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开立即向光线传来处看去,果然,那是一扇门被推开了少许之后透出来的光线。同时,罗开也听到了一个十分低沉的声音:“请进来。”
罗开向前走去,来到了门口,就在他伸手要去推门之际,那一道光线忽然消失了,他也听到了窗帘被拉起来的声音。
而那低沉得出奇的声音又响起:“我不习惯光亮,请原谅。”
罗开倒并不在意,他只是感到,那讲话的人,声音如此低沉,一定是故意装出来的,任何人不可能有天生这样低沉的声音,他说着:“不要紧!”
一面说,一面已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门内是一间相当大的书房,阴暗无比,一张巨大的书桌,放在相当遥远的一个角落中,在桌子后面有一张高背的转椅,这时,转椅的背向着桌子,只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人露出了头顶的一点点。
而那个人显然没有转过身来面对罗开的打算,那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请坐。”
罗开看到,整个宽大的书房之中,只有一张椅子,那张椅了放在另一个角落,距离书桌,恰好是整个书房的对角线。
一看到了这种情形,罗开心中,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样的安排,自然是椅子上的那人,不想来人接近他。可是这样安排也是十分幼稚的,叫人一看就看穿了心意,大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罗开当下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要揭穿对方的身份,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大可不必着急,且看对方弄什么玄虚。
他走到那椅子之前,坐了下来。
书桌后的高背椅子并没有转动,低沉的声音晌起:“在我说话的时候,你不需要问问题。”
罗开笑了一下:“我根本没有问题!”
这时,他的眼睛已渐渐能适应黑暗的环境了──这方面,罗开有他特殊的本领,那是他从少年时起,就曾经修密宗功夫的原故,在那些阴暗深沉的喇嘛庙中,几乎不分日夜的静思,使他在黑暗中看起东西来,还比常人来得清晰。他可以看到,露出在高背椅上的那一点头顶,头发的颜色,是一种相当柔和的浅栗色。
但由于露出来的部分太少,所以也分不清那个人是男是女。
在罗开说了那句话之后,静了片刻,低沉的声音才又响起:“这幅画,是上代传下来的,历史可能与古堡一样,也可能比古堡更久,画中的人像,原来不是这样子的──”
罗开陡地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作“画中的人像原来不是这样子的”?是这幅画曾经修改过?
他没有发问,那低沉的声音又道:“不是画曾经被修改过,而是画中的人像,是一个魔像,会不断地发生变化,据说,开始时,画像是正面的,后来渐渐地,变成了侧面,又渐渐地,变成了背面。”
罗开忍不住“哈哈”一笑。
那低沉的声音继续着:“在变成了背面之后,画中的人像就向前走,你现在所看到的情形,是人像在浓雾之中,感觉上是画中人像,正在走进浓雾中去,那不是感觉,而是她真的在向前走,虽然她的行动十分慢,但是,那是魔像,她正在向前走!”
罗开又打了一个“哈哈”:“她准备走到什么地方去呢,请问?”
低沉的声音道:“走进浓雾去,然后消失。”
罗开“哼”地一声:“听起来很神秘,也很浪漫。”
低沉的声音道:“这是真的,据传说,当画中的那个魔像,走进浓雾之中,全部被浓雾遮住的时候,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恶运,降临在我家族的传人身上。”
罗开道:“所以,你要把这幅不祥的,会带来恶运的画卖掉。”
低沉的声音道:“是,同时,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这似乎是无可解释的,是不是?”
罗开又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太容易解释了!一切,全是传说在胡说八道!”
那低沉的声音道:“当我第一次听到这种有关画像的传说之际,我也认为那是胡说八道。那时,我看到这幅画,画中人是一个背影。从那次之后,隔了二十年,我又看到了那幅画──”
罗开道:“画中人像,仍然是背影,有什么不同?”
那低沉的声音道:“变化极大,那魔像……走远了,走远了许多,已经变成了一个朦胧的背影,已经走进了浓雾之中,她真的是在向前走!”
罗开心中开始感到了一点疑惑,可是他还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二十年前的印象,以怕不是十分靠得住。”
那低沉的声音道:“在你所坐的椅子旁,有一张照片,你可以自己去判断。”
罗开在椅旁的几上,取起了一只夹子来,打开,看到有一张照片,一看,就知道照片拍的是那幅神秘油画,他也不禁呆了一呆。是的,在照片上看来,那人像的背影,清晰而近,绝不像如今的那幅画一样,画中的人像,照感觉来说,至少已前进了好几十步(画是平面的,距离感不是太浓烈。但是西洋画早就掌握了透视的技巧,可以在视觉上,化平面为立体,所以距离的远近,还是不难感得到的。)
罗开一怔之后,立时问:“你肯定两幅画,是同一幅?不是原来就有两幅?”
那低沉的声音回答:“我肯定。”
罗开不由自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是由于感到了事情的神秘,超乎了他的预计,所以才深深吸了一口气的,可是就当他深呼吸之际,他陡然闻到了一丝极淡的幽香!
那使他立时可以肯定,这种特殊的幽香,就是在他心中被题为清晨露珠下的紫罗兰才会有的香味,在拍卖行中,他右边那个神秘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香味。
罗开在-那之间,至少已明白了一件事,他用十分悠然地语气道:“不错,事情的确很怪异,但是比起你把自己的画卖给自己来说,也就不算怎样!”
他的话才一说完,就看到整张高背椅,都震动了一下,接着,“拍”地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跌倒在厚厚的地毡之上。
罗开站了起来:“小姐,你原来的声音那么动听,为什么要用变音器把它弄得那么低沉?”
罗开说着,已经毫不客气向前走了过去,当他绕过书桌,走向椅子之际,椅子也缓缓转了过来,坐在椅子上的那人,面对着他。
罗开的视线一接触到她的脸,便没有法子再移开去了。是的,坐在椅子上的,是一个女人,她看起来约莫二十四五岁,浅栗色的头发,自然蜷曲,她的肤色,在阴暗中看来,是一种令人心悸的苍白,她的十指修长,也同样地苍白。
她的脸型是百分之一百的古典,大而带着忧郁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巧的恰到好处的咀。她虽然已经换了衣服,可是这时候所穿的一件开胸便服,也还是那种接近黑色的深紫。这样颜色的衣服,更衬得她的颈,和露在衣领外的一截胸脯,白得令人目眩。
若不是她美丽的双颊之上,搽着胭脂,有着那种红色的话,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座雕像,一座用绝无缺点可找的白玉雕成的人像!
罗开曾见过许多不同类型的美女,但是像眼前这样,几乎不应该属于如今这个时代,这样清雅绝俗的美女!她以前从来也未曾遇见过,不但未曾见过,甚至他连想也未曾想到过,现代还会有这样的美女!
他已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了,凝视着那美女,甚至连眼也不眨一下。那美女垂下了眼睑,长长的睫毛轻颤着:“你早就知道了?”
罗开道:“啊,不,直到我闻到了那股幽香,虽然那么淡而不可捉摸,已足使我肯定,除了你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配拥有这种清雅的香味!”
罗开面对着这样古典型的一个美人,连讲话也不禁有点古典化起来。
那美女盈盈的站了起来,当她坐着不动时候,她的美丽如同雕像,可是当她一站起来之际,眼波流动,只是带着微笑,体态优美而撩人,完全变了一种形态,同样是令人几乎窒息的美丽,可是在型态上完全不同,在给人的感觉上,也完全不同。
罗开不由自主,又道:“唉,我到现在,才知道活色生香是什么意思!”
美女带着浅笑:“我是太顽皮了一些,顽皮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
罗开又吸了一口气,他明白这句话中的挑逗意思,他的喉际甚至干得有点讲不出话来:“应该怎么惩罚你?”
那美女向他走近了一步,半闭上眼睛:“随便你,这里……只有你和我,随便你怎么惩罚我!”
当她讲完之后,她半仰起头来,自她半闭的眼中射出来的那种热切的光芒,直视着罗开。罗开伸出手去,环住了她的腰,同时,轻轻地吻向她的唇,口唇才一接触,她的身子像是溶化了一样倒向罗开,罗开把她抱得更紧,她像是全身没有骨骼一样的柔软。
那一吻,由浅而深,罗开沉醉在沁人的幽香和她舌尖灵活的挑逗之中,什么都不去想,官能的刺激,会使得人的脑部活动集中在感觉身体上欢愉的享受,而不作其它的活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