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样的分离与残酷,不管是痛苦也好、绝望也罢,相聚总是有它的意义。艾薇早上醒来的时候胡乱地洗了一把脸,迷迷糊糊地就要出门去找那萨尔。但还没走几步,就被阿图的侍者拦了下来,恭敬地说,“那萨尔,阿图大人说请您过去一趟。”艾薇虽然没有头衔,但是阿图周围的人都看得出阿图很器重这个少年,对她说话不由都很客气。艾薇愣了一下,然后说,“我现在有点急事,等我一小会儿,我就立刻过去……”“阿图大人请您现在就过去。”侍者的口气有些强硬,看来确实是急事。真想不明白阿图找她这么个小角色能有什么急事。她于是摸不到头脑地就想出门往阿图的房子走。但还没迈出去两步,就被侍者拦了下来。“又有什么事?”侍者好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套衣服、一双鞋、腰带和几幅少年用的首饰。艾薇一愣,问道,“这又是干什么?”“阿图大人嘱咐我帮您更衣以后再去见他。”更衣?到底什么事。艾薇更加糊涂了,她一把接过衣服,对侍者说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侍者没动。“干什么?我自己更衣就可以了。”侍者犹豫了一下,“阿图大人说这事情很重要……”“重要我也要自己更衣,你出去等我!”艾薇终于忍不住发了脾气。侍者又想了想,总算是不情不愿地退了出去。艾薇一边在心里诅咒着,一边飞速地换好了衣服。这是一身比较正式的少年官员的服装。凉鞋的做工很精良,部分地方雕刻了金色的花纹,亚麻的衣服上有着细致的皱褶,而腰带上则镶嵌着成色不错的绿松石。把这套衣服卖了,自己应该能舒服地活上个半年。艾薇一边想着,一边随着在外面等得有些焦急的侍者迈着步子向阿图的房子走过去。今天工匠村里不知为何多了不少士兵。阿图的房子日常也有几个卫兵守着,但是今天恨不得有一个小分队都在这边。他们穿着整齐,严阵以待。艾薇拉过自己身边的侍者,小声地问到,“喂,今天怎么回事?”侍者诺诺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只能送您到这里。阿图大人吩咐您快些过去,您已经……”“好好,我知道了。”艾薇不耐烦地摆摆手,对着正面的士兵报出自己的名字,随即就快速地向阿图的房子走去。毕竟拿人工钱,做工要专业。她一进门,眼睛一扫到站在一旁的阿图,她二话不说就恭恭敬敬地把腰弯得低低地,给阿图行了个大礼,客客气气地说,“阿图大人,您找那萨尔有什么事吗?”房间里安静了那么一会儿。大约一两秒的光景,或者更久。久到艾薇有些奇怪为什么阿图回复得这么慢,或是为什么阿图是站在房间的斜侧角度,而不是坐在他平日正中的椅子上。而她的疑问还没有结束,就听到一个漠然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少年,抬起头来。”淡淡的话,轻轻地触动着她的耳膜,在这一刻响亮得令四周寂静无声。起初,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她经常感觉自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在已经消失的时空中,在另一个艾薇的身体里,她始终听得到的声音。而一睁眼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只是比回忆还虚渺的梦境。而刚才那一句话,却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在身周的空气里。这样地真实、这样地确切。她无法相信。于是,她用手指暗暗地捏起自己另一条胳膊上的皮肤,狠狠地旋拧了一下。疼。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片鲜红的印记,很快就会转化为黑紫色的淤血吧。眼眶突然酸得不得了。或许是太疼了,但为什么却想要哭着大笑呢。反复了许久,或许也并没有很久,她终于慢慢地抬起头来,看进那一双漠然看回自己的琥珀色眸子里。光线略显黯淡的房间里,他的面孔朦胧而清晰。他穿着简单的白色长衫,他的头发比之前又长长了一点,然后如往常一样随意地束在脑后。回到埃及后,她也想过,或许他们会在某种机缘巧合下,再次见面。但是,在现代呆了那么久,他的面容都已经渐渐地从记忆里褪去了,只剩下一个印象犹如正午的阳光无法抹去。到了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记忆力那么好。他看起来与上次分离时比更加憔悴了……却依然是淡漠的表情、透彻的眸子、棱角分明的脸庞。孤独伫立在王椅旁那名年轻君主,将头靠在自己肩膀那名疲惫的统治者,爱着她、用生命保护着她的那名不顾一切的年轻人。她依然记得他们的每一段过往,记得他的每一个细节,甚至连他垂下眼睛微微皱眉的样子,都好像细密的精工画一样印在脑海里,记得那么清楚。不是记得清楚,而是忘不掉。但是,这个人,已经完全认不出她了。看到她的脸时,他的睫毛微微地闪动了一下,但那微小的火花随即又迅速地消失在了冷漠的目光里。他瞥了一眼阿图,随即又将视线放回艾薇身上,“你叫什么名字。”艾薇愣了一下,就看到阿图带着些焦急地看着自己,示意她注意礼节,礼节。艾薇于是就乖乖地跪坐到了地上,恭敬地回答,“那萨尔,陛下。”那一刻,年轻的法老顿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称呼自己。然后更快,他就轻轻扬起嘴角,“你不用这么紧张。”艾薇一愣,她有紧张吗?不,那不是紧张,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道,她的声音因为哽咽而在微微地颤抖,无法抑制地表达出自己心底一阵一阵掀起的巨波狂澜。她拼命地吞了下口水,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对不起,陛下。”阿图在一旁也跟着解释道,“那萨尔还年轻,今天能够见到陛下,难免有些失仪。”拉美西斯微微颔首,“阿图把你推荐给建筑院,说我不妨听听你有趣的想法。”艾薇低着头没说话。“陛下公事繁忙,那萨尔你不可失礼,耽误了陛下的时间。”阿图明显有点着急。艾薇于是回复道,“谢谢陛下,荣幸之至。”拉美西斯于是看向阿图,“你们都下去吧,他还是个孩子,太紧张了。”众人连忙一拜,纷纷退出,阿图在离开时还安慰似的拍了拍艾薇的肩膀,低声鼓励她,“你是个锥子,总有天要刺破束缚你的袋子,闪耀出光芒。我在陛下面前提起你,不是为你,而是为了埃及。”艾薇抬头看回这位和蔼的建筑师,他已经面带微笑地退了出去。于是房间里就只剩了他们二人。空气凝滞成巨大的暗影,没过她的头顶。她像一个被无尽海水淹没的人,拼命地盯着地上薄毯的花纹,凭借这古老的纹样,确认着自己的存在。持久的静默被法老一句轻轻的话打断,拉美西斯拿起身侧的杯子,淡漠的语言里似乎提不起对艾薇的任何兴趣,“说说吧。人都没有了,不用紧张。”拉美西斯登基三年,胸怀大志、求贤若渴,再加上他对建筑的极大热忱,除了国家要事,他最重视的部分就是建筑院。此番估计阿图对艾薇又是大力推荐,他甚至可以抽出时间来与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谈话。然而他却始终很无聊的样子,对艾薇的问话,也是心不在焉,手里把玩着空空的泥塑杯子,似乎对那上面金塑花纹的兴趣远大于对艾薇的。电光石火之间,脑海中已经划过千万思绪。而睁眼,膝下的地毯似乎凝近又遥远。嘴巴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将日常与阿图他们讨论过的很多想法又说了一遍。他似乎听着,又似乎在想着其他事情。她说完了,他顿了一下,似乎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只是又问,“工匠村里外国人是不是多了点。”她想到他或许是在问外国人政策的事情。拉美西斯治理下的埃及在对外国人的包容程度在全西亚首屈一指,然而也诟病不少。他一方面大力用了很多各个国家的雇佣兵、大臣等等。但另一方面,他似乎又极不喜欢希伯来人,甚至听说过比较骇人听闻的屠杀。但是总体来说,艾薇赞同他对外国人的开明政策。她虽然不同意他对某些种族的极端政策。她对自己的用词精挑细选,然后小心地讲述了自己的见解。既赞同了拉美西斯的总体策略,又提醒了他关于过于严苛屠杀的后患。她说着,他只是微微闭上眼听着,似乎也不觉得如何。艾薇说完了,他便指指一旁的酒壶和杯子。艾薇以为他要她倒酒,于是连忙上前几步正要拿起壶往他的酒杯里斟。他却微微摇头,简略地说,“赐你的。”艾薇于是将那杯子倒满了酒,小心地端着又退回自己原来的地方跪坐好。拉美西斯向她微微举杯,她连忙回应,随即有些紧张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他又随意地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她也都嗑磕巴巴地按着自己的理解答完了。他终于问完了,却始终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似乎倦了一般,双眼微闭着,嘴唇抿起,对眼前跪在地面的人再也提不起兴趣,只是靠着椅背不再说话。她能看到他眼敛下淡淡的青色,和脸侧因消瘦而凹显的阴影。她正在想他似乎睡着了,于是打算轻轻地起身,偷偷地退出去。然而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起身离去又仿佛变得格外艰难。她于是保持原来跪坐的样子,仰起脸,看着他。“睡着了?”她轻声地试探道。话语融进周身的空气里,淡淡的呼吸声在诺大的房间逐起逐落。话语融进周身的空气里,淡淡的呼吸声在诺大的房间逐起逐落。她呼了口气。她想,他没有必要这样辛苦的。埃及对努比亚的控制非常牢固,赫梯对埃及的威胁中间隔了个叙利亚。赫梯自己也要提防正在慢慢兴起的亚述。至于利比亚巴比伦都是敲边鼓的,西亚的格局至少在未来数十年不会有任何剧变。她一边想,一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其实,不应该大兴土木修建艾薇公主陵墓的。表现得对艾薇公主越在意,艾薇公主之后受到的攻击和威胁就会越多。而朝中支持奈菲尔塔利王后的贵族与卡蜜罗塔的权臣两派则会因为这个天平的倾斜而团结起来格外防备拉美西斯的动向。可是,艾薇已经死了。其实,就算她死了。法老决定埃及的一切,这样过大的权力会使得他每一个细小的动向变得格外重要。法老可以在这次对艾薇公主特殊待遇,就可以在下一次对其他人特殊待遇。如果这件事不落在奈菲尔塔利或卡蜜罗塔头上,就有可能是其他女人、或者势力团体。这里的每一股势力,必然会十分紧张。然而,他们的紧张反而会使得艾薇死后的处境更加尴尬,或许他们会更加猖狂的结党或者在后宫安插更多的视线。艾薇喝干手里的酒,不知不觉又自斟了一杯。酒精变得苦涩,呛在喉咙里她不自觉地咳嗽了好几下。不是为了伤害埃及,只是为了人人自保。在个人面前,无伤大雅的国家利益似乎这样渺小。而法老的作用,不过是权制这些不同的团体,让他们尽可能地为国家的未来效力。能信任谁?谁也不能信任……真可怜。她一直没有停下喝酒。脑袋里开始晕乎乎的。但是却停不下来。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起从心中的默想,变为了轻轻的低语。多么奇妙,她只是从书本里读到过拉美西斯的事情,古代西亚的事情,埃及帝国的事情。但是,在另一个时空里的过往,使得这些平乏的铅字变得那样血肉真实,令她割舍不下。站在王椅旁孤独的年轻君主,伫立在尼罗河畔静静等待自己出现的青年……不管多少人簇拥在他身边,他却一直是一个人。他能依靠的,他曾经依靠过的,只有她的肩膀。他疲惫的时候,会无助地靠在她的身上。于是她便可以不顾一切地垂下头,用自己纤细的手臂,不遗余力地、紧紧地抱住他。“但是,那么喜欢,但却不能再拥抱了。”她扬起自己已经有点模糊的视线,看向拉美西斯,重重地叹了口气。“像你多好,你什么都不知道。”椅子上年轻君主的样子变得飘忽。就好象数百个夜晚梦境里的影子,近在眼前,却远到她从来未能碰触过。她又做了这样一个梦。但是她甚至在梦里和他说了话。她似乎满足地闭上眼睛,头一歪,就这样睡着了。手指轻轻地松开,泥塑的杯子掉落到地上,转了个圈,晃了晃,慢慢停下。厅内如潮退后的静谧。年轻的君主,睁开了琥珀色的双眼。手里始终端着酒杯,他从未睡去。而跪在自己面前黑发的少年却已经歪歪扭扭地醉倒了。他来访代尔麦地那,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这个男孩子却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地位,相信阿图是没有这个胆量未经自己同意就告诉他的。那时,他心里就有了几分堤防,但这个外国男孩在说话时却不拘小节,直言不讳。最后,竟然自斟自饮,就这样大大咧咧地睡着了。这个少年放肆得过度,反而让他好奇地把他说的话都听完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说法老可怜的人。若不是这个男孩起先说得都令人惊奇地正确与敏锐,他说不定现在就会叫人把这个胡言乱语的外国人拉下去砍了。但他到底是被他各种有趣的想法激起了兴趣。虽然他说的事情于自己而言并不是惊世骇俗的奇特,但令人惊讶的是,从来没在宫廷里出现的、在这样一个破烂的工匠村,他这样年轻的少年,竟然好象礼塔赫孟图斯一般,对他在考虑的事情、关心的话题了若指掌,仿佛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拉美西斯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经过艾薇身边时,如同下意识般,他拉起他及耳的短发,又多看了一眼颀长刘海下那张白皙而精致的脸。他的五官有点像艾薇公主,但是拉美西斯却早注意到他的眼睛泛着一丝微微的蓝。这除了让他想起心底某个深处的记忆外,却更提醒了他三年前匆匆一瞥的赫梯统治者。他轻哼了一声,打算松手。而就这一刻,他突然看到他的发根,竟是淡淡的如同阳光般温暖的金色。他一愣,而这一刹那眼前的少年似乎很不舒服地扭动了一下身子。仅因为他这下意识的举动,拉美西斯竟然觉得有些局促。因为这一刻莫名的局促,他松了手。还未及细细体味这突如其来的情绪究竟为何,他已经推开门,逃避一般地冲进了正午的阳光里。剧烈的光线在地面上投射出他孤单的影子,金色的光芒与凝重的黑暗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炙热的风扑面而来,触动心底挥之不去的烦躁。阿图带着些紧张地过来向他鞠躬拜礼,他便抬起头来。那一刻,心中难以控制的波动却都消失了。他如常一样,似乎一眼就能看出阿图心里的想法,下一刻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说什么,甚至连他这名可爱臣子会有的反应他都可以预料。但是刚才的那一秒,在看到那不该有的奇异金色的一秒,他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在怕什么,或自己在期待什么。金色的发根好像一块细小的石子,投入了心里,却激起一片无限涌起的波澜。他微微闭眼,淡淡地说,“难得你向我这样推荐一个人。”他的话没有感情色彩,表情更是漠然。阿图于是变得紧张,随着拉美西斯行进的方向亦步亦趋。周围的人见到阿图这样的尊敬与他颈前特殊的荷鲁斯饰品,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本能恭敬地拜跪下去。那一路的嘈杂,渐渐变得静寂。年轻的法老只是看着不远处正在施工的陵墓,成全了自己忠心的属下,“既然建筑院想要人,我就带他回王都底比斯吧。跟在我身边,等艾薇公主的墓修好了,你回了王都,我就把他还给你。”阿图终于松了口气,但是却没敢把这口气吐出来。他恭敬地弯下腰,嘴里道着谢,向拉美西斯离去的地方久久地鞠躬。他离开了好久,周围的人才敢渐渐直起身来。有胆大的上来对阿图恭敬地说,“阿图大人,那位是王宫里来的贵族吗?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耀眼的人。”“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不敢直视。”“我连大气都喘不上来。”“这一生能见到这样高贵的人,实在是太荣幸了。”阿图只是微笑,安排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这时,突然有一个奇异的念头冒出脑海。拉美西斯来访,并没有告诉别人。他是作为一个普通建筑院官员到访的。但是他记得很清楚,艾薇在见到法老的第一刻,就知道他是大埃及的统治者,对他以“陛下”相称。甚至没有犹豫。转头看向自己平时工作的屋子,艾薇正揉着眼睛歪着头迷迷糊糊地走出来。他摇头,晃去心中的怀疑,换上了如常慈祥的微笑。她一看到阿图,连忙跑过来对他大大鞠躬。她似乎是睡着了,梦里还见到了拉美西斯。她却有些分不清去到阿图的屋子里,见到拉美西斯究竟是真实,还仅仅是她的臆想。还没有想好怎样开口,阿图已经拍了拍她的肩膀。“那萨尔,做的好。陛下要带你回底比斯。回去准备准备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