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九月三十日下午二时半,厚木市绿丘小学六年级学生鱼住正男,受同班同学深野守的邀请,上附近的高松山里拾板栗。曾经,正男君在某个星期天里独自一人到过高松山上拾板栗。不知是季节太早,还是地点选择得不对,连一颗板栗也没有拾到。于是,他把这事告诉给深野君,听说他知道“秘密场所”。这天放学后,两人结伴出发上山捡板栗。正男君和深野君,都住在绿丘新村住宅里。从厚木町到高松山上,必须乘二十分钟左右的公共汽车。他俩居住的新村,规模虽不怎么样,但人口不少。绿丘新村,坐落在尼寺原平地的一角,站在新村里,可以眺望丹泽方向。新村里,稀奇古怪造型的楼房很少,与当地建筑物比较吻合。正男君的家和深野君的家,在新村西南角上同一幢楼房里的四楼。楼房前面,是厚木田园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宛如自己家的院子。高松山,与高尔夫球场近在咫尺,像一座小山丘。山顶上,有一棵造型漂亮、高大巍峨的松树。丹泽山脉的锐峰大山,犹如根深叶茂的大树,挺拔屹立,直插云霄。两个学生站在窗口,每每眺望这座大山形状时,连连赞美。高松山山脚,途中经过高尔夫球场侧面,一直延伸到地面。途中,有带状般凹陷的山谷。少年们搬到新村住宅居住的时候,与五六年前新村住宅小区建设的时候同步。当时,新村没有现在这么大。野地尽头,有一座尼姑庵。那里,是最荒凉的地方。虽已经记不清楚,可当时确实叫“尼姑庵新村”,不叫绿丘新村。如今的山丘上,到处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当时周围一望无际的野地和游玩的场所,先后被大型厂房和大规模的混凝土住宅所瓜分。现在新村的周边,已经不能满足孩子们游玩。孩子们把玩耍的场所,开始向高松山远征、开发。他俩提着篮子离开新村的时候,碰上新村派出所的田边巡查警官。他正骑着小型摩托车,在新村里巡逻。“上哪里去?”田边巡查警官见两个少年提着篮子,使询问。“上高松山拾栗子。”“去那儿可要小心哟!那一带猎人多,万一遭到猎枪误射可就麻烦了哟!”他说完,骑着摩托车走了。两个少年走得很快。仅用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到达高松山了。“是这里哟!”深野君在前面给正男君带路,朝山顶背后走去。大山越来越近,仿佛就在眼前。他俩转过脸眺望着刚才走过的路,呵,美极了!此起彼伏的狗尾巴草波浪,绿郁葱葱;新村里白色的建筑群,正沐浴着初秋的阳光,折射出眼花缭乱的银色光芒。从这里到南边,是蜿蜒崎岖、漫长的徒步登山路。每逢星期日,徒步登山路上大人小孩人山人海,热闹极了!深野君离开徒步登山路,沿着陡峭的山坡,一溜烟地向下走去。昨天刚下过雨,山坡上滑溜溜、湿漉漉的。“喂,快下来哟!这儿有许多板栗。”已经下到半山腰的深野君,大声招呼正男君。正男君下山,没有深野君那么灵活。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沿着杂树林的斜坡下山,一边后悔不该来这里拾板栗。这一带,虽有车道,但与山岗上的徒步登山路有相当距离,故尔很少有人来这里。正像深野君说的那样,没有人光顾,所以说,这儿是“秘密场所”。正男君心想,再不快点下去,恐怕板栗都要被深野君拾完了。他一边想,一边加快脚步脚下。一不留神,步伐跟着乱了起来。猛然间,左脚眼看就要被树根绊倒,右脚吱溜滑一声滑在被一堆湿草遮掩的山坡斜面。“糟了!”正男君刚意识到,可为时已晚。整个身体朝山坡下滚去,一连滚了好几米远。“哎-哟!”腰部受伤的正男君,赶快伸出右手朝疼痛的部位揉了起来,脸上露出一副哭丧的表情。他打算爬起来,便开始四肢用劲。就在这当儿,他忽然感觉到左手掌似乎摁在又软又粘又滑的泥土里。蓦的,他又猛然感觉到背上仿佛被人浇了一大盆冰水,一直凉到脚跟。“这是什么?”他定睛一看,不好!左手下以及左手周围,是一大堆白白胖胖的蛆在蠕动。糟糕!有几十条被蛆,正沿着手腕朝手臂上爬来。蛆群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苍蝇在嗡嗡叫唤,飞来窜去的。正男君由于腰部疼痛,没有顾得上仔细观察到底是什么东西。突然,一股难闻刺鼻的臭味,朝着他的鼻孔扑来。“啊哟,好臭!”当正男君看清楚那大团白蛆下面的东西时,吓得连腰也直不起来,全身直打哆嗦,两条腿抽筋般地疼痛起来。“正男君,我一个人拾不完,快下来帮帮我哟!”深野君一边愉快地拾着板栗,一边拉大嗓门招呼。可正男君心急火燎,想喊深野君上来救他,可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声音。2厚木市爱名地区的高松山林里,发现一具无名男尸。接到110报警后,神奈川县警察局通讯指令科大和指令股,立即通知刑事侦察科驱车赶往现场。与此同时,大和指令股又通知了当地警署。下午四时左右,神奈川县警察局刑事侦察科和当地警署的警车先后赶到现场。太阳已经西斜,正朝着锐峰大山的肩膀靠近。秋天的黄昏很短,一旦太阳下山,天色将很快暗淡、模糊。不迅速观察现场,时间就来不及了。尸体现场,在海拔一百四十六点五米的高松山杂树林里。由于明治天皇曾经到过这座山,故而高松山又叫御幸山。这一片山地,还没有公开出售。可已有一家以大型城市银行为中心的企业集团,打算在这里建信息中心,正在与业主交涉购买事宜。再说高松山西边的上古泽地块,某银行正打算注入长期资本,建造三百三十万平方米的新市区。其中近一百万平方米的土地,已经被该银行买下。由于汽车到不了现场,警官们只得从山脚沿着陡峭的山坡,气喘吁吁地朝现场疾跑。第一发现人是附近新村的一名小学生,因受到惊吓正在山脚的一个民房里休息。“真可怕!”在工厂、新村以及饭店多的地方,经常可以看到各种惨不忍睹的尸体。当地的警署,也早已习以为常。可像这样凄惨的尸体状况,还是头一回见到。掩埋尸体的泥土,经过雨水的冲洗,尸体的头骨和上半身裸露在外面。由于持续多日的高温,尸体已经完全腐烂。尸体脑袋的大半部分,被蛆虫和苍蝇吃得已经失去原形。连眼窝、耳内、鼻孔和口腔内,都爬满了数不清的蛆。它们争先恐后,拼命蚕食所剩无几的腐肉。尸体腐烂的恶臭,熏得大家直想呕吐。污秽与动物性蛋白质的腐烂,夹杂在一起。几个很少看到这种场面的警官,恶心得连尸体都不敢看一眼。“喂,尸体好像是外国人!”一名当地警署的警官嚷道。不用说,大家都已经察觉到了。裸露部分的脸上爬满了蛆,脸部的肉也被虫吃得难以辨别。可头顶上脱落的棕色头发,明显不是颜色染的。由于下半身还埋在土里,还不能完全断定。就裸露的上半身来说,即使是日本人,也肯定是一个高个子。是自杀还是他杀,眼下还难以定论。可现场周围,气氛异常紧张。这一带出现美国人,首先应该来自附近的美军基地。曾经,该警署接到东京警视厅要求协查的委托。如果与全日航飞机失事的线索有关,该尸体多半是协查通知上的美国人乌托尼依。尸体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物品,西装反面的姓名标牌和身份证之类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都没有。但尸体的特征和身材,与空港8-11专案组正在寻找的乌托尼依,类似的相同点很多。当地警署,立即将这一情况向县警察局和东京警视厅报告。县警察局刑事侦察一科、东京警视厅刑事侦察一科以及技术鉴定科等,派出大队警官于晚上六点稍前赶到现场。尽管遇上傍晚的交通高峰,加之现场在高高的半山腰上。可警官们还是排除万难,迅速赶到现场。此时此刻,山里一片静悄悄,光线昏暗,空气沉闷。警官们打开所有的车前大光灯,照亮尸体。经过仔细检查和反复核实,尸体确系乌托尼依本人。后脑遭钝器猛击,呈纵向骨折。遭猛击后,似乎又被勒住脖子,连喉骨也被掐断了。检查和取证结束后,决定暂时将尸体保存起来。用担架将尸体送到山脚旁边的警车上,运回东京警视厅。谁来担任搬运工?大家着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尽管尸体上已经喷射除臭剂和杀虫剂,可扑鼻的恶臭熏得大家连吸气都要跑得远远的。这时候,人群里走出勇敢的外勤巡查警官,自告奋勇。他,便是绿丘新村派出所的田边警官。尸体的下半身由于还埋在土里,身材原形总算基本保住了。只是显露在外面的上半身,已经体无完肤,连骨架也似乎浸泡在腐烂的肉浆里。田边警官走到腐烂最严重的头部,但必须有人托腰和抬脚。受田边警官的鼓舞,人群中又走出两个警官。三人慢慢地抱起尸体。渐渐的,被杀虫剂杀死的蛆虫纷纷掉落在地上。肉浆般的胸部,涌出脓模样的液体。杂乱无章的内脏,仿佛用红黄绿等彩泥绘制的彩色抽象画。在抬起尸体的同时,胸腔内的脏腑纷纷滑出,肋骨暴露得更加明显。黑暗里,讨厌的灯光照射着凄惨的尸体。远远望去,仿佛尸体在空中漂浮。有人忍不住地大声呕吐起来。初秋的夜晚,微风习习。天空清澈,无限寥廓。大地华灯初放,闪烁出祥和、安宁的光芒。3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设在现场当地的厚木警署。经初步推断,该凶杀案与空港8-11凶杀案有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厚木警署立即与空港警署的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取得联系,展开联合调查。被害人来自美国。厚木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在与美国大使馆联系的同时,根据被害者在入境卡上填写的住址进行调查。在首次侦破会议上,专案组决定了目前的侦查方针。如下:一、调查被害人住宿在大东京宾馆后所去过的地方;二、对现场周围展开调查;三、委托阿拉斯加空港的警方,对乌托尼依周边展开深入调查;四、查找凶手的线索。被害人是美国人。由于在他身上以及现场周围,没有发现凶手留下的任何脚印、指纹以及物品。使调查一开始就陷入难堪的境地。解剖尸体,推定了死亡的大概时间,即在发现尸体的一两个月前。推断的死亡时间距今太长,给调查取证带来了巨大的难度。一切正如预料的那样,调查迟迟没有进展。凶杀案的调查,一般需两个星期。如两个星期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专案组侦查工作往往搁浅。与日本人被害的场合不同,被害外国人不是以日本为永久生活地。故尔,持有杀害外国人动机的凶手理应罕见,动机可能有两个。一、在本国生活所接触的人中间,有持这种动机的人。听说被害人去日本,便尾随至日本实施;二、进入日本国土后,有人萌生杀害他的动机。被害人进入日本境内,是六月十五日。即便将死亡时间再向前推,他在日本的生活期间,充其量不超过两个半月。在这么短的期间内被人杀害,被害人在本国时就已经有人对他萌生杀意。厚木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总指挥,由县警察局刑事侦察一科的堀越警长担任。“从尸体和现场情况来看,不是流窜作案。凶手,多半为当地人,或者是熟悉当地的人。被害人,与全日航飞机失事有重大关系。根据羽田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提供的情况,被害人是在4301飞机引擎上做过手脚的重要犯罪嫌疑人。其背后,企业阴谋的可能性很大。为此,我打算与阿拉斯加空港警方联系,要求对被害人周围展开调查。”警长向专案组全体警官扫视了一眼,征求大家意见。专案组的办案警官,分别来自县警察局和当地警署。“阿拉斯加空港警方,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一位当地警署派出的大西警官说。“不错,是调查过了的。可由于越海委托,调查不可能很彻底。而羽田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委托的当时,乌托尼依的尸体还没有出现。如果知道被调查人已经被害,该警方肯定会专门抽调警力,全力以赴展开调查。”情况确实如此。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委托的时候,乌托尼依还没有出现。只是估计伦敦空港或者途中停靠空港的飞机保养员,有可能与全日航飞机失事有关,而请求当地警方协查的。无独有偶,阿拉斯加空港警方发来的电文,满载令人振奋的消息,一个叫乌托尼依的全日航公司在当地空港的保养班主任,于飞机失事后退休到日本去了。于是,疑点集中到这个美国人的身上。据说乌托尼依自儿子死于交通事故后,整天迷恋于赌博和酗酒,生活无度,因而,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加深了对他的怀疑。“他儿子的交通事故,也有必要再进行详细调查。”提建议的,是当地警署的刑事侦察警官永川君。“假设是企业阴谋杀人,那么,被害人在本国的时候,与该企业之间的通讯理应相当频繁。”县警察局派到专案组协助堀越警长工作的本田警长说。本田警长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一对玻璃片闪闪发光。玻璃片背后的眼睛不停地眨着,好像发现了什么新的情况。“如果该企业是日本的,我想乌托尼依与该企业之间的国际电话和国际电文,往来肯定很多。从电话电报记录里,也许可以找到某些线索。”“这点子真是太妙了!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可能还没有想到这一步棋?!”堀越警长手舞足蹈,非常兴奋地说。被害人的生活在海外,加之在现场以及尸体身上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凶手的线索,只有等待被害人当地警方的协助。4数天后,阿拉斯加空港警方发来电文。原以为会等很长时间,没想到回音如此迅速。当对方得知当地公民乌托尼依被害,便组织警力展开了详细的调查。根据对方提供的情况,与堀越警长估计是一致的。即便如此,他仍然牢骚满腹,意见一大堆。“美国警方太冷冰冰了!如果是我们当地的人在海外被杀,我们警方肯定会直接奔赴现场。瞧!就连被害人的妻子也不来看最后一眼。”堀越警长尽管不满对方的做法,但电文的内容令他惊讶不已。根据日本警方的协查要求,有关被害人的朋友关系,女人关系以及单位里的人际关系等等,电文里记载得非常详细。尤其是美国警方在很短的时间里,调查得如此详尽。可见,对方的调查手段比日本要先进许多倍。惊动厚木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的,并不是时间的迅速和内容的详细。而是有关委托书上增加的本田警官和永川警官提出的两个内容,对方在回答的电文上出现了意料不到的人物。电文上说,乌托尼依的儿子死于车祸,该肇事者是当时正在阿拉斯加空港出差的全日航职员小室安彦。专案组里,有好几个警官记得这个名字。他是随机遇难的全日航职员,他的尸体至今还没有发现。“这倒是给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送去一个好消息。”“别急,电文上也有我们的好消息!”这好消息,是本田警官提出的调查内容。乌托尼依在退休前六个月的时间里,与东京之间的国际电话十分频繁。虽接到的国际电话次数很多,但打出去的电话记录上都是同一个电话号码和同一个人物。这一信息,引起了厚木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全体警官的兴趣。国际电话,虽有好几个种类,但乌托尼依使甩的是“指定通话人”方式。所谓指定通话人的国际通话方式,即要求电话局一直寻找到所指定的通话人接电话为止。这种国际电话方式,容易暴露对方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如果接电话人是被害人生前经常联系的人,专案组决不可能随意放过。经过查询,电话号码是东京3213-472X,接电话人是指定通话人,叫为谷敏之,系男性。调查结果显示:该电话号码,是千代田通商公司总部所属秘书室的直线电话。该公司住所,在东京千代田区一桥。为谷敏之,系千代田通商公司专务的秘书。千代田通商公司,与全日航飞机失事似乎有重大牵连。该专务秘书与飞机失事原因的重大犯罪嫌疑人经常联系,疑点很大。国际电话的频繁往来,说明为谷敏之系重要犯罪嫌疑人。为谷敏之,同时浮现在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与厚木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的侦查线上。5悄悄跟踪吉村建太郎的中野警官和池田警官,于几个星期前发现在他们与吉村君之间,常常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从陌生人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不是偶然碰到或路上经常遇到的行人。为防止被陌生人察觉,两个警官没有同时跟踪那个吉村君。他们的跟踪任务,既要保护吉村君,又要监视陌生人。于是,他们从保护吉村君发展到保护陌生人。吉村君背后,由池田警官跟踪;陌生人背后,由中野警官跟踪。各监视一个,分别保持相应距离,这样一来,也扩大了监视的范围。如此跟踪,既能保护吉村君,还可了解陌生人的动机。这种多重跟踪方式,在刑事侦察警官之间颇有人气,效果甚佳。该方式,可与最近名声回升的蒸汽火车头相提并论。在大规模保护和跟踪的场合,确实需要这种双重跟踪乃至多重跟踪。担任第二重跟踪人的中野警官,发现陌生人无意袭击吉村君的迹象。便采用隐蔽式摄像机,为陌生人拍下九张不同角度的照片。吉村君身后的跟踪者,是一个身着漂亮西装、公司职员模样的年轻人。由于采取多重跟踪的方式,他没有想到身后还有中野警官的监视。通过照片辨认,警官得知年轻跟踪者是千代田通商公司专务的秘书。他叫为谷敏之,今年二十八岁。专案组接到这一报告后,为意想不到的收获而感到兴奋。虽还未掌握确凿证据,足以证实其跟踪吉村君系企业阴谋所为,但就目前发现的情况来说,所谓企业阴谋的可能性已经得到初步证实。为什么千代田通商公司的职员要跟踪吉村君?因为吉村君的主张,给千代田和中央这两大财团都带来很大的危害。可千代田财团的中坚成员——千代田通商公司的职员,一连几个星期连续跟踪吉村君,说明其中必有文章。也许全日航飞机的坠毁、杀害大竹义明和萨姆乌托尼依,与他们的企业阴谋有关?作为库鲁萨公司的利益代表——千代田财团的企业阴谋黑幕越来越明显,疑团越来越大。从跟踪吉村君的警官们提供的情报以及厚木9-30专案组掌握的情况,都同时出现了千代田通商公司为谷敏之的姓名。为谷敏之,是企业人物,系重点怀疑对象。以两起凶杀案为中心点,展开交叉。于是,空港8-11专案组和厚木9-30专案组决定:将为谷敏之作为两起案件的同一涉嫌人,展开联手调查。6“调查组后来的动向呢?说给我听听!”千代田通商公司专务杉原省造坐在牛皮大班椅上问道。椅子下端,不时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系永教授提出有关飞行员操作上失误的主张,虽稍占优势,可新堀教授提出有关扰流器动作异常的主张,得到我们财团的强有力支持。究竟哪一种主张最终成为调查组的结论,目前还很难预测。”奴仆模样伫立在杉原专务跟前回答的,是他的心腹、为谷敏之秘书。千代田通商公司大厦,在东京一桥商业中心的一角,坐落在日本标志性的企业大厦群里。在鳞次栉比的大厦群里,千代田大厦毫不逊色,威风凛凛。此刻,为谷敏之正站在大厦最高层专务的办公室里,向上司汇报情况。千代田通商公司,是以东京为大本营的中央财团下属商社。主要经营不动产和综合贸易,系巨型综合商社,被誉为日本经济流通中心。该公司注册资金为二百五十亿日元,从业员人数为一万一千名。其销售额和销售规模,系日本四大顶尖商社之一。尤其机械和燃料的经销,是该企业的最强项。其经销的商品,涉及面五花八门,极为广泛,从人造卫星买卖一直到拉面买卖。据说日本人从早到晚的起居生活,都离不开千代田通商公司经销的商品。从早上使用的牙膏开始,到咖啡、红茶、白脱、干酪、洗涤精、罐头、品种齐全的药品以及睡觉用的床上用品等等,要有尽有,琳琅满目。千代田通商公司经销的商品,不仅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还有制造电车用的钢材,甚至经销头顶上的自卫队军用飞机和国际航班大型喷气式客机。从天上到地上,很难找到与千代田巨型商社没有关系的商品。“新堀教授提出的主张,如果能成为调查组的最终结论,那对我们公司太有利了!”杉原专务眉飞色舞。在千代田通商公司的上上下下,希望他出任下一届总裁的呼声日益高涨。可以说,他是企业内部目前的第一实力人物。他的脸上,富有光泽,红光满面。脸形胖乎乎,颇有弹性。言行举止,非常稳健,属上流阶层的气质。他目光锐利,思路敏捷,长着一对十足的商人眼睛。平心而论,作为大企业的高层干部,凡世界上有的,他已经都拥有,可他依然是社会上最不满足的人。用他的话说,一旦有满足感,不仅自己停滞不前,还会被激烈的竞争社会所抛弃。一个人,绝对不能满足现状,要经常给自己制定新的追求目标,要经常将自己处于饥饿的状态。在杉原专务看来,这也许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他说,金字塔顶部的形状,越高越尖。其形状,酷似你死我活的竞争社会。无论企业还是人,不能仅停留在领先对手一步的位置上,而是要更加发奋,继续努力,不断向前。否则,随时有被赶上的危险。竞争,是不讲人性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肮脏、臭不可闻的。它与奥林匹克运动和体育竞赛相反,只有取胜才有相应的回报。总而言之,取胜才行。在当今世界上,只强调结果而不强调过程。只要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在这种世界观的推动下,为使自己永远处于领先地位,必须把自己置于永不满足的状态。这种状态,易于不断把目光和态势紧紧盯在新的目标上,从而,才不会粗心大意。杉原专务的这种生活信条,是从战争经历中得来的。在太平洋战争中,他作为一名士兵被送到南方海洋上的一座孤岛。他亲眼目睹身边的战友,因为饥饿和疟疾,一个个倒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他是凭着吞吃死去战友伤口上的蛆虫,才得以生存下来。当时,他还得了一个几餐并作一餐吃的特长。有一个应征入伍前当过乞丐的士兵,嘴里经常说什么,“我讨饭的诀窍是,遇到可以吃的东西以及站在妇女面前,决不要错过机会。即便现在肚子吃饱了,可还会饿。饿的时候,还得吃,不吃就不行。为防止饥饿的时候到来,要养成放开肚子大吃特吃的习惯。”对此,杉原专务颇有体会。打那以后,一刻不停地捕捉猎物,成了他的嗜好和习惯。当然,他生性非常要强,加之经历了战争的磨难,既变得越来越现实,也变得越来越贪婪。数百人中间只能有一人活下来的生存率,也是他在战争中得来的深刻体会。这,更铸就了他对社会对周围不择手段的性格。退役后,进入千代田通商工作的他,工作出色,渐渐崭露头角。尽管背后有许多人骂他是鬼杉和鬼原,形容他是一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十足魔鬼,可他装聋作哑,装作没有听见。对于杉原专务这种目光贪婪的性格和独到的见解,为谷敏之则崇拜得五体投地。学生时代,作为学校学生联合会的激进分子,他曾使用铁棍与警察机动队展开英勇搏斗,一时成为学校的英雄人物。可四年级第二学期,他悄悄离开学校参加了工作。在反对垄断经济体制运动中比谁都勇敢的他,竟然没有人向千代田通商公司告发。这,就是为谷的绝技。为谷,生长在关西地方城里一个比较富有的商业经营者家里。在他看来,学生运动也只不过是一种节日的纪念。而节日的纪念,如同兔子尾巴不会长久。把自己一生当作赌注,投入到兔子尾巴般的纪念节里之中,未免太愚蠢。在反垄断经济体制的斗争中,他将钢盔和铁棍武装自己,品尝了模仿战争狂的刺激和兴奋。与此同时,又一味追求学业优秀,为自己进入一流公司工作打下扎实的基础。学生时期,他在反对垄断经济体制的运动中领教了一番,尝到了战争狂的甜头,梦想有朝一日改变自己的立场,再站在市场垄断体制这一边,夺取豪华富贵以及夺取真正左右市场的权力。就这样,为谷进入垄断经济体制里的庞然大物——千代田通商公司。与他同期的一些运动家,因坚决反对垄断经济体制,纷纷走入死胡同。如今,当时学生中的大部分活动家,都居住在八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社会上流传这么一种说法,只要是千代田通商公司的职员,才算得上人世间出类拔萃的人物。而我呢,是专务秘书,是出类拔萃人物中的佼佼者。”接近公司上层人物,对一个新职员来说,可比作梦寐以求。尤其是万人以上的大公司,高层干部仿佛都在太空中腾云驾雾。要拜见他们,谈何容易。在招聘新职员面试与笔试会上,杉原专务极力主张录用为谷敏之。录用他,不是因为他应聘考试成绩特优秀,而是他的骨子里有一股喜功好名的激情在涌动。在杉原专务看来,为谷正是他所希望和具有利用价值的年轻人。沉缅于功名的青年,只要日后撤一点成功的诱饵,无论干什么,他都会冲锋陷阵。作为主要考官的杉原专务,不愧老奸巨猾,见多识广。一眼就看透了为谷是属于哪种类型的人物。进入公司后,他被安排在石油销售部工作。不久,被破格提拔为专务秘书。提拔他,并非成绩显著,而是为了把他当作牛马使唤。果然,为谷大概是年轻的缘故,丝毫没有察觉上司动机不良,心怀叵测。为谷甚至不清楚,杉原专务曾经雇用东京信誉调查所的人,彻底摸清他在学生时代的辉煌历史后,再破格提拔的。现在,为谷已是杉原专务的马前卒。按照主子的命令,忠实地搜集全日航飞机失事原因调查组的动向。此刻,他正在一五一十的汇报。“有一个担心的动向……”汇报后,为谷又添了一句。可他又不知这该不该说,踌躇不安起来。“有什么担心的动向?”杉原专务的目光,突然闪了一下。“说呀,到底是什么?”“航天部派到调查组的那个叫吉村君的年轻公务员,最近,警方好像在跟踪他。”“是提出第四引擎在空中脱离的那个小伙子吗?”“没错,是他!”杉原专务苦苦思索了一番。须臾,他说。“别大惊小怪的!你还得跟踪他一段时间。”这段对话的时候,为谷敏之尚未出现在警方的搜索线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