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官网,1.
二月底,气温已经开始回暖。站在办公楼顶,透过短叶松繁茂的枝叶和其他树种光秃秃的枝桠,可以看到篮球场上那群正在上体育课的、生龙活虎的少男少女。
一阵口哨声中,穿着蓝色制服的11号球员高高跃起,盖下对方的“火锅”,接着运球直入敌营,在篮板下来了个漂亮的灌篮!动作一气呵成,姿势比NBA明星球员还要华丽!连《灌篮高手》里的特写镜头都没有那么精彩!
“哇啊啊,单野!你太强了!” “单野同学,我爱你!”
球场上立即沸腾起来,男生女生的呼叫声震耳欲聋。
“原来‘野人同学’=‘怪物单野’=‘大帅哥’啊……”盯着11号球员胳膊上的肌肉,冷落幽幽地在天台的栏杆上画了个圈圈,“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他。”
没错,众人簇拥下的11号,正是前些天要抢扑克牌的“怪物”!没想到啊没想到,当他理完发、穿上校服后,那效果跟《美女与野兽》中的野兽摆脱诅咒变成王子差不多!
冷落的思绪回到早上……
还没上课,S班的教室周围就堵满了人。游泳社的女生们穿着泳衣在门口大喊:“单野同学,欢迎回来!”从旁边经过的男生看到那华丽丽的一幕,差点没吐血身亡!
柔道社的小妹们也不甘示弱,用力摇晃着可以和大象玩跷跷板的臃肿身体,跳起了草裙舞:“单野同学,请你做我们的指导!”
剑道社、足球社的成员则排成一排集体鞠躬:“单野同学,你是全宇宙最帅的人!”
“别吵。”众目睽睽之下,身高接近一米九,肌肉结实、皮肤黝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提着书包走进教室。
浓黑笔直的眉,鹰一样敏锐的眼,山峰般高挺的鼻,犹如刀刻的嘴……单野的五官不同于冷落的秀美,也不同于濮阳炫的英气,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显得简洁而硬朗,散发着让人窒息的王者之气!
在其他人眼中,他就像一把锋利而华美的剑,阳刚到极点,神秘到极点,危险到极点!
单野……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在钢条之间跳来跳去、全身长毛的怪物吗?冷落的下巴直接掉到了地上。
“单野同学终于来上课了,我好幸福好幸福啊!”一直到上课,还有好多女生不肯离去,趴在窗户上、压扁了脸往教室里看。
“真是无知,外班外校的女生都不知道单野有多可怕?”濮阳炫哆嗦了两下嘴角,压低眉毛侧过头去。
“刚刚濮阳炫同学瞪了我一眼耶!我明白了!他一定是在吃醋!炫炫,放心,我心里有40%还是你的!”
“蠢死了……”濮阳炫抖着肩膀说不出话来。
“哈,哈。同学们,已经上课了,大家请回。”冷落实在看不下去了,挠着脑袋干笑了两声。唉,教室外的女生就像饿坏的狼,两眼发绿地盯着里面的人,就差没有把口水抹到窗户上了,这叫人怎么上课嘛?
“啊,老师跟我说话了!他长得那么好看,说话还那么温柔,很适合当老公啦!”
“没错,没错,朱雀学园S班和传闻中的一样,美男子多如牛毛呢!老师学生没有一个不好看的。”
女生们更加兴奋了。
“我有不好的预感。”看到脸色发白的冷落和濮阳炫,紫遥若有所思地打开记事本,在上面刷刷地画了几笔。就在这时,坐在窗户边的宫若薇站起来,一屁股坐到桌子上,笑眯眯地把丝绸般的黑色头发拨到耳后。
“妹妹们,参观S班,不缴费的话,宫家第三十六代传人可是不允许的哦。”
声音柔媚得快要滴出水来。
“啊,难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鬼畜少女宫若薇?!”女生们大惊失色,“听说你一个人摆平了南官区的飞车党,把一百零八个混混打成了国宝,活吞了五百五十五只青蛙,长着三个头四只手?”
“哦哈哈,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宫若薇弯起的眼睛里放出了通杀男女老少的迷人光芒,“是谁造这种谣啊?我这么柔弱,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说话的同时,她歪着脑袋,勾起嘴角,伸出手指重重地划过窗户。 唧……
指甲和玻璃摩擦的尖厉噪音,差点没有把女生们的耳膜给撕破!
“哇啊啊,宫若薇好恐怖!”一群花痴捂住耳朵,泪奔而去,“她一定是想独霸S班的美男!啊啊啊,可恶啊,那个坐拥后宫佳丽的妖精!”
“唉,看来他们不懂得欣赏音乐呢。”宫若薇耸耸肩膀,从桌子上滑到椅子上坐好,“老师,继续讲课吧。”
“哈,哈,宫若薇同学,谢谢你喽。”冷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摊开课本。
“等等,老师。我落下了一学期的课程,现在有些问题想请教。”忽然,单野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冷冷的,但那种冷和濮阳炫不同,不止是敌意,还有浓浓的杀气!
鸡皮疙瘩立即爬满了冷落的全身:“单野同学,请说吧。”
“元稹《唐故检校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有‘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雅,下该沈宋,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对于这个观点,老师有什么看法呢?”
“哈?”这是什么问题啊?和课文无关吧?!冷落手里的粉笔掉到地上折成了两半。
“好吧,这个问题难了点。我们换一个,有研究者认为,四十年代一些作家的创作表现了对外来影响与民族传统的创造性综合的趋向。老师有什么想法?”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冷落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老师,你该不会是答不上来吧?”单野压低了眉毛,“连普通的文学常识都不知道。这样的你,能教给我们什么呢?”
连普通的文学常识都不知道。你能教给我们什么呢,能教给我们什么呢,能教给我们什么呢,能教给我们什么呢,能教给我们什么呢……
呜呜呜,作为一个老师,竟然在课堂上被自己的学生鄙视,那滋味可真是太难受了……自己果然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宅男啊!
冷落正抱着头站在角落里痛哭,一声重重的咳嗽声突然在他背后响起:“咳,咳!老师,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单野了吧?”
“吓?宫若薇同学,你在开什么玩笑?”
原来自己的视线一直落在远处的单野身上呢,真是丢人!冷落低下头,脸刷地变成了番茄色。
“我怎么可能喜欢男人……”
“可是你的表情简直就像被负心男友抛弃的少女嘛!”穿着运动服的宫若薇抱着排球朝他走来,脸上挂着阳光至极的笑容,“要不要我教你几招,让他注意到你?”
“我不是少女不是少女不是少女啊啊啊……” “别激动别激动,我只是打个比方。”
无疑,“少女”这个词又勾起了宅男被宫若牛抱住的恐怖回忆!唉,他怎么抓狂成这样子,该不会一时想不通从楼顶上跳下去吧?宫若薇连忙摇了摇手指:“其实大家都知道你是男的啦!”
“可是,同样是男的,为什么单野长得那么高,那么有肌肉,头脑也那么好……”
“哦呵呵,原来你还在为上课的事情烦恼啊!宅男的自尊心被刺激了?”
“……你还笑。”冷落低下头绞了绞手指,“我觉得自己跟他比起来,真的是不配当老师呢。”
“唉,他有他的长处,你也有你的优势嘛!拼不过智商,你可以拼人品。拼不过人品,你可以拼‘宅’的程度嘛!”
“宫若薇同学……”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似乎又看到两只兔子耳朵从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垂下来,宫若薇忍不住用力扯了扯冷落的嘴。
“其实,他问你的那些问题是B大文学博士的考试题啦,你答不上来是很正常的。单野习惯用这种方法打击老师的自尊心。上次,他还让生物老师分析二战时生物武器的资料呢!”
“生物老师似乎比我还惨啊。单野同学也太过分了点吧?”
“是啊,那人就是那样的。”宫若薇一点一点地收敛起笑容,“从那时候开始。”
“那时候?对了,S班的男生女生好像都很怕他呢,说什么‘报仇’?”看着远处被人簇拥着的11号,冷落不解地瞪大了闪闪发亮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
“……”宫若薇没有说话,压低了眉走到他旁边,用左手抓住栏杆,一头黑发被风吹得乱舞,就像张密密实实的、交织着落寞的大网。
“宫若薇同学?”
“高一时,我们班的班主任长得超级漂亮,性格又很温柔。那时候我们S班真的是精英班。”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眸子里仿佛凝结着浓浓的忧虑。
“快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去参加全国青少年组的武术比赛。大概半个月吧,等我回到班里,什么都变了。班主任悄无声息地走了,单野开始用各种手段折磨任课老师,接着留下一句‘我要复仇’就休学了。而其他同学们则变成了现在这样……”
“是不是老师和同学之间产生了什么误会?”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没有人愿意告诉我原因。”宫若薇耸耸肩膀,扭过头看着冷落,一片枯叶从她跟前飘过,缓缓落到地上,“大家好像共同守护着一个秘密,变得怪怪的。而那段时间缺席的我自然被排挤在了外面……”
“宫若薇同学,你和我不一样,你是很受欢迎的!”
“呵呵,那是表面现象。除了这张脸和一身蛮力,我还有什么值得受欢迎的?”和平时不同,宫若薇说话的声音柔柔的飘飘的,衣服被猎猎的风吹得像一张帆,身子看起来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不见一样。
“你还有很多优点啊,比如……” “比如什么……”
冷落想了半天也没有得出答案,干脆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拽到了安全的地方。
“总之……这个,那个,天生我材必有用……就算没有用也不能自暴自弃啊!”
刚刚宅男不会以为自己要跳楼自杀吧?看着那张认真到极点的脸,宫若薇眨了眨眼睛,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老师,你的说教很失败呢,你不会以为我会在意这种程度的小事吧?!哈哈,其实我觉得现在的S班也不错啊,大家都那么调皮,在里面,我不管做什么都不算异类!”
“是吗……”
“当然啦!我很开心!”宫若薇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老师,倒是你,要记得挺胸抬头!”
“痛啊!对了,我还想问,你和濮阳炫同学是不是在交往?”
宫若薇身子一晃,直直地栽倒在地上:“你听谁说的?”
“我猜的啦。如果你们因为我而分手的话,我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冷落搔了搔头,“不过啊,我觉得,你应该更喜欢单野那种类型的男生吧,有男子气,性格也很酷……”
“老师!”宫若薇把左胳膊弯里抱着的排球重重拍在他脑袋上,“你胡说什么啊!”
别人这样说就算了,为什么宅男也这么想?!真是气死人了!
“因为……因为你们站在一起很配嘛……”看到对方神色不对,冷落压低了声音,可怜兮兮地揉了揉被砸出个包的头。
“我说,橘子和西红柿放在一起看上去还很配呢!那两种东西根本就不是一个科的!”宫若薇愤愤地朝楼顶大门跑去,“人不能光看表面吧!”
“等等,宫若薇同学别走,我还有东西要送给你。”说着,冷落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远远地朝她扔过去。
“老师!”宫若薇感激地回过头来,“这怎么好意思呢……”
“哈,哈,你的木刀不是碎了嘛,这个和那个形状很相似啊,以后你就可以用这个代替那个喽。”
“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这个好像是……”接住他抛过来的东西时,宫若薇还没来得及展开笑容,脸就冻结成了万年冰块,“挠痒痒用的,挠——痒——爪——”
“没错,宫若薇同学,要以德服人。”冷落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嘴角也翘得高高的,“以后,你遇到生气的事时,不要急着拔刀,用挠痒爪挠挠自己的腋窝,这样就会消气了。”
“老师……”宫若薇的脸由白变绿,又由绿变白,“这样的大礼……”
“哈,哈,这个不贵的,你就安心收下吧。”冷落的笑容看起来无比纯洁,“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翻译古文的兼职,还了不少外债呢。”
“哦呵呵……”嘴角哆嗦半天后,宫若薇绽开了一抹让人无法睁眼的明媚笑容,“老师这样说,真让我感动,所以就先麻烦你来试试我‘开心至极’的挠痒爪吧!”
“哇啊……饶命啊,宫……若薇……”
“谁让你看不起宫家第三十六代传人?!用挠痒爪当武器?你当我是耍宝的白痴吗?”
“要以德……哈哈……服人……呵呵……哈哈……呼呼……不行了……”
不一会儿,办公楼的楼顶上就传出了分不出是痛苦还是欢乐的、哭笑参半的声音!

  1. “宫若薇和老师玩得很开心呢。”
    篮球场上的比赛还在进行着,单野往办公楼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做出个漂亮的假动作,接着运球突破濮阳炫的防守,杀入对方的篮下禁区,最后在弧顶表演了一个标准的转身跳投!
    “比赛结束,单野同学这一组获胜!”
    口哨声落下,比分牌上亮出了差别不大的两组数字。
    “单野,你这是什么意思?”濮阳炫气呼呼地抓起白毛巾,擦着脖子上和脸上的汗水,走进休息室,“竟然耍这样的花招!”
    “如果你对宫若薇不在意的话,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分心的吧?”单野打开矿泉水瓶,仰起脖子,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哼,你知道什么!”濮阳炫别过脸,打开柜子拿更换的衣服,“这半年你都在神农架之类的地方当野人吧?天天被野猪、河马追杀,你的智商是不是已经下降了?”
    “打球输给那样的我,只能说你的智商更不济吧?”单野不以为意地找张椅子坐下,准确地把空水瓶扔进垃圾桶,“何况,是你让我复学的。”
    “……”
    “濮阳炫,你跟以前一样,虽然嘴巴毒点,但是个很单纯的大少爷。”看到对方惨白的脸,单野的语气仍然是冷冰冰的,“其实你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对付那个实习老师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不是你能够控制的人,我的目的不仅是四张牌,我会报复所有的人。”
    “咚!”
    濮阳炫一脚踢上柜门,冲过去抓住单野的衣领,把他从椅子上拎起来:“我要提醒你,宫若薇那段时间没有在班里,和那件事无关!上次你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火大!”
    白皙的脸涨得通红,绿宝石般的眼睛里飞射出的凌厉视线几乎要将面前的高大男孩千刀万剐!
    “就算你生气也好,威胁我也好,这都改变不了她是S班的人的事实。”单野打落他的手,面不改色地整了整衣领,“还有两张牌在哪里?”
    “单野,等到宅男离开学校,我就会把它们全部给你。现在,问这个问题太早了吧?”
    “想用这个控制我吗?你忘了我的智商在200以上?”单野嗤笑了两声,“其实,宫若薇说她不知道后,我就已经猜出大概了,‘尊敬的莱克尔皇后陛下’。”
    “该死……”濮阳炫的身体微微地颤了一下。
    “大少爷,只要具备扑克牌的基本知识的人都会很快猜出结果。”无视他眼中的怒火,单野径自迈开长腿朝更衣间的大门走去,“如果你想把牌转移到其他人手里也可以,不过那样的话,说不定被对方背叛的情况会再次发生。”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我自然不会操心这个,我操心的是下周日你爸爸的生日party。我很期待你的邀请函,当然,我希望实习老师和宫若薇也能参加。”
    “单野,你是怎么知道的?”濮阳炫压低眉毛,攥紧了拳头,“你到底想做什么?”天,让智商体力超常的危险人物回到S班简直就是引狼入室嘛!自己是不是做了件大蠢事?!
    “我要和宫若薇他们打赌。用我的红桃Q为赌注。”
    “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我不喜欢老头子,也不会让你在他的party上乱来!”
    “当然不是乱来,是助兴游戏。如果在party上,那两人能够让你爸发笑,红桃Q就归他们。如果不行,他们就要把黑桃Q交出来。”
    “听起来有意思,但是这个难度太高了。”濮阳炫挑起一边的眉毛,“他们又不是傻瓜,会答应吗?”
    “百分之九十会,你希望哪边获胜?‘红桃皇后朱尔斯’还是‘黑桃皇后帕拉斯’?”在窗户投下的阴影之中,单野的嘴角浮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冰冷笑容,接着他“哗”地拉开更衣室大门,“还有你,‘帕拉斯’,你会赌自己赢吗?”
    “啊!”
    两个把耳朵贴在门上的人,立即跟洗衣机滚筒似的,“哗啦啦”地滚到了濮阳炫面前。
    “宅男!宫若薇!”濮阳炫的头发倏地全都竖了起来,就像触到静电的野猫,“你们怎么在这里?!”
    “哈,哈。濮阳炫同学,你好!”冷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
    “哦哈哈,少年A,好巧啊!”宫若薇甩了甩头发,那在地上蹭得黑乎乎的脸,刹那间绽开美少女的招牌笑容。
    “巧个头!你们竟然偷听我们说话!”
    “不是这样的……”冷落慌忙解释,“我们……我们……我们……”
    “不用解释。只需要告诉我,你们同意还是不同意。”单野淡淡地开口。
    “当然同意!”宫若薇立即抓过冷落的手腕高高举起,“我们‘冷宫二人组’是绝对不会放弃这种送上门的好机会的!”
    “冷宫二人组”?这丫头真有创意啊!冷落的汗水“啪哒啪哒”地往下掉。
    “很好。”单野斜睨了他们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更衣室里只剩下宫若薇、冷落、濮阳炫三人,气氛立即僵了起来。
    “我……我也有事,先走了。”冷落正要逃走就被宫若薇抓住了衣领。
    “老师,你想干吗?”
    “我……我……我总觉得自己站在你们中间不合适呢。”冷落的声音小得跟蚊子一样,“你们真的不是在恋爱吗?”
    濮阳炫的眼神看起来超级可怕,好像不在他的脸上灼出几个大窟窿,就不会善罢甘休似的!
    “我跟你说过,不要看茄子和黄瓜的表象!”死宅男,还在说这种话,是不是想把她的肺给气炸啊?!宫若薇恨不得抡起木刀给他一下!不过,木刀已经不在了,手里只有个挠痒爪……可恶可恶可恶……
    “刚刚你明明说的是橘子和西红柿……”
    “都一样!反正你不可以逃!”宫若薇拖着冷落走到濮阳炫面前,倔强地扬起了小小的头颅,“少年A,我不会怕你的,就算你把十个单野拖出来也一样。搞笑可是我的杀手锏,等着吧,我会让你爸爸笑得喘不过气!”
    “哼,那就加油喽。”濮阳炫撞开他们牵着的手,从中间穿了过去,“提前告诉你一声,我爸爸可是面瘫。”
    “什么?!”开玩笑吧?“冷宫二人组”同时张大了嘴。
    “总之,自从他和我妈离婚后就没有笑过了。”
    “啊!”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答案当然是—— No! 3.
    “所以说,不能轻易承诺嘛。”某教室宿舍里,冷落看着满屋厚厚的《笑话大全》、《幽默短信全集》之类的书,眼里流下了两行清泪,“宫若薇同学,不要打游戏了,快过来和我一起研究怎样讲出出色的笑话吧!”
    可恶啊,那丫头用他的银行卡在网上邮购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书,居然一点也不看,反倒守着电脑玩网游,害他一个人在笑话的海洋中苦苦挣扎!
    啊——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看笑话看到摸出绳子上吊的人!
    “少来啦!我刚刚买到宝刀要去杀怪兽啊!”宫若薇坐在地上,手指不停地在键盘上移动,“混蛋!瞧不起我宫家第三十六代传人,看我的必杀技!猛龙过江!潜龙在渊!哦耶!又升级了!”
    “到底是你‘宅’还是我‘宅’?”冷落恨不得抱头痛哭,“从放学就开始玩游戏玩得不喝水、不吃东西、不上厕所的到底是谁?”
    “哦哈哈,当然是你更‘宅’喽!”宫若薇心虚地关上电脑,挖了挖耳朵从地上站起,“我只是用实际行动给你展示一下‘宅’是多么不人道的事!”
    “……其实你很喜欢这个游戏吧?我刚赎回光盘,就被你霸占了。”
    “哪有,老师你真是小气呢。”宫若薇马上露出小猫一样温柔的表情,蹦到他面前坐下,用纯洁无辜的大眼望着他,“我们还是赶快研究一下其他几张扑克牌在哪里吧。”
    看到那个眼神,冷落的身上浮起无数鸡皮疙瘩:“那件事,我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
    “什么?”宅男什么时候成了名侦探?她宫若薇还没来得及出马呢!
    “四张Q都是有代表意义的。Q,queen,就是皇后。黑桃Q是希腊智慧和战争女神帕拉斯·阿西娜,在四位皇后中,惟有此皇后手持武器。而这张牌在你的手里。”
    “也就是说,濮阳炫把这张牌给我是因为我喜欢用木刀吧?”宫若薇似懂非懂地眨了眨眼睛。
    “嗯,应该是。”冷落咳了一声,“不过还有更深刻的意义。” “嗯?”
    “因为扑克的花色也是有意义的。黑桃象征橄榄叶,表示和平;红桃是心形,表示智慧;梅花的黑色三叶,源于三叶草,代表幸运;方块代表钻石,意味着财富。”
    冷落从书架上取下一副旧扑克牌,从里面抽出了四张Q。
    “黑桃Q潜在的意思,应该是‘请和我和好’。”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冷落洁白的手指微微抖动了一下。
    “呵呵,少年A还真有意思,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把橄榄枝给你呢!”宫若薇眨了眨眼睛,“那么他把红桃Q给单野,就是赞同他的智慧喽?”
    “没错,红桃Q上的人物是朱尔斯皇后,她是德国巴伐利亚人,嫁给英国斯图尔特王朝的查尔斯一世。后来,查尔斯一世因实行残暴统治被处极刑,朱尔斯改嫁去了英国。这也暗示了单野在外面流浪的经历。”冷落点点头,“看样子,濮阳炫同学是经过仔细思考,才找到四个符合扑克牌描述的人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很容易推断出剩下两个持牌人是谁了!”宫若薇兴奋得两眼发光,一把抓住冷落的手,“老师,没有看出来你平时呆头呆脑的,偶尔也像被附身一样,表现出惊人的逻辑推理能力呢!”
    “哈,哈……也没有啦。”冷落的耳根红了。这样的赞扬,听起来有点刺耳,是自己多心了吗?
    “那么梅花Q和方块Q在谁的手上?”
    “梅花Q是阿金尼,这个词是由女王一词经过字母移位而得出的。而梅花这种花色本身又有幸运的意思。我想……”冷落迟疑了一下,“作为梅花皇后,S班没有比紫遥更合适的人了。”
    “这样说来也对,‘紫’是皇家才能用的颜色,‘遥’又充满了距离感。她本人给人一种冷傲孤高的感觉,而且又喜欢预言一些乱七八糟的与‘幸运’有关的东西……”宫若薇赞同地竖起大拇指,“哦哈哈,梅花皇后一定是她啦!名侦探宅男,你的推理很不错!请继续!”
    “方块Q就更简单了。方块Q是莱克尔皇后,雅各布的女儿。而雅各布是旧约《圣经》中约瑟夫的父亲,在以色列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同时,方块又意味着财富,S班最适合这个称呼的当然是濮阳炫!他的爸爸是校董嘛。”
    “可他是男的!”
    “没错。单野也是男的。他的花色是红桃,红色,同为红色的方块皇后当然也应该是男的喽。就像你跟紫遥的黑色一样。而且,在更衣室外面,我听到单野叫濮阳炫‘尊敬的莱克尔皇后陛下’了。”
    “哈哈,对哦!”宫若薇从背后拔出挠痒爪指着天空,“太好了!这样所有的谜团就揭开了!Let’sgo!”
    “你要干吗?” “当然是杀到他们家去抢扑克牌喽!”
    “这个……我也不敢完全肯定是他们啦……”她以为自己是海盗啊?冷落死命抱住她的脚,“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不行!晚了的话,濮阳炫说不定会把牌给别人的!”
    “那就不要找了。”冷落压低了声音,浓长的睫毛微微地颤抖着。
    “老师!难道你要放弃?”
    开什么玩笑,这几张牌决定宅男的去留呢!自己已经用尽全力在帮忙了,为什么他却一点都不在意?!一个男人竟然懦弱到了这种程度?!
    可为什么趴在钢条上拉她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会有坚毅、决断而又勇敢的眼神?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吗?
    宫若薇用力地瞪着冷落,紧紧咬住了牙关。
    “在朱雀学园当老师,对你而言只是过家家吗?你好意思说自己是‘麻辣教师鬼冢英吉’?!”
    “不是那样的……我只是希望同学们真心实意地信赖我、接受我,然后把扑克牌交给我,就像你那时候一样……”冷落的声音越来越小,薄薄的皮肤上浮起一团团标志害羞的粉云。
    好可爱!简直比笼子里的小仓鼠还可爱一万倍!
    捂住差点喷血的鼻子,宫若薇慌慌张张地扭过头:“谁信赖你了,那时候只不过是感谢你出手救我而已。毕竟你自己都没有力气,还来救我,是人都会知恩图报的!”
    “这样啊……”冷落有些失落地半敛着眸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打起精神来笑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谢的,当老师的应该保护自己的学生嘛。”
    “嗯?你是说当时不管是谁,你都会不怕死地跑过去救他?”宫若薇猛地转过头直直地盯着他,黑亮的大眼睛仿佛被什么东西遮住了,看起来雾蒙蒙、灰暗暗的。
    她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冷落的心口猛地一缩:“我……我……当时也来不及想那么多……大概也许可能吧……哈,哈……”
    “……我明白了。”宫若薇低垂着脑袋,瀑布般的黑发流泻下来盖住她的脸,把所有的表情都掩埋在寥落的黑色中。
    “宫若薇同学?”难道自己说错话了?冷落小心地伸出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结果手被对方用力地打落。
    “老师,我回家了。”宫若薇站起身摇摇晃晃地朝外走去,然后“啪哒”一声,准确无误地撞在门框上。从冷落的角度看去,她简直就是在用颅骨向木门的坚韧度发出挑衅!
    “你看上去精神很不好呢,还是我送你回家吧?”
    宫若薇用力揉揉额头,把垂落在额前的头发拨到脑后,然后慢慢地侧过秀美的脸,绽开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容。
    “没事的,如果被我哥看到你的真面目就不好办了,所以,再见。”她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最后两个字,然后夺门而去。直到气喘吁吁地跑出宿舍楼大门,她脸上的僵硬笑容才慢慢松弛下来。
    刚刚是怎么了?为什么心脏有种坐过山车往下冲的感觉?真是反常啊!对着手呼了口热气,宫若薇拍拍自己的脸颊,迈开大步朝公交车站走去。
    “宝贝薇薇,你终于回来了!”脚还没有踏进家门,她的眼前就出现了圣诞树形状的丑脸特写镜头,“今天,你和小落有没有相处得很愉快啊?她有没有让你给我带情书之类的东西啊?她一定很想我了吧?”
    “拜托,哥哥,你不要幻想了好不好?有那个时间去看看狗血连续剧吧!”
    “可是最近适合10到60岁女性看的韩剧、日剧、台湾剧、国产剧,我都看过了啊!”
    “那就自己写言情小说去!”忍无可忍的宫若薇,掏出挠痒爪横在面前,和正要扑过来搂住他的宫若牛拉开距离,然后“噔噔”地跑回自己房间。
    “宝贝薇薇,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的哥哥?!妹妹长大了,不要哥哥的爱了吗?”门外传来一阵鬼哭狼嚎,“想当年我还帮你换过尿布呢!”
    “……”真是家门不幸!为什么英明的老爸老妈会生出外表彪悍、内心花痴的儿子啊!宫若薇无奈地撇了撇嘴,伸直胳膊躺倒在床上,决定不再理睬外面的噪音——
    只有九天就要到下周日了,自己必须赶快行动起来,所以今晚应该做的是好好想想怎么逗笑濮阳炫家那个老头子!
    “薇薇,不要嫌哥哥啰唆,你再回答一个问题,只一个。你们学校有没有男生对小落出手?”
    “……哥!”
    “没有办法嘛,小落真的好可爱,哥哥真的好喜欢她,只有看到她哥哥才会开心啊!”
    开心?宫若薇脑袋里灵光一闪。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呢!没错,就是那个! 4.
    第二天晚上,花了五十块钱买张电影票把宫若牛哄出门后,宫若薇像绑匪一样把挣扎不已的冷落拉到家里。
    “下一步计策我已经想好了!哦呵呵!”美少女的脸上露出恶霸般的神情。
    “难道你已经悟到中国五千年的幽默精髓了?!”哇——哇——冷落仿佛听到了从他头顶飞过的乌鸦的悲鸣。
    “错!”宫若薇摇了摇手指,鼻孔朝天大笑了两声,“是美——人——计——”
    “宫若薇同学,你不用为了我委屈自己。”
    “不委屈的。”无所谓地耸耸肩,宫若薇开始翻箱倒柜,不一会儿,乱七八糟的玩意就被摆到冷落面前。
    “这是?”宫若薇干吗让他看抹布?
    “呵呵,这是我初中时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因为爸爸看我长得太快,为了省钱,就按照一米八的尺寸给我做了一条。”
    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冷落战战兢兢地指了指一个大便造型的玻璃瓶:“这又是?”
    “小学的时候,我跟一个小妹妹打赌,赢回来的香水!”
    “……”过期三五年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怪味儿呢!
    “呵呵,这些都是我的宝贝,这个是喜欢我的女生送给我的化妆品小样,那个是地毯小贩不要的假睫毛……”宫若薇喜滋滋地向他介绍着,表情就像得到糖果的幼稚园小朋友。
    “好了,宫若薇同学,不用说了。”冷落心酸地低下头,“老师知道你的家庭状况了。作为一个爱美的女孩子,你过得很不容易……”
    “老师,你想到哪里去了!”宫若薇抓起一边的挠痒爪敲了敲他的头,“这些东西是可以让男人变成美女的武器呢!”
    “吓?!”
    “为了响应老师‘以德服人’的号召,我决定不把刀,不,挠痒爪架在濮阳老头子脖子上逼他笑,而是用美人计智取!美,是能让人愉悦的东西!美人计是世界上最通用、最好用、最温柔、最浪漫的诡计,所以你必须打扮成美女!”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迎上宫若薇咄咄逼人的眼神,冷落连昏厥过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了替你省钱,我没有刷卡,而是把自己的宝物贡献出来,你一定很感动吧!”
    她笑嘻嘻地屈着胳膊在天空中晃了晃。
    “Fighting!Fighting!Fighting!‘冷宫二人组’,胜利就在眼前!”
    “……”神啊,请救救他吧,如果不救的话,就请将他遗忘!
    可是,临时抱佛脚是没有用的,慌乱时的祈祷同样无效,美女特训计划照常进行!
    傍晚,如血残阳悬在地平线处,将公园绿油油的草地也染成了鲜艳的金色。
    戴着棒球帽的美丽少女跳起来高声欢呼:“哦耶!就是这样!击球进洞!老师,这两杆打得很不错嘛!”
    和她的兴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某个戴着假发、脸上被劣质化妆品涂得乱七八糟、满脸沮丧的人:“宫若薇同学,可不可以小声点,我觉得拿着树枝和乒乓球模仿打高尔夫,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哦呵呵,高尔夫球是锻炼气质的运动,我们没钱进高尔夫球场,只能这样练习喽。其实这棍子比高尔夫球棒的质量还好呢!乒乓球也显得活蹦乱跳的。”
    “……”
    深夜,点点的灯火将城市渲染得热闹非凡。吵吵闹闹的酒吧里,美丽少女把穿着过时衣裙的人一脚踹到舞台上:“老师,要大胆地讲话哦!美女说话可不能结巴!”
    结果拿着麦克风、半天开不了口的某人,被愤怒的顾客用番茄给砸下了场……
    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
    直到濮阳炫老爸生日的前一天,宫若薇才跑到冷落宿舍中正襟危坐,露出倾倒众生的笑容,结束了地狱似的特训:“老师,今天是验收成果的时候,我陪你出去钓金龟哦。”
    “宫若薇同学……”冷落无奈地捂住冷汗直冒的额头。她真的是在帮他么?!上天啊,你简直是不给人活路嘛!
    “嗯?有意见吗?”挠痒爪在宫若薇的手中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寒光!
    “没……没有。”是自己的错觉么?难道摔碎的木刀复活了?要不就是它的灵魂穿越到了挠痒爪上?冷落身上所有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早知道,就该送她掏耳勺这种更不具杀伤力的东西了。
    “不过,经过这些天的劳累,我的精力大不如从前了呢。老师你就自己化一次妆吧!”宫若薇把一个包抛给他,“还有新衣服你也换上。”
    “新衣服?”冷落马上掏出钱包,泪汪汪地盯着银行卡,心碎成一片一片。
    “不用看啦,这是我哥买的。我告诉他小落家比我家还穷,他就跑去时装店买了这个。”宫若薇耸了耸肩,“他对你还真痴情呢。”
    “哈,哈。”冷落哭笑不得,“那麻烦你回避一下,我一会儿就和你出去。”
    “OK!”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宫若薇背对他坐下,打开电脑开始玩游戏,“虽然你没有我的化妆技术来得鬼斧神工,但应付白天逛街应该够了。”
    “……知道啦。”脸被当做墙,化妆品被当成刷子。每次化妆,宫若薇都先要把冷落捆起来,然后肆意发挥……幸好他们是晚上出门,否则看到的人肯定要大叫“人妖”、“变态”,然后找最近的电线杆撞死了!
    唉,总觉得最近的自己越来越不像宅男了,生活乱得跟糨糊似的,又紧张又刺激,而且还很丢脸……都是因为这个丫头!不过只要她玩得高兴就好。冷落深吸了口气,把上学时帮动漫社团玩cosplay的化妆技巧使了出来。
    粉饼、眉笔、睫毛膏、唇彩……一样接着一样,然后是假发和衣服……
    “哇啊啊,竟然秒杀我!混蛋!我可是宫家第三十六代传人呢!”十分钟后,宫若薇大叫着关上了电脑,等她的视线移到冷落的身上时,眼珠子和下巴几乎同时掉到了地上!
    “你……你真的是老师吗?” 人,怎么可以美到这种程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