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官网,1七星学院一年一度的情人节舞会如期举行。作为情人节的保留节目,舞会一直是七星学院所有学生满心向往的浪漫节日。同学们不仅可以打扮得华丽丽,盛装出席,成为童话中的王子公主,更可以和心目中的她或他跳上一曲华美浪漫的爱之华尔兹。情人节的舞会,就是一个爱的殿堂!晚上七点,舞会终于拉开了帷幕。穿着各种华美服饰的学生陆陆续续走进大礼堂内。大礼堂内布置一新,地上铺上了厚厚的织锦地毯,窗上挂着缀满了金色流苏的红色真丝窗帘,花瓶里插上了最新鲜的红玫瑰。音乐系的学生们组成一支小型的管弦乐队,穿着清一色的白色礼服在舞台上演奏。欢快悦耳的音乐像是扇动着翅膀的精灵,飞满了整个礼堂,给走进礼堂的学生带来快乐的心情。礼堂内灯火通明,一片欢声笑语。而礼堂之外寂静的花园里,朦胧的弯月悬挂于夜幕上,乳白色的光晕一点点弥漫开,带着一种神秘得令人难以捉摸的气息。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大礼堂,参加华丽而又梦幻的情人节舞会。只有的队员们顾不上情人节舞会,在会场周围和花园内进行巡视保卫工作。泽玖澜带着属下在会场周围巡视,垂到肩膀的半长黑发在夜色中轻轻飘动,铺开了一片迷离。蓝色的长风衣在风中轻轻飞扬,就像是轻轻扇动的羽翼,那一大片深邃的蓝比夜空还要神秘。姚若叶静静地跟在他背后,右手不自觉地摸向口袋,里面装着想要送给泽玖澜的巧克力,可是却一直找不到机会给他……今晚她特意换上了一条白色的棉布裙。纯洁的白色就像一朵纯白无瑕的百合花,令清丽的姚若叶更加气质出尘。宽大的裙摆随着她走动的动作轻轻绽开,就像是花朵在夜色中静静绽放。她长长的黑色直发轻轻地束在脑后,上面戴了一朵白色的茶花,使她整个人温婉了许多。水晶般透明无瑕的瞳仁里是如水般纯净的目光,不染一丝杂质,让看着的人心境都开阔起来。“若叶,今天是情人节舞会耶,你打扮得这么漂亮是不是……哈哈。”“若叶,听队长说,今天的巡逻保卫任务是对你的实习考核,是吗?”“若叶,实习考核也不用如此隆重打扮吧?难道你已经预见到自己会通过了?”……“怎么,欧阳学长,难道你觉得我不能通过?”姚若叶不服气地抬起头,“理论考核和能力测试我都已经顺利通过了,只要今天顺利执行任务,就可以通过实习考核了!雪华姐,你说是不是?”雪华望着姚若叶,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道:“你有信心就好了,反正队长一直都很照顾你……”“雪华姐?”姚若叶有些奇怪地望着雪华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头雾水。“啊,我们队长相信若叶能通过,我也相信的……嗯……”这时,一旁的小八宝一边不住地点头,一边迈着小步朝前走。突然,八宝停下脚步,双眼紧紧地盯着花园的方向。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内闪烁着盈盈波光,仿佛是一池被惊扰的湖泊。“啊……有……有危险在靠近……”“是什么在靠近,八宝?”所有队员心中一惊,焦急地望着八宝。“不……不知道……从来也没有碰到过的强大力量……那力量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很危险……”八宝的身体一动不动,只有那小小的脑袋不停地摇动,仿佛是被操纵的傀儡娃娃。他的瞳孔保持着放大的姿态,盈盈的波光中满是惊恐,他就像是在呓语般嘴唇轻轻翕合。“它在哪里,八宝?”队员们急切地问,所有人都因为八宝的话而心惊胆战。“它就在附近……就在周围……在靠近!”八宝依然不断晃动着脑袋,那是他在启动预知能力的标志。“所有人严密搜索花园,势必要找出八宝所说的可疑物。”泽玖澜的脸色一沉,用不容置疑的声音严肃地命令道。“是!”所有队员干脆地回答,然后分散开来,在花园里进行严密搜索。夜晚的花园里一片死寂,枝叶在风中轻轻摇曳,发出簌簌的细碎声音。婆娑的树影在夜色中晃悠,仿佛是鬼魅在摇摆起舞。百花在月华下散发着阵阵暗香,此时闻起来仿佛也蕴藏着危险的气息。姚若叶绕着喷水池搜索,花枝扯住了她的裙子,小石子绊住了她的脚步。可是她没有停下,执行任务时不能有丝毫懈怠,姚若叶从来谨记的规则。在花园里搜索了一圈也没发现任何人或者妖魔,姚若叶回到了会场的入口处。“没有任何发现!”“报告,没有异常!”……队员们对泽玖澜的汇报如出一辙。泽玖澜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转而望向姚若叶,以询问的目光望着她。“我也没有任何发现。”姚若叶如实回答,她紧抿着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难道这次是八宝的感觉出错了?“八宝?你不会是在耍我们吧!”欧阳昕远蹲下身子,望着八宝,伸出两根手指捏起八宝柔嫩的面颊,用力扯了扯。“呜呜呜……对不起……”八宝用力挣扎着,奋力摆脱欧阳昕远的魔爪。“算了,这次就原谅你!”欧阳昕远总算放开八宝的脸,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进去吧。不管怎么样,保护好每一位学生。”泽玖澜严肃地叮嘱道。“嗯。”所有人郑重地点了点头,跟随着泽玖澜走进大礼堂。姚若叶默默地跟在泽玖澜身后,心里感觉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为什么八宝的感觉会出错呢……这还是头一回……难道真的是错觉吗……舞会大厅内。炫目的灯光闪出一片迷离。所有人都沉浸在幻美华丽的狂欢之中。“哇——是!”“泽玖澜好帅啊,只需一眼他就能让我心醉!”“欧阳昕远太完美了——他一定是天国逃出的天使!”“雪华今天真迷人,要是今天能和她跳一支舞,我死也甘愿!”“虽然景夜莲不是里最帅的,但是他的气质好神秘哦!”“八宝好可爱啊,真的太想把他抢回家了!”……的到来令会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所有人都簇拥到他们周围,仿佛群星拱月般团团包围。……礼堂内非常热闹。八宝泪眼汪汪地从那些包围他的女生中逃脱,景夜莲以木讷的伪装不着痕迹地从那些想靠近他的女生身边溜开,雪华始终以冰山般的高傲姿态拒绝所有向她发出邀请的男生。而泽玖澜呢?最受欢迎的泽玖澜队长竟然以最迅速的姿态,独自一人悄无声息地走到了礼堂外的回廊下。回廊下空无一人,点点月光倾泻了下来,给回廊罩上一层神秘的银色薄纱。泽玖澜轻轻地靠在廊柱下,朦胧的月华勾勒着他绝美的轮廓。他静静出神的样子,就像是一座美丽无缺的雕像。晚风轻轻拨动他刚垂到肩膀的半长黑发,乌黑的发丝在夜色中划出一道道令人迷醉的弧线,铺开了一片令人只能远观而不能接近的寂寞黑色。“怎么办……要不要过去?”“你先过去……”“可是泽玖澜学长现在好像不想被打扰……”礼堂内的女生远远地望着靠在廊柱下出神的泽玖澜,你推我我推你,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因为沉思中的泽玖澜实在太完美了,仿佛是一幅谁都不愿打破的画面。2正在这时,礼堂内忽然爆发出另一阵尖叫。“他好帅啊——我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太棒了,简直让人心醉。”女生们一个个瞪着桃心眼,手捂着不断爆发尖叫的嘴巴,全都仿佛被爱神之箭瞬间射中了似的!只见一个银灰色短发的男生手插着裤袋,满脸堆笑地走进大礼堂。他随意的发丝没有经过任何修饰,可是天生的好发质却让那些特地去美容院做挑染的男生自愧不如。那头又亮又柔的银灰色短发就像是天际洒落的银色月华,诱惑着别人想伸出手触摸一下。“哇——是冷猎!”人群中马上有人认出了他。冷猎穿着平常的校服,黑色的外套随意敞开着,连领带都没有打。但他那放荡不羁的气质捕获了无数小女生脆弱的心。“冷猎,请您和我跳支舞!”“冷猎学长,请您接受我的邀请!”“不,是我先提出邀请的!”“不许插队,我才是先来的!”……一大群女生甩开了身边的男生,你推我搡,争先恐后地挤到冷猎面前,纷纷举起了胳膊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哈哈哈哈……情人节快乐!大家不要拥挤,伤了自己我可过意不去哦。”冷猎温柔的话语让那些刚才还如同在战场上誓死争夺的女生一下子停了下来,个个装出一副淑女的样子,生怕自己失态的模样配不上面前美丽的王子。而其他男生在自愧不如的同时,一个个都心碎流泪了,心里爆发出了同一个声音——冷猎!我恨你!就在这时冷猎的目光不经意接触到礼堂角落里一个消瘦的白色身影。那一瞬间,他烟灰色的瞳仁里有一点点星光亮起来。穿着白色棉裙的姚若叶就像一朵干净的百合花,在一群争相斗艳的女生中显得是那么的清新脱俗。冷猎不知不觉地朝姚若叶走过去,仿佛双腿不受控制似的。姚若叶感觉到有人靠近转过身,当她看到冷猎时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冷猎,好久没见了!你这个家伙不是特地跑来吸引女孩子的吧!”对于这个率性自我,大多数时候嬉皮笑脸没正经的少年,姚若叶有点头痛地皱了皱弯弯的柳眉。“哈哈,怎么,看到我受人欢迎,是不是有些吃醋了?哈哈。”冷猎的脸上依旧挂着戏谑的笑容。“你……我才没有呢!你来干什么呀?”姚若叶额头滴下大汗,有些生气地反问。“哈哈,我可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秘密任务,不过……不能告诉你呢!”冷猎故意撇过头,大摇大摆地径直走远。“你!”姚若叶恨恨地捏紧了拳头。跩什么嘛!上一次要不是梦魇突然出现,而这段时间又忙于训练,自己早就能发现他的秘密了!这个傲慢自大的家伙!以为自己真的是万人迷吗?真正的王子……应该是泽玖澜队长那样稳重又有安全感的男生!舞会大厅外夜色朦胧,一片寂静。姚若叶走出喧闹的大厅,独自来到宁静的回廊边。她呆呆地站在一角,手里似乎捏着什么东西,翻来覆去。原本清秀白皙的脸颊逐渐泛起一丝绯红,清澈明亮的眼睛牢牢定格在不远处的一个身影之上。要不要送呢……姚若叶依旧紧紧捏着手里的东西,到底要不要送呢?手中送给泽玖澜的巧克力似乎因为手心的温度都开始融化了,而姚若叶感觉有一块大石头在她的心里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风吹动着泽玖澜光泽的发丝,他站在月华下仿佛天神般庄严尊贵,可是他整个人却被一股强烈的寂寞所笼罩,看上去是那么深沉和遥远,仿佛是一位被隔在人世外的神灵,终身只有孤寂陪伴。感激一下队长,送点巧克力也没有什么的吧。姚若叶望向不远处回廊下靠着廊柱沉思的泽玖澜,自顾自想着。倏地,她仿佛是下了巨大决心似的,轻轻抿了抿嘴,一步步向泽玖澜走去。她的心脏怦怦直跳,每靠近一步心跳都加快一分。回廊下,泽玖澜敏感的神经感觉到有人的气息靠近,他立刻敏捷地转过身来。一回头,当他深邃的目光接触到面前的白色身影时,那警惕的气息一下子烟消云散。“是你?姚若叶……”“你不在舞会现场,来这里干什么?”泽玖澜没有想到是姚若叶,冷峻的脸庞闪过一丝惊诧,随即又迅速平静下来。夜色中,他平和冷静的神情就如月华般迷人。他静静地注视着姚若叶,眼眸里掠过一丝不为人知、难以察觉的温暖,“你找我……有事吗?”“……队长……我我……”姚若叶慢慢摊开双手,露出还似乎冒着温热气息的巧克力。姚若叶面对妖魔和敌人时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而此时的她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这是我做的……巧克力……”姚若叶望着手中已经有些发软的巧克力,低着头羞涩地说着。她的肩膀在晚风中瑟瑟颤抖,似乎是过于紧张而控制不住地发抖。“哦……”三秒钟的静默。泽玖澜的表情依然没有泛起一丝波澜,但他的心里却百感交集。姚若叶……“谢谢你,若叶。”半响,泽玖澜轻轻接过巧克力,眼里荡漾起更加温柔的暖意,他露出一丝淡淡的浅笑,但语气依然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队长……”姚若叶惊讶地抬起头,她望着淡淡微笑的泽玖澜,水晶般剔透无瑕的瞳仁里闪动着激动的泪光。倏地,礼堂内传来悠扬浪漫的曲子,成双成对的男女纷纷携手跳起华尔兹。美丽的裙摆和帅气的燕尾服在会场中绽开一朵朵绮旎的花朵。“和我跳支舞吧。”泽玖澜伸出手,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月华下温润如玉。那对如北极冰海般寒冷的湛蓝色瞳仁,此时却像被温暖的春风吹拂过似的,清泉流动。“嗯?”姚若叶惊讶地睁大眼睛,不知所措地望着泽玖澜。他轻柔的目光仿佛能流到她心里,他是如此强大而又冷漠,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却忍不住时常对姚若叶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目光,每每都让她紧张得不知所措。泽玖澜不等姚若叶回答,忽然抓起她的手,轻轻把她拉入怀里。泽玖澜温柔地拥着她,带着她轻轻起舞。姚若叶僵在泽玖澜的怀抱中,动作僵硬生涩。她的心怦怦直跳,剧烈得仿佛要跳出她的胸膛似的。月华洒落下来,礼堂内传来悠扬的音乐,他们在空旷冷清的回廊上跳舞。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间停止了流动,声音消融在了时空的缝隙中……3“啊——”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苍寂的夜空,穿透了每一个正沉浸在浪漫华尔兹中的人的心脏。正在回廊上轻拥起舞的泽玖澜和姚若叶两人顿时一愣,他们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脑海里出现同一个想法——难道有事发生了?尖叫声是从花园的深处传出来的,从回廊看过去,花园一片幽黑,静悄悄一点动静都没有。看上去反而更像是一个危机四伏,妖魔齐聚的森林,令人不敢接近半步。刚刚那声毛骨悚然的尖叫,更是添加了一份惊悚。“去看看!”泽玖澜望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脸色阴沉,湛蓝色的瞳仁深处掠过几片阴云。“嗯!”姚若叶用力点了点头,清澈的眼睛眼睛里迸发着锐利的光芒。他们互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向花园冲去。只见刚才还优雅跳着华尔兹的两个人,此时马上变身,只见单手轻轻一撑扶栏,纵身一跃,两个人轻松地跳过扶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花园里跑去。因为那阵尖叫,音乐戛然而止,跳舞的学生纷纷停了下来,全都不安地面面相觑。会场顿时一片混乱,议论的声音如同潮水,一波盖过一波。出事了?!欧阳昕远英气的眉毛凛然一蹙,湖绿色的瞳孔流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抱歉,让一下,我该走了。”没有时间多想,欧阳昕远举起双手,从围绕着他的女生身边挤过,像阵风似的朝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看到欧阳昕远焦急的身影穿过礼堂,其他队员们也都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在泽玖澜和姚若叶跑进花园后,其他四名队员也都朝他们的方向迅速汇拢。而这时一道如利箭般犀利的目光,正望着那几个匆匆跑出大礼堂的背影。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从幽暗角落里闪了出来,银灰色的短发闪烁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光芒。“救……救命啊!”队员们刚跑进花园里,就有一个女生跌跌撞撞地朝他们跑过来,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好像撞见了鬼似的。“不要害怕,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了?”欧阳昕远扶住女生摇摇欲坠的身子,以安抚的语气轻声询问,生怕再触动她紧张脆弱的神经。“那……那里……躺着一……一个人……”女生伸出颤抖的手,指了指身后的草地。因为害怕,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双肩剧烈颤抖着。泽玖澜等人脸色一沉,朝那女生所指的方向望去。借着朦胧的月华,他们看到草地上躺着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从身形来看应该是个男生。泽玖澜走上前,蹲下身子,只见横躺在地上的男生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动静。“这个人怎么了?”“难道他……出什么事情了?”“刚才那声恐怖的尖叫,就是他发出的吗?”周围逐渐聚拢了一批围观的同学,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男生,议论纷纷。“阿朗!”忽然,人群中响起一声凄惨的尖叫。被欧阳昕远扶起的那名女生突然挣脱了他的手,一下子扑倒在横躺在地的男生身上,号啕大哭起来。“你认识他吗?他是谁?”泽玖澜的脸色显得有些沉重……“他……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约好晚上八点在花园见面的。可我到花园时却连一个人也没看到……我就在花园里拼命找他……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女生边抽泣边回答,“后来,我跑到这里,竟然发现草地上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个人……我,我当时吓坏了,没看清楚……没……想到是阿朗!”“阿朗……你快醒醒……阿朗……”说完,女生俯在陈朗身上,伤心地哭泣着,消瘦的肩膀随着她的哭泣声微微颤抖。“你先别哭,他还不一定有事,可能只是昏过去了。”说完,泽玖澜伸出一根手指放在男生的鼻翼下,感觉到有微弱的鼻息喷在自己的手指上。没有死……“醒一醒。”泽玖澜拍了拍他的脸,可是男生依旧紧紧地闭着眼睛,完全没有知觉。泽玖澜曲起拇指,用指甲按了按他的人中,但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姚若叶蹙起了弯弯的柳眉,她望着昏迷不醒的男生,心里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难道又是……可是怎么会……景夜莲蹲下身子在男生的身上和周围仔细检查了遍,抬起头望着所有人说:“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周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不像是被人打昏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复杂的神色,因为男生阿朗的状况和前几次被梦魇袭击而变成植物人的学生实在太相似了。“难道又是梦魇……”雪华说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顿时,花园里陷入了一片沉寂。“可是梦魇不是被消灭了吗?”过了好一会儿,八宝紧紧地攥着欧阳昕远的裤腿,心有余悸地望着面前的队友。“是啊,梦魇已经死了。那……难道它复活了?”“不,不可能复活。它当时化为一团粉末,那粉末现在还保存在实验标本瓶里呢!”“那……那怎么会?”“也许这是一只新的梦魇!又一只梦魇!”姚若叶有些沉重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的额头冒出了汗珠。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也是被梦魇所害,她马上想到梦魇应该不只有一个,甚至还有一个群体。“什么……你说……新……新的梦魇?!”人群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已经有人开始害怕地喘着粗气。“太……太恐怖了吧,还有……还有梦魇……若叶你不要吓我们。”“我觉得若叶说得有道理,谁也不能保证世界上只有一只梦魇,或许还有其他同类存在。”欧阳昕远站了起来,望着所有人严肃地说道。“可是我们刚才已经仔细巡视过会场周围和花园里了,没有发现梦魇,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哇……”“上次还没有从那个梦魇身上找到更多的秘密呢,现在……现在竟然又来一只,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又一个,这个学校是不是受了诅咒!”“太可怕了,我们会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围观的学生们不安地议论着,仿佛世界末日到来似的惊恐。“好了,大家不用害怕。”就在所有人陷入一片新的恐慌之时,泽玖澜队长站了出来,平稳的声音中透着一贯的冷静和淡定。“胡乱猜测只会增加紧张的情绪,现在没有证据,一切都还是猜测而已。真相我们会调查清楚的,请大家赶快离开现场。”泽玖澜不容辩驳的话语使原本喧闹嘈杂的现场顿时安静下来。大家不再随意议论,围观的人群开始散去,的队员们则准备清理现场。而姚若叶仍呆立在一边,脑海里仍是一团迷雾。虽然队长没有正面回应,但是梦魇不只一个,这应该不会错。可是它们相继出现的目的是什么呢?召唤它们的人又会是谁呢?4“哈哈,你们都想得太简单了!”倏地,一阵似乎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声,从尚未完全散去的人群之外传了过来,所有人瞬间僵滞住。只见一位少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罕见的银灰色头发,俊美的脸,戏谑的神情,令他如鹤立鸡群般醒目。竟然是冷猎!“你们还真是傻呢,呵呵。世界上的梦魇多着呢,而且有些梦魇就算从你身边走过你也认不出来!”冷猎扫视了所有人一圈,似乎在嘲笑着周围的人,但同时也在警告所有人。的队员全都站直了身子,以警惕的目光望着冷猎。这个神出鬼没的少年,这个曾经也是成员之一的少年,这个在他们捕捉梦魇时曾经出现,阻碍他们的少年,他到底知道些什么,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冷猎!”姚若叶惊愕地望着站在人群前的冷猎,“你怎么会知道……而且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旁的泽玖澜站了起来,他暗暗地打量着冷猎,深邃的瞳仁越来越犀利。冷猎那双还透着嘲笑意味的双眼望着所有人,郑重其事地大声说:“梦魇以吸食人类的灵魂而生存,吸食灵魂到一定程度的梦魇还可以进化成人类的样子,以假乱真!”“噢——”众人哗然。围观者露出或是惊恐、或是将信将疑的神色……冷猎的话着实让每一个人震惊不已!“天哪——”“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太可怕了!”原本逐渐散去的人群又一次聚拢过来,大家更加不安地纷纷议论起来。仿佛有一阵极寒的风拂过七星学院,所有人都感觉浑身一寒,从骨子里开始瑟瑟发抖起来。难道有一只进化成人形的梦魇混入了七星学院,躲过了他们的视线!连的队员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如果正如冷猎所说,那么他们和梦魇的战斗就还没结束,等待他们的可能是更加危险而激烈的战斗!进化成人类的样子!以假乱真!冷猎的话深深印刻在姚若叶的心里。她睁大了眼睛,站在焦躁沸腾的人群中,却没有一点反应,仿佛已经灵魂出窍。她晶莹剔透的瞳孔被不安和惶恐一点点污染。她的心脏一点点紧缩,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在手心,令她呼吸困难……“你是谁?”“我叫梦魇。”“爸爸妈妈怎么了?”“他们睡着了。”“跟我走吧……我会给你糖吃,给你可爱的洋娃娃……来……不要害怕……”“不——要!”那个噩梦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那个美得惊心动魄的金发女子,她说她叫梦魇,她拥有人类的样子……原来现在出现的这只怪物和害死爸爸妈妈的那个一样,是可以幻化成人形的高级梦魇!……“大家先不要惶恐,一切还只是个猜测。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这名学生的昏迷原因,一切还要等医生来下定论!”正在这时,泽玖澜深深地看了冷猎一眼,面对着人心惶惶的同学们再次说道,“现在请大家先离开这里,现场我们还需要处理,先救伤者要紧。”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不可思议的震慑力,很快安抚了学生们紧张不安的神经。“泽玖澜队长说的话有道理……”“我们是不是太紧张了?”“不管怎么样,先回去再说吧。”“嗯。”……泽玖澜带着队员们赶紧驱散了人群,联系了医院的急救人员把昏迷不醒的陈朗送入了医院。一场风波终于暂时性被压制了下来。可是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5医院得出的诊断结论,正如队员们担忧的那样——陈朗被诊断为永久性植物人!“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第二天一大早,秦东流就带着他的手下来到总部,大声地呵斥所有人。“这次是我们的失误。”坐在办公椅里的泽玖澜站了起来,脸上有深深的自责。“队长……”队员们看到泽玖澜这副样子,都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愧疚感从他们心里一点点蔓延开。连秦东流和他的手下们都愣了愣——没想到高傲的泽玖澜会向他们认错!“哼!”秦东流甩了甩衣袖,不屑地瞥了泽玖澜一眼,“这次算是最后的警告,如果再出任何纰漏,学生会就要接管!”“什么!”队员们惊愕地张大了嘴。“凭什么学生会要接管!”望着秦东流这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姚若叶终于忍不住站出来指着他大声说道。“这段时间学校发生了那么多意外,已经有五名学生变成植物人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泽玖澜的领导能力!”秦东流完全把她当成空气,只是盯着泽玖澜疾言厉色。队员们全都望向泽玖澜,他们的眼里闪动着紧张不安的光芒,似乎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泽玖澜平静的脸庞之上没有一丝波澜,他沉默了半晌,缓缓说道:“好的,如果再出差错,我就辞去队长的职务。”“队长!”队员们难以置信地望着泽玖澜。雪华冰山般的表情瞬间崩溃,她满脸焦灼地望着泽玖澜,像紫水晶般美丽剔透的眼睛里闪烁着不安的光芒。而此时连任何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智商200的欧阳昕远也都没了任何方向。景夜莲完美的伪装依旧掩盖不了他的惊讶和焦灼,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强大的男人有一天会舍弃。“队长……”八宝纯真无瑕的眼睛盈盈欲滴,他走到泽玖澜的身边攥着他的裤腿,扬起圆嘟嘟的小脸眼泪汪汪地盯着泽玖澜,就像一只害怕被主人遗弃的小狗。“队长……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你不能答应他!不能把给别人!”姚若叶攥紧了拳头,晶莹剔透的瞳仁里满是不甘。她愤然扭过头,瞪着秦东流不服气地大吼:“学生会凭什么接管,我们拼死拼活出生入死,你们做过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接管!”“你……”秦东流被姚若叶的话气得面红耳赤,他捏紧了拳头,上下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烁着不停跳动的怒火,就像一只随时会发狂的狮子。“姚若叶,不要说了。”泽玖澜淡淡地吐出这一句,依然没有丝毫的恼怒,只是阻止姚若叶继续说下去。“队长!”姚若叶不甘心地扭过头,她望着泽玖澜,眼睛里雾气弥漫。“姚若叶,我命令你,不许说了。”泽玖澜的声音依然平静,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力量。……“哼,今天就算了,你们好自为之!”秦东流不想和姚若叶还有那些队员们纠缠下去,甩了甩袖子带着手下愤然离开。就在这时,泽玖澜面无表情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队长……”队员们担忧地望着他的背影。砰——办公室的门被无情地关上,所有关切的视线被挡在了门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