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有些相遇注定要成就一场乱世繁华。
  在这个国度里最不缺的就是皇子,楚帝这一生坐拥庞大的帝国,后宫佳丽无数,因此他有许多的皇子。楚玄殇一出生就没有得到过多的关注,因为他的母妃身份地位十分卑微。
  在这个皇朝的制度下,每个入太学的皇子都有权选择一个人做自己的伴读,那人也许就是自己未来的一大助力。那些从小生活在尔虞我诈的皇宫里的皇子们都尽量挑着那些有身世背景的。
  然而这一切楚玄殇并不怎么在意,他的母妃从来也不要求他去争一朝一夕,只是希望他能平安顺遂。因此他选谁当伴读都无所谓,还不如选个瞧着舒服的。
  楚玄殇在一众人当中一眼就看到了温少筠,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那,表情淡淡,仿佛与世隔绝。小小的少年并不太懂,只是莫名地觉得他与众不同。楚帝很诧异自己的这个儿子居然选择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伴读,温少筠只是个侍郎的儿子,并且是个庶子。
  楚帝万分好奇问其原因,楚玄殇回答,因为他好看。群臣听了纷纷摇头,认为此子目光短浅,终难成大事。楚帝听了倒是觉得挺开心的,毕竟最后能继承他大统的只有一个儿子,所以他并不希望他所有的儿子们都盯着那个位置虎视眈眈。
  楚玄殇发现温少筠真的是爱书如命,平时也不怎么讲话,无时无刻都捧着一本书。相比之书香卷气,楚玄殇更喜欢舞刀弄剑:“少筠,书有那么好看?”
  “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停,我知道了。”楚玄殇自觉败下阵来,落荒而逃。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楚玄殇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捡到个宝了。这个少年不仅聪慧而且心思缜密,他也萌生了争夺之心,同样是皇子为什么他不能?
  “少筠,你能助我君临天下么?”
  “好。”温少筠依旧是表情淡淡的。
  边塞告急,楚玄殇和温少筠出发去了边塞。那地方又寒冷又艰苦,从小锦衣玉食的皇子们,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这纸醉金迷的皇都,去那里领兵打仗,但温少筠告诉楚玄殇,这是你唯一能取胜的机会。
  冬月还未过,这里就飘起了鹅毛大雪,楚玄殇看着身体单薄的温少筠裹着大氅,冻得一脸通红,感到有些歉意:“少筠,等仗打完我们就回去吧。”温少筠没有说话,只是瞧了他一眼。楚玄殇懂,是他先起了争夺之心,却又是他萌生了退意。
  这场仗打了许久,靠着温少筠的运筹帷幄,次次都旗开得胜。楚帝很开心,对这个儿子夸了又夸,奖了又奖,有人却因此急红了眼。
  那天,楚玄殇以为自己可能就因此命丧黄泉了吧,一支翎羽箭刺穿那人的咽喉。楚玄殇抬头看到站在远处握着弓箭,一身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的温少筠。原来他不仅学识渊博,还箭术了得。
  他们在边塞一呆就是五年,依然是一个冬天,皇都那里传来了消息:楚帝日渐式微了。他们等的机会终于来了,他们拥兵入城,一举夺宫,楚玄殇终于坐上了那个位置。
  新帝登基的那个夜晚,楚玄殇收到了一封信:恭喜陛下君临天下,我也该功成名退了。
  “人呢?”
  “并不是温大人亲自来送来的。”楚玄殇定定的看着挂在显眼位置的翎羽箭,叹息到:“你终归还是不相信我。”
  楚玄殇所不知道的是,温少筠从来就不擅弓箭,那是他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一次吧,但温少筠还是离开了。
  君与臣,从来都是这世上最难相处的关系,不如就这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