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杭州知府,前任淳安知县,前任建德知县因河道失修被问斩,朝廷新派了3个人补缺。

翰林院高翰文任杭州知府,严世蕃举荐。

海瑞任淳安知县,王用汲任建德知县,裕王举荐。

挤走了胡宗宪,新任知府又是严世蕃举荐,自家人,刚升迁的郑泌昌何茂才二人本以为可以顺利的执行改稻为桑了。谁想高翰文一来就重新解释了“以改兼赈,两难自解”,反对他们的赈改方案。真是哔了狗了:原来严世蕃举荐的知府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更悲催的是,一下来了三个,他们还特么的组了个团!

最让他们绝望的是,虽然新来的三个官没他们大,可是背景都比他们厚,动不了!他们忍不住寻思:为什么严世蕃又派了个反对赈改方案的高翰文来?为什么裕王派了两个新知县来?改稻为桑到底还要不要改了?为什么关键时刻杨金水躲着不露面?琢磨来琢磨去,他们得出结论:朝廷乱了。庙堂之上的人拿着刀开始明晃晃的斗了,那他们随时都可能成为第二个第三个“马宁远”。

郑何二人一合计,改稻为桑国策一定要尽快实行,求自保,必须拉越来越多的人下水。

一、对付高翰文,只有他同意了赈改方案,才能继续下去。对付才子,上美人计,成功。

二、对付海瑞,诬陷暴民齐大柱们通倭,再让海瑞去处斩他们。这样海瑞刚到淳安就失尽民心。而且杀几个反对改稻为桑的暴民,杀鸡儆猴,有助于尽快的兼并土地。可是海瑞远比他们想象的要难对付。计划失败。本来是想诬陷暴民通倭,结果这下变成自己通倭了,证据在海瑞手里。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杀倭寇杀暴民拘捕海瑞,毁灭证据。关键时刻,胡宗宪的兵从天而降,阴谋再次失败。至此,郑何二人离囹圄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三、趁杨金水不在,让沈一石打着制造局的名义尽快的把地买回来。有皇家名号支持,更容易买地,而且成功拉制造局下水。没想到杨金水回来了,发现了这一切惊的下巴都掉地上了,急报宫里。一步步走到这里,郑何二人的死局一定。更出乎意外的是,沈一石走之时说好的是去买粮,可是临阵变成借粮赈灾了。计策失败。

郑何二人为了求生,一招接一招出,可是除了一个书生高翰文中招了之外,其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使出的双刃剑,没砍到别人,变成了自己的致命伤。

如果没有高翰文去,郑何二人未必会如此的铤而走险。那严世蕃为什么要派高翰文去任杭州知府?高翰文提出的”以改兼赈,两难自解“的方案真好符合他的想法。若出了什么问题,高翰文就是最好的”替罪羊“。而且派一个素有清誉的人去,可以缓解下朝廷中那些清流对严党的咒骂。况且,高翰文确实是一介书生,比较好糊弄。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高翰文在赴任的路上被胡宗宪洗脑策反了。

在这些拳脚交加的斗争里面,胡宗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他在途中说服了高翰文,让高翰文变成了友军,直接导致了形势的转变。也是他神一样的突然派兵赶到淳安,救海瑞去危急。去江苏借粮,借赵贞吉的嘴,说出了朝廷中各方的态度。小阁老不让借,怕影响农民卖地,影响改稻为桑的施行。而徐高张也不让借,就是怕浙江不够乱,乱了他们才方便攻击严党。同样的改稻为桑,小阁老看到的是能赚到大把银子,而清流们看到的却是很多反民,他们的眼里都没有百姓。

海母问海瑞:为什么朝廷这么多大官不去争,要你去淳安争?海瑞说:很多情况我还不知道呢。高翰文问胡宗宪:你为什么不上书朝廷?胡宗宪答:未经历事,不知事难啊。这些难,他们慢慢都会品尝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苦行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