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礼好像是以后一系列急剧变化的前奏,没开始就潜伏着种种不安的迹象。听说这消息以后,聂洁并不忌讳矫楠在男生寝室能听见,拉着宗玉苏的手道:“你真的打定主意了?要在这穷得叮当响的山沟沟里结婚?”宗玉苏羞怯地笑着,点了一下头。“我搞不懂,为啥这么急?人家郁强和余云,谈了这么多年恋爱,都没露过这种意思呢。”聂洁啧啧连声,“到底有啥特殊原因呀?”宗玉苏脸红了,怯生生的笑纹牵扯了几下,变成了苦笑。她不安地仰起脸来,正遇上秦桂萍妒恨的目光和丁萌萌探询的双眼。她垂下了眼睑,不去望她俩。她心头在埋怨聂洁,这样的话题,怎么可以敲锣打鼓地公开议论呢。她真想抽身离去,那样又太不礼貌了。“说呀,在老阿姐面前,有啥难为情的。”聂洁的两眼睁得大大的,“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拿点主意哩!”这话宗玉苏信。她一个女子,能在紧急关头说服吴大中带着民兵排去烽火台抓“黑鳗鱼”,就证明她有本事。可在这儿说……秦桂萍和丁萌萌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招呼着,走出集体户灶屋去了。宗玉苏听着她俩的脚步声渐轻渐远,脸涨得绯红绯红,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轻轻地颇带温情地摩挲着、摩挲着:“呃……我……”“我晓得了,我晓得了。”聂洁瞅她一眼,摆出一副过来人的姿势,“有几个月了?”“两个多月吧。”“这就慌得你们急急忙忙要结婚啦?太沉不住气了,太沉不住气了。”宗玉苏被她放大的嗓门惊吓得连连往灶屋门口望,生怕有人在门边听见。幸好,男生寝室里,就矫楠一个人,要不,羞死人了!“嗳,别羞羞答答的了,有办法挽救的。”聂洁正色道,“要不要我帮忙?”“你……能、能有啥办法呢?”宗玉苏好容易憋出一句话来,声音都抖了。“远远地找个医院。这样的手术简单得很。”“那……万一……”宗玉苏眼前晃过一大摊血,脸顿时变得煞白。她简直感到难以想象。“哎呀,瞧你少见多怪的样子。老阿姐刮过两次小囡了,不说出来你们看得出?”“不。聂洁,谢谢你的好心,我……我还是怕,我们商量定了,不想更改了。”话刚说完,宗玉苏连瞅一眼聂洁的勇气也没有,转过身急急忙忙地回下脚坝去了。岂止是聂洁对宗玉苏要结婚大为不解,杨文河对矫楠要在歇凉寨组织家庭,也感到莫名其妙。只不过,他是把矫楠约到寨外松林里,外人听不见的地方提起这话题的:“老兄,主意定了?”“就这么回事吧……”“哼,我早就知道,早就知道。”杨文河重重地晃着手指,点着矫楠的头道,“你是心不死,魂都贴到她身上去了。那回抓‘黑鳗鱼’后,我同丁萌萌讲:你看着吧,矫楠准会同秦桂萍吹,丁萌萌还不信哩!你呀,早晚要在宗玉苏身上跌跟斗。瞧瞧吧,中学时代给她写情书,羊肉没吃着,惹来一身膻;她家被抄了,给造反派勒令搬到瑞仁里,你听说她一个人搬家,就不顾红卫兵的身份,想去帮忙,不是我当时骂你,你骨头轻非去不可……”“这倒是句真话。”“你要真去啦,红卫兵团不开除你才见鬼呢。”“开除不开除,还不是你我脚碰脚,到乡下来插队。”“这回你算是干脆彻底地达到目的了,结婚!你的脑子怎么如此糊涂,穷山旮旯是结婚过日子的地方吗?你别插我的嘴,我听说了,宗玉苏肚子里有了。有了又怎么样呢,不就是打个胎嘛!处理完了,以后要好照样好下去。”杨文河滔滔不绝地说着,完全是一派玩世不恭的口吻。矫楠眨巴着眼睛瞅了他几眼,心里七上八下的,被他一番话说懵懂了。“看你平时挺机灵的,这件事儿你干得怎么像个猪头三。其他人不一定跟你讲,郁强和余云的举止你总知道吧。”“知道啥?”矫楠眨巴着困惑的双眼,简直觉得莫名其妙,他俩的举止怎么啦?杨文河冷笑了一声:“你还以为他俩是一对纯洁无瑕的恋人啊……”“不是恋人又是啥呢!”“哈哈,阿木灵,标准阿木灵。”杨文河狂笑了两声,凑近矫楠的身子,压低点嗓门道,“讲给你听一点,人家早就是秘密状态下的夫妻啰!”“别乱讲。”“乱讲?哼,我有证据。”“你还有证据?”“当然啦!你们上铁路工地以前,郁强和余云向刚当上大队赤脚医生的丁萌萌要去了一大瓶维生素C……”“哎呀!你真的不知道啊。大队赤脚医生都有义务向农村妇女宣传计划生育,丁萌萌害羞,把避孕的药片装在维生素C的瓶瓶里,分发给妇女的时候,也好遮遮那些说话没轻没重的男子汉的耳目。在知青中,这都是公开的秘密了。我还听她说,她放在药柜柜里的维生素C小瓶子,经常被女知青顺手牵羊拿走。”杨文河讲得眉飞色舞,脸上满是诡秘的神情。活脱像在火堆旁讲述他同许小妹的浪漫史那样。矫楠却陷入了沉思,杨文河的话,就像给他捅开了知青生活中另一个世界的窗户,使他看到了过去许久许久都不曾见过的一些景象。他的心头交织着辛酸、无奈和怜悯、悔恨的复杂感情。沉吟了一阵子,他才镇定下来,捅了捅杨文河的腰眼道:“这么说,你同丁萌萌,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啰!”从铁路工地回到歇凉寨,他听说他俩也“轧”上朋友了。杨文河眼一瞪,正色道:“不不不,跟你老兄,我真神面前不烧假香,我是不知想过多少次了,但她就是不肯。她说了,恋爱是恋爱,结婚是结婚,界限要分清,希望我不要越过楚河、汉界。你说说,我有啥办法?”“我看,还是这样好。”矫楠以一个真正过来人的身份,庄重地说,“要不,你也得像我一样,现在得为此付出代价了。”“你真的非同宗玉苏结婚不可了?”矫楠皱紧眉头,眯缝起一对眼睛望着松林里针叶的尖梢梢,沉思般缓缓地道:“我知道,在这里,成了家以后会很艰难。可我有信心挑起这副担子来。你不是不晓得,我爱她,真的,爱她不是一年两年了。深入骨髓的爱。我无法想象,她要是嫁给了别人,我将会怎么样。”杨文河愣怔地瞪大一对眼睛,听完他的话,再没说什么,只是出声地唉叹了一会儿。当事的双方不愿改变主意,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歇凉寨、下脚坝周围的寨子,传遍了一整个公社的知识青年集体户。到了这一九七三年的秋收时节,虽说知青中有结婚的,也有同当地农民组成家庭的,两个同来的知青办喜事,不算啥特别新鲜的事了。但在本公社的范围内,他俩的婚事毕竟还是第一宗。上头在号召鼓励扎根,乡间的婚嫁年龄,普遍要比城市里早得多。所以,矫楠同宗玉苏的结婚手续,办得很顺利。婚礼是在“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下,以“土洋”结合的方式进行的。即不像山乡里办婚事那样遍摆酒席,请两个寨子的男女老幼都来大吃大喝一顿,而是采取了简化的城市方式,在两个知青集体户准备下茶水、瓜子、花生、糖果、香烟,请寨子上的老乡们来坐一坐,玩一玩,热闹热闹。坚决不收彩礼。农民们议论起这方式未免太简单,知青们就统一口径说这是上海兴的规矩。如此一来,矫楠和宗玉苏在铁路工地近两年中积蓄起的五六百元,就可以实实在在地为他们即将组成的小家庭添置些必要的东西。而把摆酒席、兴规矩必须耗费的大笔钱省了下来。同时,也掩盖了他俩实际的贫穷。但是,他们没有拒绝下脚坝生产队出钱雇来的一个六人唢呐队,吹吹打打地把宗玉苏送到歇凉寨来。这总算给婚礼添了点喜气和色彩。按照计划,也是照着乡间的规矩,头天晚上,下脚坝的寨邻乡亲们,都先后涌到洼地边的保管房里,喝了知青们备下的茶水,抽了烟,嗑了花生和瓜子,算是热闹过一场了。第二天早上,歇凉寨派去接亲的到了下脚坝,由下脚坝的知青和唢呐队一起,把宗玉苏前呼后拥地送了过来。自愿出力的农民,挑着宗玉苏的箱子、铺盖和旅行包,轻轻松松担了两挑,随同跟在后面。这些东西都不怎么新了,在农民们的参谋下,为了讨点喜气,箱子、旅行包上都巴了红纸,铺盖卷外头包了一条新被单,扎上一条红绸,就算替代了农民们认为绝不可缺少的嫁妆。新房是歇凉寨一幢废弃的烤烟叶的烘房改建的。泥墙还结实,抹上石灰的竹笆壁也不漏风,只因为烟管漏了,无法再烘烤烟叶,生产队里新盖了烘房,就让它闲置在寨子边上。为了支持上山下乡知青扎根,寨上把它抹上新石灰,清扫得干干净净,让矫楠同宗玉苏当新房。到底是原来的烘房,不是为住人盖的,房间小了一点,放进一张双人床,就占去了五分之二。余下的那点点地方,堆点东西,两个人转身都得小心撞鼻子。所以,歇凉寨庆贺婚礼的场所,仍在原先的知青茅屋里。送宗玉苏过来的唢呐队,踏进歇凉寨的时候,六支唢呐一齐朝向晴空,个个把腮帮鼓得老大,吹响了欢腾活泼的送亲调。早候在寨路上、朝门口、院坝里、台阶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像有人发了号令似的,全涌向寨边去一睹新娘子在大喜日子里的打扮,而后簇拥着把她迎进寨来。人人的脸上挂着笑,个个都放大了嗓门,说些逗趣讨好的吉祥话。陡地,有人惊讶地大叫起来:“哎呀,你们看,新娘子没有穿红褂褂,也不扎红头绳。”“莫非这也是上海的规矩?”“上海的规矩硬是怪呢!”“怕不是唷,凡是中国人,管他上海下海,都有穿红着绿、摆酒设筵的习惯。只怕是……”没有在结婚喜庆中喝上酒的人,说开风凉话了。好在那六支唢呐的声气曲调,越进寨子来越吹得欢,把杂沓的脚步声,把一声声大呼小叫,把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全都淹没在喧嚣热闹的声浪里。新郎矫楠在院坝里迎接新娘宗玉苏,两个人情不自禁手握手站在众人面前时,这一乡间少见的开放情形把婚礼推向了高xdx潮。调皮的小伙子们放高嗓门又羡慕又兴奋地欢叫起来,年轻的姑娘媳妇躲在人背后指指点点,抱着奶娃的妇女粗声讪笑着,连好些上了年纪的老汉,也咧开嘴手捧叶子烟杆乐了。小娃崽们更乐,围着新郎新娘又喊又叫,团团打转。帮忙的知青们端着盘子、提篮、塑料袋、烟盒、茶壶,请来人在散放的板凳上就坐,喝茶抽烟,吃糖嗑瓜子。一切都像预先设想的那样,照着安排好的顺序进行着。陡地,众人的背后响起一阵厉喝,把六支唢呐的声音也压了下去:“老子打死你!老子非打死你不可!”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转过脸去,只见吴大鼎高举着一把锄头,追赶着自己的婆娘罗湘玉。罗湘玉惊慌地朝着寨路上跑去,一边跑一边恐怖地往后张望,嘴里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她的衣裳被撕烂了,乌发蓬散开来,一只脚光着脚丫,另一只脚拖着鞋片,跑也跑不快。吴大鼎像头暴怒的猛虎样朝她扑去,一面追一面狂叫着:“逃,你逃得到哪里去?老子挖了你脑壳,情愿去坐班房。”参加婚礼的寨邻乡亲们为这场戏所吸引,纷纷转身跑了过去,连接亲送亲的,雇来吹唢呐的,也忍不住跟着跑去看热闹了。人们边离去边嘁嘁喳喳闲摆着:“唉,这两口子,也真是的,三天两头都要打闹!”“打闹也不看看时辰,人家这里在办喜事,他们偏偏趁这时机嚎起来。”“依我看,相亲相爱是夫妻,打打闹闹啊,干脆就分离。”“也难怪吴大鼎啊,结婚五年了,那婆娘硬是不替他下个崽。他咋个不恼火呢!”“这倒真是恼火。比他们后结婚的,娃娃都在满地爬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跑去看那两口子打闹了,只剩下新郎和新娘,孤单单地站在知青点门口,面面相觑,颇为尴尬。“回屋里休息一会儿吧。”矫楠柔声提议着。宗玉苏眼里噙着泪,幽怨地瞅了丈夫一眼,默然点点头。两人先后退进知青点的灶屋。女生寝室里,秦桂萍肩上背只两用包,左手提只旅行袋,右手拿着两条新毛巾、一本塑料面日记簿,微笑着走到新郎新娘面前,道:“刚才人那么多,我正寻思无法同你俩打招呼,把这些写张条儿留下。这会儿好了,人都走光了,我也该向你们俩道别了。原谅我不能自始至终参加你们的婚礼,今天是我进厂报到的最后一天,我得去赶长途车回贵阳。这点礼品,不成敬意,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一点祝愿吧。祝愿你们,嗯……嗯……”她“嗯”了两声,一双小小的眼睛灼灼地放出光来,含着揶揄和说不出是啥的神情,接着道:“祝愿你们平安幸福,在这风景秀美的歇凉寨白头偕老,过上快活的好日子。噢,祝你们在不久的将来生个白胖儿子。”她把毛巾和日记簿递过来,矫楠和宗玉苏都没伸手去接,他俩都有一种受到嘲弄似的感觉。近些天来忙于筹备婚礼,他俩几乎都忘记了。秦桂萍父母亲所在的贵阳市郊小河工厂招工,把她招走了。在他们紧张地为婚事操劳过程中,她也在为告别歇凉寨忙碌,一些日常用品和农具,稍好一点的,她留给了知青伙伴们,其余的,她统统都送给了老乡,包括薄板箱子、铺盖帐子和在乡间的一些替换衣裳,她全送了。她说,把一切能唤起她回忆起这段知青生活的东西,全都留在这儿,她一件都不愿带,她再也不愿重温这段噩梦似的岁月。见矫楠和宗玉苏没伸出手来,她把毛巾和日记簿重重地往矫楠胸前一塞,勉强挤出一个笑脸,紧紧挎包带子,提着不重的旅行包,从他俩身旁擦身而过,走出了知青点茅草屋。这一幕似乎比吴大鼎、罗湘玉夫妇吵架更扫新郎、新娘的兴。矫楠木呆呆地拿着两条毛巾和日记簿,茫然若失地伫立着。宗玉苏忽然从他手里夺过礼品,三把两把撕烂了日记簿,随即重重地往下一扔,两只脚忿忿地踩了上去,使劲地践踏着。嘴里恼怒地说:“不要她的东西!她在取笑我们,什么稀奇,不就是仗着父母给招去当个工人嘛!”说着说着,她哭了起来。知青屋里静得出奇,唯有新娘子的啜泣在空气中飘荡着、飘荡着,久久不散。想坐下休息一会儿,显然是不行了。矫楠蹙了一下眉头,扳着宗玉苏的肩膀,劝慰道:“把她忘记吧。走,我们也去看看,看吴大鼎和罗湘玉闹成个啥局面了。”宗玉苏拭着眼泪,瞥了矫楠一眼。她领会他的意思,随他走了出去。前后街交叉的几株梓木树下,寨上的男女老幼差不多把路全给堵住了。从人堆的中央,隐隐传来罗湘玉的嘶声哭泣和吴大鼎悍然不顾的吼叫:“她不肯离,老子就打!”“打伤了你要负责的。”这是当年这对夫妇的媒人罗兴善浑厚的声气。“那她为啥不愿离婚?罗大叔,莫以为我不晓得,她不愿离婚,就是你家在背后撑她的腰。”“你以为离婚就这么简单吗?”“有啥条件,老子都答应。只要离,离了老子好另外娶个来下崽崽。”“好嘛!只要你答应条件,我同意你们扯离婚书去。你相信好了,吴大鼎,条件不会苛刻的……”“什么条件,老子都认了。只要能把这不会生娃娃的婆娘离了,老子给你家烧高香。”刚刚走拢人群外头的矫楠和宗玉苏,听到这番扯直了喉咙的对话,不由得相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天哪,这算个什么事儿,他们在结婚,而另外一对,却在闹离婚;他们是为怀孕无奈而结婚,而这一对,却又是因婚后五年没娃娃而离婚。对今天的婚礼来说,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预兆呢……当天夜里。来祝贺和闹新房的知青伙伴及寨邻乡亲们离去之后,由烘房改成的小小的新房里终于安静下来。不远的邻家院坝里有狗在叫,有猪儿在拱槽板,有大牯牛在反刍,有隆隆的磨干包谷的声音隐隐传来。好静谧的山寨之夜。一灯如豆。瞅着那一悠一晃的灯焰儿,矫楠和宗玉苏紧紧地偎依在一起,油灯的光把他俩搂在一起的巨大身影,映射在刷得雪白的墙上。哦,喜事纷扰,命运莫测。是呵,在这广漠的山野里,在这由大山组成的世界里,他俩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小小的角落,为他俩的未来寻到了可怜的一隅。即使是那么小,那么简陋,简陋到连偏僻山寨的老乡都觉得寒伧。但他俩此时却感到一种满足,一点宽慰,一丝难得的安宁。矫楠想起身去把油灯吹熄,灯油贵呢,虽然由五角三降到四角一斤,也还贵呢!在歇凉寨上,一个劳动日打不到一斤煤油啊。宗玉苏扯了扯他的袖子,阻止了他吹熄油灯。她从衣袋里掏出一封信,交到困惑不解的矫楠手里,耳语般轻柔地说:“爸爸来的……”矫楠分明从妻子的眼睛里窥见了泪光,他展开信笺,借着油灯淡弱跳跃的光焰,读了起来。这是一封父亲反对女儿婚事的来信。信上说,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女儿做出如此荒唐、如此失去理智的决定,他不理解女儿为什么突然要结婚,他谴责女儿做了件大逆不道的事,他讲了很多道理,他做了很多分析,他说女儿还年轻,来日方长,他还说……他说了很多很多,写了好几页信纸,有悲叹、有恼怒、有刺激性的字眼。矫楠读完以后,什么都记不住,他只得出了一个强烈的印象,宗玉苏的爸爸坚决反对这桩婚事。他只记住了两句话:……我不能同意你在农村结婚……你若不听劝告,那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信纸从矫楠的手里垂落下去,他噙着感动的热泪,凝视着双眼一眨不眨盯着他的妻子,讷讷地道:“信来好几天了,你……你为啥这会儿才拿给我看……”“我想,这样好一些。”宗玉苏以一个热烈的动作搂住了丈夫,含泪笑着,“爸爸也太专制了。他倒可以在农村找对象,却反对女儿在农村结婚。难道,这不荒唐?”矫楠俯下脸温存地亲着妻子的嘴唇,宗玉苏回避着,轻柔地不好意思地一笑:“有股皮蛋味儿,是么?皮蛋放在我面前,我一个劲儿吃了好几筷。”她低垂下头,抓过矫楠一只手,放在隆起的肚皮上,满含着深情和忧郁道:“有三个月了。也不知是男是女。唉,我真愁,歇凉寨这么穷,我们怎么把他生下来,怎么把他养大啊?”“别愁,玉苏,我想好了。”矫楠轻轻抚摸着妻子的肚皮,一点儿也不敢用力气,他以宽慰的胸有成竹的语气道,“临产了,到上海住在我家生,我爸爸妈妈会欢喜的。”宗玉苏冷不防“噗”一声吹熄了油灯,一头扎进了矫楠的怀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