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老大!!!”站在旁边的那几个小跟班惊呼出声,手足无措的望着我和伊流川。
伊流川不说话亦不动,继续保持着俯身的姿势看我,死死的看我。他浓黑的眉毛因为怒气微微上翘,深黑的瞳仁翻滚着愤恨的波涛,那张时刻看起来都在微笑的唇此刻抿得紧紧的,嘴角轻微的抽搐。
我梗着脖子,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即使面对的目光那样凛冽和犀利,我也没有闪躲。
“老大,你……你没事吧?”某男哭丧着脸冲上前来,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往伊流川的脸上擦去。“要擦药膏吗?还是要涂消毒药水?”另外几个小跟班已经疯了般的往门口冲去,急急忙忙的样子像家里死了亲人一样。〒▽〒靠,夸张,不就是被我甩了一巴掌嘛,又不是被蝎子咬了一口。
伊流川满脸黑线,伸出一只手往男孩的脸上拍去,就像拍苍蝇一样把男孩拍倒在地。然后,他继续眯缝着眼睛盯着我看,眼神里闪射出来的暴戾狂妄似乎要把我吞噬掉。
“喂!看够了没!赶紧把你那双狼一样的眼睛从我身上挪开!挪开!”我撇着嘴,底气不足的吼。奶奶的,我真不想承认我居然被那双漆黑如子夜般的眼睛骇到了!
“你甩了我耳光。”伊流川掀起嘴角,冷冷一笑。
“是甩了!那又怎样?怎样?”我仰着脸,摆出一副“有本事你就打我啊”的欠揍表情。
“你说我会怎样?”伊流川笑容扩得更大了,俊美的脸庞上荡漾着满满的邪恶,那是种只有在恶魔决定使坏时才会露出的邪恶表情。
“够了吧,伊流川小朋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蠢透了!”我舒了舒筋骨,懒得去看伊流川的表情。“只甩你一巴掌算很给你面子了。……别不服气!问你,尝试过被人抛弃的滋味吗?没有吧?再问你,有过失去最爱人的经历吗?没有吧?那就给我乖乖的闭上你的臭嘴巴,省得从里面跑出来的臭气污染了我身边的空气。”呼~!真是疯了,估计我是被那些高跟踩昏了头,居然跟伊流川这种猪一样的蠢蛋说这种话。
一阵风的,伊流川一拳砸在我后面的沙发上:“谁管你!被抛弃什么的都是你的事,既然那家伙死了你就是自杀跳楼一百次他也还是死了。可是,你却让我很不爽!这个耳光让我很不爽!!!我不允许有让我不爽的事情发生,所以……”伊流川故意停顿下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还是那种邪恶的笑容。
“所以怎样?!”别以为我米琦会怕。你给我一拳我还你五拳,你击我两掌我反击十掌,这就是我米琦做人的原则。
伊流川突然抽出塞在裤兜里的左手,风一般的速度朝我的脸蛋袭击过来。我一惊,条件反射的眨了下眼睛。等我再睁开的时候,一条干净的蓝色方格手帕盖住了我的半张脸。
在我疑惑目光的探询下,伊流川耸耸肩用嘲讽的口气说道:“擦擦你那张脸吧,真令人恶心。”
“……恩?”我眨眨眼睛,不太了解状况。
“别以为我会放过你,是你那张恶心的脸让我倒胃口了。回去记得用肥皂把它洗干净,然后等着挨我的揍吧!哈、哈哈、哈哈哈。”伊流川扯着脖子,狂笑着走远了。
“TMD!你去死吧,臭小子!早点死了!”我狠狠的唾了一口,从挎包里掏出镜子一看。KAO,这哪里是一张人的脸啊——到处都是黑糊糊的脚印,被踩花的妆,以及嘴角旁和鼻子下干涸的血迹。
倒霉!倒霉倒霉倒霉!本来想去洗手间的,可是TMD站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脚好像在混乱中被扭到了……┬┬﹏┬┬啊~倒霉透了!!!!!
更可气的是,等我抬头往舞台上看去,那个所谓的“魔鬼方程式”组合早就没影了!
我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用伊流川丢给我的方格手帕死命的擦脸。突然,从四面八方冲过来一群小喽罗,架着我就往店门口走去。
“喂……你们这些王八羔子在搞什么?!有毛病吧!架着我干吗呀,放我下来!!!靠!!!”我操起手中的镜子就往其中一个家伙的后脑勺砸去,正中目标。
“别动!叫你别动!是我们老大叫我们来送你出去的。你的腿走不了吧?走不了就乖乖的别动!”被我砸到后脑勺的家伙反过头,一脸严肃的看我。
“谁要你们帮忙啊!真是疯了
~老娘又不是猪,不喜欢被架来架去的,放我下来呀——”在我的吼叫声中,以及四周扫射而来的N多诧异的目光中,我被那几个王八小子架出了“摇一摇”俱乐部。
“嗨,小老鼠!”一出俱乐部,我就看见靠在廊柱上一脸悠闲的咬着棒棒糖的伊流川。
“嗨你个头啊!你他妈的把老娘当什么,每次都架来架去的!去死吧!还不快叫你的小喽罗们把我放下来!”我扯着嗓子吼。如果我张开嘴就能喷火的话,伊流川那小子肯定早就成了烤肉干了。
伊流川挑着眉得意的吹着口哨,眉飞色舞的样子让我恨不得捏碎他的骨头。
“咦?老大,你快看,前面停车场怎么围着那么多人啊。”某跟班摇晃着他的萝卜脑袋,饶有兴趣的看着前方。
顺着视线看过去,对面的停车场灯火通明,围着一排穿灰色制服的保安员,一个个站得笔直坚挺就跟抗沙尘的白杨。越走近,从停车场传来的喧哗声就越大——
“021号保安,你给我擦亮眼睛看清楚了,确定不是这个人?”——
“不是不是,我哪能记错啊,真的不是。她肯定还没有出来,如果出来的话一定会来这里拿车的。”——
“你最好是给我记清楚了,如果没有把那个可恶的小鬼抓到,你就等着回乡下种田吧!”——
“好的好的,我一定好好看清楚了。”—— “那个谁,你可以走了。下一位……”
这几个王八羔子终于把我放下地了,架着我的胳膊进了停车场。只见停车场里的空地上摆着一张桌椅,每个进去领车的人都必须从桌椅旁经过。一个张得像抢劫犯的大叔正眯缝着眼睛查看每一个从桌子旁经过的人。
咦?那个大叔好面熟哦,在哪里见过呢?我歪着脑袋正要在脑袋里搜索记忆,突然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一辆破自行车——那是一辆被砸得变了形的自行车,一个轮子已经脱离了车架,躺在一旁。TMD,化成灰我也不会认错,那是我的自行车!!! ̄口 ̄∥
我单腿跳跳跳,往自行车跳去,一边火山爆发的大吼大叫:“TNND,是哪个找死的家伙把我的自行车砸成这样!给老娘滚出来!!!”
我的话一出,满堂寂静,只停到耳边穿堂而过的风,呼呼呼夹杂着火药味,似乎谁只要轻轻哼那么一声就会轰然爆炸。
他看着我,他也看着我,他他他他他全都看着我,停车场里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我。我翻着白眼,努力克制自己才不至于爆吼出声:“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一群乡巴佬!”
“那个谁,是你把车放老子的宝贝车顶上的?”一个男孩靠在黑色的“林肯”车上,朝我勾了勾手指头。“过来,快点给老子滚过来。”
“是老娘我干的!小子,我的车是你弄坏的吧?想死吧?”啊哈,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的我今天真是衰透了!正好我火气没处发,一定要朝他发泄发泄。我单腿跳跳跳,跳到了男孩的面前。
一走近,才发现男孩身边还有四个男孩。全部都是街头装扮,走在潮流顶端的人。
跟我说话的那个戴唇环,头上包着一块蓝黑色的纱头巾,像海盗船长。挨着他身边的是一个戴粗大鼻环的光头男孩,正在听电话。晤……旁边的旁边相互依偎着两个男孩:一个有着披肩发,高挺的鼻梁旁带着两个闪亮的鼻钉;另一个有着褐色的中碎发,额角处纹着一只多条脚的蓝色蜘蛛。此时两个人正有说有笑的,过分亲密的样子让人怀疑他们是“GAY”。
比较正常的应该是坐在车头上戴牛仔宽檐帽的男孩吧……哦不不不,他也不正常,大晚上的居然戴一副黑色的墨镜……︽⊙_⊙︽我的妈呀,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海盗”用手拍拍我的脸蛋,咬着牙齿说:“小妞,我的是最新款的四开门‘林肯’,光是价钱的零头数就够你活上十年八年的,现在你的破自行车把车顶刮花了,我看你拿什么赔!”
什……什么,刮花了?不会这么衰吧?!啊——
“哈,赔?!你叫我赔?!你把我的自行车砸成那样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滚一边去。”说完,我蹦跳着打算开溜,死“海盗”却先一步按住了我的肩膀。
“想跑,没那么简单!说吧,这件事怎么解决。”
~~~>O<~~~呜呜呜~~~怎么这杆子倒霉事全部都揽到了我的身上?!我心里虽虚,可是强硬的梗着脖子冲“海盗”吼:“死开啦,老母鸡!快点拿开你的鸡爪子。”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你刚刚叫我什么?”“海盗”张大嘴巴,一副接受不了的表情。
“我叫你老、母、鸡。你看你脑袋上裹的那块布,怎么看怎么像只老母鸡!”
“臭丫头!你死定了!!!西湖,把这丫头扔车里去,今天晚上玩死她。”“海盗”气得嘴都歪了,一招手,那个在打电话的“水牛”就盖掉了手机,跑过来钳制住了我的手脚,顺带还捂住了我欲大吼大叫的嘴巴。
就在这重要时刻,一个声音炸在耳边:“喂,谁敢动我的女人,不怕死就试试看!”抬头,是伊流川和他那七个小跟班。
伊流川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了我的手,往他身边拉去。啊,那张讨厌的脸,此刻怎么觉得那么亲切呢。……恩恩,有救了。虽然是被自己的仇人解救,不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啦。哇哈哈哈!
“小子,不好意思,你的马子我今天玩定了,谁也救不了她。”“海盗”拍拍手,那些站成一排的保安员全部聚拢过来,以我们为圆心以X长为半径把我们包围成了一个圈。
一旁的“水牛”贼笑着拍了拍“海盗”的肩膀,说了一句让人喷血的话:“老兄我挺你,居然把超受人气欢迎的‘魔鬼方程式’的宠儿比喻成老母鸡,是该好好治治她。”
妈……这五个该不会是……该不会就是那个红得爆炸的“魔鬼方程式”乐队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