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价钱叫到五十万镑的时候,哥耶三世道:“看来有两位艺术的爱好者,都想得到这幅神秘的画,这样争持下去,是没有意义的,我提议收回拍卖,私下商议。”
罗开在这时,感到身边那女人有点不安的小动作,他有点不喜欢克虏伯这样的态度,他了解克虏伯这类富豪的心理,他多半是藉此想结识这个女人,利用他丰厚的财富去表现自己。
可是那女人,她或许是真的需要那幅画,至少,她衣服的颜色,和书中人像衣服的颜色一样!
所以他立时道:“这好象不很公平吧,或许还有第三者要竞投呢?”
哥耶三世沉声道:“谁?” 罗开笑了一下:“我!”
哥耶三世望着他:“先生准备出价多少?”
罗开仍然笑着:“还没有到最后三秒钟,我何必那么早就决定!”
任何拍卖,到了最后只有一个人出价时,拍卖主持人一定要数三下的,在数三下之后才落锤,而在落锤之前的任何出价,都是有效的。
罗开这样回答,表示他十分懂规矩。
哥耶三世的声音相当冷淡:“说得是,从现在起,价钱每次增加,是五万英镑。”
当罗开这样说的时候,在他左边的克虏伯发出了一下十分低微的闷哼声,而在他右边的那个女人,则转过头来,向他望了一眼。
罗开仍然看不清那女人的五官,但是隐约感到,在深紫色的面纱后面,那女人的双眼之中,闪耀着一种异样的光彩。
价钱一直在叫上去,到了一百万镑之际,大堂中的交谈声,“嗡嗡”不绝,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了,一幅如此高价的画,连画家是谁都不知道,那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它的神秘来历?哥耶三世显然也感到意外,他宣布暂时休息十分钟,再继续。
当休息开始时,交谈声更是嘈杂。罗开身子略向左侧,低声道:“克虏伯先生,我看你并不是真想得到这幅画,而要引超一个女人的注意,可以有许多种方式,阁下使用中的那一种,不值得恭维。”
克虏伯的声音高傲而冷漠:“对不起,先生,我不和陌生人交谈的。”
罗开并没有生气,因为他在开口之前,早就预料到有更坏的场面,而他也早准备好了该如何回答,所以他立即道:“我叫罗开,你可以在北欧精密工业的首脑,一个叫云四风的中国人那里打听到我,或者,可以从军火最大的买家,北非洲那个国家的那位女将军处,知道我的来历。”
克虏伯听了之后,略为震动了一下,看了罗开几秒钟,站起身,向外走去。
罗开所提的两个人,一个是世界精密工业的首脑,他掌握下的工业系统,近十年来,提供给克虏伯兵工厂的先进技术,若是一旦终止,规模庞大的兵工厂可能成为落后武器的大仓库。而另一个,则是克虏伯工厂产品最大的买家!
罗开知道,克虏伯自然不会被几句话吓退,可是那也至少要令得他利用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出去打探一下,他和那两个人的关系!
当克虏伯急急走出去之际,罗开只觉得那股沁人的幽香忽然近了些,他身边的那女人,向他略靠了靠,用清婉动人,略带低沉的声音道:“谢谢你!”
她只说了一句话,当她说话的时候,深紫色的面纱,略为震动了一下,同时,罗开也真正知道古人形容美人说话的时候吐气如兰是什么意思,那种幽香令人心神俱醉,罗开不禁有点想入非非,若是和她的距离,再接近些,那将是什么样的情景?
这个神秘女人,从声音上听来,年纪不会太大,罗开虽然不是急色鬼,但男性对于充满神秘气氛的女性,总难免会有一分好奇。他笑了一下:“不算什么,我看得出你真是喜欢这幅画!”
那神秘女人看来十分吝于开口,说了那句“谢谢你”之后,就没有再说一句话。
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当哥耶三世又站上台之际,罗开左面的座位空着,克虏伯先生并没有再出现。这一点,倒也很出于罗开的意料之外,哥耶三世的神情也略现惊讶,他扬了扬手,作了宣布:“这幅神秘的画,已经有了买主,成交价格是一百万英镑!”
他扬起锤来,停了片刻,一锤敲了下去。那神秘女人立时站了起来,由一个职员带着,走向大堂后面的办公室。
罗开来到这里,本来是十分偶然的事,刚才发生的一切,虽然使他疑惑,但是对他一生冒险生涯来说,也不算得是什么。
虽然他极想知道那神秘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和她的来历,但是那毕竟没有什么重要,只不过是一种好奇心而已。他对油画既然没有兴趣,接下来的拍卖又不见得会有趣,所以他也向外走去。
当他离开了大堂,来到过厅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人在叫:“罗开先生?”
罗开怔了一怔,知道他名字的人自然不少,鼎鼎大名的亚洲之鹰罗开,谁不知道?
可是能把他的名字和他的人联在一起的人,却少之又少,而怪,罗开很不喜欢有这种情形发生。
他已经自然而然地警戒起来,同时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来,出乎他意料之外,走过来,叫出了他名字的,是哥耶三世。
罗开扬了扬眉,代替了询问,哥耶三世作了一个手势:“请到我的办公室来,罗开先生。”
罗开表现得很冷淡:“对不起,我对于油画,不是很有兴趣。”
哥耶三世笑了一下:“当然,可是那是一项非常特别的邀请,而且,邀请不是由我发出的。”
罗开有点不明白,哥耶三世说完之后,已经用十分优雅的手势,请罗开先走。
罗开耸了耸肩,一起走进了哥耶三世的办公室,办公室的精致和充满了艺术气氛,很使罗开有大开眼界之感。一进办公室,哥耶三世就指着桌上的一只极其精致,在胡桃木上,用象牙镶嵌着图案的小盒子,道:“在盒子里,是一柄钥匙……”
他一面说,一面打开盒子,在鲜红色的大鹅绒衬垫上,是一柄金光闪闪的钥匙,那柄钥匙的式样,看来十分之古雅。
对于锁和钥匙,是一门相当深的学问,罗开曾经专研过,所以他一看到那柄金制的钥匙,就可以知道,这种钥匙极难仿制,是用来打开一柄构造极其复杂的锁的。
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又向着哥耶三世扬了扬眉,哥耶三世道:“说起来,相当复杂,那幅神秘的油画,有一段十分怪异的来历,卖主只肯说给买主听。油画的买主是什么人,阁下一定知道了!”
罗开“嗯”地一声,他当然知道,就是那个似乎全身都散发着幽香的神秘女人!
哥耶三世的神情也有点疑惑:“买主……那位女士在付了画款之后,却托我转告你,请你去听有关这幅画的来历。”
罗开不禁感到极度惊诧:“那是为了什么?我听了有什么用?画又不在我这里。”
哥耶三世摊了摊手:“买主也吩咐了,把画送到你那里去,你是不是可以留个地址给我们?我们立刻就可以派人送去。”
罗开又怔了一怔,一切好象都不合情理之至。那神秘女人,化了一百万英镑去买了那幅画,却要送到他那里去,连同那幅画的来历,也要让他知道!
这一连串不合情理的事,是为了什么?
罗开这时,自然也已经知道何以哥耶三世可以叫出他名字来的原因,那一定是他在对克虏伯作自我介绍之际,神秘女人也听到了。
那么,一切是不是会因此而起的呢?那神秘女人知道了他是亚洲之雇罗开,知道了他是一个在各方面都有着特异才能的人,所以才这样做的?
可是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罗开迅速地转着念:“请问那位女士呢?我想和她当面谈谈。”
哥耶三世道:“她已经走了,不过她说,她一定会找你联络的,因为这幅画像,对她来说,有着极特殊的意义,她相信你能替她解开一些奇异的谜团。”
罗开心中暗道:果然如此,这幅画像之中有谜团,那神秘女人怕自己解不开,一听到了他的名字之后,就想到了要利用他!
罗开对解释各种各样疑难的谜团,有天然的兴趣,而且,又还有和那神秘女人再见面的机会,看来没有理由拒绝。他指着那镖匙,哥耶三世道:“钥匙上刻着地址,你按址前往,打开门进去,就会有人向你说出这幅画像的奇异来历。”
他说着,将盒盖盖上,拿起盒子来,交给了罗开。罗开告诉了他酒店房间的号码。
罗开接了过来,顺手放进了袋中,离开了哥耶拍卖行。当他又来到街上时,他自己也感到好笑,一时兴起,走进拍卖行,却遇到了这样的事!
他来到比利时,是因为他的密友,黛娜中校,正在北大西洋组织的海军演习中担任情报工作主管,演习地点在比利时附近的海域,所以他也来了,反正没有事做,这件事,或许可以帮助打发时间!他在街上又闲逛了一会,才回到酒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