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梦是从大鹏公司老板孙大鹏与我的会谈开始的。
  在无名市第一高楼大鹏大厦十八层孙老板的办公室,一副儒商装扮的孙老板对我说,我这次专程从南方来,主要是想帮你竞选一把手市长,不知你有什么想法和打算?
  我颇为感激也颇为知趣地说,感谢孙老板一番好意。不过,这事我可是想都没有想过,那么多人排在前面盯着这个位置,怎么会轮到我这个普通的副市长呢?
  孙老板说,事在人为嘛。现在当官不是讲不拘一格么?你比那些人都强,我看你有希望!
  我苦笑笑,说,强与不强哪有个尺量?所谓不拘一格,那是指有特殊才能的人。像我这样一个祖宗八代都没人做过大官,又没有响当当大学文凭的人,再怎么不拘一格也轮不到我呀!我目前能混到这个位置都是托你的福,哪还敢得陇望蜀不知饱足?
  孙老板说,这可不像你钱副市长过去的风格!你的座佑铭不是“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么?
  我叹了口气,说,如今的社会太复杂了,不由得我不慢慢地修正自我。明知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目的,我何苦非要不到黄河不死心呢?就拿你刚才说的这个事来说,要我摆平无名市的关系都无能为力,更不用说还要打通大市和省里的重要关节了,我有必要去胡乱折腾么?
  孙老板会意地一笑,说,如果只是这个问题你就不用多虑了。一切我都会替你安排好的。你只要积极配合就行了。
  我十分清楚孙老板的实力和能量,也相当了解他的性格和为人--只要是他愿意帮忙办的事,在无名市乃至省里几乎是没有办不成的。可是,令我感到疑惑不解的是,我并没有向他提半个字的要求,他为什么要凭白无故地帮我竞选市长呢?
  孙老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一语点穿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要主动帮你?实话对你说吧,一来是我们这么多年合作得非常愉快,我有心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回报你;二来我也有自己的目的,就是想请你当了市长后帮我实现我的梦想!
  对于他的第一个理由我可以理解,因为大鹏公司进入无名市之后,我可以说是和他们联系得最紧的一个,他们的很多事都是我这个原城区办事处书记和现任分管工业的副市长亲自操办和促成的,回报一下似在情理之中。但是,对于第二条理由,我心里却有些茫然:我真不知道孙老板到底有什么梦想,而且假使我当上市长后又有没有这个能力帮他实现梦想?
  孙老板微微一笑,说,我的梦想其实早就对你说过,你还在城区当书记时不就表过态,说只要你能掌管一方天地,你就能让我的梦想成为现实么?
  我努力搜寻记忆中的东西,最终忽然想起:有一次我在南方大鹏公司总部考察,孙老板曾对我说,他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让大鹏与无名归为一统,大鹏即无名,无名也就是大鹏。我当时头脑发热,的确说了些过头话,事后我只当是玩笑根本没往心里去,哪知他竟然当作约定记挂了好几年!我不禁在心里感慨不已。
  孙老板见我没应声,以为是我忘了这回事或是感觉为难,于是笑着说,你不用再想了。总之我是不会强人所难的。也许是你和我比较投缘吧,所以我对你始终是把感情和友谊放在第一位的,你说是不是这样?
  我点点头,由衷地说,孙老板的确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朋友,这么多年的交往我是深有体会的。不过,朋友归朋友,亲兄弟也还要明算帐嘛,既然孙老板肯帮我这么大的忙,我岂有不回报之理?如果……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想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OK!这才是我心目中的钱亮!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孙老板高兴地说罢,起身走到酒柜前倒了两小杯洋酒,先递给我一杯,然后端起自己的一杯。我们会心地碰了盏,随后一饮而尽。
  
  二
  接下来,孙老板打了个电话给我们的市委书记兼市长刘明雄,说自己刚从南方来无名,想见一见他。刘书记热情似火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你现在在哪?我马上来接你!孙老板说在大鹏大厦,刘书记说那我现在就去看你。
  我想告辞回避。孙老板说没事,我就是要你在场当面和他说。我觉得实在不妥。孙老板见我坚持,就把我领到套房,打开一台电视机,说,这是监控电视,你戴上耳机边听边看,等会我们根据他的情况再合计一下。我无奈,只好留了下来。
  大约一刻钟之后,我就从电视屏幕上看见刘书记在孙老板的“小蜜”田秘书的引导下进来了。他跨着大步走过来与孙老板热情握手,并假装埋怨说,孙老板,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来之前说什么也得给我们打声招呼啊,你看我连接你的机会都没有了!
  孙老板陪笑说,不好意思!我也是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是被省里的郝副省长临时邀来的,他不知怎么知道了我们准备新上一个高科技项目,硬要我把项目投在省城。我现在有点举棋不定,所以就想到了找老朋友商量商量。
  刘书记两眼放出光来,连忙说,孙老板够意思,能交你这么个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快说说你这个项目是怎么回事。看看我们无名有没有这个福份再沾一沾孙老板的光。
  孙老板说,我这可是个大项目,初步预算投资不少于一个亿。我原本想还是投在无名,因为我们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无名也可以说是我发家的一块福地。可问题是省里动了心思。我真有点左右为难。
  刘书记说,只要你孙老板有心向着我们,省里的工作我去做!说句贴心话,你这项目对我们无名来说是个宝贝,我们全市上下都会围着他转,可如果放在省城,结果就不一定了。你说是不是这样?
  孙老板说,这是肯定的。不过,郝副省长的意思,省里还是挺看重的,因为这毕竟是一个高科技项目,目前正好填补了省里的空白。
  刘书记说,你这么一说,我更不会轻易放你走了!他省里要填补空白,难道我无名就不要填补空白?再说无名也是省里的无名,我们有了这个项目还不是记挂在他省里的名下,他何必要和我们争呢?孙老板你看这样行不行,省里那头我拼了命去争取,你这头给我拿定死主意,有什么条件和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保证不给你打半点折扣,争取我们再合作一次?
  孙老板说,既然刘书记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就不再三心二意了。不过,我还有个后顾之忧想说出来,请刘书记考虑。
  刘书记说,你说吧,无名市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孙老板说,也许是我多虑吧,但我觉得还是先把话说明为好。首先请恕我不敬,我想请问刘书记,你估计在这个位置上还会干多长时间?
  刘书记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孙老板呀,我看你还真是有点多虑呢!即使我明年退居二线,总还可以在人大主任的位置上干它一届吧?
  孙老板说,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凭你刘书记的资历、威望和政绩,你总归有一天要高升的,这一点你其实比我更清楚。说句贴心话,我真心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可是,如果这一天真的来了,我又该依靠谁呢?
  刘书记说,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无名的班子基本上是我一手摸起来的,无论我在不在无名,当不当权,我想我说的话他们一时半会还不至于不听吧?
  孙老板说,这我相信。可我总不能大事小事都麻烦你吧?我是想啊,如果能在你荣升之前培养个能完全按你既定方针办的接班人,那我以后就什么顾虑都没有了。
  刘书记说,这个好办。还有三个月政府就要换届了,我肯定会把市长让出来,我们只要选一个满意放心的人来接,以后无名还不是照样像现在一样?
  孙老板说,我要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不知刘书记可有中意之人?
  刘书记打了个哈哈,我中意也只有一票啊!现在这事还得民主推荐、组织考察、上级批准、人大选举。总之程序一大堆。这样吧,今天我们不谈这些琐事,让我们轻松痛快地喝它几杯!
  孙老板立即响应,好!今天我们就来它个一醉方休!
  
  三
  孙老板吃罢饭,再次把我约到他的办公室,告诉我说,刘书记基本上搞定了。开始他还有些犹豫,说了许多难话,可最终还是同意了。人嘛,总要为自己打算一下……
  我不无奉承地附和说,孙老板一语中的。刘书记即使不为钱财,也总归要考虑仕途,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他都离不开大鹏的支撑,你算是切中他的要害了!这一关总算过去了。接下来……
  我现在就是想和你合计一下往下怎么办?孙老板接上话头说,你看省、市到底有哪些关卡需要打通?还有哪些事需要摆平?
  我思索了一会,说,省里至少要找一个有分量的领导打招呼。大市的书记、市长和组织部长的工作必须做通,其中至少要有一人力挺这事。无名依然是重头,这里面主要涉及这几个关键人物:现任的两个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组、纪、宣三个部门的一把手和市委办主任。这些人中有的资历老但年龄偏大,估计只要为他们安排个人大或政协的主职就不会死拚硬上了;有的年轻有文凭但关系不多,估计一有眉目就会知难而退;还有的表面上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背地里却有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估计只要我们在他们的软肋上动点狠,他们就不敢兴风作浪了。这样一排除,目前最难对付的恐怕就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了,要对付这两个人,如果不把他们调走或强力打压,我的可能性可以说微乎其微。
  孙老板给我打气说,你不要没有信心!你这么一分析,反比我预想的要简单得多。省里和大市你不用操心,年纪大的和最难对付的也不要你管,我会亲自去办这些事。其他的就交给你了,我让田秘书协助你,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我想,只要我们周密计划,舍得投入,此事必定成功!
  成功!成功!!我竟然忘情地高呼起来。
  正当我和孙老板得意忘形击掌相庆之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声浪撞开了,看见那一张张熟悉而威严的脸庞,我一下子惊醒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