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唉,厄运为啥老是跟着我?我的生活为什么总是不得安宁?就好比魔鬼的阴影不肯罢休地遮在我的头顶上一样。尽管我心头老在祈祷,这回该好了,这回该太平了,该有一段安安定定的日子可以过了。哪晓得,虔诚的心愿得到的往往是意想不到的灾祸;良好的巴望换来的却是更险恶的命运。从上海回到山乡以后,吴大中总算没来纠缠。集体户去冬修水利的知青,回上海去探亲的伙伴,都陆陆续续回到了山寨。我的心逐渐安定下来,白天夜晚有了伴,吴大中就不敢来使坏。只要老老实实地出工,不惹事生非,想也不至于会有什么麻烦。今天是赶场,本来我并不想去,走二十八里山路,去凑个热闹,有多大意思呢。转而一想,不去,留在下脚坝,一整天也难于消磨。况且,路上有伴,几个知青都去,我一个人留在保管房里,仍有些怕。去年秋末冬初那场大雨,并没把保管房淹塌。我一声招呼没打离开山寨以后,下脚坝的农民又在门上加了把锁。可能是沾了保管房的名声,一整个冬天,东西都没被偷。听说,吴大中给下脚坝人打过招呼,知识青年的东西若被盗,上级追查下来,他就唯下脚坝人是问。也许,这点儿威胁也起了作用吧。他是满可以随便找个借口踅进保管房来的呀。不,我不能一个人孤零零呆在保管房。况且,内心深处,我还指望能在场坝上遇见矫楠。一般地来讲,男生总比姑娘更爱动。匆匆忙忙地逃离上海,爸爸让我还他的车费钱,我也没去还。一天一天地闷在瑞仁里的家中,我始终怀有一种期待,期待着有一天他会找上门来;到了山寨,我想他总会听到消息,找个什么理由到我们的保管房来一次。可我默默的期待完全成了泡影,他一次也没来过。他是在生我的气吧,他是在怨恨我对他的冷漠吧。听人说,他同秦桂萍一天比一天好了,他俩已经不忌讳人们的议论和流言了。是的,肯定的,另一个姑娘占据了他的心,他不会再想到我。不会了。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头总感到缺少了什么似的,空落落的,有股莫名的失意和惆怅。生活中有多少东西,当存在着的时候,人不懂得珍惜,而一旦失去了的时候,便会感到那东西的可贵。感情不更是这样嘛。好几次,我想去歇凉寨知青点一次,去还他钱。有几个雨天,女劳动力不出工,我穿上雨衣,撑着伞,都已走出保管房了,但每一回,都是走到半途,没拐弯,没翻上垭口,又转回来了。我真没勇气到歇凉寨去。那里有这么多见不得我的人,杨文河在“文革”初期整过我,郁强和余云对我当年那篇墙报上的文章始终耿耿于怀,现在又加上一个不怀好心的吴大中。这些人,无论碰到哪一个,都会使我难堪、尴尬。还有秦桂萍呢,她要是知道我专程去找矫楠,她又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瞅人啊。还钱的事就这样子拖下来了。小小的一件事儿,竟然成了我的心病。要是能在赶场的时候遇见他,三言两语,把钱还给他,向他道谢,那也算了却我的一桩心事了。场坝上还是老样子。初初来插队的头一年,我对赶场还有兴趣,热热闹闹的,各式各样农副产品、山岭间的野果特产,沿街一路铺开去,就是看一天也有趣味,来的次数多了,啥新鲜感都没有了。相反,还觉得烦,要在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里钻,要闻老乡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叶子烟味、汗臭味,往往想买的东西,场街上还不一定有。我总在想,山旮旯里的老乡,也许世世代代几百年就是这么赶场的吧。知青们赶场,多半是来玩耍,顺便买些盐巴、酱油、电池之类的小东西,兴致高的男生,或是谈上对的知青,买回一只鸡或是鸭子,买上二三十只鸡蛋,回去改善伙食。不论抱着什么目的赶场的人,都要习惯性地到公社邮电所转一转,看一看有没有自己的信。那是插队生涯里唯一的精神慰藉了。我一进邮电所,就拿到了哥哥的来信。急于想晓得他写些什么,站在邮电所门口,顾不得周围停满了马车,站满了做生意、闲聊的农民,我迫不及待地展开信读了起来。太阳的光线特别强烈,信笺被照得白花花的,没读上几句,我就感到阳光太刺眼,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揉了揉眼角。睁开眼的时候,我觉得隔着场街有人在瞅着自己。抬眼一看,果然,一双大大的凶暴的眼睛贪婪而严厉地盯着我,这人身旁有个瘦长脸、戴着副墨镜的家伙正在对我指指点点。我吓了一跳,这不是知青中的流氓吗!他们要干什么?那个瘦长脸是我们一个公社的,只听说他惯会玩弄女知青,莫非……我转过身子,往一边走几步,走到邮电所屋檐下,继续读着哥哥的来信。哥哥赶到上海来与我相会,我已不辞而别。他责怪我为啥不在家多住几天,哪怕是多住三五天也好。他还向我解释,为什么春节期间没回来探亲。啊,哥哥写了些什么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难道都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要不,他的语气不会如此愤懑,如此恼怒。哥哥说,爸爸在“五·七”干校,有了一个对象;那女人才三十多岁,很年轻。哥哥恨这件事情,恨这个女人,他不愿意同爸爸再见面。他说为此事他同爸爸吵了一架,骂他是个没良心的家伙,妈妈死了,儿女在农村受罪,他却又搞上了一个女人……和爸爸相处时的很多情景浮上了我的脑际,许多细节此刻都成了可疑的蛛丝马迹。怪不得爸爸那么起劲地给我介绍陆朝龙,怪不得他去一趟干校就会有些新点子对我说,这一定都是那个女人出的主意。可恶的女人,妖精!我忿忿地抬起头来,陡地,我又看见了那双凶暴的白眼仁上蒙着血丝的眼睛。我惊愕地木然站着。看得出,他们对我有所企图。果然,见我望着他们,那家伙一点头,瘦长脸把墨镜一摘,摇摇晃晃地朝我走过来:“嗳,宗玉苏,恭喜你啊葡京官网,!‘黑鳗鱼’大哥看上你了。他让我给你传句话,明天一早,请你到离下脚坝不远的古驿道烽火台去一趟。怎么样,这点面子总是会给的吧?”“我不认识他。”“嗨,这有什么关系。去了,不就认识啦!”“我不去。”“好嘛!你不去,‘黑鳗鱼’自会上门来拜访。到那时候,你自个儿对付他吧!我只负责传话,嘿嘿,依我看,还是去吧!跟着他,有吃有喝有乐,还能游山玩水,保证美得你只想粘着他。”瘦长脸淫邪地笑了两声,重又戴上墨镜,回到那“黑鳗鱼”身边去了。我心慌意乱地揣起哥哥的来信,赶场赶出祸事来了,烂流氓盯上了我,我要不答应,别说明天了,只怕今天也不能离开这个场街。瞧,瘦长脸正在给“黑鳗鱼”说呢,“黑鳗鱼”抬起头来,又朝我这边望了。我得想法尽快避开他们。我转身走进了邮电所,里面满是寄钱、寄信、取包裹的人。通后门的那条路,给营业员用两只写字台堵住了,过不去。什么时候听来的一件事涌上了我的脑子,有帮流氓要教训一个对手,当着大街上很多人,高喊一声抓小偷,一拥而上,把那人打倒在地,身上捅了几刀;不是还听说过,流氓当众将姑娘衣裳剥光任意凌辱的事嘛……他们完全有可能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我的呀!我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心头焦灼得不知如何是好。“宗玉苏,慌什么呀?”高高个儿、胸脯挺得鼓鼓的歇凉寨知青聂洁正向我招手,并使着眼色。她可是少教所出来的女流氓,很可能同那伙人是一丘之貉。我暗中提醒着自己,但还是朝她走了过去。这会儿,哪怕是遇见一个稍稍熟的脸庞,对我都是一个安慰。“跟我来。”她朝门外走去。我站着不动:“到哪儿去?”“一道回去。”“外头有……有流氓……”“我知道。有我在,他们不会撞腔。”果然,她同他们是一伙的。我脑子里闪出一幅画面,我和聂洁走在山高林子大的半路上,那帮流氓冲了上来,聂洁翻脸帮着他们来对付我……我慌得双腿直打颤。“别害怕,我同歇凉寨撵马车汉子说好了,他答应搭我们回去。”聂洁伸出手来拉我,显得很诚恳,“你呆在这儿,又能怎么办?”我还在犹豫。“哎呀,你这个样子,倒被他们看出破绽来了。”聂洁的眉头皱紧了,压低声音道,“不骗你,我跟‘黑鳗鱼’说了,准保劝你明天上午去同他见面。今天他不会来缠你。”是的,与其呆在没个帮手的场街上,不如先回寨子去再说,寨上还有同一集体户的知青,还有下脚坝几十户农民呢。我迟迟疑疑地跟着聂洁出了邮电所,一手挽住了她的臂膀。街对面的“黑鳗鱼”、瘦长脸那帮人全朝我们望着。聂洁举起左手,脆亮地打出一个响指,那帮流氓欢呼一声,转身朝场上走去了。看来,聂洁没骗我。“今天他们的任务是摸包、当钳客,钳来钱和粮票,孝敬‘黑鳗鱼’。”聂洁在我耳边低声地用上海话道,“听说过‘黑鳗鱼’吗?”“没有。”“那么,前些天知青中流传的关于杀人犯那些事,听说了吗?”“那事听说过。”“‘黑鳗鱼’就是那个杀人犯。事儿我全打听清楚了,他在黑龙江插队,和人打群架时,一刀捅在人家胸口上,正巧捅在对方的心尖上,那人当场死了,他也随后滑脚逃跑。一口气从最北边的黑龙江,逃到了云南。前不久云南的风紧,他又窜到贵州来了。”聂洁像讲一段轶事似的轻描淡写说着,继而转过脸来,“你要留神呢!听说,他窜到贵州来,专为了找你。”我浑身一震:“找我?”“知道他为啥要找你吗?”“我从未听说过这个人。”“很快你就明白了。‘黑鳗鱼’在上海,早几年就是个出了名的流氓,被抓过。”我随着聂洁来到场街边的一辆马车旁,撵马车的汉子不知哪儿去了,一根长长的竹哨鞭插在车厢上。聂洁环顾了一下四周道,“他不会走远,我们就在这儿等他。而你的妈妈,你那已经死去的妈妈殷晨芳,我也是今天才听说,她原来是区委主管政法的书记。‘黑鳗鱼’被抓的时候,公安分局当时打了份报告,说像‘黑鳗鱼’这类误入歧途的青年人,拘留个半月一月放出去算了,而你的妈妈在那份报告上批了,说得抓起来送少教所。把我们这帮少教犯放出来以后,‘黑鳗鱼’不知怎么会在揭露你妈妈的大字报上看到了这件事。他早放风说,要报仇……”我的双眼惊惧地瞪大了,脑子里轰然一声响,只觉得赶场的老乡在场街上晃,蓝天白云在眼前晃,远远近近的山岭在倾覆。耳朵里却是啥也听不见。又是这回事,又是这回事。我匆匆忙忙由上海瑞仁里跑回偏僻、闭塞的下脚坝来,不就是因为这回事嘛。陆朝龙来相亲后没几天,我洗完衣服,正在三楼的阳台上晾,只听见楼下灶屋一阵喧闹,除了陌生的粗嗓门,还有老阿奶忿激的嚷嚷声。我还好奇地趴在栏杆边,朝下头望了几眼。只因衣服还没晾完,没有下楼去。等我插起晾衣杆,拿着空盆走下底楼时,喧嚷声消失了。站在楼梯口窥视的老阿奶一见我下楼,就把我往她家拖,拖进屋关紧门,她神色慌张地告诉我,刚才有个流氓,指名道姓来找我算账,说是要报仇。老阿奶见他气势汹汹,连忙说我不在家,找同学玩去了。那人不肯罢休,要砸门,老阿奶喊了起来,说他要敢动手,她就喊弄堂里的人来揪他去里弄专政队,那家伙这才气咻咻地走了。我简直莫名其妙。我从没和谁结过仇啊。老阿奶却不管这些,她一口咬定,他是肯定还要来的。果然,当天晚上他又来了,幸好我熄了灯、关紧门早早地睡了,老阿奶仍然说我不在家,他才走了。事后,从瑞仁里一些流里流气的人那儿传出点讯息,说这家伙受过我妈妈整,现在要来找走资派子女报仇,破我的相,让我也没好日子过。上海是呆不下去了。街道里弄都在动员知青回到广阔天地里去“抓革命、促春耕”,每个区为知青离沪专设了售票站,随时都可以付钱取票。我惶惶如丧家之犬买了回程票。总以为避开了他,事儿就算完了。哪晓得,仅仅一个多月时间,这家伙成了杀人犯,又找到农村来了。“这下你明白了吧。”聂洁的话把我从烦乱的思绪中拽了回来。“明白了。”我几乎是无声地道。惊骇和恐惧使得我不由自主淌出了眼泪。聂洁推了我一下:“别怕,别害怕。离明天还有一晚上呢,我们想想办法。”“有啥法子……”“会有办法的,会有的,小傻瓜。”聂洁劝慰着我,忽又大声说道,“嗨呀,你总算来了,该回去了吧,走,我们上车。”赶马车汉子,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农民,嘴里咀嚼着什么,给两匹川马整了整笼头,“吱嘎”一声放松了刹车,把马车拉转身来。我跟着聂洁上了车,马车顺着高低不平的道,颠簸着小跑起来。我的心也像颠簸不已的马车一般,晃悠个不住。聂洁放亮了嗓门,同撵马车汉子扯了起来。寒暄过后,她又转过脸,改用上海话对我说:“事情很不妙,宗玉苏。今天,当‘黑鳗鱼’在场街上看到你之后,他又不想光是捅你一刀破了你的相就善罢甘休了,他见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动了歪脑筋……”“他想干什么?”“要捅你一刀,他在场街上就可以干。约你明天一早去古驿道烽火台那僻静地方,他是想让你当他的情人,威逼着你跟他走。懂了吗?”聂洁说的事儿越来越可怕了。她接着道:“那帮喽罗,今天趁赶场摸包偷钱,就是为他带着你上路准备旅费。不说了,瞧你,吓得脸都白了。这样吧,马车到了歇凉寨,你不忙回去,我陪你直接去找大队主任吴大中,让他派一帮民兵,明天包围古驿道烽火台……”“别……别去找他。”我连连摆手。“怎么啦?”“他……他……去年我一个人住在保管房里,他……”“啊,明白了!”聂洁不待我语无伦次地说完,脸一仰,头使劲地一甩她那浓密乌黑的短发,道,“看不出,这家伙也是个色鬼。别怪老阿姐讲你,这都是你这张番司惹出的麻烦。男人都爱找漂亮女人。你怕了吧,别怕,没啥可怕的。他要碰到我啊,我一刀将他身上那个家伙割下来扔出去。哈哈,瞧你的脸色。好,依你,不找他,那你说,你有什么办法?”马车“咕咚咕咚”响着,颠得屁股直痛,双手紧抓着车厢板,也坐不稳。我有什么办法?“我……我想回下脚坝,跟集体户里的伙伴们商量……”“那不行,那几个家伙没用,别说他们不一定肯帮忙,就是他们见义勇为,也不是‘黑鳗鱼’这亡命之徒的对手。你想想,他们可能日日夜夜守着你,当你的保镖吗?他们就不怕自己那点可怜的东西,被‘黑鳗鱼’砸光偷光嘛?你这主意不是个办法。”我的话没说完,就被她否了。挨得这么近,坐在她身旁,我觉得这个从少教所放出来的女流氓身上,有点儿可亲的东西。微微偏西的阳光照在她那张椭圆形的脸上,泛出红润的光泽。她的嘴唇挺厚,微鼓着,总是挺有表情地努来努去,典型的圆鼻头,一双大大的皂白分明的眼睛被两片微泡的眼睑遮掩着,射出的是两股有时带点忧郁,有时又很明朗的光。细细地瞅她几眼,我发现她并不丑,反倒有股说不出味来的魅力。“那么,”我没把握地说,“去求求下脚坝的老乡。”“他们能听你的话?”“呃……”“即使他们信了你的话,会不会集合满寨人去抓‘黑鳗鱼’?”“我不敢肯定……”“那怎么行?现在我们要想的,是确实能行的办法。”说话间,我的眼前自然而然浮现出矫楠的形象来,他要晓得了这件事,也许会帮我拿主意、想办法的。我在上海火车站没钱补票,他都替我垫了钱。今天,遇上了这种风险事,他一定更会出力帮忙。思忖着,我不由自主地喃喃出了声:“啥办法都不行,看来,只有找他了……”“谁?”聂洁听见了,追问着。“你们集体户的矫楠。”“他?”“嗯。我们曾是同学。”“可我听说,他们四个人都恨你,矫楠会帮你吗?你大概不知道,近来,他同秦桂萍热乎着呢。”“我听说了。”我垂下了眼睑,心里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挣扎一般道,“到了这种地步,不找同学又找哪个呢?试试吧。”“行!”聂洁倒很爽快,“到了歇凉寨,我替你去喊他出来,到时候,哪怕你告一声饶,求求他都可以。有男生帮忙,事情好办些。”聂洁说到做到,马车进了歇凉寨,她让我在几棵大槐树脚等着,她到集体户找矫楠去了。他来了。没等几分钟他就来了,他惊愕地瞪着我。当然,我主动来找他,他是会吃惊的。我把事情全告诉了他,边说边忍不住掉下泪来。矫楠蹙着眉听完了我的叙述,沉吟了片刻,语气平平静静地道:“不是答应‘黑鳗鱼’了嘛,你去吧,明天早上你到烽火台去。其他你就别管了。”我不知所措地望着他,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你呢,有什么办法对付‘黑鳗鱼’?”聂洁在一边追问。“当然有办法。”矫楠答得又肯定又爽利。“一言为定?”“聂洁,我不喜欢说大话,也不喜欢谈生意一般讨价还价。到时候,你想看热闹,欢迎参加。”“好,这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聂洁欢叫一声,抡起虚拳,砸在矫楠肩膀上,“不念旧仇,拔刀相助。我看秦桂萍找着你,算是有福了。”矫楠脸色一变,惶惑地掠了我一眼。我没往心里去,此时此刻,我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矫楠的话,聂洁的追问,如同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总算有人愿意出面来帮助我了。而且,这是个让人感到靠得住的男子汉。我绷得紧紧的心弦稍微松弛些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