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的更衣室里……☆☆☆……
操,这个只会放屁的猪,居然在快艇行驶到中途的时候噼里啪啦开始了他的放屁功能,臭得我差点跳河!!!我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混小子揉成大肉球,一脚踹到外太空去。
从塑料袋里拿出老师给我的新校服,正要往头上套……︽⊙_⊙︽咦?这,这……这是什么东西?!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女生更衣室里发出地动山摇的咆哮声!
紧接着,我一脚踹开更衣室的大门,捏着那个装着“校服”的塑料袋,气咻咻地往一年班的教室冲去。
果然,那个刚刚给我校服衣的混蛋班主任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讲台桌前乐滋滋的吹口哨,看见我进教室立马站起身来,一脸献媚的对我笑:“米琦啊,校服怎么没穿上,是不是……不太合身?”
我努力克制自己才没有火山爆发。挥手,把塑料袋狠狠的甩在讲台上,我大吼出声:“合身?!你居然问我合不合身!!你看看你给我的是什么东西!是能穿的东西么?!”
“这个……”老师为难的搔搔头。“你的委屈我知道,可是谁叫你一转学来就惹到了学校里最难缠的两个人物……校服的事不是我能做主的,他们指定你穿什么你就得穿什么……”
“凭什么!我死也不会穿那恶心的玩艺儿!!”我双手抱胸,用杀人的眼波朝被女人围成堆的伊流川和正趴在桌子上埋头大睡的伊流潋扫射。杀!杀!杀!通杀!!!
“……在校期间必须穿校服,如果你不穿,抓到一次罚冲一天的马桶,如果你继续不穿……很抱歉,学校的卫生间永远都为你敞开着大门。”老师叹了口气,把塑料袋塞到我的手里,还非常郑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到底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师觉得那校服挺好看的呀,很有个性的嘛,穿着它总比蹲在厕所里刷马桶强……”
我脑门上喷着火,正打算把那两个姓伊的兔崽子骂到肠穿肚烂七孔流血,教室却突然炸开了锅,各种稀奇古怪的口哨声、嬉笑声、尖叫声跌荡起伏,都快要把我的耳膜穿出孔了——
“哇哦~你们快看那是什么,是什么?忍者龟?哇哈哈哈……”——
“哇,好卡哇依哦……不过,真的……真的太搞笑了,呵呵呵呵
~”——
“天呀,地呀……那是只什么怪物啊~!!!”——
“笑死了,我眼泪出来了……小音快给我点餐巾纸……”——
“呵哈哈哈哈……呵嚯嚯嚯嚯……哇哈哈哈哈……”
顺着集体的视线望去,教室口站着一身奇异装扮的胖子。 ̄▽ ̄|||那是件毛茸茸的乌龟装,全身上下都是深绿色的细绒毛,胸前有米黄色的乌龟肚,背上背着个塞满棉花的鼓囊囊的龟壳,外加一顶乌形状的帽子。
胖子甩动着肥肥的身子进了教室,一边对我招手一边兴奋的喊:“米琦美女,你看你看啊
~我的校服很合适耶!!我穿起来很可爱对不对?……我刚刚走在路上的时候,好多漂亮MM都说我好可爱,我是不是真的很可爱呀?”
“……”我满脸黑线,嘴角一抽一抽的。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我操起讲台上的教科书,往胖子的圆脑袋砸了过去。
胖子抱着被砸痛的脑袋,委屈的两眼水汪汪:“是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别的女孩漂亮,只说你漂亮……我的眼里只有你,我只爱你一个,你别打我……”
“你……你……谁要你爱我啊……去死吧!!!”我气急攻心,推开站在一旁碍手碍脚的老师,把讲台上的教科书当手榴弹,一本一本朝那颗肉球砸去。“TMD,脑袋装大粪的家伙!谁要你穿着那丢死人的东西出来恶心我的,给我滚到乌龟洞里呆着去——”
“可这是校服呀……美女你也要穿的!哇~只有我们两个穿,是情侣装耶!”胖子被我追得在满教室里上窜下跳,他一边跑一边突突放屁,所过之处,臭气冲天,不一会儿,满教室的人都被他的臭屁袭击得冲出教室。
我飞起一脚踹向胖子的后背,那个鼓鼓的乌龟壳立马瘪了下去:“你他妈的找死!我死也不会穿那玩艺的!!绝不!!!”
胖子扑倒在地,啃了一鼻子的灰。他滚动着肥肥的身子,像只虫子似的在地上蠕来动去:“米琦……美……女……”
伊流川双手衬在窗沿上,把他那颗臭头从窗户口伸了进来:“哟呵!!!情侣装耶?哇哈哈,我迫不及待想看到小老鼠穿成绿毛龟的样子和屁王站一堆了,那将会是有史来最配的一对儿……”
趴在窗户上的其他同学立马非常配合的放声大笑,那笑声震得我恨不得死在他们脚下。
“伊-流-川!!!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对不对?”我睁着充血的眼睛,一步一步朝窗户口逼近。要不是因为距离,我早就扑上前把他碎尸万段了。
“你说呢?哈哈。”伊流川眨巴着眼睛,笑得可恶。
我加快了脚步,摩拳擦掌:“臭小子,想尝尝我拳头的滋味吧你!!!”
“……哗——哗,注意注意:下面是广播体操时间,同学们请迅速到操场上集合,请同学们迅速到操场上集合……最后再通知一遍,请同学们迅速到操场上集合……”在广播声的催促下,那些趴在窗口旁嬉笑着的同学开始陆续往楼梯口走去。
“再见,小老鼠,我们操场上见,我会很期待你到时候的装扮哦。”伊流川对我行了一个痞气十足的军礼,然后不顾我的大吼大叫,在他小跟班们的簇拥下扯高气昂的走了。
哇啊啊啊啊
~这个兔崽子!!! ……☆☆☆……学校前的大操场……☆☆☆……
偌大的操场上——左边站着清一色的白跳蚤,右边站着清一色的黑跳蚤,一排排井然有序。
而我和胖子,则站在白跳蚤和黑跳蚤的中间,而且是正中间!!!〒▽〒
从我和胖子站在这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接受万众瞩目万夫所指万劫不复的悲惨命运,那些奚落和嘲笑变成另一个乌龟壳,把我的自尊和人格裹在了里面。两只绿毛龟啊,两只可笑的绿毛龟……真的是太太太太太搞笑了,笑到我的嘴角抽筋。
TMD,我真该被吊起来狠狠的抽上几百大鞭子!!刷马桶怎样?刷一辈子马桶又怎样?有什么比这更丢人更让人无地自容的事呢?!我居然就这么没出息,还真穿上了这件丢脸丢到姥姥家的乌龟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