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是工薪阶层.她上白班他上夜班.见面的时间一月也就几天.她爱吃山碴,每天他把山碴洗净放进塑料袋里,去接她回家,她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吃山碴.坐在车后,她幸福极了.
  这天她突然接到通知,需加班二小时,外面北风呼啸,她担心他按常点来接她,就忙打电话不让他来接了,说厂里有专车接送.他说他也刚下,问几点回呀,女人刚想告诉他,手机没电了,看看外面怒号的大风,女人犹豫了一下,打消了去公话亭告诉他的念头.
  终于下班了,坐班车到了楼前,女人加快了脚步.她想象着男人一定做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正等着她,这么想着,女人笑了,加快了脚步.
  突然,女人看到了男人.虽是一个轮廓,但她对男人太熟悉了,一眼就认出了他.
  女人问,这么冷的天你在这儿干嘛?男人说地下管道坏了,挖掘机在门前挖了个深沟,黑灯瞎火的,怕你掉下去.
  男人拎着女人左转右转,小心翼翼地绕过深沟.女人说你等我就为了告诉我这儿有深沟吗?男人说可不是,这么冷的天,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看男人冻得发青的嘴唇,女人心里有股暖流升起.
  进了屋,男人急急去厨房作饭.女人呆了,说你一直没回屋吗?男人说是啊,女人说你下了班就在那儿等着?男人说是啊,想问你几点回家,可你手机关机了.
  女人娇慎地怪他,你不知回屋暖和暖和一会?男人说我万一回来你就到了咋办?沟这么深,掉下去咋办…..
  
  女人有些感动.女人抢过男人手中的围裙,突然发现男人痛苦地喊了一声,忙撸起他的裤褪发现男人膝盖擦破一大块皮,鲜血已凝固了…..
  男人笑笑,说我去给你做饭,未见回音,一抬头,女人眼里有丝丝的泪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