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这一代青年越是强调现实,现实越是折磨他们

葡京官网 1

被扭曲的情感

style=”font-size: 16px;”>几天前的一个夜晚,我再次看了电影《日瓦戈医生》。精彩之处仍不可胜数,一个片段给我印象尤深。医学院的学生日瓦戈,抱着几本书乘坐老式电车,跑过莫斯科街头,脸上充盈着希望、好奇、单纯……生活正在向他展开,一切皆有可能。

style=”font-size: 16px;”>多年来,我总是期待在北京街头看到腋下夹着书籍的青年人。他们可以神色匆匆,也可以散漫不羁,书是他们通往未知世界的船票,也是抵御外界庸俗的城墙。

style=”font-size: 16px;”>出人意料的是,我一次也没碰到过。在这座超过一千万人口的城市里,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在餐厅里、地铁车厢中、公园的长椅上,我很少碰到真正的阅读者。

style=”font-size: 16px;”>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当然会有人正在读些什么,可能是一本书、一份杂志、一张报纸,或是一个iPad的显示屏。但是,这些印刷品与显示屏,似乎都失去了书的意义。它们不提供生活的另一种可能,迫使他们追问人生的意义。它们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帮他们获得更多的生存技巧。

style=”font-size: 16px;”>总而言之,它们不提供另一种逻辑,只加固原有的逻辑。此刻,现实的、可见的、物质的力量吞噬了一切,幻想的、缥缈的、精神的领域不断萎缩,甚至变成了一种笑料。

style=”font-size: 16px;”>人们羞于谈论自己的内心、人生的理想,不自觉地贬低知识、思想、精神的空间,认定它们不合时宜、软弱无力。

style=”font-size: 16px;”>倘若你在餐桌上向人问起最近在读什么书,谈谈对于约瑟夫•布罗茨基的看法,多半会引发莫名的眼神。人们甚至耻于提及一些词汇。在王蒙高声说“躲避崇高”十多年后,人们不仅躲避它,还讥讽它、践踏它。

style=”font-size: 16px;”>这一切并不难理解。倘若放在世界历史的框架中,此刻中国的精神状况,与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胡萨克时期的捷克、八十年代的匈牙利都有相似之处。一套意识形态系统崩溃了,生活在精神废墟之上的人们无所适从,甚至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困境。

style=”font-size: 16px;”>一套话语系统都已被污染,所有的词汇都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style=”font-size: 16px;”>在把“知识越多越反动”、“臭老九”的标签贴在知识分子身上之后,“知识”与“知识分子”不仅失去光环,还是无用的象征;不断高唱的“理想”,让“理想”变成了欺骗的代名词……这种情况,因为新生的大众文化、商业文化,而变得更加严重。

style=”font-size: 16px;”>这种被欺骗感实在太强烈了,以至于人们选择了什么也不相信。但生活必定需要某种稳固的东西,来抵挡生命必然的脆弱。于是,所谓的现实的、可见的、物质的东西,不仅占据了我们外在的空间,也填充了我们的精神空间。

style=”font-size: 16px;”>在一段时间里,它似乎真的填充了人们的空虚,物质也带来了新的自由。而那种什么也不信任的态度,似乎也让我们感受到某种自由和尊严,它多少印证那句名言“玩世不恭其实是带着面具的良知”。

style=”font-size: 16px;”>这短暂的交易已经到期了。物质的力量,不再能缓解精神的空虚,反而开始加剧焦灼。中国的年轻一代,是前所未有的物质化的一代,却也表现出罕见的茫然无措。

style=”font-size: 16px;”>因为不习惯谈论理想、书籍、诗歌、人生,一套房子、一个新款的背包就变得至关重要。他们越是强调现实生活的重要性,现实就越是折磨他们。

style=”font-size: 16px;”>“玩世不恭”也与良知脱离了关系,很多时候,它仅仅是“玩世不恭”。昔日的嘲讽对象,早已瓦解。“嘲讽”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强大的、应被警惕的力量。

style=”font-size: 16px;”>正是精神世界的独特性、自足性,让每个人不同,让他们抵御被滥用、践踏的危险。

style=”font-size: 16px;”>而这种独特性、自足性的前提,是人们必须重新寻找到探索、描述自己精神空间的词语、思想与情感。这并非是简单地复制历史场景,令北京的街头出现日瓦戈式表情的青年,或是聚会上再度洋溢起八十年代生机勃勃、也经常不知所云的高谈阔论。

style=”font-size: 16px;”>每一代人、每一个人都要寻找自己的方式,来确立自己的内在世界。但这种改变的前提是,我们必须把那些被玷污、扭曲的词汇、情感拯救出来,给它们赋予本来的光彩。精神、思想、知识不仅不是脆弱、无力的,反而是一种永恒的力量,它们永远在防止现实权力变得过分粗鄙与粗暴。

style=”font-size: 16px;”>本文作者许知远,略有删节,选自公号“单读”,特此致谢。另附唐小兵先生《青年:时代矛盾的橱窗》一文中的某些片段。

葡京官网 2

《青年:时代矛盾的橱窗》

(节选)

style=”font-size: 16px;”>青年处于这个时代的风口浪尖之上,承受着昂贵的房价、医疗和教育的系统压迫,更承受着单一的成功价值观的压迫。为了生活甚至是生存,或者说以生活的名义,什么都是可以被允许甚至鼓励的,因此就出现了一种奇特的青年文化景观:这是最牢骚满腹压力重重的一群人,但同时又是最生机勃勃地在奋斗,其实也就是变相地支撑整个不合理的社会压迫机制的一群人。

style=”font-size: 16px;”>这个时代最深刻的矛盾都浓缩在青年群体的心灵之上,可是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却不愿意真实地面对这种矛盾性,宁可以小清新或自嘲的方式戏谑地化解这种矛盾。不是活出时代的矛盾,而是学会遗忘时代的所有矛盾,活在时代的表层并浅尝辄止于其中,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态度。

style=”font-size: 16px;”>今天的中国青年仿佛一盘散沙,在精神上是孤独的,在生活上是孤立的。因为很少直接地介入现实,赤裸裸地面对这时代的矛盾,青年人的激情就成为一种自我消耗的情绪,被普遍的无力感侵蚀,一旦面临现实,就出现虚脱麻木的错愕。人成了一堆无用的热情。

style=”font-size: 16px;”>物质主义、消费主义成了主导青年群体的意识形态,所向披靡且政治正确(消费刺激内需拉动GDP增长!),威权主义的政治结构却也同时向青年人渗透。从一个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青年群体本就需要获得安全感,那么消费的自由、物质的共性,似乎在提供一种“共同语言”甚至安全感。这种自我观,是建立在消费意识形态基础上的物化自我。在这种价值观的引领之下,青年人不是在消费,就是在为消费自由而奋斗的路途之上。而在一个消费者社会,消费品不断地更新换代,追逐永无止境,幸福感与消费能力捆缚在一起,这些青年便仿佛被扔进了一个无底洞。

style=”font-size: 16px;”>这样一种青年文化培育出来的心智,往往对他人的痛苦缺乏一种感通的能力,而对于个人与政治之间的相关性也缺乏一种体认的直觉。这种青年文化崇奉的是赢者通吃的成功哲学,也就是最大限度地占有社会各种资源,而最少地承担对社会的公共责任,这自然跟主导整个社会的功利化和势利风气有关。三十多年来市场导向的逐利潮流,滋养的就是钱理群先生所忧惧的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style=”font-size: 16px;”>这种私人生活领域的奋斗,又与面对公共议题的犬儒有机结合了起来,因此就孕育了一种奇特的青年文化:一种顺从性的奋斗精神,在时代设定的某种框架内角逐现实目标的气质,对于那目标本身,却又缺乏反思的自觉与资源。

style=”font-size: 16px;”>空虚、无意义、苦闷、纠结、空洞等消极的情绪,瘟疫般在这个群体蔓延。

襄阳快线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

本文转自公众号:文学批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刊发仅为传播更多不同思想。

如涉及侵权,请直接联系小编删除.谢谢!

style=”font-size: 16px;”>叔本华:平庸的人和明智者之间的典型差别 class=”backwor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