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AUTOZONE,DR.CANG说:“外面很冷,你们两个人又穿得少,就呆在车里吧,我的车不熄火,我买了东西就出来。”
她们两个人都不肯,一定要跟进去,于是就跟在DR.CANG身后一窝蜂地挤了进去。小华马上被那些汽车里摆的挂的小玩意吸引住了,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好像个个都喜欢。
安洁跟着DR.CANG走到前台服务人员那里,DR.CANG用英语说了几句,服务人员就问她车的MAKE,MODEL什么的,她不知道什么是MAKE,什么是MODEL,支支吾吾地答不上来,DR.CANG代替她回答了。服务人员又问她TRIM,她半天没听懂,DR.CANG又替她答了。服务人员在电脑上搜寻了一下,说有,就走到身后的货架跟前把盖子拿了过来。
跟木亚华估计的一样,盖子不贵,的确就几块钱,但到了付账的时候,安洁才发现她连这几块钱都没有,因为她没带钱包,只好尴尬地对DR.CANG说:“又忘了带钱包,你帮我付一下,回去就给你。还有上次吃饭的钱,我一起付给你——”
DR.CANG笑了一下,说:“记得这么清楚?是不是建了一个DATABASE专门存这些INFO?”他正要付账,看见小华拿着个汽车上摆放的玩具小狗爱不释手,就对服务人员说,“JUSTAMOMENT”,然后走过去问小华是不是很喜欢那小狗。
小华问:“这是不是放在车上的?”
“是呀,开车的时候,它的头会一动一动的,买一个放在妈妈车上,好不好?”
小华很懂事地说:“我叫我妈妈给我买一个。”
“叔叔送你一个。”DR.CANG说着,就拿起那个小狗走到前台去付账。付完账,他马上把小狗给了小华,小华兴高采烈地拿着小狗,不停地用手点它的头,小狗的脖子跟身子好像是用一根针一样的东西连在一起的,所以小狗的头会很灵活地上下左右乱动。
安洁替小华讲个客气,对DR.CANG说:“让你破费了。”
“你看她多喜欢!几块钱买孩子一个开心,值得啊。”
三个人坐进车里往回开。安洁手里拿着那个油箱盖子,好奇地想,他怎么知道她车的根根底底?什么MAKE、MODEL都知道,连TRIM也知道,她还是第一次听说“TRIM”这个词,还不知道拼得对不对,而他居然什么都知道!
她想一定是崔灵告诉他的,因为崔灵经常开她的车,又比较懂车,当然知道她车的这些信息了。联系到他说崔灵的车蓬是他帮忙补的,那不就等于是说崔灵的车是他买的吗?而且每次都刚好是崔灵不在的时候他就来了,崔灵在的时候他从来没来过,真是巧得很哪。
她正在心里搞她的推理,听见他在问她们吃不吃冰淇淋,她说不吃。其实她跟小华都是最爱吃冰淇淋的,她是讲客气,小华呢,大概是一心想快点回去把小狗安在汽车上,也说不吃,他们很快就回到了家门前。
DR.CANG帮安洁把油箱盖子旋上去后,说:“我把你的车开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她们两个又要跟去,但他不肯,说怕万一有问题把两位小姐断送了。安洁紧张地说:“那你也不要开了吧,当心出问题。”
他笑了一下,说:“吓唬你们的,哪里有那么严重。你们上楼去等吧,这外面冷。”
她们两个上了楼,小华拿着那只小狗去向妈妈献宝,安洁舍不得进屋子里去,就站在走廊上等DR.CANG。她老觉得DR.CANG好像是开着一辆带有定时炸弹的汽车,正在向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疾驶,定时炸弹的红针正一秒一秒地走向那个死亡点,而DR.CANG为了拯救大家,不顾自己生命危险,要把车开进河里去。然后是一声爆炸,大家得救了,DR.CANG却炸死了。
她想得煞有介事的,好像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一样,结果却看到他把车开回来了,然后上楼来还钥匙。
DR.CANG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刹车、油门什么的,我都试过了,好像没事。要不你明天开到修车的地方请他们检查一下吧。”
安洁说:“你觉得没问题,就肯定没问题了——”
“这么相信我?我又不是修车的,而且我只在LOCAL公路上开了一下,没上高速,也没拆开看,没什么把握。本来几个小孩跑进车里去捣腾一下没什么,但是你说你是锁了门的,所以我觉得有点奇怪。送去查一下吧,小心没大错。”
DR.CANG走后,木亚华说:“老康这人心好,不过心好的男人就有点婆婆妈妈的,其实几个小孩子在车里捣乱一下,哪里就用得着送到车行去查了?像我们这种有孩子的,等于是天天都有小孩子在车里瞎搞,无非就是把车搞脏搞旧,哪有老康想的那么严重?美国修车的人工很贵的,你送车行去检修,就算什么零件都不换,光人工就得上百块——”
安洁也有点不想把车送到车行去检修,但又怕真的有问题,就向崔灵讨主意,因为崔灵是经常跑车行的,芝麻大点事都要把车送去修理,每次开车前也要试试刹车,看看轮胎什么的,好像防止被人暗算一样。
安洁有时开崔灵的玩笑:“是不是看侦探小说看得走火入魔了?你又不是VIP,谁会花这个精力来暗算你?”
崔灵回答说:“你没听说过?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我是做了亏心事的人嘛,抢了别人的老公,当然怕别人来报复——”
“你真的觉得你男朋友的老婆会使出这么——恶毒的招数?”
“完全有可能,你想,她跟她老公有PRENUPTIAL,如果离婚的话,她拿不到什么钱,还不如把我铲除了,她跟她老公保持夫妻关系,至少可以用他的钱。”
“到底有多少钱?值得押上一条命?或者两条命?她如果伤害了你,她不是也得坐牢陪命吗?”
崔灵说:“呵呵,有时并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就是恨这个人,哪怕杀了人自己也逃脱不了,还是有人杀人的。更何况法网也并不真的是那么疏而不漏的,杀了人又逃脱了的,大有人在,哪个罪犯不是存着侥幸心理呢?”
安洁见崔灵说得煞有介事的,也不好泼冷水,不过她相信真正愿意冒这种风险的人还是很少的。崔灵肯定是侦探小说看多了,自己又经常以侦探自居,所以满脑子都是“案件”、“谋杀”、“证人”、“辩护”什么的。
她打了个电话给崔灵,把小孩子在她车里捣乱的事说了一下,崔灵很严肃地说:“还是把车开到车行去检查一下吧。别舍不得这几个钱,人的命更重要,汽车不比自行车,一旦出了问题,就可以危及到生命的。”
安洁说:“你怎么跟我们系的DR.CANG一个口气?他也是叫我送到车行去检查一下——”
崔灵吆吆喝喝地说:“是哪位英雄?居然跟本小姐所见略同?”
“是我们系一个老师,今天是他发现那些小孩在我车里捣乱的——”
“哇,你这个老师很关心你呢,我怎么没遇见这样的老师?”
安洁试探地说:“你说他怎么会知道那是我的车?他又没看见过我开那辆车——”
“说不定他一直在跟踪你呢?” “瞎说,人家一个教授怎么会做这种事?”
“一个教授就不做这种事了?我这个博士CANDIDATE、未来的教授不也做这种事吗?那你说他怎么知道那是你的车呢?”
安洁觉得崔灵在耍滑头:“我这不是在问你吗?” “你问我,我又去问谁呢?”
“我——以为是你告诉他的呢。”
崔灵的惊讶听上去很真诚:“怎么会是我告诉他的呢?我又不认识你们系的什么教授——他姓什么?”
“姓苍,叫苍劲,英语名字是ANDY?真不认识?”
“嗯,好像没听说过,不过我可以问问我的男朋友,说不定他认识。”
安洁知道诈崔灵是诈不出什么东西来的,崔灵打定主意不暴露的东西,大概是绝对不会暴露的了。她问:“你说他怎么会知道我车的根根底底?什么MAKE,MODEL,连那个什么TRIM都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车的TRIM是什么。”
崔灵猜测说:“说不定这是一个阴谋,也许根本没有什么小孩子在你车里捣乱,是他编出来的——”
“你一向说分析案情最重要的就是MOTIVE和OPPORTUNITY,他编这个谎话是个什么MOTIVE?”
“就是要把你的车诳出去开一圈——”
安洁哈哈大笑:“你编得太离谱了!他自己既有敞篷车,又有一辆VAN,干嘛要把我的车诳出去开一圈?我一辆旧车,他看得上眼么?”
崔灵当然能够自圆其说:“他不是因为没车开才来诳你的车,他肯定是有更深远的打算的。比如说——比如说——”
“算了,你别比如说了,他是给小华送磁带来的,刚巧看见几个小孩子在搞我的车——”
“哪有那么巧的事?别人都没看见,刚好他就看见了?那些小孩别的时候不去你车里捣乱,刚好他来的时候就去捣乱了?肯定不是这么简单,我觉得他是有意安排的,因为这样一来,你就得跟他的车去买油箱盖子,那不就可以在一起多呆一会了吗?”
安洁笑得更厉害了:“越编越离奇了,编得好像他在追我一样。”
“本来就是嘛,男人针对女人施诡计,不是因为爱就是因为恨,”崔灵突然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如果他不是在追你,那就是另一种可能了:他想在你车上做手脚,所以编个小孩捣乱的故事,好拿到你的车钥匙,然后他开到外面去,搞坏你的车刹,或者变速器,或者发动机什么的,让你——”
“别瞎说了吧,说得我晚上要做恶梦了。他为什么要加害于我?”
“谁知道?也许追你不成,起了杀心,或者——或者什么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的原因。”
安洁辩驳说:“你这种说法不成立。第一,他看到有小孩在我车里捣乱,就把那些小孩赶跑了,帮我把车门锁上了。如果他是想骗取我的车钥匙,那有什么必要呢?他不是已经打开车门了吗?第二,他叫我把车送到车行去检查一下,如果他做了手脚,怎么还会叫我把车拿去检查呢?一检查不是就把他做的手脚检查出来了吗?”
崔灵愣了一下,马上就找到了反驳的方法:“你这些推理都很幼稚。第一,他打开你的车很容易,用根铁丝就能打开,但如果他没有车钥匙,就不能开车。他不把车开到外面去,就无法做手脚,因为他总不能就在你门前做吧?第二,如果他不叫你把车拿去检查,会显得可疑,你说不定会想到要拿去检查,所以他大大方方地叫你拿去检查,你反而懒得检查了,因为他已经为你‘检查’过了——”
安洁笑得说不出话来,崔灵又叮咛说:“不管怎么说,还是把车拿去检查一下吧。你也是做了亏心事的人,你不怕鬼敲门?”
“我做了什么亏心事?我又没——插足——”
“你没插足,但是你插手了啊!你不记得钟新说过的?说我们没有好下场的——说不定是钟新叫那些小孩子搞坏你的车的呢?”
她一听到钟新的名字,想到他那天气势汹汹威胁她们的样子,就吓坏了,第二天就把车开到车行去检修,花了一百多块钱,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来。她有点心疼那一百多块钱,在电话里对崔灵说:“什么事都没有,白白花了一百多块钱。”
崔灵说:“怎么是白白花了一百多块钱呢?检修一下,没问题,心里就放心了嘛。花一百多块钱买个放心不好吗?”
安洁没话说了,崔灵总是有道理的,不管正道理歪道理,崔灵从来不缺道理。
她借机给DR.CANG打了个电话,一是感谢他,二是告诉他车检修了,没事。他好像也放了心,说:“没事就好,可能我小题大做了。以后记得把车锁好——”
她很委屈地说:“我锁了车的,怎么我说了你不相信呢?”
他赶快让步打圆场:“好,好,锁了的,锁了的,我的话没说好,我应该说‘以后继——续——把车锁好’——”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举起手象要打他一样,才想起只不过是在打电话。她打完电话,还忍不住笑,心想,幸好是打电话,如果是跟他面对面地说话,说不定真的把拳头擂过去了。如果她真的擂他几拳,他会怎么样?会不会马上把脸一翻,把教授架子端起来,批评她几句?
她想他肯定不会,肯定是被她擂得又狼狈又无可奈何,她想到他那个发窘的样子,就觉得他好可爱。他刚才说话的口气一点不像她心目中的那个偶像,倒象个好好先生,糯米团子,随她怎么捏。到底是因为最近课外接触比较多,关系不那么FORMAL了,还是因为课上完了,他就不觉得大家是师生了?
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能跟他说上几句话,她的心情就那么好,简直象是吃了一付长效兴奋剂,连着几天都很高兴。没机会跟他说话的时候,她就老想找个机会跟他说话,要不就把以前跟他说话的情景翻出来回味。她想,要是每天都能跟他说话,那岂不是开心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