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墙壁和天花板上贴着《灌篮高手》和《银魂》的大幅宣传画。地板上扔着各种食品包装袋残骸。书架上摆着一摞一摞的漫画、CD。书桌和床上躺着卡通人物模型、绒毛玩具的尸体,还有一堆难看到极点的长裤T恤……
“这……这是人住的地方吗?”一脚踩扁脏兮兮的方便面桶,宫若薇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俗话说得好,没有最乱只有更乱,和眼前的猪圈比起来,自己的房间简直就是天堂!
“啊,宫若薇同学,你怎么来了?”
正在打游戏的冷落慌忙关了电脑,抓起看上去像内裤的东西,一把塞到床单下面。
“……对不起……我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我从来没有幻想过你的宿舍跟宫殿一样辉煌……”不过,事实证明,她还是低估了他“宅”的程度!
“哈,哈……宫若薇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我来见未来的嫂子。” “哈?”
“哈什么哈,就是你啦。”宫若薇眨眨眼睛,抓住他的手就往外拉。
“要去哪里?别,别开玩笑了!我才不是你嫂子!”难道她要强迫他跟宫若牛那个可怕的怪物约会?
冷落咬着牙用手紧紧扒在门框上。
“我不出去!坚决不出去!我不是女生不是女生。”
“老师,你是不是怕我带你去找我哥啊?”
哦哈哈,他真是太好玩了,脸蛋涨得红红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到让人想狠狠地欺负他!
“我不想再见到你哥哥了。”想到昨晚被当做美女的惨痛经历,冷落的心在无声地滴血,“为什么你们兄妹差别那么大啊?简直就像《灌篮高手》里的美女赤木晴子和大猩猩赤木刚宪一样……”
“这个高深的问题要问我老爸老妈。放心啦,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宫若薇同学……” “还有什么问题?”
“你是好人,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沉默了好半天,冷落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既然这样说,为什么你还要抱住我的脚,趴在地上跟块狗皮似的?” “……”
从教师宿舍走到东校门要经过食堂。虽然已经过了放学时间,但还是有不少同学在那里吃晚餐。看到拉拉扯扯的怪异师生二人组,他们一个个差点被噎死,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手中的碗筷也滚到地上摔成了几块。
“那不是宫若薇和新来的宅男老师吗?他们怎么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薇薇……她那是什么眼神啊?怎么挑上那种窝囊男人?长得丑,性格又软弱得像个女人!”
“一定是宅男恳求她保护他!” “真无耻!竟然和濮阳炫抢宫若薇?”
“宫若薇同学,你还是放开我吧,流言可畏……”听到不堪入耳的议论,冷落垂下了眼睛,“你很抢眼的……我们两人走在校园里,看起来太怪异了。”
“放心,我很快会让你也抢眼起来的!” 抢眼?
冷落打了个寒战:“我……我不会穿天鹅舞裙了,奥特曼战斗服、女仆装、水手服什么的也不行……我不玩cosplay!”
“不是那些,我要让你咸鱼翻身。”宫若薇的黑眸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老师,你不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吗?”
“当然想!现在孩子们很尊重我,今天,没有人在我的办公桌里放蛇,也没有人在我的制服上泼墨水……”
“那是因为他们玩累了,靠看漫画、织毛衣、玩游戏、睡觉来打发时间而已……”
“是这样吗?”
被戳到了痛处,冷落的眉毛压得低低的,皮肤好像要融化在夕阳中一样,呈现出艳丽到让人无法直视的颜色。
“昨天,我说的话他们都没有听进去吗?大家明明很聪明,为什么要当后进生呢?”
“只要能从原地爬起来,克服身心的伤痛,昂首走自己的路,也可以走向成功。我们二年S班,是special的。”
看着面前神色忧伤的男孩,回想起昨天他讲话时的认真样子,宫若薇的心轻轻地颤了一下,嘴角也浮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当时,应该有人听进去了吧。不过,老师你想改造S班的话,可不要指望一句话就能起作用哦!”
“我知道的,所以我会用自己的人格一点一点地感化大家。”冷落捏紧拳头,信誓旦旦地说。
“哈哈,人格?宅男的人格?” “你又取笑我……”
“不是取笑啦!”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单纯的人啊!宫若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用力捏了捏他的脸,“总之,你听我的就对了。首先把宅男皮给剥掉。”
“啊?你不会……” 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宫若薇把冷落拖到了——
美、容、中、心。
“呼呼,我还以为自己会被做成人肉叉烧包呢,”坐在烫发帽底下的冷落,战战兢兢地说,“干吗要来这里?好像很贵的样子……”
“知道蝴蝶的翅膀为什么那么鲜艳吗?”宫若薇突然反问道。
“你说的是新出的游戏,还是哪个3D美术师画的蝴蝶?”
“笨蛋!我说的是大自然中的蝴蝶!”宫若薇不客气地把手边厚厚的杂志砸到他的背上,“一般来说,生物恐吓天敌需要艳丽的外表!久而久之,美丽就变成了生物的武器或者是伪装,表示‘有毒请勿靠近’。”
冷落揉了揉背,不解地侧过头看她。
“人类世界也是一样,漂亮的人能吸引别人的目光,也更容易得到别人的尊重和信赖!所以,你必须从外表开始改变,成为贵公子,给所有同学来个下马威!”
“可是……心灵美更重要啊……要以德服人。”
这宅男真是冥顽不灵,宫若薇掏出木刀架在冷落的下巴上:“我和我哥,你觉得谁是好人?”
“……你。” “哼哼,这就对了。这就是外表优势。”
宫若薇站起身,双手抱胸,张开鼻孔大笑了两声。
“3岁开始,我就知道了这一点。偷吃东西后,我只要扯着嗓子大哭,爸爸妈妈就会找哥哥算账。5岁时,我成了所有小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从来没有自己掏钱买过零食和文具。8岁时,我把附近一条街的混混打得鼻青脸肿,赶来的警察叔叔把他们教训了一顿,并很温柔地安慰毫发无伤的我……”
“……” 冷落听得冷汗直冒。
“实践经验证明,我的理论是对的。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彻底明白。”
“可是,宫若薇同学,你为什么要帮我?”
是啊,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因为有趣,还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想了好半天,宫若薇也没有得到答案,于是无奈地挑了挑眉毛:“你不是说我是好人吗,好人当然要做好事啦。”
“……我可不可以收回关于‘好人’的评价?” “你找死?!” “……我是你的老师耶。”
“亚里士多德说,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宫若薇又拿起两本时尚杂志,在手里掂了掂,“也就是说说话有道理的人才是老大!乖乖坐在那里,别乱动!”
“……”
在不良学生的杂志和理发师的剪刀的双重攻击下,冷落咬紧牙关熬过了漫长的三小时。
“OK!你照照镜子吧!” 理发师的结论=大功告成=炼狱结束!
重新戴好眼镜,把脸凑到镜子前面,冷落才看清了自己的新发型:原本乌黑的头发被染成了亚麻色,衬得皮肤透明般的白;乱七八糟的刘海也被剪短并削出了层次,光滑的额头和清秀的眉终于重见天日;此外,发根被吹得蓬蓬松松的,发梢也被烫卷了一点,整个人看起来活泼了很多!
“帅哥,你那副眼镜可是败笔!”镜子中,理发师对他耸了耸肩,“如果你不戴隐形眼镜的话,千万别告诉别人,是在我这里剪的头发!”
“理发师,谢谢你提醒,多少钱?”宫若薇从椅子上站起来。 “四百元。”
“好。”宫若薇走到冷落身边,摸出他的钱包。 “宫……”
“闭嘴,我陪你剪发,难道你还指望我掏钱?”打开印着皮卡丘的钱包,宫若薇的眉像蚯蚓一样抖了起来——
里面还是只有一个硬币!
这个宅男简直……简直……真想把他打成肉包,再一脚踹到南极!
不过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宫若薇摆出经典的洁白无垢、如假包换的美少女微笑。
“理发师……” “有……有什么事……”年轻的理发师果然中招。 “这个给你。”
宫若薇的身后仿佛飘散着无数的花瓣,漂亮的面孔也散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耀眼光辉。
“这是亚历山大大帝和他的仆人打扑克时输掉的一元钱哦,本来市值一千元,现在便宜算给你,就当理发费喽。”
“啊,这样啊,谢谢。” “拜拜!”宫若薇拉起冷落就往外走。
两人快出门时,被电得晕乎乎的理发师终于清醒过来,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句:“站住!”
该死!硬币上明明刻着“2007”!这两个小鬼想理霸王发?! “什么事?”
宫若薇笑眯眯地回过头去,她手中的木刀在柔和的灯光下发出冷冷的光,店堂里所有的人都觉得自己在那瞬间被冰冻住了。
“哈,哈,没事,没事,欢迎光临,两位走好!”
好可怕的杀气!感觉到生命危险的理发师,无奈地流着泪,和他们挥手告别。
拔腿跑出店门后,冷落全身都是冷汗:“宫若薇同学,你这样做跟抢劫有什么区别?”
“谁说是抢劫?我在店里留了你的电话还有身份证号码、工作单位地址。”宫若薇摸了摸下巴,“很快他们就会带着警察上门讨债了吧!”
“啊……”
“接下来,我们去眼镜店和服装店。隐形眼镜、名牌西服、高档休闲服都是不可缺少的。放心,在我的帮助下,你一定会从宅男变成王子!”宫若薇对着天空大笑了几声,“哈哈,小时候家里没钱,没有机会玩芭比娃娃的换装游戏,现在我终于找到活体啦!”
原来如此,冷落痛不欲生:“你还打算用刚才的方法吗?”
“不用啊,我刚刚发现你的钱包里有张信用卡。” “……”
天啊,下半辈子,他估计要因为负债而去吃牢饭了! 2.
一望无际的雪地里,两个小孩追逐着用雪球攻击对方。
“小胜,如果你被我打中了,就要娶我哦!”
“小文,如果你没有打中我,我还是要娶你!”
漆黑的电影院里,正上演着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电影。濮阳炫坐在最前排,嘴角抿得紧紧的。银幕上的强光不断打在他深邃的绿眼睛上。
“呜呜呜……好感人好感人……”几个黑衣人坐在他身后泣不成声。
这群笨蛋!自己明明跟他们说过要看《变形金刚》!是《变形金刚》!可这个电影中哪里有金属的影子——除去厕所里的刷子……
濮阳炫一巴掌拍在扶手上,努力握住拳头,抑制住一触即发的怒气。
“小胜,原来你就是小胜!像骑士一样守护着我的小胜!”
“小文,尽管十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我们结婚吧。”
“啊,小胜,你怎么可以说这么肉麻的话?人家会害羞的。”
弱智的银幕对白不停地刺激着耳膜。
十年?十年不见,怎么可能还有那样的感情!当人是白痴吗?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会发生变化!
濮阳炫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有些苦涩的冷笑。 比如宫若薇……
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他只有5岁,还被妈妈当做女孩子养——说来好笑,明明是英国贵族,但那女人却从世界各地学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习俗,认定把体弱多病的男孩打扮成女孩,才能够驱赶灾难。
穿着白色洋装、被所有人当公主的他,回国后,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没有小孩敢跟他说话。绿色的眼睛、高贵的气息给濮阳炫打上了“凡夫俗子,切勿靠近”的标签。
但有个人却不吃这套——她的脸蛋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眼睛在阳光下显得亮晶晶的,乍一看像个英俊的小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
她伸出满是沙子的胖乎乎的小手,嘴角边弯起一抹明朗的笑容。 难道是天使吗?
濮阳炫的眼睛差点被她身上的光芒刺花了,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立马跌回到“残酷”的现实。
“玩沙子要把脸弄花才行!” “把裙子脱下来,我们去抓鱼吧!”
“把泥巴弄在胳膊和腿上,他们就不会发现我们躲在花园里了。”
总之,在她的教唆下,他变成了彻彻底底的野孩子,不过那段时间真的是好开心好开心……
风的味道、草的味道、沙子的味道、河水的味道他都记得清清楚楚,那就是传说中“时间温柔地爬过皮肤”的感觉。
可十年后,再次相逢,撇开同学的身份不谈,他和她就像路人一样,除了坐在教室里,几乎没有其他交点。也许只有“过去”,是世上唯一用钱买不到的东西,也是永远无法抵达的地方吧……
天,自己怎么突然变得多愁善感了?濮阳炫揉揉眉心结束回忆。他身后的黑衣人们还在嘀嘀咕咕。
“呜呜,原来少爷还喜欢看悲情电影啊,真是个痴情的人!”
“嗯,被少爷喜欢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
“没想到我们少爷外表这么酷,其实有颗细腻的少女心。”
“你才少女!你们全家都少女!”濮阳炫终于忍不住了,噌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我说过好多遍,是《变形金刚》!不是《爱你爱你喜洋洋》也不是《我家的甜心便当》!你们都不懂中文吗?!”
“……”黑衣人面面相觑。 “我走了!”
“啊,少爷,要不要明天再包场?”黑衣人首领慌忙拿着大衣追上去。
“不用啦!你们都给我回去!我想在外面逛逛,到时候坐地铁回去。”濮阳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披上外套推开了电影院的大门。
“那不行,我们要保护少爷!”
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地铁的某节车厢里,温度明显比其他车厢低上5°。一个黑发绿眼的帅哥坐在中间,在他周围站满了目露凶光的黑衣男子,其他人都躲在离他们三五米远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母亲不断安慰被吓得哇哇直哭的小孩子:“不要怕,警察叔叔马上就来了!”
年轻的上班族,手抖得跟羊癫疯病人似的,用来伪装的报纸也拿反了……
到了下一站,所有乘客都迫不及待地冲出车门,挤到了其他车厢。
“这里离宫若薇小姐家很近呢,少爷,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看到濮阳炫若有所思的表情,黑衣人首领在一边小声提议。
“说什么,我干吗要管她?!”
“她是少爷的初恋情人。少爷和她分开后,不是一直闹着要锻炼身体,等武术超过她的时候娶她吗?”
“才不是!我们是对手!我要找让我当众出丑的丫头报仇!”濮阳炫气呼呼地下了地铁,“现在我就去提醒那个丫头,如果她再不对宅男出狠招,看我不好好收拾她!”
“少爷……方向错了,宫若薇小姐好像就在那边。”黑衣人站成一排齐刷刷地举起了手指。
顺着那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紧身水手服、胸前系了红色蝴蝶结、脚蹬红色长靴的女孩,在地铁出口翘起兰花指大声叫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动漫周边甩卖!我代表月亮大减价啦!”
濮阳炫的眼睛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谁能告诉我,她脑袋上为什么长了两个瘤子?”
“报告少爷,那是上世纪90年代动漫《美少女战士》中水兵月的发髻。”
“宫若薇疯了?穿成这样在这里跳艳舞?!”
“少爷,那是战斗姿势!”黑衣人认真地纠正,“水兵月为了保护地球,要和外星人战斗!”
“……我看这死丫头是中宅男的毒了!”濮阳炫的眉间腾地升起一团黑气,他正要推开黑衣人过去砸场,就听到一个凄惨如同厉鬼的男声。
“宫若薇同学,不要啊!那都是我的宝贝!”一个黑影迅速扑到地摊前,用身体护住那些奇形怪状的动漫模型和书籍!
那人穿着休闲棉服和浅灰色的铅笔裤,亚麻色的头发在灯光下闪着金色的亮光,大大的眼睛流过惊慌的情绪,浓而长的睫毛不安地扇动着,在围观者的心中掀起一阵龙卷风!
美男!就算同为男性,也不得不承认那是每个细胞都可以得到90分以上的清秀型美男!
虽然脸看起来有些陌生,但他的声音和眼神给人的感觉很熟悉。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濮阳炫疑惑地摸了摸下巴。
“我都是为你好。如果不把这些都卖掉,你哪里有钱还信用卡账单?”宫若薇不客气地用手杖敲了敲美男的头。
“我……我……我可以卖血!”
“算了吧,你!”宫若薇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微笑着把地摊上的全套游戏光碟递给一边的顾客,“小弟弟,给我五块钱吧!”
“不可以啊,宫若薇同学,那是朋友从日本带给我的原版,值好几百块的!”美男几乎要哭出来了。
“用过就会贬值的嘛,而且薄利多销。你懂不懂!”宫若薇一手叉腰,一手在天空中比画了个“V”字,“哈哈,我简直就是经商天才啊!”
“那个拖把多少钱?”几个女孩好奇地挤到她身边,虽然她们问的是宫若薇,但眼睛一直盯着美男,脸上也浮现出诡异的红晕,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拖把?小姐,你们的眼光太好了!这个可是高级货哦,是把限量发行的动漫T恤撕碎了做的!算你们三块钱好了!”
“宫若薇同学,今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强迫我做头发、买衣服不说,还抢了我的宝贝……”美男的脸变成僵尸一样的灰色,眼神茫然,嘴里像是无意识地念叨着,“完了完了,游戏没了,CD没了,模型没了,衣服没了,所有的一切尸骨无存……”
“干吗说这些丧气话,这样不是很好吗?”宫若薇拍了拍他的肩,“反正以后你不用穿那种没有品位的衣服,也不会变回宅男了。”
“完了完了……”美男彻底陷入痴呆状态。
“完结就是新的开始!从今天起,在我的带领下,忘记过去,开始新生活吧!”
听到这里,濮阳炫的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炸开了——
没错!美男就是宅男冷落!该死!宫若薇这个混蛋,说什么和他结盟,居然在这里和敌人打情骂俏?!
“宫若薇,冷老师,你们感情很好嘛!”
“吓?”看到熟人,宫若薇吓了一跳,“少年A?”
濮阳炫走过去抓住她的胳膊,绿色眸子里满含杀气:“你跟我来!”
“喂喂,我的生意还没有做完呢!”
“你还敢跟我说这个?”濮阳炫危险地眯起眼睛。
识趣的黑衣人马上排成一队,向她鞠了个躬:“宫若薇小姐,地摊和这个男人就交给我们吧!”
坟冢,紧挨着地铁站附近的公园,是个有着恐怖传说的地方——
清朝末年,天官地区农民生活困苦不堪,于是有个自称天鬼的人,秘密发展了一个叫做“天鬼教”的组织,并领导教民起义,火烧县衙,杀死县令,打开监牢……
不久后,受到政府镇压,起义失败,天鬼被捉,先是被钉在木板上游行示众,接着又被吊在城头曝晒,最后被押送到一个地方和其他教民一起凌迟。自此以后,那里就成了血流成河、怨气深重、生人不敢靠近的禁忌之地……
不过现在,身边的男孩更为可怕,连胆大包天的宫若薇,心底也涌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少年A,你到底要干吗?”他,该不会是想活埋了她吧?!
“背叛者。”一阵沉默之后,从男孩薄薄的嘴唇里吐出来这样三个字。
“吓?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你答应过我,要把他赶走,现在你做的算什么?帮他打扮,帮他卖东西?”濮阳炫一把把她推到墓碑上,“真是好笑,一个是假小子,一个是娘娘腔,你们想要联手对付我?”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的确是帮他改变了外形,不过这并不代表我站在他那边。”
这小子越来越神经了,老是捕风捉影!宫若薇稳住心神,毫不畏惧地迎上他冷厉的视线。
“现在,我做的事情绝对够不上背叛!我只是破坏了他原本平静的宅男生活,给他找了些经济上的麻烦,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吧,少年A?”
“宫若薇!”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双灼灼发亮的黑眸,就觉得她小时候的模样和现在的重合在了一起,濮阳炫的情绪变得越来越烦躁,“这么费力地狡辩,是因为你和他在交往吧!”
“你这是人话吗?如果一开始你就不相信我,就不应该把牌给我。现在我简直没有办法跟你沟通了!”这小子是花瓶吗?脑子里装的是豆腐渣?宫若薇的嘴角浮起一个讥讽的笑。
“少年A,放手!现在我卖东西卖得正过瘾呢,没有时间陪你玩!”
“不放!”濮阳炫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用手指狠狠地摩挲着她的嘴唇,“你以为自己的口才很好吗?如果不是小时候和你还算有点‘交情’,我现在真想撕破你的嘴!”
可是,那张讨厌的嘴和想象中不一样,软软的嫩嫩的粉粉的,好像随时都会化掉一样。触到它的指腹好像被热汤烫到了,又好像被针扎了,一阵麻酥刺痛……
“混蛋!你在做什么啊!”在濮阳炫失神的刹那,宫若薇用手中的“美少女月光权杖”狠狠地捅了下他的脚,然后捂住嘴慌慌张张地跑开。
“宫若薇……” “少年A,你给我记住,非礼美少女是死罪!”
“你才是!如果你倒戈的话,就死定了!”
“哈,有没有搞错?”宫若薇突然停下脚步,轻轻地笑了两声,“我说,少年A,我之所以拿下黑桃Q,是因为觉得有趣,想插一脚,并不代表我和对你言听计从的黑衣人一样。”
“……”
“所以啊,如果想让我一直站在你这边,就对我温柔一点!”说到这里,宫若薇猛地回过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眯起狐狸般的黑色眼睛,露出一个甜得发腻的笑容。纷纷扰扰的黑色发丝从洁白的脸庞上飘过,划出一道道微小的、让人悸动不已的轨迹。
“必须温柔哦,你懂了吗?”
“哼!”濮阳炫侧过脸,抑制住猛然加速的心跳,咚地一拳打在墓碑上。该死,这个丫头太精了!他该拿她怎么办?

  1. “老师,早安。”
    新的一天开始了,朱雀学园和往常一样充满了生气。同学们三三两两地朝教学楼走去,遇到老师就停下脚步、笑吟吟地躬身问好。
    看到那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真诚脸孔,所有的老师都会感动得在内心高呼“当老师真是幸福”,但前提是——对方不是二年S班的学生!
    “哈哈,老师,你的头发真好看,烫得跟花似的!我说的是超市减价的菜花!”
    “老师,昨天我们送你的宠物,你还喜欢吗?”
    S班学生的武器之一是毒舌,不停地践踏他人的自尊;武器之二是恶作剧,要么跑到老师背后贴字条,要么动用学校里的道具设计陷阱,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们和007类似的大脑构成!
    总之,只要远远见到该班的学生,所有老师都会用公文包捂住脑袋绕道跑掉。
    迫不得已站在讲台上讲课的时候,老师们也是万般防备,恨不得把防弹背心和头盔都穿戴上!
    最近的情况倒是有所好转,因为一个叫做“冷落”的年轻人已经成功地转移了二年S班全体同学的注意力——
    “昨天一天我们都很乖,宅男老师应该已经被我们蒙蔽了吧。”
    “呵呵,那家伙还真天真,以为在跌倒时说句煽情的话,我们就感动了?”
    “是啊,他虽然跟我们差不多大,但感觉跟个老头子似的,看着就反胃,还是早点离开学校的好!”
    “没错没错!我们班的男生那么帅,跟他们比起来,宅男看起来也太恶心了!”
    S班的两名女同学议论得正起劲儿,突然一颗留着长发的脑袋插到她们中间:“我有不好的预感。”
    “紫遥,你预见到什么了?”
    “一、那家伙要复学了。”拨开额前的头发,紫遥幽幽地往前方看了一眼。
    “别开玩笑了,那个人怎么可能……”
    “二、今天不宜跟老师发生冲突。”无视两人吓得发白的脸,紫遥丢下一句话后,像影子一样飘走了。
    “这个预言一定不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超能力者?”
    女生们抹去脸上的汗珠,努力安慰对方。
    “是啊,紫遥那家伙其实只是喜欢装神弄鬼罢了,上次她说我不能靠近水,结果我在游泳池里玩得很开心,还捡了两块钱!哈哈!”
    很快,她们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啊,那边有个超帅的男生呢,他是新来的转校生吗?!看起来好像王子哦!”
    林xx道上,一个浑身散发着忧郁气质的漂亮男生正拿着书向教学楼走去。他穿着白色连帽外套和棕色直筒牛仔裤。简单的服装搭配掩盖了身材单薄的缺点,衬得整个人格外修长。
    又软又亮的亚麻色头发软软地垂在额前,大大的眼睛半敛着,鼻子又高又挺,湿润的嘴唇透着初春花瓣般的粉嫩……五官精致到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程度!
    “要不,我们猜拳决定谁上去要他的电话号码?”
    看到只有在漫画中才会出现的贵公子型男生,行为乖张的S班女生也止不住两眼发直,心脏怦怦直跳!
    就在两人扭扭捏捏的时候,一个穿着中式棉袄的长发少女,带着木刀闪电般从她们中间穿过,对着美男子的背狠狠地捶了下去!
    “冷老师,我说过多少遍了,把背给挺起来!你那个走路的样子简直就是在跟别人说‘我是宅男’嘛!”
    “啊啊啊啊……难道贵公子是宅男?!”两个女生立即化成雕像,梦幻的少女心破碎一地。
    而那边,“贵公子”冷落委屈地回过头,大眼睛里似乎噙着泪水:“好痛。”
    “知道痛就要挺着背走路!为人师表的意思,老师应该比我清楚吧?”
    “……我这样穿是不是很怪?真的好看吗?”
    “当然好看!就算你不相信自己的长相,也要相信我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知道吗?!”
    宅男真是啰唆!
    冷落还是不相信,小心地瞄了宫若薇两眼:“我这样做,同学们真的会尊重我?”
    “……你这是什么表情?能不能有男子气一点?!现在你的外表看上去就跟王子一样,要对自己有信心!”
    “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怎么可能成为王子?”在不良学生的用力拉扯下,冷落的脸变成了四方形,“痛痛……就算外表改变了,也是‘贫穷贵公子’……”
    “别太贪心,一步一步来吧!”
    “……”看到宫若薇脸上的“冻人”微笑,冷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自己是不是掉入魔女的陷阱了?
    走进教室后,不妙的感觉更强了,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地向他投来,而且好像被粘住了一样,迟迟不肯挪开!
    一时间,世界陷入了可怕的沉默。站在讲台上的冷落差点以为自己被困在孤岛上,冷风呼呼地灌进了他的衣服。
    “哈,哈,大家好。今天老师稍微改变了下造型,本来想让大家看着顺眼一点的,可是……好像……失败了啊。”
    他说话的同时,脑袋上好像垂下了两只长长的毛茸茸的兔子耳朵,那模样简直是……超可爱!
    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又不敢做声。
    濮阳炫冷冷地看了冷落半天,最后淡淡地敷衍了一句:“还好吧。”
    听到这话,其他同学终于松了口气,嘻嘻哈哈地开起玩笑来。
    “你真的是冷老师?不是跑到韩国整容了吧?”
    “难道你开始恋爱了?那个不幸被老师爱上的人是谁啊?” “……”
    虽然话说得很过分,不过他们的视线被吸引到冷落身上去了,一节课下来竟然没有一个睡觉、玩游戏的!
    外形改变战术真的起作用了耶!
    冷落拿着语文书,走到宫若薇的桌子边,有些羞涩地笑了笑:“宫若薇同学,谢谢你。”
    阳光从他斜后方的玻璃窗中洒入,给浅浅的瞳孔抹上了鲜明的色彩,衬得两只眼睛越发明亮。
    “笨蛋……”
    那眼神也太夸张了吧?好像只有少女漫画中才会出现呢!宫若薇扭过头低声咕噜:“别得意得太早,这离征服S班还早着呢!”
    而不远处,濮阳炫冷冷地瞟了两人一眼,眸子的颜色渐渐变深,嘴角也浮现出一抹意义不明的冷笑:“宫若薇,我会让你看到宅男的真面目。”
    咚!
    突然,教室的门被人从外面踢开,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毛发盖住了全身的怪物走,不,滚了进来。
    “是那个人!” “那个人回来了!” “他不会是来报仇的吧?!”
    好像看到了可怕的传染病毒一样,所有同学都放下了手中的课本,惊恐地瞪大了眼睛,面部肌肉僵硬到极致!
    “这……这……这位同学?”对方是人类吗?冷落张开手臂护住学生,“你……你想做什么?”
    “怪物”一把推开他,在宫若薇身前站定,两道凌厉的视线从毛发缝隙中透出,直直地射在她的脸上。
    “给我。” 声音听起来像野兽的低吼,天花板上的灯似乎也受到了震动!
    “……”宫若薇没有说话,虽然她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但黑色眼眸里的慌乱神色却没有办法掩饰。
    “黑桃Q。”“怪物”把黑乎乎的手摊在她面前。
    宫若薇猛地拔出木刀,朝对方展开攻击!教室里立即乱成一团,不少同学从后门跑了出去。
    “宫若薇同学,要……要以德服人!”冷落慌忙上前阻止,“别打了!”
    “没用的,老师。”紫遥把他拉到角落里蹲下,然后掏出记载预言正确率的小本子,在上面画了个钩,“那个人解决事情的方式就是武力。宫若薇先出手的话,赢的几率还大一点。”
    “啊?你说的那个人是像野兽的怪物?”
    “别看他那样,以前是很帅的。”紫遥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尖牙。
    “难道和动漫里一样,只要是头发盖住脸、戴着厚眼镜、脂肪多、有龅牙或者青春痘之类的人,打扮完都是美女美男?”
    “老师,你在说自己?”
    “……不是啦!紫遥同学,帮我拉住宫若薇!我去拉野人同学!”
    不过还没能碰到“怪物”,冷落就看到他从宫若薇的书包里取出一张金色纸牌,然后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朱雀学园的教学楼结构格外怪异,主体是一个半球形的钢筋水泥建筑,周围环绕着用粗钢条制成的、密密麻麻的椭圆形轨道。
    总的来说,整栋楼看起来就像是被横着切掉了一半的太阳系。而现在,“怪物”正以惊人的速度在那些钢条之间跳来跳去,好像故意引人上前追他一样!
    “可恶!想跑吗?”
    紧跟在后的宫若薇迅速爬上窗台,跳到离他最近的钢条上。“怪物”眨眨眼睛,抓住头顶上的钢条,蜷起身体翻了上去,动作灵活得就像是在树枝之间跳跃的猴子!
    糟糕,宫若薇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嘛!情急之下,冷落抓住窗台附近的钢条,战战兢兢地朝两人所在的地方爬去。
    “宫若薇同学,危险,你赶快回来!”
    “把牌还给我!”宫若薇费力地追赶着“怪物”,根本就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其余几张牌在谁那里?”“怪物”突然停下了脚步。
    “啊?你不知道吗?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分心的刹那,宫若薇一脚踩空!木刀掉到地面,“啪哒”一声摔得粉碎。眼看身体就要跌落下去,一只手从上方伸出来,牢牢抓住了她的手腕。
    冷落紧蹙着眉,咬着牙关:“坚持住,宫若薇!”
    他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额上布满冷汗,手背暴起青筋,上身有一半已经挂在了空中!
    “好感人的场面。”“怪物”拍了拍手,跳到了他们站的钢条上。
    “快来帮忙!”感觉到宫若薇的手指从自己掌心里一点一点地滑出去,冷落急得大叫起来,“我快坚持不住了!”
    “怪物”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蹲身看着脚下的宫若薇:“告诉我另外几张牌在哪里。”
    “我不知道!单野,你这个混蛋!快点把我拉上去!”
    “同学,快点帮忙!”一改往日的腼腆,冷落又放大了嗓门。
    “S班的实习老师,其实你也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吧?”被称作“单野”的“怪物”仍然无动于衷,“你应该再放开她的一根指头。不好好吓唬她,她是不会说真话的。”
    “放屁!我真的不知道!”宫若薇大叫起来,“单野!快点把我拉上去!”
    对她的求救声,“怪物”置若罔闻。
    “实习老师,”他从怀里掏出那张金灿灿的纸牌,在冷落面前晃了晃,“如果你配合我,逼她说出真话,这个就是你的了。”
    “……”
    “动心了吧?毕竟,这牌关系到你的前途。”见冷落没有回答,“怪物”单野嗤笑了两声,“所有的老师都一样,想的只有评级、升值、加薪。”
    “……放屁。” “什么?”“怪物”单野噌地站起身。
    “宫若薇同学说得很对,你一直在放屁!”冷落抬起头朝他怒吼,眼睛里全是血丝,“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也不知道你想要证明什么!我只知道,现在不救人的话,你说什么都是在放屁!”
    “……”虽然“怪物”单野的脸隐藏在野兽般的毛发里,但那怒气却掩饰不住。他狠狠一脚踹向冷落。
    “啊!” 两人摔了下去,冷落用力扯过宫若薇的手,把她护在自己怀里。
    要死了吗?
    冷落,18岁,还没有正式当上教师,没有交过女朋友,被卖掉的动漫宝贝还没有赎回来……
    一秒,两秒……冷落紧紧抱住宫若薇,用手压住她的后脑勺,然后决绝地闭上了眼睛。
    咚!
    身体不再往下跌了,大概已经落到地上了吧。后背不是很痛,是不是因为自己到了天堂?
    “老师!老师!”有个声音在耳边不停地喊。
    冷落慢慢睁开眼睛,面前是宫若薇快要哭出来的脸。这丫头也会有这样的表情?自己不是在做梦吧?冷落用力扯扯嘴角,挤出一个笑容:“哈,我们都死了?”
    “笨蛋……”宫若薇吸了吸鼻子,“濮阳炫借了垫子过来,所以我们都没事。”
    “哈,哈,真的耶,还活着。”冷落搔搔头。
    “刚刚,谢谢了。”宫若薇轻声说着,缩了缩脖子,头顶刚好蹭到冷落的下巴。从皮肤上划过的痒痒的、柔柔的感觉如电流一样,瞬间击中了他的心脏。
    “没、没事。应该的,应该的。”
    两人维持着拥抱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躺着。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温度,内心深处同时涌出一股暖洋洋的安全感。
    太好了!还活着。
    身下的垫子仿佛一座孤岛,岛上仅有的两个居民相濡以沫。四周的喧嚣一下子显得可爱起来,就像是为他们绽放的礼花。可是,好景不长——
    “还要抱到什么时候?”濮阳炫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哈,哈,刚刚自己在想什么啊?!冷落慌忙推开宫若薇,干笑着转移话题:“其实,如果我的劲儿再大一点,或者宫若薇同学再轻一点的话,我们也许就不会摔下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很重吗?” “不,不是,宫若薇同学,你误会了!”
    “我170厘米的身高,49公斤的体重,还没有达到标准体重呢!要怪的话只能怪你的力气太小了!”
    宫若薇气呼呼地从垫子上爬起来。
    “还是哥哥说得对,找男朋友必须要找强壮的!你这样的宅男永远都找不到女朋友!”
    “不用这么咒我吧?”冷落委屈地绞了绞手指。
    “算了,我也不该对你有过多的期待!刚刚你表现得还是有那么一点,嗯,男子气的。”宫若薇脸微微一红,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金色扑克牌放到他手里,“给你,黑桃Q!”
    “牌不是被抢走了吗?”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没有,那张是假的。因为我害怕出现刚刚的情况。”宫若薇走到濮阳炫面前,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现在,黑桃皇后宣布倒戈了,是你逼她的!”
    “宫若薇,你这是什么意思?”绿眸少年压低了眉毛,捏紧的拳头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
    “虽然我很感谢你找垫子救了我,不过,有一点我也清楚了。”宫若薇双手抱胸,静静地盯着他,“因为你怕我把牌给老师,所以告诉了单野关于牌的事情,对不对?”
    “……”濮阳炫没有否认。
    “本来我没有打算反对你,可现在不一样了。是老师救了我,所以,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老师那边。”
    “宫若薇!你疯了!”濮阳炫的嘴唇哆嗦了一下,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受伤的眼神,“为了这个宅男,你要和我彻底决裂?”
    “没错,少年A。”
    “同学们,你们不要吵架,千万别伤和气。”冷落慌忙上前分开两人,脸上挂着讨好的笑,“不要动武,要以德服人!”
    “宅男,我们走着瞧!”濮阳炫狠狠地瞥了他一眼,背对太阳朝校园外走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