躬耕杏坛之上,唯愿桃李芬芳。三尺讲台上是属于我的一片天地!守住心灵的一份宁静与高贵,在寂寞中思考行动,在思考行动中坚持,会发现无限精彩就在身边。在教育的田地里,我用生命在歌唱……
  ——教育随感
  
  1.第一次会议
  8月中旬补课就开始了。日子从较为轻松的状态迅速进入了紧张的气氛。高一时的惬意、高二时的轻松一去不返。仿佛年年如此,空气中弥漫着着马拉松倒数几圈焦灼的味道。
  补课期间,第一次高三教师会议上,领导们照旧疾言厉色。一个一个的任务,一个一个的重点,一个一个的指导,一个一个指标,全摆在面前:
  高三的教师,都是学校精挑细选的,也是学校最信任的,经过学校仔细斟酌后挑选的。在座的各位,有多年带高三的老教师,经验丰富,一定会不负众望;也有才上第一轮的新教师,应该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希望大家精诚团结,吃苦在前,苦字当头,一定要顺利完成任务。说句实话,成功了大家都欣喜,都高兴,学校升学率上升,各位教师奖金旅游都不在话下;失败了不仅仅是丢学校的脸,更重要的是,你们怎么对得起所带的那些学生,你怎么定位在这个学校的立足点和以后的发展前途……所以,现在就要进入状态,一切都要为教学服务。没有任何借口,你的成绩就是你的水平和立足点。
  大家在一片既夸赞又加压的声音里陡然振作了起来。新配齐的班主任和各科教师,满脸的沉重,满心的责任,无声的、一如既往的、满脸责任地往教室里走。
  
  2.压力
  办公室里,大多数还是老同事,调换的人并不多。每年到高三,学校都会对原班子人马进行调配。实行了聘任制以后,所有人都有一张表要填写,自己希望胜任的岗位,拟继任的岗位,但是最终用人权利在学校。有能力的人、有定力的教师,当然保持平常心;年轻人的、初上高中的教师,内心忐忑不安。大家都这样,被推上高三任教也是一种肯定,被调换下来自然脸上挂不住,一时间也是人心惶惶。等到聘任结果张贴在公示栏,都比较欣慰。觉得一是学校承认了你的能力,肯定了你的工作;二也是长了自己的脸面。大家暗暗地长出了口气。
  表面上谁也不说,实际上都清楚,明年的高考分数就是三年来的业绩。甚至对于年轻人来说,只此一次的机会;如果考砸,以后的日子就是年年带差班,年年的差学生;年年成绩不好,形成恶性循环,两轮下来自己就把自己的能力否定了。
  再说争优选先,职称评定,奖金发放,同事肯定,自己评价,哪一个不在此基础上进行?公平地说,成绩上不去,就是有这样的机会,也是一票否决。虽然同事们都自诩“不与世争则天下莫与之争”,但是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不前进就会被淘汰,现实如此,也不得不如此。有个同事自称“逍遥者”,平时大谈低调和无所谓,一次我们津津有味地听他大谈庄子的逍遥境界,恰好进来他们班的一个学生,他停下来认真地问:课间操缺几个?我们笑得前仰后合。
  知道学校也是出于无奈,不逼不压,成绩上不去,谁都不好交代,骂骂吓吓也属正常。问题在于个人压力陡增,背着石头上山,任重而道远啊!
  想起一句话:但行耕耘,莫问收获,静静地,让自己像一朵花一样,美丽地绽放在美丽的高三。可能吗?不可能!
  
  3.行走在路上
  “我的幸福生活在
  前方不远处,
  向前冲吧,
  义无反顾!
  不管道路多艰苦,
  总可以站在终点,
  笑望来时的路。”
  就像一条路,沉积着无数欢愉与坎坷、希望与挫折,静静地守候在人生的路口,等待去经历,等待去跋涉。
  一进入高三,日子顿时变得充实而又急切起来。学生们一改往日的调皮和盲目,乖巧的、自觉地进入忙碌到麻木的状态。大多数学生每天都在认真地做自己该做的事,忘却了身边的纷纷扰扰;小部分自知无望的学生也变得小心翼翼,悄然稳重地正襟危坐,他们知道学不学是一回事,端正的态度又是另外一回事。每个学生都慢慢地融入了那个“赶路人”的角色,在忙碌中学会充实,在逆境中寻找坦然,在困难里不断超越。
  以前天天催交的小练笔本(即平时练习文笔的小作文),现在变成了缓解压力的宣泄口。积极写,积极交的速度让人惊讶。可是笔下流淌的全是责任、压力、恐慌、无奈,疲倦:
  老师,手心的青春,还剩下多少?每次想到这句话,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慌袭上心头;
  老师,不敢回家,看到年迈的父母那双粗糙的手,我在伤心的河里被淹死了;
  真想做一颗小草,一春秋即可。黑色的路途,茫然的心……
  教室里,气氛完全变化了。无论墙后的布置,还是讲台前的标语,都有大敌临阵之感。倒计时专栏的张贴,使得硝烟在无声中更加浓烈了。
  专项复习到对联,第二天看到每个学子,在堆满厚厚的复习资料的书桌上贴着左右铭。有文绉绉的摘抄:摒弃侥幸之念,必取百炼成钢;厚积分秒之功,始得一鸣惊人;
  有自己的感悟:有志者自有千方百计,无志者只感千难万难;
  有志在必得的口号:我心一片磁针石,不读清华不肯休;
  也有小处着眼的承诺:抢时间,抓基础,勤演练定有收获;树自信,誓拼搏,升大学回报父母;
  有幻想改变命运的希冀:十年寒窗寂寞伴,一朝成名幸福随;
  有低调的安慰:inforaninch,inforamile(既来之,则安之);
  也有善意的不甘:今日我比他人快一步,明年更比他人高一头;
  教师的授课方式变化也很多。每节课都必须完成教学任务,因此一句题外话都不敢说,否则就会完不成;厚厚地砖头般的资料,从早上6点到深夜12点,学生老师永远的缺觉状态。历年高考题。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做题做到见题就晕。在一个班讲不完,做不出来的题;到第二个班就要迅速的调整,预见性的总结。所有的资料都是大同小异。各种新型的题型。形色匆匆的脚步……
  
  4.第一次月考
  考砸了。
  一个月来鼓舞的士气如泄气的轮胎,瘪了下来。紧张忙碌、又充满压力的一个月。原以为付出就会有收获,但血淋淋的分数毫不留情地把“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的希望打破了。
  大家都慌张了。摸底考试,知道了学生的真实水平。我们的心情亦如三角函数的正弦曲线,上下波伏。压力,巨大的压力。
  高一高二,所有的考试为有公平、公正的评价,全是背靠背的出题,阅卷。也就是说作为任课教师,一般都不会亲自去阅自己学生的试卷,从某种程度上也不能掌握自己学生的真正水平。到了高三,备课组组织出题,自己阅卷。目的就是让教师能够熟悉每个学生的真实成绩,真实水平,查漏补缺,扬长补短。
  第一次月考我出的题,而且应届部、补习部一个题,十几个班都用此题。当时备课组给的出题原则是:高考尺度,难度,题型,实验性的让学生适应高考题型。结果自己有点过高估计学生的水平,题量有点大,尤其是后面的语言文字运用题,“难度系数”在6.5,当然就考砸了。
  学校规定,实验班的各科成绩必须比普通班高2分。理科成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文科,尤其是语文,高考成绩差别并不大,一般都是1-2分的区间中见高低。结果是,两个实验班的语文成绩还没有普通班高。我一下子慌了神。其实所有班级的成绩都让人心慌。大家反思,不断反思,深刻反思:一则学生做题速度太慢,尤其是理科生,慢条斯理地,不会掌握时间,大多数人连作文都没有写完;二则应届班刚上高三,用高考尺度去衡量,毕竟有些操之过急;补习部才开学,鱼龙混杂的,也还没有静下心来;三是文面太差,卷面就像是劣质化妆的老女人,涂脂抹粉也掩盖不住的沧桑和皱纹。
  150分的试卷,平均才80多分。拿着厚厚的一沓卷子,翻过来,翻过去的,越看问题越多,越看越惆怅!
  心情很沉重,同事X说起最近很长时间都睡不踏实,做的梦也有意思,也回到高考状态了。不是考试不会做题,急得满身大汗;就是拿着试卷找不到笔;我们都说,该歇歇了,该放放松了,太累了!
  第一次月考总结会在学校领导们满脸紧张中开始了,在每个科任教师的内疚、恐慌中开始了:会上,一个部门,一个科目地分析;一个班子,一个教师地分析,大家都知道免不了的要检讨,心虚意乱地坐着。会上,唱红脸的唱红脸,唱黑脸的唱黑脸,压的压,骂的骂,安慰的安慰,但是谁都不好受。分析,总结,任务,措施,力度,方向……冬日的六点半,天很黑了,大家都阴沉着脸地回到办公室,天气冷,心更冷。
  接着当然是整顿。“使学生丧失信心是教师最大的犯罪”,想起这句话,还得调整情绪,安慰那些可怜的、不知所措的学子。学生们都慌了神,满脸旧社会的坐在教室里,一言不发。卷子发下去,悄然地对照着,沉默蔓延在各个角落。
  于是装作胸有成竹的样子安慰,鞭策,苦口婆心啰嗦再三:同学们啊,知识是一种使求知者吃得越多越觉得饿的粮食,你们目前就是这种状态。成绩无所谓……
  忽然感觉自己的话有些多余,因为注意到学生们的目光里满含困惑:老师我们都知道的,但是不这么紧张,可能吗?
  采取措施当然先是法西斯,后是机械式的训练。当年被学生谐谑为柔情派的掌门,现在觉得自己说话语气都吃了导弹,火药味浓烈。
  回家路上,全无来头地想到很多年前有本小说的书名:《新儿女英雄传》。
  
  5、考场文
  上作文课,全作疾言厉色状:
  文面,文面,文面。每节课都会强调的主题。一份试卷150分,作文60分。说实话,有时候,一篇文章定终身,确为如此。作文分数不稳定,就是高考向失败迈近了一步。语文第一场考,作文写不好,直接影响语文成绩。语文考不好,肯定会影响到下面所有的科目正常发挥。
  练字,练字,练字。文面就是你的脸面,字要横平竖直;永远记得,阅卷老师在你的作文上停留的时间是40多秒;文面不整洁,谁会仔细的看你的大作呢?一个错别字一分,标点符号要写完整,错两个就扣一分;格子字应该自己找点,找黑色中性笔在光滑的纸张上练习,否则你会因为你的字体付出沉重的代价。
  字数,字数,字数。800字必须写够,最好写860字。因为高考作文留的卷面是三大竖行,这样看起来也富态些。字数不够,绝对会影响分数的档次。
  时间,时间,时间。一定要保证在多少时间段内完成。学会藏拙法。学会迅速地分析材料,整合信息。学会巧妙地运用一切可用的材料来为自己的作文服务。
  不要写不拿手的文章。不要写日记体。不要写萌芽体。更不敢写网络体。不要有赌博心理,最好写保稳作文。写考场文。就是我们讲的文章套路,实在不行就当做公式套用即可。一篇文章两个老师改,会取其平均分数,最高分和最低分都必须由复核组老师去复核,所以一般改作文的老师,都是取中间值的分数段。我们要的就是保稳分。去年全区的作文平均分为42.7,想想自己应该拿多少分,权衡自己应该在什么档位区间里。
  ……
  教的全是富有针对性的斗智斗勇的策略。期间夹杂着苦口婆心的危言耸听:错过了春天,你就不再会绚烂;错过了夏天,你就不再会茁壮;错过了秋天,你将没有收获;错过了冬天,你的未来已不再属于你。
  大多数学生被动地接受了,很听话地练习着枯燥无味的议论文体。少数颇有几分文才的学生试探性地写上来,就得毫不留情地砍去斜枝横条。高考八股文体,起承转合,固定的的几种结构,固定的思维定势,文采性强一点,自然就不会出大问题。作为为学生负责任的老师,只能如此,也只能如此。
  后来,他们都安静着接受着,机械地接受了,没有任何的反驳,麻木地坐在讲台下面。这些学生,期待每一个都是国家将来青年知识分子中的具体一员。农民后代的他们,以及他们的父母,甚至家族,都在等待着奇迹,用来改变命运。大家心如明镜。
  但是公式是会套用了,大框架也会稳稳地框住了,学生们可怜的头脑里没有具体的材料来充实内容。过来过去的例证材料,除了爱迪生、霍金、张海迪,就是洪战辉;李白、杜甫、李清照、比尔盖茨的几率达到饱和,什么样的话题都敢用。加上高二一分科,本来理科生就没有学过中国近代史,外国史根本就是白纸一张,所以一举例子,幼稚倒不说,常识性的错误惊得人一愣一愣。然后就是把一周回到家,忙里偷闲看的那些胡编滥造的、野史类的电视剧里的例子,糊里糊涂地用在文章中。有一个阶段,武则天的例子比比皆是,全是野史稗文,胡乱联系。后来一问,才知道本地的电视台,假期里天天播放的《至尊红颜》这个连续剧;大人孩子就视为经典,无怪乎学生这么乱举例了。
  像流水线上的零件,当考场文练习到大小高低几乎没有差别时,当看着自己一手炮制的“机器文”呈现出规模化时候,当不同性情的孩子都在千篇一律故作深沉的思考时,自己也在矛盾中徘徊。真的很厌倦自己的教学内容,总是在试题的理性与仅有的情感之间挣扎与平衡;语文,我们到底教给学生们的是什么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