,把妆化得好好的,浓浓的,亮亮的,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充分地展示岀来。
  也许是全神贯注的缘故吧,一会儿,妆化好了。她左看看,右瞧瞧,见着镜中自己红喷喷的脸蛋,特别晶晶亮的一双大眼睛,美丽的五官,她十分满意,伸出右手指在小园镜上一点,俏皮地问自己道:“今天你为什么这样英姿飒爽?为什么这么漂亮?快说,老实交代!”她心完全陶醉了,情不自禁地对着镜中的自己扎扎实实亲吻了一下,再侧身上下打量一番自己,也被自己迷人的腰身陶醉了,忍不住高兴劲儿轻盈地比划了几个经典的藏族舞蹈动作。几个动作下来,她又觉得自己的妆似乎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又对着镜再次精心梳理,直到一切都满意了,再比划了两下自己精心编创的舞蹈《戈壁哨兵》的动作,做了一个经典的舞蹈亮相。她实在是太兴奋了。
  突然,行进中的列车不知什么原因急急制动顿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到平稳行驶,也隐约听到一声笛鸣。
  兰兰收起化妆包,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三点半都不到。这时间怎么这么慢啊,老牛拉破车似的。她心里嘀咕道,显得有些急不可待的样子。
  
  二
  今天早晨七点小分队刚上了火车,兰兰就迫不及待地找到列车长打听这趟列车什么时候路过那条世界闻名的隧道。当听到是夜里四点前后可能路过时,她心里沉了一下,感到有些失望而不爽。
  她躺在战友们特地让给她的下铺上,这几天跋山涉水连续几十场的演出,实在太疲惫,一会儿就入睡了。
  睡梦中,她和队友们又来到了皑皑雪峰间的一座边防哨所演出,慰问长年在这里守卫着祖国安宁的战友们。在似乎熟悉而又陌生的哨所住地,她使着浑身劲儿为战友们演出,既报幕主持又跳舞唱歌。她首先翩翩起舞跳了两曲她十分专业的民族舞蹈,接着又声情并茂地唱了一首又一首战友们点唱的歌曲。
  近两年来,每次到部队演出,她都要唱那首《传奇》: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传奇》歌词和旋律都很美,总是受到广泛欢迎。而她一往情深地演唱,更是博得了营区、哨所年轻的战友们热烈的掌声和高声的呐喊、喝彩。她的美丽,她的歌声,她的舞蹈,使整个哨所、营区完全沸腾了,一个个年轻战友们的热情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只要把那么一星点儿丢进千年雪山,瞬间就会把座座雪峰点燃。每次的演出总是在她表演中进入高潮,哨所、营区也总是沉浸在节日般的欢乐与幸福之中。
  唱起这首歌,她的眼前常常会浮现岀那个让她今生今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时刻。
  三年前,军艺大学刚毕业即参军入伍的兰兰首次随文工团到西藏部队慰问演出。农历八月十五那天上午,小分队在兰州火车站候车大厅候车。有战友去帮助旅客了,她邀约几个姑娘跑去叽叽喳喳围着领导请示,想趁这候车空隙时间在车站广场上来一次小型的军民联欢快闪,给这传统节日增加一些热闹喜庆的气氛。带队领导同意了她们的建议,还带头跑到广场上,举起小号吹响了清脆嘹亮的前奏曲。
  宽阔的火车站广场上,别开生面的喜气洋洋的军民联欢开始了。
  兰兰跳了一曲欢乐的水兵舞后挤出人群。忽然,她不经意间在人头攒动的人海中,看见了身材高大魁梧、俊朗潇洒的他。他正高扬手臂,热情招呼着谁。顿时,他让她着迷了,一股巨大的能流迅速从头至脚电遍了全身:他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深深感染了少女的心扉,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很稳重,像珠峰一样给人稳稳的安全感,他鹤立鸡群,一举一动特别吸人眼球。“啊!好帅,好帅哟!”她情不自禁道,望着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亲切和兴奋。她不自觉地向他走过去,他却不知觉地走向另外的地方。她不敢远去,只好站住了。但他还是牵着她的目光在广场上穿梭游戈,就像旧时婚礼上新郎用红绳牵着新娘款款而行。她的心为他怦怦激烈跳动,她感到口干舌燥。她在心里告诉自己,生命里要是拥有他,该多么幸福!想到这,她陶醉了,白晳的面孔变得通红。
  车站工作人员拧着手提喇叭在招呼着什么,人群中有许多人应声涌向开往西宁的列车验票口。他也奔去那里,也不忘帮助有困难的同行旅客。
  快闪也结束了,广场上人们迅速散去。
  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兰兰身边飞速驶过去,一路高速。忽然,一个独行的小孩横跑过去,摩托车急忙减速,眼看小孩就要被撞上。兰兰一见,发出“啊”的一声惨叫,几乎同时下意识地拔腿向前奔去,想抢救下孩子。然而,他比她更快。他大跨步跃起向孩子冲过去,他腾跃的步履是那样坚定骄健,英姿干净利落潇洒。只见他一把抱起孩子,机灵地原地一个漂亮的旋子转体动作,抢救下孩子也躲过了急驶摩托车。
  广场上心紧张得提到嗓子眼的人们释然了,发出一阵由衷地叫好声,纷纷热烈鼓掌向这位机智勇敢的年轻人致敬。
  他有几分害羞地摆手表示谢意,急忙躲进人群中。猛地,她惊喜地发现了在他那片宽厚结实的背上,绿色的军用背包特别抢眼。啊!他,也是一名军人!她几乎是尖叫了,顿时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心里特别亢奋,她双眼深情地目送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
  他不见了,她怅然所失地呆在原地,久久凝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忽然,耳畔有人哼起了“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兰兰从思绪中醒过来,抬眼一看哼弦律的人竟是小分队战友大刘,他站在身边侧头盯着自己,一脸的坏笑,点着头从鼻腔里挤出几声别有用心的“哼!哼!哼!”
  自己的心思被大刘窥视了,兰兰慌忙一扭身一溜烟似地跑走了,丢下一句:“坏大刘!”
  梦境中,兰兰脸上浮起甜蜜的笑容,看来她的梦正酣。
  还是在梦中的演出现场,熟悉的弦律正响着、响着……突然,年轻战友们中站起来身材高大魁梧、俊朗潇洒的他。他张开双臂,高喊着她的乳名:“兰——儿——”冲出人群向她大跨步奔来。她猛地一怔,被这突然从天而降的他惊呆了:你不是守卫在世界屋脊上那知名隧道哨位上吗?怎么会突然在这珠峰脚下的雪山哨所岀现?
  容不得多想,她把哨所战友们献给她的雪莲花塞给正拉着小提琴的大刘,高声呼喊着他的名字“秦臻——”冲下简易舞台直扑向他。两人相互惊喜的喊声在冰雪群山中久久回荡环绕,余音不绝。喊声震撼了座座高耸的雪峰,一座座雪峰也随之纷纷坍塌。
  就在她的手指刚刚快要接触到他的手指的,自己脚下的雪地却开始冰裂陷下去,纷纷坠落的冰雪瞬间想掩盖她。她慌了,声嘶力竭地呼喊着“秦臻——!秦臻——!快来救我!”他疯也似地一个健步扑向她,拉住她的手不让她掉下雪窟隆,腾起身挥舞着另一只手,像挥舞着一柄劈邪神剑,劈砍着坠落的块块冰雪。两人腾云驾雾飞起在雪山之上……
  “兰兰,兰兰!你怎么啦,你怎么啦?”有人搖着她的肩膀急急呼唤着她的名字。
  她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大口地喘息,十分腼腆又有些内疚地望着围在自己身边的队友们。
  大刘笑着问:“又梦见那小子了吧?”不等兰兰回答,又说道:“好嫉妒我这个同学,有这么个咱们文工团的第一大美人儿时刻惦记着,不枉为一个男子汉。”大刘用手挡过兰兰擂过来的小拳头,又玩笑说:“哟,还想打我这个牵线搭桥的媒人啦?真昩良心!哦——,说正事,我帮你打听过好几次了,明天凌晨四点这趟列车将经过他们守卫的哨位。到时候你们俩就可以……”大刘做了一个动作,引起大家一阵善意的哄笑。
  大刘轻轻拍拍兰兰的肩膀,无语地站起身走到车窗前,凝望着玻璃上映出的兰兰清晰的身影,心里叹道:多么好的战友,一位坚强的女人,可敬的一名军人之妻!
  车窗外,广袤的戈壁滩上晚霞万里。
  
  三
  门外传来轻微脚步声,随后有人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兰兰楞了一下,收回思绪,整整军服,立即拉开门。门口没人。她探出身子扭头向车厢过道望去,着列车员制服的一背影从门前走过去。看背影是列车长,列车长也这么早就起来了,干什么?或是根本就没睡觉?兰兰想。
  马上,她又恍然大悟了,该是快到他守卫的地方了。兰兰精神更加振作起来,昂首挺胸,英姿煥发。她双手抚在车窗玻璃上,睁大眼睛努力向前张望,希望第一时间看到他站岗的地方。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她心里响起了优美的旋律。
  上个月初,当她十分高兴地告诉他自己将再次随团赴西藏部队慰问演出时,她清楚感到他在电话那头激动得跳起来了。
  他急不可待地央求她,希望她们演出小分队再次莅临他所在的哨所演出,更欢迎她第二次光临他的寒舍。他要在这世界上最高的哨所,为她补上幸福的婚礼。
  听到补上幸福的婚礼,她脸上荡漾起陶醉,却没有一丝遗憾。人生的婚礼是一个十分美丽的童话世界,总是那么美伦美奂,令人无限神往沉醉。兰兰和许多女孩子一样,从情窦初开的时候起,就曾多少次不自觉地憧憬向往过公主般的生活、爱情与奇遇,梦想着和心中的白马王子双双走进神圣而幸福的婚姻殿堂。
  兰兰和心中的白马王子奇遇后,感情迅速升温恩爱有加。今年,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她“命令”他:要在北京她所在的文工团举行婚礼。
  五一节,是他们举行婚礼的日子,也是她们文工团几个小姐妹集体婚礼的日子。他说,他会提前赶到,必须和自己亲爱的人儿一道亲自布置新房。他还特别告诉她说,一定要和她在婚礼的头天晚上,和其他情侣一样携手亲爱的人漫步天安门广场,感受这世界第一广场的雄伟壮丽,体会如今生活的美满幸福。特别是要向天安门城楼庄严地行一个军礼,这是哨所战友们一致的特殊的嘱托。他誓言说,仅为了这个嘱托,自己都必须赶回来。然而,五一节前他们的新房布置好了,他没有回来。他告诉她,部队临时有任务离不开,但他会争取在五一当天十点以前赶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