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聂洁送宗玉苏回下脚坝去了。矫楠瞅着她俩的背影拐出寨去,消失在土坎下面,这才慢慢地转过身来,准备回集体户去。但他一步也没迈开。秦桂萍站在他的面前,一双眼睛闪闪放光:“她找你干什么?”“噢,帮个小忙。”矫楠略觉惊讶地盯了她一眼,随后平平淡淡地说。“帮什么忙?”“一定要知道吗?”“我看见了,她说了很多话,聂洁还陪着她。”“是的。”“我等着下文呢!”“你一定要听,那可是个故事。我从头给你讲。”矫楠和秦桂萍慢吞吞地踱到吴大鼎家的园子土坝墙边,相对站着,矫楠随手扯下一片葵花叶子,拂赶着不时围着他俩“嗡嗡嗡”飞旋的蜜蜂,轻声细语地把宗玉苏找他的缘由说了一遍。“你拒绝她了?”秦桂萍嗓音有点发尖地问。“不,我答应帮她的忙。”“帮她的忙!”“事情只能这样。”“你疯了!矫楠。”“那你说怎么办呢?”矫楠的询问完全是平平静静的,不像秦桂萍那样激动。秦桂萍的眉头皱起来了,目光里透出股厌恶的神情,这使她看去顿时老成了许多,她放缓了语气,低低地说:“你真没记性。在河边,我同你是怎么说的?别管闲事,别招惹麻烦,转身你就忘了!矫楠,我得提醒你,对方可是个亡命之徒,一个杀人犯,你何苦呢?再说,宗玉苏过去是怎么对待你的,你忘啦?帮助一个这样的人,值得吗?矫楠,我们有自己的生活,自己未来的命运,听我的话,别去,别去惹事生非。咹?”“可我,”矫楠有点儿费劲地舔了舔嘴唇,犹豫不决地道,“我已经答应她了。”“那有什么,不去就是了。”“说话不算数,那不好。”“我问你,矫楠,”秦桂萍的脸色变得严峻了,西斜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使得她脸上每一细微的神情,都一览无余地暴露在矫楠面前,“照理我不该问,我也不想问,那都是你过去的事了。而我一概重视的,总是今后、是未来。但我现在必须要问了,听说,在中学里,你给宗玉苏写过情书……”“问这干什么?”“这很重要。有没有这档子事?”“嗯。”“你承认了,这很好。我不怪罪你,我现在只想问你,今天,你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请求,不顾一切后果地要去帮助她,是不是过去的好感还在起作用?”好厉害的责问,好犀利的目光。矫楠觉得,他正在认识一个新的秦桂萍,一个他过去从没认识过的秦桂萍。他怎么答复她呢?他可以断然否认,他只是出于对弱者的同情,对“黑鳗鱼”的愤恨。他也不能不承认,心灵深处,对于宗玉苏的求助,对于她本人,他还怀有一股割舍不尽的感情。可这又怎么能讲出口呢,这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情感。他一时语塞。秦桂萍清脆地冷笑了两声:“这么说,还是旧情未忘啰?”“不能这么讲……”“不要给我解释了。”秦桂萍打断了矫楠的话,冷铮铮地道,“我要跟你讲的,就是一句话,你要继续同我好下去,你就别去。你硬是要去,硬是还牵挂着那个人,我们只有……你心头明白,我不说了,你好好想想吧。”说完,秦桂萍一抹眼角溢出的泪,转身就走。矫楠慌张地朝前追了两步,喊着:“桂萍,桂萍……”她像没有听到一样,疾步走远了。矫楠站在坝墙边,把手中的葵花叶子忿忿地扔在地上。难道这就是谈恋爱,这就是书本中颂扬得那么神圣高贵的爱情吗?难道爱情就像老乡的马一样,找个主人往自己脖子上套笼头吗?他叹了一口气。“怎么,她不像平常表现得那样温顺吧?”矫楠猛地一个转身,聂洁含着讥诮的目光望着秦桂萍远去的背影,嘲弄地问。微厚微鼓的嘴还故意一努一努的。矫楠若无其事地一耸肩:“没什么。”“别装啦,我的矫老爷!”聂洁随口又喊出一个绰号,“我都听见了,给你下最后通牒呢。怎么样,明天不去烽火台了吧。”“谁说不去的。”矫楠正色道,“你要怕,你别去。反正我要去!”聂洁双手一张,拉起了矫楠的手臂晃动着:“哎呀,这才是英雄好汉哩!看样子,你并没把秦桂萍的威胁放在眼里。我真高兴,真高兴。”她乐得直往矫楠胸前撞。矫楠被她的亲昵举止弄得极不自然,浑身都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惶惑地朝周围窥视着,费了点劲挣脱了她的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