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嗖——突然一个黑影冷不丁蹿到了姚若叶的面前,瞬间她感到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一紧。“呵呵呵呵……抓住你了……”背后响起一个冰冷滑腻的声音,就像某种爬行动物的叫声。姚若叶猛然睁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个冰冷滑腻的物体牢牢束缚住了,身体丝毫不能动弹!是梦魇?!“哈哈哈,你不乖……带你走……”梦魇冰冷恐怖的声音响彻在一片死寂的楼道里,它站在姚若叶背后,一手勒住她的腰,一手勒住她的脖子。“……唔……”姚若叶难受地皱起了细长的柳眉。她用力掰着梦魇勒住她脖子的手,可是怪物的力气要比她想象中大很多倍,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抗衡的。咯咯……咯咯……勒住脖子和腰的手一点点缩紧,姚若叶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起来。窗外沥血的满月越来越狰狞,仿佛是鬼魅的笑脸。……救……救……命……姚若叶张了张嘴巴,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她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就像一只不小心闯入蜘蛛网的蝴蝶,徒劳地扑打着翅膀,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只能等待着死亡的宣判。……“若叶!”倏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姚若叶费力地睁开眼睛,恍惚中她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一片漆黑中跑了出来。“放开她!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泽玖澜高大的身影在梦魇面前站定,他捏紧了双拳,双眼透着犀利的目光,大声朝着梦魇怒吼道。一向沉着冷静的他此时有点失去控制,就像一座压抑着随时会爆发的火山!“……愚蠢的人类……你以为我会听从你的命令吗……呵呵呵呵……”梦魇咯咯笑了起来,狰狞的笑容爬上它扭曲的脸庞,恐怖万分,那滑腻冰冷的笑声更是令人毛骨悚然。“……队……长……”姚若叶终于看清了来救她的人,那是被所有人奉为神般神秘而又强大的泽玖澜。是队长,队长来救我了,队长……那一瞬间,姚若叶看到泽玖澜的出现,内心忽然格外平静,因为在姚若叶的心里,澜队长最强大,没有任何事不能解决。只要泽玖澜队长在身边,就算是面对死亡,她也不会惧怕。“姚若叶,你不要害怕,坚持一下。”泽玖澜看了一眼被困住的姚若叶,眼里荡漾起一片担忧之色。转而,他注视着梦魇恐怖扭曲的脸庞,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却是那么冰冷刺骨,似乎能把天地万物瞬间冻结的笑容。倏地,半空中漂浮起一片片粉红色的樱花,樱花越来越多,像雪花般纷纷扬扬地漂浮在楼道里。奇异的花香游走在空气中。三更半夜,摇光楼内居然会下起樱花雨!这似乎是连恐怖的梦魇都没有想到的。只见泽玖澜轻轻一扬手,粉嫩的樱花全都会聚到他周身,仿佛是受到他的召唤。没有风,他半长的黑发却在半空轻轻飞扬着,铺展出一片令人迷醉的黑色。他的表情就像神灵般庄严,湛蓝色的瞳仁就像浩瀚无边的大海。只见他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朝梦魇轻轻一指,那些樱花全都接到命令似的幻化成一条粉红色的绸带,然后迅速向梦魇伸展过去!粉红色的“绸带”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以螺旋型的形状迅速把梦魇缠绕起来,然后倏地收紧,把梦魇牢牢地捆绑起来。梦魇还来不及出手还击,就被绸带牢牢缠住,勒着姚若叶的脖子和腰的手也无力地软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啊——”伴随着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梦魇突然浑身惊悸起来,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砰——突然。它又停止了挣扎,像条死鱼似的倒在了地板上。那些樱花也像幻影似的倏地消失了,只留下那淡淡的花香证明它们存在过。泽玖澜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梦魇,神情依旧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泽玖澜只是扶住摇摇欲坠的姚若叶,望着怀中如此虚弱的女孩,泽玖澜的心微微地纠结起来,眼底不自觉流露出温润如水的柔光。那是他从来没有流露过的目光,如春风拂面般温暖。“队长,你好像一直对谈恋爱没有兴趣啊……”泽玖澜耳畔不自觉地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浑身颤了一下。此时的姚若叶,早已虚弱地睡了过去。纤细的她此时看上去苍白羸弱的,就像一朵在风中摇曳的白莲,惹人怜爱。她能感受到的只有泽玖澜温暖的怀抱,却望不见他难得的温柔眼神……2哐——哐——哐——被封印在玻璃器皿中的梦魇,愤怒地撞击着玻璃,不断发出沉闷的声响。巨大而坚实的玻璃器皿摆放在总部正中央,所有队员以及学生会的人环绕着它观察着里面不断挣扎的梦魇。“这个就是梦魇?原来世界上真有……”秦东流的手下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哐!梦魇隔着玻璃,冲向他龇牙咧嘴。表情尤其狰狞恐怖。那矮个男生吓得浑身一哆嗦,踉跄后退了一大步,他扭过头哆哆嗦嗦地问:“它真的会吃人?”“是吞噬人的灵魂。”欧阳昕远摇了摇手指纠正道。“这次算你们立了功劳!”秦东流瞥了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泽玖澜,再看着被封印在玻璃器皿中的梦魇,眼里更多流露的不是惊讶,而是不甘心。再次立下了大功,扬眉吐气地向学生会炫耀,这对秦东流来说简直是一个耻辱,没有借机除掉,竟然还给了他们一个风光的机会……秦东流一脸的郁闷。泽玖澜看都没看秦东流一眼,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依旧若有所思地望着玻璃器皿中不停挣扎的梦魇。昨晚轮到他和欧阳昕远巡夜,就在他在二楼楼道上巡视时却听到了打斗的声音。他偱着声音跑了过来,没想到却看到应该在房里睡觉的姚若叶竟然被梦魇纠缠住了!他庆幸的是还好自己及时发现,否则……他真的很难想象那个结果……站在泽玖澜身侧的雪华,暗暗注视着他的脸。只见泽玖澜蹙起了英气的浓眉。虽然捉住了梦魇,可是盘踞在他眉宇间的忧愁却没有丝毫的消散。雪华暗暗地攥紧放在身侧的手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队长真是太厉害了!”“队长的本领真是出神入化,一出手就轻易地把梦魇给抓回来了!”“果然不愧是我们的队长,简直是手到擒来啊!”队员们簇拥着泽玖澜你一句我一句地争相夸耀,所有人的眼睛闪闪发光,对泽玖澜的崇敬目光简直就像在膜拜神明。可是泽玖澜对于手下热情的崇拜却无动于衷。而一旁的角落里正站着第502次来交申请书的姚若叶,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虽然转瞬即逝。泽玖澜默默地叹了口气,抿了抿冰冷的嘴唇,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说:“梦魇不是我抓住的。”“啊?”所有人顿时哗然,全都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不是队长抓住的,那还有谁有这样大的本事?所有队员心中有着同样的疑问。仿佛看穿了手下的思绪,泽玖澜抬起冰冷的湛蓝色眸子望着所有人平静地说:“抓住梦魇的是……姚若叶。”“若叶!”所有人震惊不已,纷纷转过头,睁大了眼睛。一个个无法置信地望着乖乖站在角落里做着第502份考核试卷的姚若叶,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整个鸡蛋。“我……我……我……”姚若叶抬起头,眨巴眨巴着精亮的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一句话来。连她自己都很震惊,梦魇是她抓住的吗?怎么可能!她根本打不过那只梦魇,别说抓住它了!记得当时她被梦魇抓住,后来泽玖澜跑来……再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就不记得了……就在大家全都震惊不已时,泽玖澜又冷静地开口了:“我赶到现场时,梦魇在和姚若叶搏斗后力量大幅度下降,所以我才轻易地制服了梦魇。所以战胜梦魇的,实际上是姚若叶!”队长说的……是真的吗?姚若叶一时愣在原地,头顶上挂起了一排问号。数秒的沉默。“哇!看来若叶的优秀基因爆发了呢!不错,不错,若叶,你为立了一项大功!”景夜莲推了推眼镜,第一个点头道。“连队长都这样说了,看来不会有错!若叶,你的愿望就要达成了!”欧阳昕远也摸了摸下巴,表示赞同。“若叶,看不出来你还蛮厉害的嘛!”八宝拍了拍姚若叶的胳膊,用奶声奶气的声音故作深沉地说。只有雪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望着表情依旧没有任何一丝波动的泽玖澜,泽玖澜眼底闪过一丝没落,透着无尽的无奈。有些粗线条的姚若叶却还在一旁疑惑不已,她歪着脑袋,两条眉毛紧紧地纠结在一起。“呃……”难道真的是我战胜了梦魇?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有些我也想不起来了……难道我真的在稀里糊涂中战胜了梦魇?“由于姚若叶这次打败梦魇立下了大功,所以我这次破格准许她加入!”倏地,泽玖澜站到所有人面前,大声宣布道。泽玖澜然后他静静地走到姚若叶面前,露出难得一见的淡淡笑容:“欢迎你加入!”“真的?!我终于加入了,这不是在做梦吧!”姚若叶愣愣地抬起头,望着泽玖澜深邃的眼眸,清澈的双瞳弥漫起一片雾气。她猛地弯下腰,朝泽玖澜深深地鞠了一躬,大声说道:“相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爸爸,妈妈,你们听见了吗?我终于加入了,我终于有机会能够找到真相,为你们报仇了!梦魇被捉住后七星学院恢复了平静,学生们又回到了往常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而那只被捉的梦魇依旧被封印在总部的玻璃器皿中——“……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梦魇倒在玻璃器皿中,就像是一条被钓上岸的鱼似的苟延残喘。它的身体已经透明得仿佛是天上的云烟,轻轻一碰就会消散。“它好像快不行了。”姚若叶坐在皮沙发上,边喝着珍珠奶茶边望着玻璃器皿中的梦魇。她咬着塑料吸管,轻蹙着弯弯的柳眉。虽然刚成为队员,可对这里熟悉得就像家一样,她很快和众人打成一片,把总部当做自己的家。“吸食不到人类灵魂的梦魇似乎力量越来越薄弱了,就跟人类不吃饭一样,身体也越来越虚弱。”雪华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红茶轻轻抿了一口。绝美的容貌,优雅的举止令人移不开眼睛。刚被封印在玻璃器皿中的前几天梦魇还算正常,可接下来的几天吸食不到人类灵魂的梦魇越来越焦躁和难受,它拼命地撞击着玻璃器皿,撕扯着自己的身体。它的身体因为力量的削减而越来越透明。这几天梦魇仿佛消耗了所有力气,像一条垂死的鱼似的停止了挣扎,它好像快要不行了……倏地,正在做最后挣扎的梦魇停止了一切动作,它红色的眼睛闭了起来,轻轻翕合的嘴唇凝固成一个半张的姿势,一缕缕淡蓝色云烟从它身上袅袅升起,它的身体一点点在消失……“啊!”正在喝珍珠奶茶的姚若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到玻璃器皿前。她双手贴在玻璃上,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被封印在里面的梦魇。“它怎么了?它在消失!”她焦急地叫着,对眼前的状况不知所措。雪华叫来了其他队员,所有人聚集到玻璃器皿周围,望着渐渐消失的梦魇露出惊讶的神色。只见梦魇越来越透明,最后身体缓缓化成一缕云烟完全消失了!“它就这样死了吗……”姚若叶望着空荡荡的玻璃器皿,轻轻地喃喃着。“这也是它罪有应得。”欧阳昕远拍了拍姚若叶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为什么它会无缘无故出现呢?”姚若叶继续纠结着。“梦魇不会自己跑出来,应该是有人召唤,但是召唤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召唤出一个梦魇,或者还是更多的梦魇?”欧阳昕远也开始疑惑。一时间,众人沉默下来,纷纷思索起这些个问题。泽玖澜从办公室出来,听到众人对梦魇的讨论,他的心沉了一下,脸上晃过一丝怪异的神色。他似乎在担心着什么,深邃的眼眸如一汪幽不见底的潭水,让人难以捉摸。泽玖澜没有多想,冲着姚若叶的背影,沉声喊道:“姚若叶!”“到!”姚若叶条件反射般地大声应道,立刻转过身去面对泽玖澜。“以后不要私自议论梦魇!关于梦魇的调查直接向我汇报,禁止私自谈论!”“所有人都听到了没有,特别是你……姚若叶!”泽玖澜宣布命令的时候是那么严厉,不仅是姚若叶,所有队员没有人敢违背。“是!队长!”“还有,姚若叶,你既然有时间谈论这些,还不如多想想如何度过见习期吧!”泽玖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新成员入队半个月,如果不能通过考核,就会被除名。这个你应该知道吧?”姚若叶的脸颊一阵红一阵白,讪讪地点点头:“知道……”“马上就要考核了,你好好准备吧。其他人……回去休息。”……3实习期考核会是怎样的呢?的晋升制度:新成员入队,没有任何实际权利,只是名义上的队员,连徽章都不会拥有。经过半个月左右的实习期,新成员会接受一次实习考核。通过考核的实习队员,会成为真正的队员,拥有刻有自己名字的徽章。而进入以后的考核,也是关卡重重。通过实习期考核的队员被称为“一阶队员”,每经过一次考核晋升一级,就可以成为“二阶队员”“三阶队员”,然后就是“副队长”“队长”。当然,只有晋升,队员才可以拥有一些权限,例如进入不同级别的机密资料库的权限等等。就在姚若叶思考着是否能顺利经过实习期考核的时候,这天一大早,她就被泽玖澜叫到了总部。总部只剩下泽玖澜和姚若叶两个人。姚若叶坐在桌子边,小心翼翼地瞄着面无表情的泽玖澜,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一大早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姚若叶,既然我已经批准你加入了队伍,从现在开始,我就要以队内准则来严格要求你。从今天起,我会对你进行全方位的培训!”泽玖澜一本正经说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培训呢?看澜队长的那张扑克脸,应该是魔鬼训练……“不要以为你加入了,就是正式队员了。不能通过实习期考核,我一样会让你离开队伍!”泽玖澜站在姚若叶面前,双手反剪在背后,义正词严地说着。那对湛蓝色的瞳仁就像是两把冰冷的利箭,盯得姚若叶无所遁形。“是……队长……”姚若叶立刻收回了思绪,讷讷地点了点头,在泽玖澜犀利的目光下不敢抬头。啪——泽玖澜把一叠厚厚的档案册丢在姚若叶的面前,差点把姚若叶的人都给埋没了。“这些是的历史资料还有案件资料,你要把它们全部看一遍,然后熟记在心。”“啊……”姚若叶望着面前小山般高的档案册,下巴落到了桌面上,“那么多……全部要看吗……”她看到那么多的档案册,瞳孔里已经有两个旋涡在骨碌骨碌旋转了。“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队员,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泽玖澜盯着姚若叶疾言厉色道。“是……”“作为一个队员,最重要的是要遵守守则,只要你在队一天,就一天也不能忘记!”“啪”的一声,一本蓝色封皮的小册子稳稳地降落在她的面前。姚若叶拿起册子翻阅起来,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列了四十八条——1.队员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不得有任何异议。2.队员必须友好合作,不能逞个人英雄。3.不能借的名义欺压无辜学生,否则将以革除身份作为处罚。……“这些你回去背熟,明天背给我听。”泽玖澜面无表情地说道。姚若叶快速地翻着守则,密密麻麻的字令她脑袋直晃悠:“好……好多……”“多吗?”泽玖澜抬了抬眉头,拍拍桌子上厚厚的一堆书本,“这里还有创建历史,和特大事件全记录……”“够了……够了……”姚若叶擦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紧紧抓住守则,“我明天一定倒背如流!”泽玖澜淡淡一笑,抬起眼角望向她:“倒背如流?真的?”“假的……假的!”离开办公室,姚若叶立刻马不停蹄地埋头苦学起来。虽然上次抓住的梦魇已经消失了,但姚若叶还是常常做噩梦,梦里依然是那个金发的鬼魅女子。她隐隐地感觉到不安,似乎有更大的危险正在迫近,队长不允许私自讨论梦魇,可是梦魇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不管怎样,她发誓一定要通过重重考核!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到机密档案册里所有关于梦魇的秘密,找出父母被害的真相。所以自己一定要成功!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姚若叶都抱着档案册,吃饭时经常不小心把橡皮……“UpUp动一动,UpUp举个手,UpUp想个属于你自己的招牌动作……”因为太累,埋没在一大堆档案册里呼呼大睡的姚若叶迷迷糊糊中听到手机响了起来,她掀开压住胳膊的档案册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按下接听键。霎时一个冰冷严厉的声音冲破她的耳膜——“现在已经几点了?你怎么还没出现在总部!限你两分钟以内出现在开阳楼前的树林里。否则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电话那头的泽玖澜平静到没有波澜的声音,在姚若叶听来却是那么严厉,似乎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姚若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看了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7:58啊?!已经那么晚了,昨天自己复习得太晚居然睡过头了!泽玖澜要她两分钟内出现在开阳楼前的树林里,哎呀呀——要来不及了!姚若叶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盖在她身上的档案册散了一地,也顾不得收拾了。“正好八点。”看到姚若叶满头大汗地冲到他面前,泽玖澜缓缓地抬起手,冷冷地看了手表一眼。“呼——呼——”姚若叶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累得气喘吁吁。“今天我要给你上的是武术课,你要学习的是双棍!”泽玖澜丢给她一副红色的双棍,脸色平静地说。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上,金色的阳光就像一根根金丝线,丝丝缕缕地洒落下来。一只只小鸟欢快雀跃地在茵茵密密的枝叶间跳来跳去。双棍?姚若叶愣愣地望着手里的一副红色双棍。双棍上刻着一只翱翔的凤凰,浑身燃烧着烈炎,就像刚从火焰中重生似的神采熠熠!“双棍看似普通,实则变化多端,虽然没有锋利的刃,但是如果能使好,它的攻击力绝对不会比刀剑弱。”泽玖澜背着手,望着姚若叶严肃地说。“现在我给你演示一遍。”泽玖澜拿起她手中的双棍,亲自示范了一遍。横扫、旋转、收手,利落、干净,一气呵成,就像是一阵利风,仿佛能刮疼皮肤似的迅疾锋利!好厉害——姚若叶忍不住在心里赞叹,她望着像只鹰般迅疾犀利的泽玖澜,双眼闪闪发光。“要快、狠、准,试试看。”泽玖澜停下了动作,转过身把双棍交到姚若叶手中。太阳那么大,阳光那么强烈,他虽然做了那么大幅度的动作,可是脸上却出奇的清爽,居然没有一点汗水。“哦……”姚若叶讷讷地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握紧双棍,学着泽玖澜刚才给他的演示使起来。横扫、旋转、收手!姚若叶默念着招式,可是在收手那一招时双棍却狠狠地打到了她的脸,瞬时她疼得浑身一颤,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顿时雾气迷蒙。“怎么了?很疼吗?”泽玖澜紧张地跑到她面前,话语中掩饰不住焦急。“没……事。”姚若叶赶紧咬着牙挺直背。这么点小伤小痛算得了什么呢,她一定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队员,给父母报仇,再苦再痛也不怕!“你的方法不对,再怎么练都是白费。”泽玖澜语重心长地说,“记住刚才我教你的口诀。”“嗯!”姚若叶用力点了点头,再次练习起来。她手持着双棍,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相同的招式,可是每次不是旋转时双棍从手里脱落,就是收手时打到自己。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滚落,落进了草丛里,她的脸涨得通红,明明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却依旧咬紧牙关。横扫、旋转、收手!姚若叶边默念着口诀,边重复三个招式!一套动作准确、利落,竟然没有一丝失误!“啊——我好像学会了!”姚若叶兴奋地转过头。泽玖澜点了点头,微笑着望着她,那赞许的微笑比任何夸奖的话语都要弥足珍贵。那温柔的笑容仿佛是冲破黑暗的晨曦,能扫去心中所有的阴霾。姚若叶心中为之一震,望着泽玖澜温柔的笑容整个人呆住了。她感觉到泽玖澜最近对她越来越关心,有时候也非常温柔。难道他渐渐接受她这个笨笨的队员了吗?姚若叶在心里偷偷开心着……4自从梦魇被抓到并且自己融化消失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学院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转眼已经到了情节人,整个学校都沉浸在一片甜蜜浪漫的氛围中,大家渐渐淡忘了曾经掀起一阵风波的梦魇。几朵白色的浮云在蔚蓝的天空上悠悠飘过,就像棉絮般温柔可爱。七星学院到处挂满了粉红色的气球和粉红色的丝带,迎接着情人节的到来。空气中弥漫着玫瑰花和巧克力的香味,令人沉醉在恋爱的心境中,整颗心都轻飘飘的。总部。泽玖澜正坐在自己的室内,翻阅着手里的报告。他嘴边的柔和线条表示最近没有异常事情发生。他放下资料,端起精美的镀银骨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雪华给他泡好的上好红茶,整张脸都舒展开来。“……景夜莲……你使诈……”“……啊……谁来帮帮我啊……”外面传来一阵喧哗,泽玖澜侧过头透过玻璃看到队员们吵吵闹闹的身影,不禁流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来。轰——厨房里倏地传来一阵巨响,接着一大片一大片的黑烟从里面弥漫出来,好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所有队员望着乌烟弥漫的厨房,额角滑落一大颗冷汗。“咳咳咳……咳咳咳……”浓烟中一个少女用力扇着手,驱赶着周围的浓烟。烟雾渐渐散去,厨房慢慢显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来。洗碗槽里堆满了锅碗瓢盆,地上和料理台上溅满了乌黑的不明液体,微波炉大大敞开着,几乎已经满目全非。“我明明是按照说明书做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姚若叶拿着料理书,两眼紧紧盯着当前一页“巧克力的制作过程”仔细看着。努力找出自己刚才的疏漏。她的头发乱糟糟的,脸被熏得乌黑,围裙上溅满了乌黑的不明液体,与其说她在制作甜品不如说她在和食物进行一场恶战……姚若叶翻看着“甜蜜食谱”,手忙脚乱地从橱柜中翻找出用具,按照说明烧开水,在锅子里放一只小锅漂浮在水面上,再在小锅里放入切碎的巧克力块,用筷子慢慢搅拌着。不知道队长喜欢吃甜点的还是淡点的……姚若叶边搅拌着巧克力边思索着。队长喝咖啡从来不放糖,他应该是不喜欢吃甜食……那就少放点糖……姚若叶拿起砂糖,只舀了浅浅的一勺放入巧克力中。望着白色的砂糖慢慢融化在巧克力里,她的唇边漾起比巧克力还要甜的笑容来。虽然不是很清楚自己怎么消灭了梦魇,但是不管怎样,泽玖澜允许她进入,这一点已经令她很开心了。最重要的是,澜队长还把姚若叶从梦魇的魔爪中拯救了出来,这使姚若叶视泽玖澜为救命恩人。她一直想要好好感激泽玖澜一番,于是便学着其他女孩子做起巧克力,希望能传达自己的心意,把这份甜蜜送给她心爱的澜队长……望着成旋涡形状旋转的巧克力,姚若叶的脑海里闪现出当时的场景。她被梦魇牢牢抓着,澜队长的眼里迸发出愤怒的目光。从来没有见过队长如此着急快要失控的样子。当时的他就像希腊神话中的勇士那么英俊,就像天神般强大,梦魇在眨眼间就被他制服了……突突突……突突突……小锅里的巧克力已经完全融化,冒起了一个个气泡。姚若叶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小心翼翼地制作起爱心巧克力,一阵忙碌之后,一颗颗甜蜜的爱心展现在她的眼前。望着自己第一次亲手做成的爱心甜品,姚若叶嘴边浮现起一个自豪中带着羞涩的笑容。队长,谢谢你……呵呵!姚若叶憧憬在美好的想象中,可爱的脸庞一片绯红。真希望情人节马上就到来啊!5情人节当天,七星学院各个角落都仿佛飞翔着爱神丘比特……清晨,当的队员们刚从开阳楼里走出来时,就被一大群女生在林xx道上截住了去路。手捧着巧克力和鲜花的女生们把队员们围在中间,拥挤的人群令整条林xx道水泄不通。“欧阳学长,请接受我亲手做的巧克力!”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把一个湖绿色丝带点缀的盒子递到他面前。她紧闭着双眼,牙齿紧咬着下唇,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欧阳昕远接过盒子,嘴边漾起一个优雅的毫无破绽的微笑,他把盒子举到鼻翼前轻嗅了一下,笑眯眯地说:“谢谢,这精心准备的巧克力我一定会一口不剩地吃下的,哈哈。”“欧……欧阳学长……”娇小的女生仿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睁大了眼睛以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欧阳昕远,当她看到他脸上流露的温柔笑容时,眼眶里瞬间溢满了晶莹的泪水。“谢谢您……我真是太喜欢您了!”“不胜荣幸,我的公主!”欧阳昕远轻轻执起她白皙的手,放在如玫瑰花般娇嫩的唇边轻轻印下轻轻一吻。“噢哦——”其他的队员们顿时发出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真是受不了,这个丢脸的家伙……姚若叶等人忍不住抽搐着嘴角,对欧阳昕远这个爱出风头的家伙实在没辙。就在一大群女生都在为了得到欧阳昕远的眷顾而展开一场激烈的争夺战时,有一个女生颤颤巍巍地走到泽玖澜面前。“泽玖……玖澜学长,这……这是我亲手做的巧克力……还,还有卡片……请,请您一定要收下!”她伸出双手把巧克力递到泽玖澜面前,头埋得很低,消瘦的双肩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所有人停止了争执,一动不动地望着泽玖澜,队员们睁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队长,仿佛在心里猜测他会不会收下巧克力。而姚若叶此时直愣愣地盯着澜队长,眼神里流露出别样的目光。巧克力?巧克力……队长,你会不会接受呢?情人节接受女孩送的巧克力……不……不要收……不要收……上帝保佑……姚若叶控制不了自己焦灼地注视着泽玖澜,仿佛想用眼神告诉他:队长,不要收啊……泽玖澜迎着姚若叶五味杂陈的期待目光,眼底泛起了难得的暖意,他丝毫没有注意面前的巧克力,只是愣愣地对视着若叶出神。他想起姚若叶在总部的厨房手忙脚乱地制作巧克力,心里竟会径自猜测她会将巧克力送给谁。这是一种很久都没有过的强烈期盼,期盼着有一个女孩能把亲手制作的甜蜜送给自己。姚若叶,你做的巧克力到底是送给谁的呢?泽玖澜想到这里,赶紧避开了姚若叶的目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见得泽玖澜伸出手,低着头的女生心里越来越焦急。难道玖澜学长不肯接受她的巧克力吗?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周围的人也都看出了那女生焦急的心情,所有人紧紧地闭上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寂静……寂静……无止境的寂静……快要令人窒息了……姚若叶偷偷地摸出放在口袋中的巧克力。巧克力被装在一个小巧的盒子里,上面还很用心地用红色丝带打了一个蝴蝶结。队长,他会不会拒绝我呢……老天!请保佑我吧!姚若叶此时的心情和那个低着头的女生一样忐忑不安。泽玖澜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他回过神来,伸出手,轻轻地接过了面前的巧克力,淡漠地说了声谢谢。“……啊……”低着头的女生激动地抬起头,用盈盈欲滴的双眼充满感激地望着泽玖澜。泽玖澜微微点头仿佛是在向她表示感谢,然后就径直离开了人群。啊?姚若叶的心猛然一沉。她望着泽玖澜离去的背影,低下头,悄悄地把手中的巧克力放回了口袋。队长,你为什么要收其他女孩子的巧克力呢?难道你……喜欢她吗?不要……姚若叶心头不禁泛起一阵酸涩,为什么心里一阵难受?难道这种酸溜溜的感觉,是……吃醋?!天哪……姚若叶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站在一边。而这一切都被一旁的雪华看在眼里。“若叶,你没事吧?”“啊,雪华姐……哦,没……没什么呢……”雪华看着姚若叶失落的样子,再回头望着泽玖澜渐渐远去的背影,秀美的眉头慢慢紧缩,纤长的睫毛也微微颤动起来。队长,姚若叶,他们……她一切都明白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