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西的独白缘分就是这么奇怪,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世界的另一边遇到我这辈子的最爱,又或者说是孽缘。反正我的人生就是因为他的出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而我,一点也不后悔。1飞机飞过蔚蓝而辽阔的地中海,一直飞往伊比利亚半岛的东北面,那里有一个热情而浪漫的国度——西班牙。午后一点,西班牙的首府巴塞罗那到处是流连忘返的人群,游人们拿着相机拍照留念,不肯放过每一个美丽的画面。巴塞罗那融合了古老的哥特建筑和和现代化的高楼,古老和现代拼凑出一种别样的美。据说500多年前,哥伦布就是从这里扬帆起航驶向地中海,后来发现了新大陆。堂吉诃德曾说这里是个礼仪之邦,这里是外来客的庇护所。这里,被世人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艾西站在兰布拉大街上,望着川流不息的行人和美丽景色,眼睛简直不知道要往哪儿看了。”美丽的巴塞罗那——我来啦!”她张开了双臂,兴奋地欢呼着。行人们转过头,望向这个美丽的东方女孩,虽然听不懂她在讲什么,但似乎也被她愉快的心情给感染了,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这里能够看到各色皮肤的人种,所以艾西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她一个人肆意地拿着相机到处游览拍照。人们在广场上歇息,喂着鸽子。步行街上随处是鲜花店,像花的海洋,芬芳四溢。路边有拉琴卖艺的,有为人画素描的,有人满身涂油彩做活雕像的,还有摆地摊卖各式民间古董的,整条大街充满了明快的生活乐趣。”Seorita,paracomprarflores?”艾西正在看路边的民间古董小玩意时,一个吉普赛小男孩拉住了她的衣服,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递到她面前。”咦?……呃……”艾西听不懂西班牙语,不知道怎么跟他交流,她赶紧从背包里翻出辞典,手忙脚乱地翻找着合适的用词。”Lo……siento……呃……”正当艾西还在辞典中翻找着其它用词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吉普赛少年跑了过来,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包就跑。”啊!我的包!”艾西正想去追那个吉普赛少年,卖花的小孩子却拉着她的袖子不放,手中捧的花凑到她面前,依旧不依不饶地问着:”Seorita,comprarunpocodeflor!””阿嚏!”有花粉症的艾西猛地打了个喷嚏,”对不起,我不买!”艾西也顾不得吉普赛男孩是不是听懂她说的话了,掰开他的手,就去追赶刚才抢她包的吉普赛少年。那个吉普赛少年跑得非常神速,就像一只身姿轻巧的野鸡,满大街的上蹿下跳。”抢劫啊!抢劫——”艾西扯开了嗓子边喊边追。包里面有她的护照、现金、银行卡,以及手机,如果丢了那个包,那她就完了。在这个异国他乡,语言又不通,也没有一个亲人,就算变成乞丐饿死街头,国内的父亲也不会知道。艾西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那个吉普赛少年却越跑越远,艾西越来越绝望。她希望路人能够帮她捉住那个吉普赛少年,可是周围的路人对这一切都非常的漠视,就像在看一出事不关己的闹剧。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如一道闪电,从她身边一闪而过,然后像阵旋风朝那个抢包的吉普赛少年冲去。艾西看到了一线希望,赶紧跟了上去。当她追上时,她看到那个人已经捉住了抢她包的吉普赛少年,并把他压制在地上。”Francamente,esusted!Elpaqueteentregado!”(老实点,别动!把包交出来!)那人怒喝着身下的吉普赛少年,并把他手里的包夺过来。吉普赛少年惨叫着,却挣扎不开那人的钳制。艾西这才仔细打量那个帮她的人,她发现那人居然跟她一样是东方人,而且看起来年纪也跟她差不多,十七八岁的样子。东方少年放开了身下的吉普赛少年,那个吉普赛少年得到自由后,就迅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逃也似的跑开了。东方少年转过身,拿着包走到艾西面前,艾西这才看清他的真面目,那一瞬间她简直惊呆了!艾西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少年,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就像落入凡间的精灵。鸦羽般乌黑光亮的短发,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目的光泽,衬得皮肤如雪般晶莹无瑕。特别是那对乌黑的眼睛,深邃得如同没有边际的夜空,所有的星星仿佛都落在里面,才会如此璀璨夺目。还有那两片如同在红玫瑰汁中浸润过的双唇,那么红,那么饱满,仿佛可以滴出血来。一个男孩子居然可以美成这样……艾西想到了”妖孽”两个字。”还给你,下次小心点,再被抢掉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少年的声音拉回了艾西的思绪。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像个花痴一样,对着眼前的少年发呆,顿时窘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谢、谢谢……”艾西满脸通红地接过包。不过少年字正腔圆的中文也让艾西很惊讶,刚才听少年的西班牙语讲得非常好,没想到中文说得也这么好,不觉惭愧起来。”来旅游的吗?”少年打量着艾西,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嗯。”艾西抱着包点了点头,就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个人吗?”少年忽然对眼前的女孩感兴趣起来。也不是没在西班牙见到过东方女孩,但他就是觉得眼前这个女孩非常有趣。让他有捉弄她的冲动。”嗯。”艾西垂着脑袋,再次点了点头——她就是不敢抬头看眼前的少年,只要一看到他,她的脸就会不由自主地红起来。”一个女孩子跑到西班牙来,不害怕吗?”少年摸着下巴,欣赏着艾西窘迫的样子。看着艾西的脸就像被丢进开水中的螃蟹似的,慢慢地红起来,有趣极了。”有点,不过……我想锻炼自己……”被这么漂亮的少年盯着看,艾西不免紧张起来,说话都吞吞吐吐的。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少年一直直勾勾地盯着她,难道她脸上有花吗?”我还以为你只会说嗯呢。”少年扬起嘴角,粲然一笑,笑容耀眼得把阳光都掩盖了。艾西眯起了眼睛,突然无法直视起来。被这么毫不掩饰地调侃,艾西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她只能面色尴尬地望着少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少年倏地仰起脸问道,黑白分明的眸子在阳光下如黑曜石般璀璨。”艾西,草字头的艾,东南西北的西。”艾西害羞地低头着,小声回答道。”我叫尼克。”少年爽朗地笑了笑,就像巴塞罗那蔚蓝的天空,那么地清新淡雅。”你好。”不知道该不该伸出手和尼克握手,艾西干脆行了个浅浅的鞠躬礼。”不用客套了,你不要像个成年人似的拘谨保守!”尼克摆了摆手,用稍显严厉的语气说道。这让艾西非常尴尬。这个少年和其他人非常不一样,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这让她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招架。”你接下去想去哪里玩?”尼克侧着脸瞥向艾西,微微上扬的眼角洋溢着笑意,那样子非常勾人,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啊?我吗?”少年的思维跳跃太快了,艾西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呃……我想去看神圣家族大教堂和巴特娄宫。””你知道在哪吗?”少年望着她问道。”不知道,不过我可以看地图,或者问行人。”艾西从背包里掏出一份地图,然后在尼克面前亮了亮,仿佛是表现自己的未雨绸缪。”语言都不通的笨蛋!”尼克朝她丢了两颗卫生球。艾西的脸立刻涨得通红,但还是不肯投降:”我带了辞典!”她朝少年扬了扬手里的辞典。少年拿过艾西手里的辞典,然后往旁边的垃圾桶里随手一扔。那本可怜的辞典就这么准确无误地落入了一堆垃圾中,简直比NBA的篮球手还精准。”你干吗扔我的辞典!那可是我新买的!”艾西赶紧冲到垃圾桶前,把辞典从一堆垃圾中拿出来,然后视若珍宝地擦掉上面的污渍。”我来当你的导游吧!反正我也没事做!”尼克竖起一根手指,在半空摇了摇,帅气而随意的样子非常的好看。”咦?真的吗?”艾西大喜,可是没过两秒钟她又怀疑起来,”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这个尼克的思维那么跳跃,又不按常理出牌,不难保证他下一秒就改变主意。”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走吧!”尼克不由分说地拉起了艾西的手就往前走。”去……去哪儿?”艾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拉得一个趔趄,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上。”神圣大教堂呀!”尼克头也不回地说,继续拉着艾西往前走。他还真的要当自己的导游?艾西大跌眼镜。2少年雷厉风行,说风就是雨,果然带着艾西来到了神圣大教堂。神圣大教堂是巴塞罗那的标志性建筑,也是高迪的代表作。教堂始建于1884年,但是因为资金问题至今未能竣工。这也是一座具有极大争议的建筑,有人为它疯狂,也有人说那四个尖尖的尖塔像四块饼干。但是不管怎么样,巴塞罗那人认同了这座建筑,选择用它来代表自己的形象。”哇!真漂亮,我终于目睹了高迪大师的杰作!”艾西举着相机咔嚓咔嚓地从各个角度进行拍摄。”这建筑有什么好看的?像怪物似的,半夜看起来毛骨悚然的。”尼克抱着双肩做了个颤抖状。艾西放下相机,鄙视地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这是艺术!高迪大师可是建筑界的灵魂人物!”尼克望着艾西透着薄怒的脸,微笑着说:”看来你对这些还了解得不少。””那当然,我可是读美术学院的,自然对这些有所了解!”艾西拍了拍胸脯洋洋得意地说。”哦?你是学美术的?哪方面?”尼克饶有趣味地望着她。”画画,我的偶像是莫奈!在莫奈的画中人和大自然和谐地融为一体,他们融合在景色、阳光和空气中,而这一切又融合在画家特有的灿烂艳丽却又像乐曲般和谐的色彩之中。色彩就是描绘壮丽的自然交响乐的音符!”艾西一说到自己的偶像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下子就说个不停,各种表情在她脸上变换着,让她白皙得如陶瓷般的娃娃脸生动而活泼起来。尼克看着她脸上多变的表情,微微地扬起了嘴角。”你喜欢莫奈应该去法国啊,怎么来巴塞罗那?”他笑着说。”因为巴塞罗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我一直想看看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城市到底有多美。”艾西回过头望着他。尼克笑了笑,问:”现在你已经见识到了,感受怎么样?””太美了……美得我都不想离开了!”艾西闭上眼睛,张开了臂膀,仿佛是在拥抱整座城市。她脸上陶醉的表情,一瞬间让尼克深深着迷了。”它可没你想象中那么完美哦,不然你也不会遇上刚才那种事。”尼克笑了笑,毫不留情地泼了她一头冷水。可是艾西的热情是没有那么容易被尼克泼灭的,她朝尼克展开一个不屈不挠的笑容:”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物,我们不能以偏概全!””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尼克微微歪着脖子望着艾西,似乎是在她身上寻找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似的,仔细研究着。”爸爸告诉我做人要乐观。”艾西累了,在一旁的花坛上坐下休息。”我妈告诉我不要把所有事物都想得太美好。”尼克轻巧地一跃,跳到花坛上,在她身边走来走去。”看来我爸和你妈想法上有很大的出入。”艾西向尼克报以一个无奈的眼神,那可爱的样子把尼克逗乐了。”接下来你想去哪?”尼克跳下花坛,站在她面前,微笑着问道。”巴特娄宫、毕加索博物馆、帕特拉比修道院、现代艺术博物馆……”艾西如数家珍般一一列举着。”这么多!一天怎么看得完?”尼克暗叹着艾西的贪心。”那我们就多花几天时间,直到把它们全都看完!”艾西高举着胳膊嚷道,显然是正在兴头上。”你当我这个导游是免费的吗?”尼克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艾西的额头,佯怒着装出一副黑社会的样子。可是艾西并不怕他。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接触,艾西发现尼克其实是个好人,虽然有点不按常理出牌。”是你要当我的导游的,俗话说送佛送到西,既然你都当我的导游了,那就要坚持到最后!”艾西笑嘻嘻地说,不停朝尼克眨着眼睛,流露出无辜的眼神。尼克被艾西打败了,举起双手投降:”好好,服了你了,那我们先去巴特娄宫吧!””好耶!GOGOGO!”艾西高兴极了,昂首阔步往前走,尼克笑着跟了上去。艾西和尼克乘坐当地的旅游观光巴士,游览了巴特娄宫和毕加索博物馆,一路上艾西都在啧啧赞叹着,恨不得用相机把整座城市都拍下来,打包回家。巴塞罗那实际上是两城合一的。老城有一个景色美丽的哥特区和许多建筑遗址,因为这里有不少令人难忘的灰色石头建造的哥特式建筑物,包括壮观的大教堂。新城是城市规划的典范,有宽广的大道,两边树木成行,还有大广场。令人感兴趣的中世纪建筑物中有许多教堂和宫殿。巴塞罗那是一座优雅的城市,城郊斜坡缓缓向上连接着周围的山丘。从附近的提比达波山和蒙特胡依西山坡上可以眺望城市极好的景色。远处是蒙特塞拉特山脉,山峰如针尖突起,著名的蒙特塞拉特修道院紧靠山腰。巴塞罗那市是国际建筑界公认的将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结合得最完美的城市,也是一所艺术家的殿堂,市内随处可见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师毕加索、高迪、米罗等人的遗作。日落黄昏时,艾西和尼克游览累了,来到了阿尔武费拉湖边。夕阳下,湖水潋滟,湖面倒映着霞光,瑰丽无比。游人在湖边悠然地散着步。艾西张开双臂,在桥上行走着,湖面上吹来的风撩起了她的白裙,恍然间尼克觉得她像是落入凡间的天使,随时都会乘风而去。”谢谢你,今天带着我游览了这么多地方,我很高兴!”艾西回过头,望着尼克真诚地说道。”我可不是免费给你当导游的,你得付我报酬的。”尼克忽然露出了一本正经的表情。艾西皱了皱眉,突然觉得有点扫兴,她不悦地望着尼克问:”你要多少报酬,只要不是太贵。””我不要钱。”尼克竖起一根手指,在艾西面前摇了摇。”那你要什么?”艾西皱起了眉,不是很明白尼克的意思。”这个以后再说,你先欠着。”尼克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霞光映照着他的脸,勾勒出一个美轮美奂的轮廓,如画中的美少年。”嗯……那好吧!”艾西想了想,点头道。”Enesotambién!”蓦地,不远处传来一个叫声,接着一大群人朝他们冲了过来,大多是十六七岁的少年,衣着怪异,一看就是不良少年。一群人很快就把艾西和尼克包围了,艾西站在一大群人中间,眨巴着圆圆的大眼,显然还没从眼前的状况中反应过来。”Esusted!”其中带头的一个少年指着尼克的鼻子怒气冲冲地说道,看样子似乎是认识尼克。艾西没见过面前的少年,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看得出他和尼克可能有过一段不愉快的过往。”Sushombreshabíansidomiamigo!(你的人动了我的朋友!)”尼克仰起脸,对带头的少年大声说道。艾西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能像哑巴似的眨巴着大眼望着他们。”Simplementeparasobrevivir,puedelocalificaroncomoeste!(我们只是为了生存,可你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带头的少年似乎非常生气,他转过身把站在他身后的一名少年拉了出来。艾西发现那个吉普赛少年就是下午抢她包的人,被尼克打了一顿,现在鼻青脸肿的,看上去非常狼狈。”尼克,怎么了?”艾西轻轻地拉了拉尼克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问道。她感觉到事态有点严重,危险正在朝他们一步步逼近。”我等一下叫你跑,你就赶快跑。”尼克小声对她说。”为什么?”艾西惊讶地睁大眼睛。”不要问那么多了。”尼克不再理她,继续和那个带头少年交谈,可是气氛看上去却越来越紧张。只见那群少年个个都捏紧了拳头,咬紧了牙,似乎是要把尼克撕成八块似的。特别是那个被尼克打得鼻青脸肿的吉普赛少年,自始至终都死死地瞪着尼克,双眼通红,透着血腥,好像是要在他身上烧出两个洞似的。难道是那个吉普赛少年被尼克揍了一顿不服气,所以找人来报仇了!艾西一下子慌了手脚。3在艾西还没有想到脱身的办法时,一群人就打了起来。那群少年冲向尼克,似乎是和他有着深仇大恨似的,下手极狠。尼克边护着艾西边躲闪着攻击,可是对方人数众多,又加上还要保护艾西,尼克渐渐地显得力不从心,被打中了好几拳,脸上很快就挂了彩。艾西觉得自己是个累赘,却又想不出能够帮助尼克的方法,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时,她看到那个吉普赛少年掏出了一把折叠的军用刀,锋利的刀刃在夕阳下闪烁着冰冷的光泽。吉普赛少年挥舞着刀子向尼克刺了过去,艾西张大了嘴,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幸好尼克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少年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吉普赛少年惨叫了一声,刀子从手里滑落下来。尼克接过刀子,一个箭步冲到那个带头的少年面前,在那个带头的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尼克已经到了他身后,刀子架在他脖子上。带头的少年顿时吓得呆立不动,其他人见此情形也都停了下来,心有余悸地望着尼克。一下子,形势就完全逆转了。艾西对尼克实在是太佩服了,在这么紧张而混乱的情况下,尼克居然可以表现得那么镇定,想出了擒贼先擒王的方法。”Todoelmundocongelación,olomato!(谁都不许动,不然我杀了他!)”尼克对所有人大吼道,刀刃也更加贴紧了带头少年的脖子。所有人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尼克望向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艾西,大声对她说:”快跑!””你怎么办!”艾西站在原地不动。如果她跑了尼克怎么办,他一个人能对付那么多人吗。”我会想办法的,你快跑吧!”尼克面不改色地说道。可是艾西还是很担心他,尼克都是因为救她才会被这群小混混缠上的,她这么丢下他独自逃跑太不道义了。”快跑啊!”尼克看她磨磨蹭蹭地站在原地,急得大吼。”那好吧,我去叫警察!”艾西想到自己就算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尼克,于是就一咬牙扭头跑开了。尼克看到艾西跑远了,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那个被他揍过的吉普赛少年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然后偷偷地潜行到他身后。等他察觉到时,铁棍已经向他挥来,他听到铁棍破风的声音,然后背后就传来火辣辣的钝痛感。尼克眼前一黑,刀子掉在了地上,双膝一曲,扑通一声倒在地面上。艾西回过头时,看到尼克倒在地上,被一群人拳打脚踢。她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就冲向了头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从清洁工人手中抢来了一把扫把,然后就冲了回去。”滚开!不准打他!滚!”艾西举着扫把毫无章法地乱扫着,愤怒居然激发出了她的潜能,加注在扫把上的力道特别重,那几个围殴尼克的少年被打到几下,痛得纷纷躲开。艾西伸出手,拉起尼克,然后就把扫帚丢向那几个重新向他们围过来的少年,转身就跑。尼克被打得挺惨,身上各处都挂了彩,两人跌跌撞撞,狼狈地在街上乱跑,身后那群少年紧紧地追着,杀气腾腾的,一路上的行人纷纷躲到两边。他们穿过了两条街,来到了一条小巷里。艾西的体力渐渐不支,脚步虚飘起来,几乎是被尼克扯着往前跑。”哎呀!”艾西一个不留神踢到了横在小路中间的一块烂木板,摔倒在地上。”艾西,你没事吧?”尼克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可是艾西才刚站起来,就痛得再次跌坐在地上。尼克的视线移到她的脚上,发现她的脚踝肿了起来。”我好像扭到脚了……我跑不动了,你快跑吧。”艾西捂着自己的脚踝,痛得满头冷汗。眼看着那群人要追来了,可是他又受了伤,不可能背着艾西跑掉的,尼克焦急万分。就在这时,他看到角落里有个破竹筐。尼克把艾西抱了起来,在墙角放下,然后把竹筐扣在她身上。”你躲在这里不要出声,我去把他们引开。”尼克望着竹筐中的艾西,叮嘱道。”不要,你一个人很危险。”艾西拉着尼克的衣服,不肯放手。”你不用担心,我对这里的每一条街都非常熟悉,他们捉不到我的。”尼克冲艾西笑了笑,然后把她的手从自己衣服上扯开。”可是……”艾西依依不舍地望着尼克。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个预感,这次如果和尼克分开,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乖乖待在这里,不要出声。”尼克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顶。这一刻,艾西觉得眼前和她年纪相仿的少年,看起来要比她成熟好多。”那我怎么找你?”艾西拉着尼克的手问道。”明天我在桂尔公园门口等你。”说完,尼克倾身在艾西的唇上印下一吻,然后放下竹筐。他检查了一下竹筐,确定不会被人察觉,然后朝后张望了一眼。身后追赶的脚步越来越近,他看了竹筐一眼就转身往小巷的深处跑去。唇上还残留着尼克的气息,艾西蹲在漆黑一片的竹筐中,颤巍巍地伸出手,摸向尼克亲过的嘴唇。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嘈杂的叫嚷声,可是那些声音并没有停留多久就远去了,艾西想他们一定是追赶尼克去了。尼克,你千万不要有事!艾西闭着眼睛,在心里祈祷着。小巷再次安静下来,静得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艾西在竹筐里等待了一会儿,确定他们已经远去后,才慢慢地掀开竹筐。小巷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只黑色的流浪猫在一堆垃圾中闲晃着。艾西掀开了竹筐站了起来。那群追赶他们的小混混已经不知去向了,尼克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她突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起来。望着静悄悄的小巷,她的心里凉凉的,有丝想哭的冲动,可是她还是忍住了。尼克说过他对这里的每一条街都非常熟悉,他们不可能捉到他的。艾西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在原地徘徊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离开小巷。回到宾馆里,艾西依旧心神不宁,不知道尼克是不是摆脱了那群小混混。她当时为什么没有问他联系方式,自己真是蠢透了!艾西躺在宾馆的大床上,懊恼地用枕头砸着自己的脑袋。一晚上,艾西都没有睡好,她不停地做着噩梦。梦里,尼克被那群小混混捉住了,打得头破血流,艾西一次次地被惊醒,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4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早晨。天一亮,艾西就跑到了桂尔公园,可是她并没有在公园门口看到尼克。天才蒙蒙亮,公园内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是不是自己来太早了?艾西看了看手表,才六点,于是,她就在公园门口耐心地等待着尼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公园的游人渐渐多起来,可是尼克依旧没有出现,艾西不禁慌张起来。难道尼克被那群小混混捉住了?还是他出事了?一个个不祥的念头争先恐后地出现在艾西的脑袋里,她越来越惊慌,越来越焦躁。尼克再不出现,她就要发疯了!太阳慢慢地爬到了头顶,艾西站到腿都麻了,却依旧坚定地站在原地。游人们像看外星人似的望着站在公园门口站了半天的艾西,可是艾西根本没有心思顾及别人的眼光,她的整颗心都在尼克那里。她望着道路的两边,这条路不知道被她看了多少遍了,可是尼克还是没有出现。太阳升起又落下,艾西在公园门口等了一整天,尼克始终没有出现。”Chica,siguetucamino,aquícerrados.(小姑娘,回去吧,这里关门了。)”公园的管理员看到艾西在门口站了一整天,不忍心看下去,走到她面前提醒道。艾西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看到他挥手的动作大概猜得出来,是在赶她走。艾西望了望道路的两边,依旧没有尼克的身影。她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公园。夜色微凉,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肚子咕噜咕噜地抗议着她的虐待,可是艾西一点胃口都没有。尼克啊尼克,你在哪呢……你不是说会在桂尔公园门口等我吗,为什么没有出现呢?夜晚的巴塞罗那灯火辉煌,游人依旧络绎不绝。夜色那么迷人,就像是西班牙女郎热情的舞蹈。神圣大教堂的钟声回响着,刺破了漆黑的夜空。阿尔武费拉湖的湖水静静流淌着,湖面倒映着美丽的夜色,如同一幅油画。可是这些都勾不起艾西的兴趣,她此刻多么希望尼克能够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从天而降,活蹦乱跳地出现在她面前,和她开玩笑。可是,没有。喧闹的街头只剩下她孤身一人,明明来到这个城市时就是孑然一身,可是此时却感觉特别孤独。尼克啊尼克,你到底在哪里?艾西仰望着夜空,在心里呐喊着尼克的名字。第二日。艾西依旧早早地来到桂尔公园,她依旧抱着一丝侥幸,希望尼克能够如约出现。可是等了一个上午,尼克依旧没有出现。中午,艾西买了一根热狗,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拿出笔和纸画下尼克的肖像。虽然她和尼克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尼克脸上的每个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只要一闭上眼睛,他的脸就会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里。艾西画完了尼克的肖像,就拿着肖像满大街地寻找尼克。”Pregunto,hanvistoaestehombre?(请问,见过这个人吗?)”艾西逢人就把画像拿给对方看,可是行人看了看画像都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开。艾西不气馁,一个个问过去,她相信总有一个人会认识尼克,或者见过他的。可是,事实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容易,艾西拿着画像在大街上询问了半天,都没有一个人认识或者见过尼克。奔波了一天,艾西疲惫不堪地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手里的画像都捏皱了,可是依旧没有尼克的一丝线索,艾西有股想哭的冲动。尼克,你不会出事了吧?不管是死是活,我都要见见你。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艾西没有去擦,任眼泪缓缓流下。接下去的几天,艾西依旧不厌其烦地拿着尼克的画像,在巴塞罗那的大街小巷打探着尼克的线索。可是尼克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无论艾西怎么打探都无法找到关于他的一丝一毫的线索。而艾西的签证也很快就到期了,她不得不离开巴塞罗那。手里捏着机票的那一刻,艾西依依不舍地望着这个让她着迷,又给她留下了无限遗憾的城市。尼克啊尼克,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你没有实现我们的约定?飞机飞上云霄,艾西望着渐渐远去的巴塞罗那,在心里一遍遍念着尼克的名字。如果风能听到我的呼唤,请一定要把他的消息带给我……回国后,艾西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整天郁郁寡欢。艾可为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怎么了,整天失魂落魄的,似乎回到国内的只是她的肉体,而她的灵魂依旧留在那个遥远的城市巴塞罗那。看到女儿像颗土豆似的老窝在沙发里看书,艾可为觉得不能让她继续这么下去了,于是走上前,蹲在她面前,笑嘻嘻地问:”西西啊,你要不要出去走走啊,你已经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了。””我不想出去。”艾西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躺得更加舒服点。虽然碰了钉子,但是艾可为依旧没有打退堂鼓,他继续问:”你这么老是待在家里闷不闷啊?爸爸给你些钱,你找同学去逛逛商场吧,买点喜欢的东西。””我什么都不缺。”艾西盯着手里的小说,头也不抬地说。艾可为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问问女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便问:”西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没事。”艾西面无表情地说。艾可为在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线索,他望着女儿欲言又止。艾西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只剩下他们父女相依为命,所以艾西一直和他感情很好,几乎是无话不谈。可是,随着艾西慢慢长大,他们之间的话题就越来越少了,艾西很多心事也越藏越深了,很多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艾西在想什么。”唉……他”暗暗地叹了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望着把脸埋在书后的女儿,他无奈地说:”那我先出去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没什么需要的,你去忙吧,爸爸。”艾西冲他笑了笑,然后继续看小说。听到关门声,艾西从书后抬起头。父亲已经离开了,客厅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显得特别地寂静冷清。她知道最近父亲一直很担心她,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和父亲说起巴塞罗那发生的事。那个从天而降出现在她面前又像幻影般忽然消失的美丽少年,或许她只能永远把他深藏在心中,成为永远的回忆。他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的东西,只剩下一个简单的名字——尼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