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看着眼前这个咬紧下唇一脸倔强和不服的男孩,我似乎看到了我以前的影子。
和他一样,我是条只会虚张声势的可怜虫,一条用外表的坚强来包裹内心脆弱的可怜虫!!我对她们指手划脚,让她们唯命是从,我站在顶端为所欲为。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很强大的,可是当我很强大、真的很强大的时候,其实是不堪一击,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把我击跨。因为……我是孤独的。
那些平时尊敬我拥护我的人,却是最想给我一刀的人。于是,她们从背后捅了我一刀,防不胜防。
昏暗的小巷里,我被人用麻袋罩住了头。铺天盖地的拳打脚踢,夹杂着木棍的袭击,我流血流泪。明明知道毒打我的人是谁,可是却只能在沉默中流血流泪……
伊流川就像只被人点了死穴的狮子,死之前也要挣扎着疯狂咬人。他抬手,指着我发出命令:“架住她。”
“哈!可笑!愚蠢!”我冷哼了一声,知道自己逃脱不了再次被当成垃圾的命运。-_-#
就在那几个白痴男跑过来马上要架住我的时候,插在墙壁洞里的那些火把全部奇迹的熄灭了。
紧接着——一个低沉沙哑而又诡异的声音幽幽响在整个大厅:“欢迎光临,您已经闯入了魔鬼的禁地……下面,由‘魔鬼方程式’乐队为大家演奏一曲,让我们在黑暗中与他们一起沉沦。主唱兼吉他首是超级受少女欢迎的尹狄,键盘手是……”
“啊——”“哇啊啊啊——”“尹狄!尹狄!尹狄!!!”“尹狄我爱你啊——”……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有种把房顶掀翻的架势。
从四周的看台上争先恐后有女孩挥舞着荧光棒往舞台那边冲去,不一会儿,整个大舞台都站满了人,把小舞台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舞台上方喷起了闪亮的火光,在整个黑漆漆的大厅里格外明亮耀眼。漫天的细碎火花在空中飞舞、飘零,缓缓落下。那个凸起的小舞台一边旋转着一边上升,舞台上方的火光照亮了舞台,一支打扮新潮的乐队站在旋转的小舞台上。
首先响起的是吉他声和鼓声,在尖叫的浪潮声中开始了它的演奏。慢慢的,四周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全都摇晃着手中的荧光棒,静心的聆听。
我的心剧烈跳动,趁着那群白痴男还在发愣的档儿,飞快的窜离他们身边,往舞台靠近。
尹狄……是你吗?尹狄,会是你吗?!
舞台上的尹狄开始了他的歌唱,台下再次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仔细听,那唱着英文歌的声音……根本就不是我印象中尹狄的声音。
印象中尹狄的声音是柔柔的软软的,像吹过湖畔的微风,又像随风摆舞的柳条。不是这样,没有这么干劲、这么雄厚、这么气势磅礴!好乱啊,尹狄,他果然不是你,对不对?!你的确是死了,对不对?!
我拨开人群,使劲往里头钻。要看他的样子,一定要看,不然我死也不会甘心。米琦!你疯了,你疯了!!!心底一个声音在喊。可是我“砰咚砰咚”的心跳声,死死的盖住了那个叫喊声。
突然——一双大手按住了我的肩膀。
“TNND,哪个混蛋抓着老娘的肩膀!放手!!!”转身,一个满脸落腮胡的大叔。←~
“查票查票!!!”“落腮胡”例行公式地对我摊出一只手。
“屁!查什么票?门票早在进来的时候就给检票员了!!!”
“站票!”“络鳃胡”像看怪物般看了我一眼,然后用鄙夷的口气说道。“小姐是第一次来吧,连这个都不知道?你看看,现在到处都在查票呢!只要进了大舞台,就要买站票!”随着“落腮胡”的手一指,我果然看到很多很多个和他穿一样灰色制服的大叔在对其她人员查票。
我靠!居然还有这种事情!!!我翻着白眼,差点就栽地上去了:“多少钱啊?真是的!没见过那么见钱眼开的娱乐场所,TMD什么都要钱!!!”
“多少钱就要看距离了。呐,这个大舞台吧,少说可以围上十层八层,越往里围的钱交的越多。按照你现在所站的位置——第六层,我看看。”“落腮胡”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蓝本子,笑呵呵的说道。“折合人民币是5698元!你是会员吧?如果是会员的话打8.5折,算下来就是4843.3元!”
我刚伸进衣兜里的手,就像被电打到一样飞快的缩了回来。妈呀
~5698元!我兜里连它的零头都不到——只有52.6元。
“去死吧!你们怎么不去死!!!你们当这是在动物园看珍贵的类人猿呢,还是在马戏团看猩猩和狒狒?!嘁,5698元,亏你开得了口,也不怕说话的时候把嘴崴了!”我嘴巴就像上了膛的激光枪,突突突的朝“落腮胡”扫射。
“你、你……我查了这么多年的票,第一次有人说我的不是!”“落腮胡”的脸一垮,鼻孔不往外冒着黑烟,估计都可以熏黑一块腊肉了。
我掀掀嘴角本来还想再讥讽点什么,站在我周围的两个女生突然疯狂的扑向我,把我扑倒在地。她们愤怒的咒骂声一波接一波,震得我耳膜“轰轰”作响。
“啊——居然敢说我们亲爱的尹狄是猩猩狒狒类人猿?!你这丑女人才是!踩死你,踩死你!!!”
“没钱就不要在这种场所来玩,连站票都买不起,你不配喜欢狄狄!!!”
“坏女人!坏女人!!!诋毁尹狄的坏女人!!!” “踩死你,踩死坏女人!!!”
……更多更多的女孩加入,我倒在地上,刚摇晃着爬起身子又被她们推倒在地。大大小小的脚朝我的身上踩过来,高跟……全是高跟,满世界的高跟!这一刻,我恨死了发明高跟鞋的人!!
“TNND,谁踩我谁死定了!!!”麻木的身体早就感受不到被高跟鞋踩到的痛!我扯着嘴角嘲讽的笑,哈,米琦,连乱棍都没能打死的你今天居然会死在这该死的高跟鞋下!!!真是讽刺啊!哈哈哈。
“喂!滚开!你们这些三八,叫你们滚啊,谁再不滚的话会死很惨的!!!”那些高跟鞋应声退去,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影晃到了我的面前。
他伸出手,抓紧了我的胳膊,焦急的面庞,焦急的声音:“暧,你没事吧?醒醒啊,把眼睛睁开……喂,睁开眼睛……”
我努力使眼睛睁开一点,可是那个人影,依旧模糊。我甩甩被高跟鞋踩得昏胀的脑袋,喃喃出声:“是……尹狄吗?”
大手一用劲,把我横空抱起,我感觉自己软绵绵的身体窝在一个很温暖的怀抱里。
……☆☆☆……幻境中……☆☆☆……
“喂,你醒醒啊,没事吧?你有没有事啊?那些坏男孩我帮你赶跑了,你别怕……”男孩蹲在我的面前,俊秀的面庞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噢!”我拍拍裙子上的灰,漠然的站起身。“那么,你也快滚吧。”
男孩的笑容一僵,整个人愣在原地。不过很快的他又笑了,跟屁虫似的跑上来:“我叫尹狄,你呢?”
“我叫‘我他妈’!”
“‘我他妈’?”男孩摸摸鼻子,无所谓的笑。“呵呵,我注意你好久了,似乎你总是一个人呢。……这样吧,从今以后我就是‘我他爸’了?专门保护‘我他妈’的‘我他爸’!”
“他奶奶的!给老娘滚远点。”
男孩继续笑,两只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弯弯像月牙:“‘他奶奶’又是谁啊?” “……”
……☆☆☆……幻境结束……☆☆☆……
抱着我的那双手一挥,把我狠狠的抛到了沙发上。后脑勺撞在沙发上,我的脑袋又是一痛,不过清醒了不少。努力睁开眼,我看见伊流川正双手抱胸站在我面前。
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形成了一个黑洞,不住扩大不住撕裂的黑洞。
我忍着巨痛,对着伊流川一顿狂嚎:“操!你TMD懂不懂什么叫轻拿轻放?!我脑袋被撞坏了你赔得起不!!!”
“真佩服你被踩成这样还有力气吼得出声啊。哈哈,哈哈哈!!”伊流川翘着个二郎腿坐在一旁,笑得阴险又阴险。“刚刚某个人可是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在我怀里柔弱的哭泣呢……”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狗改不了吃屎,怪不得你一张嘴能臭成这样!!!”我理了理被踩乱的头发,反唇相击。该死的,我居然在最最最讨厌的家伙面前,表现出了我的脆弱!!!
伊流川邪笑着站起身,缓缓走到我的面前。弯腰,用一只手钳住了我的下颌:“哈哈,小老鼠,其实你也不过如此嘛。居然被踩了耶!如果不是我救你你差点就被人踩死,真是搞笑啊。哈哈哈哈哈……还有啊,明明是我救的你,为什么你口里喊的是‘尹狄’?怎么?因为台上那家伙和你初恋情人有个相同的名字,所以你就发花痴发到这里来了,对不对?你以为台上那家伙会是你的白痴尹……”
“啪!”电光火石间,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伊流川的脸上。
我眼底燃烧着熊熊烈火,手上传来的火辣疼痛感充斥着我的脑神经。
伊流川脸色迅速黑沉,就像被迎头泼了一杯墨汁那样黑沉。他死死的盯着我,黑如宝石的眼瞳里映着我的影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