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矫楠答应帮助我,我那惊慌失措的情绪总算稍稍安定下来。虽然不知道他将用何种方式来保护我,不知道他怎么去对付那个凶狠的杀人逃犯,心还是悬乎乎的。但我总有一种自信,总觉得他是靠得住的,他不会让我受欺辱。就好像脑子里一升起向他求救的念头,我就知道他会答应一样。这是预感么?是心灵的暗示,还是别的什么?我讲不清楚。但确确实实的,从歇凉寨回下脚坝来以后,我安心多了。回到保管房里,我倒在床上,痴呆呆地大睁着双眼,想象着明天将要发生的一切。矫楠准备约几个男生,或是约歇凉寨上的民兵,一道去收拾“黑鳗鱼”?还是他会去找队长,喊青壮劳力全体出动抓逃犯?我猜不出来,跟歇凉寨上的老乡,我一点也不熟悉。为什么不在那里细细问一下,他将采取什么办法呢?万一他设想的办法有点儿疏忽,那怎么办?那他不也要吃“黑鳗鱼”的亏嘛。正躺在那儿胡思乱想,门口有人喊:“玉苏,有人找。”这是常有的事,下脚坝寨上的姑娘、年轻媳妇,要写个信啊,询问一种新的毛线打法啊,借个半斤一斤粮票啊,总爱找到保管房来。我答应一声,捋捋散乱的头发,离床走到门外去。太阳快落坡了,明丽爽洁的橘红色的余晖,照耀在绿茵茵的草坡上,挥洒在浓绿生翠的林子里,涂抹在钢灰色的峭崖上,眼睛里满是金红金红的色彩。下脚坝寨子沐浴在这片绚烂的色彩之中,很像是一幅意境幽远的画面。门口没人,我正想问,山墙边,一个人朝我招招手,我转过身去,不由得愣住了。来的是歇凉寨上的秦桂萍。我同她不熟,但是认识,整个公社的上海知青,互相都认识。“快进来坐!”我朝她招手,内心里仍掩饰不住一股异样的情绪。“不进去了,只想同你讲几句话就走。”她淡淡一笑道。我朝她走过去,她从来没单独到下脚坝串过门,这会儿,多半是为矫楠来的。她是矫楠的女朋友!“怎么不进屋坐一会儿?”“你刚才到歇凉寨,不是也没进我们集体户嘛。”“你听说了?”“不,我看见了。而且我听说了,你是去找矫楠求救的,是吗?”“请求他的帮助。”“我来,”她把身子侧转过去,站在山墙后面,我同她相对站着,我们都能从各自的角度,看到隔着水洼地的下脚坝寨子,一缕青烟,正徐徐地飘散到寨后的竹林中去。秦桂萍沉吟一会儿接着说,“我来,就是和你谈这件事。”“太好了,谢谢你的帮助,你有什么好主意?”“别谢我。我不是来替你出主意的,那是你自己的事。”她冷冰冰地说,“我是来求你的。”“求我?”“是啊,求你别拉矫楠去参与这种事,别让他缠在这种不干净的是非里。你大概听说了,我同矫楠在谈恋爱,我们的关系很好,感情很好。不瞒你说,我把这件事儿是同自己的幸福和命运放在一起考虑的,我爱他,我希望他今后幸福,像我们俩这种红五类的子女,这并不是不可实现的梦想,要不了一二年、两三年,我们就会抽调上去。所以我请你,我也求你别喊矫楠出头露面,纠缠在你那件事情里面。那是你同流氓之间的纠纷,该你自己出头顶起来。”她说话的时候,两片薄薄的嘴唇一掀一掀,露出两排细洁白净的牙齿,那双平时望去无甚光采的眼睛,此刻却闪烁出好斗的亮光。她的话说得很快、很清晰。每一句话,都像什么扎人的东西,刺得我极为难受。面对着她的这种请求,这种进攻,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的呼吸不通畅了,情绪又随之剧烈波动起来。“矫楠是个好人,你去求他,他一口答应了,他不念旧恨。”我不说话,秦桂萍停歇了片刻,又继续唠叨地说起来,话很尖刻,“我听说过,你过去对不起他,但他仍然一口答应下来了。宗玉苏,你就忍心把这么一个好人拖进那种可怕的事情当中去吗?这未免太对不起人了吧?未免太自私了吧!听了我的劝,他也很懊悔。但他不便来同你讲,由我代他跟你讲明,他不参与你这件事了。”最后这句话,就如同一条钢鞭抽打在我的身上,不,简直是抽打在我敏感的心灵上。哦,矫楠是属于她的,属于秦桂萍的,我没有权利去求他。可我,可我真的是无路可走,真的是需要人帮助啊。天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又把这句话喃喃低泣地吐出口来了:“我……我真的是需要他帮助呵……”“出了这种事,你不该找个人出面,你应该去求组织、求领导帮助,生产队、大队,尤其是大队,大队里有基干民兵排可以直接指挥。你找矫楠,那是害人。”我哭起来了,我真恨自己当着她的面流出泪来,可我控制不住自己。“你不说话,我可以认为你答应了吗?你说呀,吐一个字也好啊!”我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是点了一下头。“对了,这才对了。”秦桂萍满意地提高了声音,“那我告辞了。”她走了,起先能听到细碎急促的脚步声,继而,脚步声听不到了。我没朝她的背影望,我只从自己的泪眼里看到下脚坝寨子上有人在挑水,有个娃崽拿一根细细的长竹枝,挥赶着一群鸭子从田埂上走过。寨子的上空,笼罩着一片朦朦胧胧的氤氲之气。我踉跄着跑回保管房,扑倒在床上,欲哭无声。希望、害怕交织着受了侮辱之后的悲恸,使得我心痛欲裂。我怎么办,面对如此险恶的人生,我该怎么办?是的,这一来,矫楠不会出面帮助我了,像我在上海火车站遇到困境那样,他从天而降般地大喝一声那种情形,再不会有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避,就是躲开“黑鳗鱼”的恶意纠缠,明天一大清早我就躲到下脚坝老乡家去,求他们救我。先过了这一难关再说。以后“黑鳗鱼”再要来纠缠,威逼……哎呀,管不到以后了,先避过头一个锋芒再说,至于以后,以后只有听天由命。天擦黑了,我没有心思煮晚饭吃。同屋的伙伴问我,我只说头痛,不想吃饭。我们这个集体户,早已名存实亡,各自搭灶煮饭。去年闹翻的时候,吵得很凶,关系还处在不尴不尬的冷漠之中。各人自扫门前雪。就像聂洁说的,把我的事跟他们说,他们至多说几句同情话,最多出点找领导、找老乡的主意,要他们出头露面同“黑鳗鱼”斗,那是不可能的。哎呀,到了这种时候,我才懂得,一个人远离亲人、远离喧嚣的城市是个啥滋味。我才真正体会到孤独是怎么回事。外面传来一个姑娘的喊声:“宗玉苏、宗玉苏!”我听出来了,这是聂洁的声音。这会儿,她摸黑到下脚坝保管房来干啥呢?我拭了拭眼角的泪,迎出去。她正要往大门里闯,我们撞了个满怀。她借着油灯光看清是我,一把拉着我的手臂往外走,一直走到黄昏前我同秦桂萍站的山墙旁边。不待我开口,她就抑制不住兴奋地说:“是矫楠叫我来的,看,电筒也是他给我的。跟你讲啊,秦桂萍是不是到你这儿来过?”“来过。”“她回去跟矫楠一说,矫楠火了,哎呀,我从来没见他发过这么大脾气,两个人吵翻了。我看啊,这一对也该吹了,本来就不配嘛!嘻嘻。”聂洁的口气完全是幸灾乐祸的,她急急地说,“矫楠怕你明天不去了,特意叫我来跟你说,照旧去。嗨,这人要得,像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靠得住。看来,你找他帮忙,是找对了。”我像在幽黑的大树林里迷了路的人突然辨清了一条道那样,心情陡然轻松下来。浑身绷得紧紧的神经,也同时舒缓下来。仿佛在冰天雪地里赶了一整天路,走进一间温暖如春的小屋,喝下几口醉人的醇酒般,我的身上有股快意在舒展、在扩散。啊,人的情绪在大起大落的时候,竟然有这么种魔力,真是想象不到的。我的眼睛涌满了感激的泪,不,岂止是感激,感激之中还有欣慰、还有幸福的成分。我的心头产生一股强烈的渴望,那是渴望报恩,渴望似在我心头早已枯萎、早已熄灭了的爱。“嗳,听见没有,你一定要去啊!”聂洁又说起来,她是看不出我心灵深处涌起的交织着爱和报恩心理的思绪的,“你怎么不说话?”“不知道……不知道他……矫楠他有什么制服‘黑鳗鱼’的办法?”谈到他的时候,我不由吞吞吐吐起来。聂洁一捅我:“这你别管,我想他准有锦囊妙计。告诉你,男人都是有办法的。你别怕,你只管去,你是不是怕呀?”怪得很,没有秦桂萍这一插曲,我真有点忐忑不安,一整个夜晚都会因忧愁而做噩梦。经过了这一反复、这一波折,短短两三个小时,我反而不怕了,反而觉得这件事更靠得住了,矫楠更值得信赖了。我慢慢地道:“原来是有些怕……”“不用怕!”聂洁打断我的话,匆匆地道,“明天我也去,你心头记着身后有人,就不会怕了。哎呀,我得赶回去了,天刚黑,我还不怕。黑久了,赶夜路我心头还虚呢。再见!”我想留她吃顿晚饭,没说出口来,她已走出十几步了。我陡地感到,这个人,这名声很不好的女流氓,身上有股常人少见的热心劲儿。在没堕落之前,想必她也是个很好的姑娘吧。聂洁走了,我突然感到肚子很饿,饥火直往上蹿,感到很疲倦,很想尽快上床休息。这一夜,许是我白天的情绪波动得太凶,身心太困乏了,结果睡得出奇的好,比往常睡得还熟。早晨,在林子里的鸟儿涨潮般的啼鸣声中,我醒过来了。精神特别好,由于即将要经历的事,神情还有点莫名的亢奋。随便热了点剩饭吃,我就信步往古驿道边的烽火台走去。在成千上万座指天戳云的山峰组成的山的海洋里,古驿道像一条飘然而至的游龙般,时而直插到高高的险关上,时而下到那谷底的小河边,连接着纵横交错、盘绕回旋的无数条山岭山脉。听寨上老年人讲,近在几十、百多年前,远在古代,这都是一条“商贾来往终不断,马帮铃响应山林”的通途。它是用那大大小小、不甚规则的石块铺成宽不过五尺的蜿蜒小路,顺着那起伏的山势,峰回路转,绵延不尽。“下脚坝”、“歇凉寨”这些名称都是由古驿道而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一条条公路修进山乡,古驿道的作用愈来愈小,而作为古驿道旁的一座座烽火台,似乎早被人们遗忘了。大自然的风雨剥蚀着那一块块方面石头的棱角,摧毁了烽火台的基脚。在下脚坝和歇凉寨之间的那座丈多高的烽火台,虽然不曾坍塌,依稀还能辨出它的古风遗貌,但也孤寂地伫立在驿道边的草丛之中,台脚下布满了野草曲藤,台身上覆盖着滑腻腻的苔藓,呈现出一派残破苍凉、颓废萧索的景象。初初到山寨的知青们,呼群结伴地到烽火台上来看过稀奇,故而一提它,谁都知道。我一步一步地走近烽火台,越离它近,步子越放得慢。雀儿在林子里啼鸣,幽深的山谷里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黑鳗鱼”真会找地方,如若我孤单单地来这里同他相会,那他不是要我怎样我就只有怎样了么。这么一想,我的心中又害怕起来。万一、万一矫楠没到这儿来怎么办呢?他……他过去不是说过要报复我么,如果他故意骗我来钻流氓设下的圈套,让我受尽“黑鳗鱼”的凌辱,那我不是哑巴吃黄连,说都无法说嘛。此时此刻,脑子里掠过这一念头,我陡然觉得恐怖起来。我停下脚步,朝周围四顾,离烽火台不远的青林子里,一只杜鹃雀儿,温柔地鸣啭着:“布……谷、布布布谷……”矫楠会在哪儿呢?“哈哈哈,够意思,你到底来了!”正在我茫然不知所措的当儿,从我身侧传来一阵粗笑。我惊恐地转身望去,“黑鳗鱼”咧着大嘴,凶暴的双眼贪婪地盯着我,甩着双手大步朝我走来。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别退,想跑也跑不了!”“黑鳗鱼”大声道。他穿着一件紧身海魂衫,胸前两块肌肉鼓鼓地突出来。我转脸望去,穿一件红色大翻领的瘦长脸手里玩弄着一把跳刀,眯眯含笑地斜乜着我。我浑身打颤地惊问:“你……你们找我来,要干什么?”“没什么,让你跟我走!”“黑鳗鱼”一跷大拇指,慢悠悠地道,“我明人不做暗事,实话对你说,由于你母亲当年一句话,害我被关进了少教所,我发誓要报仇。等我给放出来,还没找到你母亲,这仇已经报了,她死了。我的气可还没消。这两年,我千方百计打听你的下落,总算把你找到了。本来嘛,我想破了你的相,出口气就算完事。昨天看见了你,长这么漂亮,我又改变主意了,舍不得拿刀子把这张美人儿的脸蛋划开。我们把话说在前头,只要你随我出去逛一圈,两个月时间,尽情地玩一趟,我不但不破你的相,连一根汗毛也不碰你。到时候送你回来,怎么样?”我的气不打一处来,却又答不出一句话。“走吧!”身后的瘦长脸开口了,“不花一分钱,有吃有喝又有玩,何乐而不为?”“要去你自己去!”我总算吐出一句忿忿的话,表示了自己的态度。“嗬,看样子你不愿去。”“黑鳗鱼”又朝我逼近一步,脸上仍狞笑着,“宗玉苏,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嘛!你不愿去,我就要动手拖了!”“休想!”我嘴里说得硬,身子却不由得往后退去。冷不防身后的瘦长脸狠狠地推了我一把:“算了吧,乖乖地跟‘黑鳗鱼’上路!自有你快活的时候。”我收脚不住,被瘦长脸一下子推到“黑鳗鱼”身前,还没站稳脚跟,“黑鳗鱼”伸出一只粗实的大手,钳子似的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厌恶而恐怖地喊起来:“放手!”尖厉的嗓音在山谷间回荡,荡起阵阵回声,却没任何其他动静。“不要甩手,乖乖,”“黑鳗鱼”凶暴的大眼睛里露出色迷迷的两道淫光,脸朝我凑过来,“要想甩,是甩不掉的。在这里,要想有人来救你,也是不可能的。还是跟老阿哥我走吧……”说完他一使劲儿,我的手腕一阵绞痛,不由得叫了声“哎唷!”“看你,哪里是我的对手,老老实实地走吧。”说着,“黑鳗鱼”扬了扬拳头,慢条斯理地把另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腰肢。“救命啊!”我放开嗓门凄厉地喊起来。“黑鳗鱼”抓住我手腕的手又一使劲,压低嗓门恫吓道,“不许喊,再喊老子一拳打昏了你。走!”“去哪儿啊,‘黑鳗鱼’?”正在我绝望之际,烽火台布满曲藤野草的台基旁,响起了矫楠慢悠悠一声问。哦,天哪,你这冤家,为啥不早点来啊,我的三魂已吓去二魄了。不过,怎么只来他一个人哪?“咹?”“黑鳗鱼”略一愣怔,斜眼瞅了瞅瘦长脸。瘦长脸的跳刀在手里往上一扔,重新接在手上,朝矫楠挥挥手:“矫楠,井水不犯河水,这里没你的事,走吧!”“走?要带个人走,这么简单哪!”“老子警告你,少管闲事!”“黑鳗鱼”吼起来,“皮肉不会吃苦。你要在这儿坏老子的事,老子就对你不客气!”矫楠把双手往胸前一叉:“那我倒要领教领教了。”“矫楠,”瘦长脸向他跑去,诡秘地凑到他跟前,“你横插一杠子,没你的好处!我告诉你,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后面的话我就听不清了。只见瘦长脸在矫楠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随后一仰脸,重又提高了声音:“怎么样,还是装个瞎子,就算啥也没看到吧!”“滚你妈的!”矫楠一声咒骂,同时抡起拳头,一拳砸在瘦长脸鼻子上,瘦长脸一声哀叫,身子朝后倒了下去,双手紧紧地捂住了鼻子。鼻血糊了他半边脸,手上那把跳刀,也不知落到哪儿去了。“好,算你小子有种!”“黑鳗鱼”把紧紧抓住我的手狠狠一甩,指着矫楠道,“我问你,老子今天干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跑到老子刀口上来找死吗?”矫楠鄙视地斜了瘦长脸一眼,又面朝“黑鳗鱼”,气不粗声不高地道:“没关系我来干什么?你带一个大活人走,总得打个招呼吧?”“打招呼?”“黑鳗鱼”哈哈一笑,“和谁打招呼?”“我啊!”“你算个什么xx巴?”“我算不了什么,只不过是她的男朋友。你要带她走,总得问问我这对拳头同意不同意啰!”当“黑鳗鱼”放了我以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逃,快逃!可刚跑出十来步,我又情不自禁停了下来,我跑了,矫楠一个人面对这两个亡命之徒,打不赢了怎么办?人家是为了救我才卷进这场纠纷中的呀!我又在烽火台旁站停下来,回身瞅着两个虎视眈眈的对手。心也随之“怦怦怦”地骤跳起来。矫楠能是凶神恶煞的“黑鳗鱼”的对手吗?他要是被“黑鳗鱼”杀伤了怎么办?他败了怎么办?“黑鳗鱼”像头豹子似地朝矫楠扑上去,顷刻间两人的四条手臂就扭在一起。一忽儿“黑鳗鱼”将矫楠推得连连往后退了几步,一忽儿矫楠稳住了脚跟,差点把“黑鳗鱼”扳倒。“黑鳗鱼”起先显然没把矫楠放在眼里,几个回合推拉下来,他大约意识到了矫楠的厉害,便开始认真对付起来。我的心就像提到了嗓子眼上,每当矫楠处于被动的时候,我禁不住总要把双手放到嘴上去,才能勉强抑制住忍耐不了的惊叫。而每当矫楠占上风的时候,我的心如同擂鼓般,跳得连自己也觉得异样。这短短的几分钟里,我整个儿地忘记了自身的存在,仿佛坐在一叶扁舟里,正置身波涛汹涌、狂风飞浪的大海洋里,任随着一阵比一阵剧烈的惊涛骇浪,一会儿被掀到半天云空之中,一会儿又陡然跌落下海底深处,跟着瞬息万千的格斗势态,时而亢奋惊喜,时而惋惜叹气,时而又四肢发颤,骇然恐惧。矫楠使劲过度,身子一侧的当儿,“黑鳗鱼”稍稍转身,陡地踅到矫楠身后,双手拦腰把他抱住,使劲儿把他抱离地面,眼看矫楠只有脚尖挨着地了,只要他双脚一离地,失去重心,那……“哎呀!”我终于惊吓得叫了起来。就在这一当儿,矫楠的腰一弯,屁股一撅,双手伸到肩后,紧紧地抱住了只顾使莽力的“黑鳗鱼”的头颅,不待我看清是怎么回事,“黑鳗鱼”真正像条离了水的鳗鱼一般,被矫楠像甩包袱似的,狠狠地一下由背后直摔到前头来,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矫楠不待“黑鳗鱼”爬起身来喘息,一个箭步扑上前去,抡起拳头正要捶,不防“黑鳗鱼”收缩回去的右脚,一脚踹出来,踢在矫楠小肚子上,矫楠双手抱着肚子,踉踉跄跄地直往后退。我大喊一声:“矫楠,小心背后!”被矫楠一拳砸倒的瘦长脸,此刻已抹净了鼻血,找着了失落在地的跳刀,扬着闪烁寒光的锋利刀刃,对准了退到他跟前来的矫楠背脊。没待他扬起的手朝矫楠背脊刺去,他的手腕已被两只大手抓住,随后两条手臂也被扭到了背后,一下子坐起了“喷气式”。我喜出望外地定睛瞧去,郁强和杨文河不知何时出现在瘦长脸身后,把他扭了起来。“黑鳗鱼”也看到了这一情景,慌忙地爬起来,右手放进嘴里,使劲地打出了一声长长的唿哨:“——”矫楠飞扑到他跟前,抡起拳头照准他的脸,出其不意地打去:“我叫你喊人,我叫你喊他们来,喊、喊嘛!”刺耳的唿哨停歇了,山谷里却还在响着那尖锐的回声。“黑鳗鱼”挨了一拳,又挨了一拳,已稳不住重心,身子摇晃着,既想逃跑,又想躲避拳头,还得顾及脚下高低不平的山坡道;矫楠抓住这一时机,又接二连三地打出好几拳,片刻工夫,这家伙那张凶暴的脸如同发面馒头一样肿了起来,嘴角上淌出了殷红的血。“抓起来,把这家伙也抓起来!”直到把“黑鳗鱼”重又打倒在地,气喘吁吁的矫楠才一挥手道,“查查看,他到底是不是杀人犯。”已把瘦长脸捆起来的郁强和杨文河,手中拿着绳子,兴冲冲跑了过来。“矫楠,不是亲眼看到你打架,我真不会相信你本事这么大。”杨文河的语气充满了由衷的敬佩和赞赏。郁强一边把绳子套上“黑鳗鱼”肩头,一边道:“说真的,矫楠,昨晚上你同我们讲这事儿的时候,我们都将信将疑,还以为你瞎吹捧自己呢!这下啊,要是真抓住了杀人犯,我们都算立了一大功哩!”岂止是他俩这么想。连我都不敢想象,矫楠打起架来有这么厉害,这么英勇。我抬起头来,只见离烽火台四五十步的半山草坡上,聂洁在朝我挥着一条手绢,阳光下,她满脸喜吟吟的神色。哦,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聂洁的身旁,站着吴大中,站着歇凉寨大队那个络腮胡子的民兵连长,站着二三十个提着枪的基干民兵。这人真有本事,她把大队干部都拖来了。我如释重负地吁出了一口气,毫不掩饰自己对矫楠感恩和爱慕的心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盯着他。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该怎样报答他呢?他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目光的扫视,故意转过身去,拿背脊对着我,迎着飞跑过来的聂洁说:“你怎么把吴大中都喊来了?”“我不是说过嘛!我也能出上一把力。不把‘黑鳗鱼’抓进去,你我今后都别想有太平日子。”聂洁欢天喜地说着,朝我了眼。我这才明白,原来,他们之间也没互相商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