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秋风吹过,树上的黄叶开始动摇悄悄飘落,随即而来的秋雨带着寒意散落在行人的脸上。衍生就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他的眉目之间写着哀愁,是的!他在悲哀,他悲哀的原因是贫穷,贫穷的原因是这片贫瘠的土地,在遇上干旱后颗粒不收的凄凉。
  老婆走了过来,看见他的模样摔了手中的盆,大声地抱怨着:“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看天,家里就快揭不开锅了,你看看隔壁的路老二,人家去城里打工,家里人吃香喝辣,你再看看……”
  “别墨迹了,我去……”衍生大吼,带着满腔的无奈。
  第二天天不亮,衍生就踏上了去城里的大巴,他的身边坐着令人羡慕的路老二,他有些滑头,笑嘻嘻的模样让人生厌,不过老婆说了,跟住他能赚钱。
  车开进了城里,在一个衍生不熟悉的街道,路老二领着他下了车。
  “我们这是去哪?”衍生疑惑地问。
  “先去我的住处,换上衣服开始上班。”路老二轻松地说道。
  “哦?什么工作呀?”衍生很奇怪地问。
  “一本万利的好买卖。”路老二神秘地一笑,然后就不在说话了。
  俩人七扭八歪走进一条狭隘的胡同,直到胡同的尽头,路老二才在一间矮趴趴的小房门前停了下来,打开,一股发霉的味道直冲鼻息。
  “这屋子怎么这个味呀?”衍生皱眉。
  “不错了,城里房子多贵呀!”路老二翻着白眼不悦地回了他一句,然后开始换衣服,换好后,衍生吃惊地瞪大双眼,“这个……”
  “对!乞丐装。”路老二嘿嘿一笑接着说道:“很奇怪吧?这就是我的工作,乞讨,脸抹黑点,腿撞瘸点,人前一副可怜的模样,钱就自己跑进腰包。”说完他扔给衍生一件衣服。
  衍生颤抖的手接住,然后猛抬起头说:“你这不是骗人吗?”
  “骗人?说什么哪?我骗什么人?”路老二不悦地瞪大眼睛大吼着说:“你以为上城里打工这么容易呀?哼!你有学历吗?像样点的公司招干杂活的都要学历,上工地干活,累死累活不说,楼盖完了,包工头跑了,你一分钱都没捞到。要饭虽然不好看,可是谁会在乎你学历?最主要来钱快,只有找个闹市一跪,一上午百八的没问题,你就别墨迹了,赶快换上衣服走吧!”
  “这……”衍生涨红了脸,沙哑地说道:“那么咱们就不要自尊了吗?”
  “屁自尊,要自尊就回家吃糠咽菜,还出来混啥?”路老二彻底失去了耐心,奶奶的!要不是看在邻里邻居的我才懒得管你。
  “哎哎……你干嘛去?”路老二还没说完就看见衍生向外走去。
  衍生头也不回地说:“回家!”
  “你不赚钱了?”
  “这钱我不赚。”衍生硬气地回了一嗓子,不管路老二的骂声在他背后成灾。
  衍生回去的时候,老婆正站在门口翘望,看见她满心欢喜地迎了上前,可是得知他空着手回来之后,脸立刻阴了下来,质问他为什么别人干得了,他干不了。
  衍生没回答,只是看着天,又下雨了,也许来年年景能好一点,他只能如此的期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