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月14日=情人节=花店老板、巧克力经销商、电影院游乐园投资人笑得合不拢嘴的一天。
大街小巷满是鲜红的玫瑰花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巧克力,连被南天竹、小苍兰、马蹄莲、樱草、瓜叶菊等花草重重包围起来的朱雀学院,也多出了一道迎合节日气息的风景——天刚亮就有不少少男少女羞红了脸、鼓起勇气向心仪的人表白!
“学长,请你一定要尝尝这个!这是我花了一个晚上才做好的!”
“学妹,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小甜心,我喜欢你!”
“蜜糖,我注意你好久了!”
甜得发腻的情话,比娱乐频道的八卦消息还要泛滥!而在学校池塘边的柳树下面,一名娇小可爱的女生和一名高大帅气的男生静静地凝视着彼此,似乎马上就要演出一幕热情洋溢的青春剧……
“请……请……”女生把一个大大的心形纸盒捧到男生面前,紧张得舌尖直颤,“你……”
“是要请我收下这个吗?”
男生颦起笔直的眉,不耐烦地撇了撇嘴。他属于不管站在哪里都能闪闪发光,让周围的人屏住呼吸、驻足观看的美少年,身材高挑,肌肉匀称,皮肤细腻。
黑色的头发修得很短,刘海被刻意打造出凌乱的美感,狭长的眼睛像极了祖母绿宝石,浓密的睫毛犹如翻飞的蝴蝶翅膀……总之,那出众的外表,除了“妖孽”和“尤物”、“极品”,几乎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
“是……是的。”
“巧克力吃多了容易使人消化不良、肠胃不适。拜托,小姐,今天你已经是第九十九个送我这东西的人了!”
但,与美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那能够把对方打击得想要撞墙的毒舌。
“如果有点脑子的话,做点有创意的事情不行吗?”
“我……我……”女生的声音越来越小,“濮阳同学……”
“还有啊,从小我就对甜食过敏。”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加糖。”
“那也不行,没有糖的巧克力味道会很苦,跟药一样。”即使看到女生泫然欲泣的模样,濮阳炫也没有流露出怜香惜玉的表情,“发明情人节的家伙真是无聊,他不知道这会给后人添麻烦吗?哼,人的魅力大了真是没有办法!”
“……我明白了。对不起,濮阳同学,都是我的错。”
听到这儿,女生的身体已经在风中飘零,细腻的心也碎成了一块一块。就在她抹着眼泪准备跑开的时候,濮阳炫却伸出戴着劳力士的手:“算了,这次我就收下,下不为例。”
刷刷—— 空中突然传来几声轻响。
濮阳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手中的盒子立即被切成整齐的十八块,黑色的巧克力碎片掉落了一地!
“做巧克力的同学,这个无知的少年根本不值得你喜欢!”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中式棉衣的美丽少女手持木刀从天而降,优雅地在两人之间站定后,将过腰的长发甩到后背,侧过脸看了看濮阳炫。又大又亮的黑色眼眸里透出狡黠的意味,红润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
“配角少年A,你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刻薄啊。其实有人给你送巧克力,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宫若薇!”
三个字从齿缝里迸出的同时,濮阳炫的脸变得和乌鸦羽毛一样黑,眉毛也跟蚯蚓似的扭个不停。
“你疯了吗?干吗砍我?!” “哦哈哈哈,作为主角需要一个劲爆的出场嘛!”
脸上仿佛写着“正义使者”几个大字的宫若薇捂住嘴笑了几声,然后对着目瞪口呆的女生比画出个“V”字。
“做巧克力的同学,请你不要太惊艳哦!”
“秀够了没有?你以为自己是奥斯卡女主角?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濮阳炫额上的青筋开始不规则地跳动起来。
“言归正传,身为宫家第三十六代传人,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细腻的少女心!”用手指弹开木刀上的巧克力碎屑,宫若薇伸出左手食指指向濮阳炫的鼻尖,“配角少年A,接受惩罚吧!”
“巧克力是被你砍坏的。你才是凶手……”濮阳炫压低眉毛,把手指掰得咔哒作响,“而且,‘配角少年A’这个词还真是让人火大啊。”
“哈哈哈,认命吧!”宫若薇挖了挖耳朵,扬起脖子,对着天空大笑,“和才貌双全、人气旺盛的我比起来,你就是太阳旁边的星星!用肉眼根本就看不见啊!”
濮阳炫终于忍不住一掌拍了过去。 “每天都说这样的话,你还不嫌烦?”
“这次是你主动找我打架哦!”纵身跳上长椅,躲开对手的愤怒攻击,宫若薇歪着脑袋挑了挑眉毛,“你可别在校长面前污蔑我!”
“哼,上次踩坏男生送你的玫瑰,上上次把你的运动服剪成窗花……你还没有接受教训,要继续跟我作对,是不是?”濮阳炫抬腿朝她扫去,动作干脆利落,“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让你看看谁才是朱雀学园的老大!”
“哦哈哈,那还用问?当然我是老大!”宫若笑嘻嘻地挪开脚,谁知身子一晃,咚地栽倒在地上。原来濮阳炫把长椅踢翻了!
“……你还是人吗?!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这一脚如果是踢在她身上还了得?下辈子谁负责?宫若薇冻结了笑容,把木刀拄在地上,拍拍屁股愤愤起身。
“不好意思,不是手,是脚!”
“手脚都一样啦!你太狠毒了!怎么能这样对女生?”
“你是女生吗?我一直以为你是披着美少女外衣的怪兽!”
“配角少年A,这句话我要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都说了好多次,别再叫我‘配角少年A’!”
两人话不投机,眼里燃起了熊熊的怒火,打斗也越来越激烈!
“打是亲,骂是爱。”被他们遗忘在一边的女生终于看不下去了,绝望地捂住脸,泪奔而去,“原来濮阳炫和宫若薇一直在交往,我根本就没有希望了啊啊啊啊……”
听到她的哭声,两人惊讶地停止了动作,同时化成猿猴雕像。
“和他交往!开什么玩笑?!” 嗤——
一个黑影蓦地从他们面前飘过:“嗯,果然学校有打架事件发生,我的预感正确率达到了20%。”
“紫遥?”看清对方是同班同学后,宫若薇舒了口气。
他们不是每天都要上演校园争霸赛吗?!这还需要什么预测?真是不能理解……
“早上好,宫若薇,濮阳炫。”
虽然是冬天,但是紫遥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毛衣和一条长长的黑色裙子。乌黑的头发分成两半搭在肩上,厚重的刘海几乎盖住了深邃的眼睛。她就像一只被诅咒的日本木偶,身上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
“我还预感,我的脑袋会遭到轻微的撞击。”
对她的“预言”,宫若薇和濮阳炫置若罔闻—— 两人正打得不亦乐乎!
濮阳炫抓住宫若薇的手腕夺过木刀。宫若薇慌忙反擒,侧身下蹲降低重心,使出一记漂亮的过肩摔。而濮阳则顺势拉住宫若薇的手臂,把她也拽到地面!为了避免卷入无意义、低智商的纷争,紫遥慌忙往旁边退了几步。
“咚!”
不偏不倚地,她的脑袋移动的弧度和远处飞来的足球的轨迹有了交点,两个圆球状物体剧烈地碰撞在一起,差点没有迸出火花!
“嗯,预感命中率达到了40%,我的超能力果然在不断提升中。”
面无表情地摸了摸肿起来的后脑勺,紫遥把掉落在地上的足球踢到一边,说了两句话向教学楼的方向飘去。
“对了,宫若薇,今天可是情人节,你的真命天子会出现。他穿着黑色的裤子。”
“哈哈,谢谢你提醒哦……”宫若薇敷衍地笑笑,不过,当她看到濮阳炫时,瞳孔立即放大了数倍,“黑——裤——子?”
“哼,你在想什么龌龊东西?”濮阳炫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虽然不相信紫遥的‘超能力’,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宫若薇眼中迸出凶光,抡起木刀狠狠劈向他的裤腿,“如果让你成为我的真命天子,我还不如穿越去石器时代当猿猴!”
“……你疯了!” “主动把裤子给我脱下来!我就收手!”
“这是校服裤子,全校男生都在穿吧?!你还讲不讲道理啊?!”看到对方疯狂的眼神,濮阳炫的心咯噔一跳,转身快步朝教学楼走去,“不跟你闹了,要上课了!”
“给我站住!作为宫家第三十六代传人,我不能让黑裤子出现在自己眼前!”宫若薇猛扑上去,抓着他的裤管用力向下扯……
嗤——
事情发生得太快,一时间濮阳炫忘了反击,只是瞪大眼睛看着暴露在寒冷空气中的CK内裤和自己光光的大腿。
“啊……”
“哈哈,我本来只想吓吓你,谁知道校服裤子质量那么差。”宫若薇拽着从腰部断开的两条裤管,捂着嘴干笑了两声。
“……这样的情景跟以前有什么两样?!宫若薇,你这个混蛋!”沉默半晌后,悲哀的怒吼从濮阳炫薄薄的嘴唇里发出。
“啊?” “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
濮阳炫抓住宫若薇的衣领猛地一拉,两张脸的距离骤然缩小。他的鼻尖几乎抵在了她的鼻梁上,翠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不是一直嫉妒我比你帅,比你有人气吗?”吓,从来没有见过濮阳炫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呢。
宫若薇喉头一紧,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当然不是!你果然把那些事情都忘了!哼,这一点也相当让人讨厌!”
这小子到底要说什么?为什么眼睛里有委屈的光在闪烁?宫若薇刚竖起耳朵,就听到重重的咳嗽声从头顶上传来。
“宫若薇同学,你,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七十多岁的老校长已经拄着拐杖泪流满面地走到了她面前。
“刚出来晨练,我就看到了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和男生打架就算了,现在你竟然走上了色狼之路……”
“这个……校长,您误会了!”
就算她有色心,也不会对自己的死对头下手啊!宫家的人欣赏水准一向是很高的!
“……宫若薇同学,我已经给了你好多次机会。”校长那张布满褶子的脸,露出圣母玛利亚般悲悯的神情,“就算把班主任气走的时候,我都没有责怪你。”
“校长,不能光怪我啊!”宫若薇慌忙扔掉手中的裤管从地上爬起,“气走班主任的人还有濮阳炫呢!”
准确地说,前任班主任只是卷入他们争斗中的可怜虫罢了……她真的不是存心整他!
一切都是偶然!绝对的偶然!
偶然事件一:濮阳炫把自制的小型催泪弹包装成蛋糕,放在宫若薇的课桌里,却在上课的时候被班主任没收并拿到了办公室……
偶然事件二:宫若薇在濮阳炫的储衣柜里放青蛙和蛇,谁知那些生物统统跑到了在濮阳炫身边说教的班主任身上……
偶然事件三:……
总之,N多偶然事件发生之后,班主任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背着包裹潜逃了。临走之前,他把一叠钱和一张留言条放在校长的办公桌上。
“校长,对不起,我没有成为好老师的能力。这是我卖血的钱,加上这个月的工资应该足够支付我的违约金了。再见,不,永不再见。”
落款处有一个鲜红的血手印,以及大大的“T__T”符号。
自此以后,朱雀学园二年S班便处于无政府状态,没有任何老师敢接手管理……
唉,这些账不能算在她宫若薇一人头上啊!
“不要想着推卸责任,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反省!”校长拧着她的耳朵向教学楼的反方向走去,“去禁闭室好好待上半天吧。在你们的新班主任过来之前,你一定要变得乖一点!”
“痛!痛!放手啊,我自己走!”校长这死老头的皮肤和肌肉都萎缩成抹布了,怎么还有那么大的力气啊!被拖走的宫若薇摇着小白旗,流下两行无助的清泪。
而在他们身后的濮阳一手挡着关键部位,一手拿着手机,气急败坏地对电话那头的某只可怜虫大吼:“给我送条白色的裤子到池塘边来……什么!别管为什么……没有?没有就把你的脱下来给我!”
2.
朱雀学园的教学楼和办公楼看起来有些后现代主义的味道,但园子的偏僻角落里还保留有几座五六十年代的木板房。一部分作为堆放杂物的仓库,另一部分嘛,则是提供给不听话的学生,让他们在布满蜘蛛网的房间里面壁思过……
“咚。” 宫若薇踢了从外面锁上的木门一脚。
“真是倒霉!为什么每次受到惩罚的都是我啊?!校长死老头,说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反思有助于增长我的淑女气质!根本原因是,他不敢动濮阳炫吧?
“是啊,是啊,人家的爸爸是校董,妈妈是英国贵族兼国际名模……哼,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我以后能挣更多,把整个朱雀学园给买下来!到时候,校长只能当园丁种蘑菇喽!
“对了,濮阳炫还没有说清楚他讨厌我的原因呢。自从刚开学,他就一直针对我,难道不是因为我占据了‘朱雀学园最帅的人’NO.1的位置?我以前真的得罪过那个心胸狭窄的小子?他说我忘了什么东西,可是我记忆好得很啊……
“打住!我干吗要弄清敌人的想法啊!哦哈哈,主角和配角少年A永远是不可相交的平行线啊!”
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宫若薇只能自言自语打发时间。
“校长说有新老师来我们班当班主任,那家伙是什么样的人?是被哄骗的无知小羊羔吧?我们二年S班的学生可是不好对付的啊……”
“……”
没过多久,漆黑的房间里终于爆发出伤心欲绝的呐喊:“哇啊啊啊,实在受不了了,找不到事情做啊!该死的校长把我的木刀收起来了!这里又没有电视看!我要出去要出去要出去!”
声音震得屋顶上的灰尘纷纷落下,蜘蛛仓皇地往屋外爬,宫若薇脚边的一块木板也动了动,接着,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外面伸了进来。
“汪汪!”
那是一只可爱的小狗,以为有人霸占了它的家园,很生气地对着她狂吠。
宫若薇眼睛一亮,猛地朝狗洞扑过去。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十几分钟后,她站在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拍拍身上的灰,对着天空比画了个胜利的“V”字:“校长,不是我故意旷课,是我有教室不能回,你一定要体谅我啊!”
现在,清晨的寒气已经被温暖的阳光驱逐干净,情人节浓厚的浪漫气息把城市的各个角落都温柔地包裹起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手捧玫瑰、成双成对的情侣。
今天,也就是情人节,你的真命天子会出现。他穿着黑色的裤子。
突然,紫遥的话又在耳边响起,犹如鬼魅一般,宫若薇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黑——裤——子——
哦哈哈,现在是冬天,十个行人中有九个穿的都是黑裤子呢!她搓搓手哈哈气,把围巾裹得更紧了些。如果太在意紫遥的话,只能说明自己是个笨蛋!还是花点心思想想去哪里玩吧!
突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接着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喂,你还是学生吧?是不是旷课啦?”
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搭讪?! 哦耶!终于有人敢接近自己了!
宫若薇激动得眼泛泪花。
虽然在学校里有不少男生喜欢她,也悄悄地往她的课桌里塞过玫瑰和百合,但他们随时都跟她保持着两米以上的距离,至于具体原因嘛,随便采访几个人就知道喽——
同学A:“宫若薇?漂亮是漂亮,悄悄看两眼就好啦。我打不过她,和她交往是会出人命的!”
同学B:“宫同学啊……啊啊……人家暗恋她好久了……什么,交往?不可能的……那样我就成为濮阳炫的敌人啦……”
同学C:“小薇她是宫家的第三十六代传人,迟早要看破红尘,出家当尼姑,成为一代宗师的。我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所以我不能和她结婚……”
总之,虽然宫若薇是大受欢迎的美少女,但和她亲近的男生数目一直都是零!
而现在……哈哈……终于有胆大的人送上门啦!
“我没有旷课,现在是社会实践时间。”宫若薇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扭头挤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你们有事吗?”
亮亮的眼睛弯成月牙状,洁白的牙齿似乎可以反射阳光,红润的嘴唇比街头的玫瑰还要娇艳。美少女浑身散发出让人无法正视的光芒!
“哇,好运!是美女耶!”咚咚,拦住她的四个混混心脏猛跳,“脸蛋98分,身材99分!”
竟然不给打满分?!这群笨蛋!
虽然心里在骂,但表面上,宫若薇还是用温柔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眼神静静地看着他们——
这些家伙一个个长得獐头鼠目,眼神动作看起来猥琐无比不说,最要命的是,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休闲裤!
黑裤子黑裤子……又见黑裤子!真想一把火烧了制造黑裤子的厂房!
“小美女,本来我们是想跟你借点钱花花的。”小混混们嬉笑着把她拉到巷子里面,“不过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我们改变主意了。只要你陪我们一起玩就好啦。去酒吧,怎么样?”
他们是在调戏她吧?
这种笨蛋的出现几率比打赢哥哥宫若牛——那个空手道黑带、跆拳道一级的壮男还小呢!
自己可以假装答应,然后找机会好好教育教育他们。真是值得兴奋的事情!但是瞄到那些黑裤子,宫若薇的情绪就直线跌落,眼睛变成绿豆大小,声音也蔫得跟冰箱里失去水分的黄瓜一样。
“说得好听,你们连酒吧的最低消费都付不起吧?”
“哈哈,小美女,你这就别担心了。满大街都是钱在走呢。”
混混中的小头目指了指不远处一个背着双肩包、穿着黑色羽绒服和黑色牛仔裤、运动鞋的男孩。
“我会跟那位小兄弟‘借’。”
“看样子,他也不像有钱人。”为了避免出手时误伤无辜,还是别把路人A卷到事件中来比较好。
宫若薇扭了扭手腕,悄悄开始做热身运动——只要这些家伙对她毛手毛脚,就等着去医院挂点滴打石膏吧!
“小美女,这你就看走眼了。”混混头目得意地歪着嘴说道,“这家伙一看就是宅男,平常买张DVD都要花很多钱的。嘿嘿,说不定,他还有收集女仆装、水手服的癖好呢!”
“啊?宅男?”
仔细一看,男孩的头发又长又乱,盖住了半张脸,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黑色眼镜。背包上画满了火影忍者的人像,羽绒服的帽子上有两只毛茸茸的兔子耳朵,裤子上绣着“真命天子”几个大字。
那恐怖的相貌!那彪悍的审美观!宫若薇脆弱的神经被摧残得如被同被龙卷风洗礼的旷野——寸草不剩!
啊啊……为什么穿黑裤子的没有一个像样的人呢!紫遥的预言绝对是错误的!那家伙根本就是打着“超能力”幌子的神棍!恨死她了!
“小美女,你竟然不知道?”混混A以为她不知道“宅男”是什么意思,慌忙拿出白纸和笔,画了个脏兮兮的小人解释道,“‘宅男’是日语外来词哦,最初指沉迷于美少女类的成人动漫或者游戏的男人,后来被引申为‘对某种东西的爱好非常偏执,不和别人接触,放学下班之后就回家或者说成天窝在家里的男人’。”
“……谢谢你的解释,你还真是‘博学’啊。”
“小意思啦,做混混也要提升自身素质的。”混混A的脸噌地一下红了,“我认识的人里面就有很多宅男呢,那些人就跟老鼠一样,真是让人讨厌。”
“……”你还有资格说别人?
“嘿嘿,来了。”混混头目打断他们的对话,吊儿郎当地把手插进裤子口袋,准备上前拦住目标,“兄弟们,我们上。”
“那边的宅男,走远点!”宫若薇大声发出警告,谁知男孩听到这话,迷惑地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眨眨眼睛看看周围,然后主动走进了巷子。
“是说我吗?” 这……这家伙真的是笨蛋吧! 宫若薇无助地扶住额头。
而几个混混则轻浮地吹着口哨围了过去:“哟!小兄弟你竟然主动过来打招呼?胆子很大嘛。”
“哈,哈……我不是过来打招呼的。”男孩紧张地搔搔头,推推眼镜,“你们……你们是学生吧?”
“哈哈,什么眼神啊,宅男?”混混B大笑着扯了扯身上那件出土文物级的黑色风衣,“学生能穿得这么性感吗?”
“这名女生是学生吧?”
男孩勉强挤出个笑容,额头上隐隐地冒出细密的汗珠,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宫若薇。
“这位童鞋,不,同学你不回去上课吗?” “啊?”
“你的老师肯定一直在找你。”看到宫若薇不解的眼神,男孩着急地推了推她的肩膀,“别让人担心,跟我走吧。”
原来这家伙看出她和小混混不是一伙的,想要保护她呢!哦耶,终于有人把她当做真正的女生看喽!有意思,非常有意思!宫若薇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起他来。
身高:比自己高一点,大概1米78的样子。
身材:瘦,就算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也能看出来。
相貌:脸部线条太柔和了,似乎写着“来欺负我吧”五个大字。
这样的家伙……想成为正义使者,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嘿嘿,想成为正义使者?告诉你,这个小美女可是我的朋友哦,你要把她带到哪里去?”混混头目抓住他的手狠狠一拧,“把钱留下来,自己滚!”
“我不能滚,要滚,她和我一起滚……”男孩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嘴角的笑容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家伙其实很害怕呢。宫若薇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哈哈,说什么呢,你这个宅男!漫画看多了吧?”混混A、B上前翻出他的钱包,把里面的钱全都掏出来,然后握着拳头朝他的肚子挥去,“就凭你还想英雄救美?!你以为自己会变身?”
“啪!” 混混们的拳头并没有落到男孩身上,而是被一条纤细的胳膊截在了半空。
“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脚踹开面前的混混A,宫若薇挑起眉毛拍了拍手,“欺负没有战斗能力的人有那么好玩吗?还是我宫家第三十六代传人陪你们玩玩吧!”
“啊?”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宫家……那是什么东西?”
“连武当派的旁支——宫家你们都不知道吗?!真是无知到极点!”宫若薇的表情很美,也很“冻人”,令周围的气温立即下降到冰点,混混们集体往后退了一步,“你们不是喜欢‘玩’吗?现在我们就开始吧……”
接下来,只听到哐哐当当一阵乱响……
三分钟不到,四个小混混以稀奇古怪的姿势栽倒在地上,竖着兰花指口吐白沫翻起了白眼。
“好……好帅……简直就像美少女战士、圣斗士星矢。”蹲坐在身后的男孩惊呆了,用仰望天人一样的眼神盯着她,那闪闪发光的眼睛看起来就像两个超大的灯泡,“不过最好不要动武,要以德服人啊,同学……”
哎,这家伙的脑袋有问题吧?!
宫若薇抹去头上的冷汗,捂住嘴大笑了两声:“哦哈哈,不管怎么说,正义使者已经胜利了!不过现在还有点事情没做。宅男A,你愿意帮助我吗?”
“啊?”男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没错,就是你,宅男A。”宫若薇指着地上的混混们说,“给我把他们的裤子扒了,然后用那个把人绑到电线杆上!”
男孩的脸立即成了绿色:“哈,哈,那样……那样做……”那样做是犯罪吧?
“看样子,这些人都有过案底。到时候让警察过来帮他们解开就好啦。”见对方迟迟没有动静,宫若薇不耐烦地扯了扯他的脸,“你啊,就因为做事磨蹭,所以才会被人欺负!”
男孩的皮肤很白很滑很细腻,轻轻一捏就会出现红红的痕迹。唔,手感真好!她忍不住又多捏了几下。
“唔……”男孩鼓着腮帮子不敢反抗,两只圆圆的眼睛里不断闪现出委屈的光,在带耳朵的羽绒服的衬托下,看起来就像只被主人虐待的小兔子。
哦哈哈,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真是招人蹂躏啊!宫若薇不由得在心里大笑了几声。
好玩,好玩!宅男A真是太好玩了! 3. “哦耶,终于完成了!”
用黑色休闲裤将仅穿着大花四角沙滩裤的混混们捆成粽子后,宫若薇像欣赏美术作品一样,陶醉地闭上了眼睛。
“宅男A,谢谢你啦。” “哈,哈。”男孩尴尬地笑了笑,“这是举手之劳啦。”
“我要回学校了,校长找不到我会发疯的。” “啊?”
“总之,就在这里分手吧。拜拜。”宫若薇懒得和他解释,挥了挥手朝地铁站跑去。
坐地铁在青木关下的话,只要六七分钟就能赶到学校东门了。可今天人特别多,入口处、站台、地铁里到处都是人,一对对小情侣卿卿我我地并肩站着。好不容易,宫若薇才钻进人缝里抓住了扶手。
“宅男?”一偏头,她又看见了那张被长发盖住、戴着黑色眼镜的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宅男A?不,也许是宅男B?天下的宅男大概都长一个样?”
站在她身边的男孩汗流如瀑布:“哈哈,我就是刚刚的宅男A,好巧啊。”
真是没劲儿的男生,如果是濮阳炫听到这种话,一定又跟她打起来了!宫若薇往旁边挪了挪,但马上又被其他人给推回了原位。
“一点也不巧。我看你是故意跟着我吧?你这样的追女生手法是从哪个年代的漫画里看来的?”
“不是的,你误会了。”男孩正要分辩,就被上车的人们挤到了宫若薇跟前,然后,砰的一声撞上了——
有个笑话,说的是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同时向一面墙走过去,白种人是鼻子先撞墙,黑种人是嘴唇先撞墙,黄种人是整个脸一块儿撞在墙上。
而宫若薇和男孩虽然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但五官轮廓都很鲜明,所以撞上的是对方的鼻子……
“宅男A……” “对不起,对不起……”
“你离我远一点!”宫若薇捂住差点流血的鼻子,RP彻底爆发。男孩慌忙往角落里缩。
车上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乘客几乎是前胸贴后背地站着,甚至有几个娇小的女孩被挤得双脚离开了地面。
一个中年大叔趁机挤到宫若薇身后,软软的肚皮紧紧贴上她的腰,炽热而急促的呼吸中带着淡淡的臭味。
真恶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铁色魔”? 宫若薇的脸上铺下密密麻麻的黑线。
不过对方要乱摸才能算骚扰吧?现在大叫起来,并给他一拳是不是小题大做了?而且这里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自己不可能施展拳脚!该怎么办,忍下来?就当做被狗咬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男孩用尽力气往这边挤来。 “喂,要死啦?你挤什么?”
“哈,哈,对不起啊……”
不管周围的人怎么骂,男孩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一直挤到大叔和宫若薇之间,用手撑在栏杆上,把宫若薇和周围的人隔开,他才停下脚步。
“小子,你……”大叔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悻悻地在最近的站台下车。
讨厌的呼吸不见了,周围的空气立即清新了很多。“地铁色魔”走了?还是说大叔不是“地铁色魔”,只是自己多心了?
宫若薇诧异地往后面看了看。 “吓?宅男A?你怎么在这里?”
“哈,哈,这边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外面是卫生巾海报。”
“啊……不,不是这个……” “总之,不管你脑袋里在想什么,离我远一点啦!”
可是警告一点作用都没有,一直到朱雀学园二年S班教室门口,男孩还是像影子一样,片刻不离地跟在她后面!
“宅男A,我救你不是因为贪图你的美貌——当然你也没有美貌可言,不需要你以身相许啦!”宫若薇终于忍不住了,哗地转过身,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男孩,“如果你对我一见钟情就躲在角落里暗恋好啦!这种单方面的感情会给我添麻烦的!”
“同学,不是的……”男生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不安地眨动着小鹿般无辜的大眼睛。
“那就是你想学武功?拜托,宫家的武术从来不传给外人。何况,你一点底子都没有,身材又差,不是练武的料。”宫若薇的拳头上青筋直跳,“漫画上的都是假的!我9岁的时候也看过《七龙珠》,你是不可能成为超级赛亚人的!”
真是的,自己为什么要像个白痴一样跟宅男讨论漫画啊!
“也不是啊……”男生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只是想进教室……”
“哈,我总算明白了。”宫若薇踏进教室,扶住教室的门,“你感激我,所以要把我送到教室?谢谢了。现在你可以走了,不送!”
她哐地甩上教室的门。 “宫若薇同学!”校长的脸忽然横在她眼前。
“哇啊,校长,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干?!”啊啊,这个老头怎么在教室里,真是吓死人了。
“你……为什么把新来的班主任关在外面啊?”校长声泪俱下,“你又要开始整老师了吗?我对你失望透了……”
“老师……什么?老师?!那个宅男?!”宫若薇的下巴直接落到了地上。
“你站到教室后面思过!” “知道了,校长……”
而门外的男孩从裤兜里掏出张印有哆啦A梦的卫生纸,塞进经过两度撞击、已经开始流血的鼻孔里,深吸口气轻轻推开教室大门。
“校长好……”
“啊,你终于来了,学生们都等着你做自我介绍呢!”校长像看到救命稻草,不,替罪小绵羊一样,激动地把他推上讲台。
“哈,哈,大家……”先说话还是先笑呢?但由于太紧张,男孩被自己的唾沫呛了个半死。
“哈哈,这就是老师?太搞笑了吧?”下面嬉笑声一片,“他的头发、眼镜、衣服还有包,真难看!”
紫遥幽深的眼睛里放出一道寒光:“唔,我有不祥的预感。”
“老师,你到底是谁啊?”濮阳炫不耐烦地用派克笔敲了敲桌子,“快点介绍完,待会儿我们还要上课呢。”
“我是……我是……”男孩激动得一下子忘了先前练好的台词,“我是……鬼冢英吉,22岁,我的理想是,当世界第一的老师!”
那不是上世纪90年代动漫《麻辣教师GTO》里的经典对白吗?所有学生的眼珠子都掉了出来,连校长的脸也变成了青色。
这个笨蛋,果然是宅男! 站在墙角的宫若薇腿一软,差点没有摔到地上。
“哈哈,冷老师真是幽默啊。”校长抹去脸上的汗水,干笑着打圆场,“冷老师,你就别开玩笑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同学。”冷落慌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苦恼地笑着,朝大家鞠躬,“哈,哈,我其实叫冷落,第一次上讲台,太紧张了。”
“你真的是老师吗?”虽然是在向讲台上的人发问,濮阳炫却冷冷地瞟了眼宫若薇,“你的年龄看起来不大啊。”
“哈哈,被看出来啦。我十八岁。”男孩搔了搔脑袋,白皙的脸噌地红了,就像熟透的桃子,看上去软软嫩嫩的。
“是天才儿童吗?”
“不是,因为我比较笨,我妈妈说笨鸟先飞,所以三岁的时候我就开始上小学了。”
“也就是说智商不高。”濮阳炫挑了挑眉毛,猛地站起身来,双手撑在课桌上,眼睛里放出咄咄逼人的光,“那老师有女朋友吗?”
“啊……没有。”冷落更加不知所措,汗水“啪哒啪哒”地往地上滴,白得透明的纤长手指不住地发抖。
大家又笑了。 目前的情景很诡异呢!
虽然师生二人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但冷落就像是被濮阳炫这只恶狼逼到绝境的小绵羊——如果他的外表再可爱一点的话!
“哼,也就是说情商也不怎么样。” “我……”
“老师有喜欢的类型吗?你和我们年龄相差不大,不会对我们班的女生下手吧?”毒舌男不断进攻。
“我不喜欢萝莉(年龄较小的可爱女孩)……” “那就喜欢御姐?”
“……也不是……”两道眉软软地垂下,眼睛变得雾蒙蒙的,冷落可怜兮兮地咬紧了嘴唇。
这家伙真的是男人?!他该不会哭出来吧?!
宫若薇的胳膊上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要知道现实世界中的男高中生是一种可怕到极点的生物,宅男还是待在二维世界里种蘑菇比较好!
“那就是喜欢……”
校长终于听不下去了,干笑着打断濮阳炫的话,把冷落拉出了教室:“好啦,先聊到这里,冷老师还要去办公室和其他老师打招呼。有什么事情,大家以后再说喽。”
“哼。”看着宅男远去的背影,濮阳炫重重地哼了一声,走到宫若薇身边,“要不要和我联手?”
“吓?”
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这个世界已经黑白颠倒了?宫若薇不敢相信地挖了挖耳朵。
“这个宅男很碍眼不是吗?美型的S班怎么能混进这种败类?宅男是那种生活在二维世界、蹲在家里三五个月不出门、三天才洗一次澡、性格像老鼠一样阴暗的家伙……”濮阳炫环起双臂,手腕上的劳力士表面反射出刺目的光芒,“让人反胃!”
“不用说得那么过分吧?他也有可爱的地方……”比如说有弹性的脸。
哦哈哈,从来没有见过脸可以被捏成四方形的人呢!想到这里,宫若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少年A,你太敏感了。”
“……”濮阳炫压低眉毛,默默地盯了她半天,“我明白了,他就是紫遥预言中你的真命天子,所以你才这么维护他吧?”
“哈哈,真命天子?!少年A你是不是脑袋被猪给踩啦?!”这是她这一辈子听到过的最好笑的话!
“宫若薇!你想死吗?!再叫我少年A,我灭了你!”濮阳炫忍住怒气,没有动手,“总之我这次是认真的,一定要把他赶出去!如果你想要保护你的恋人的话,我就不会再对你客气了!”
“他才不是我的恋人呢,我喜欢的可是男子气十足的人!”宫若薇用力摇了摇食指。
“那你就和我合作,澄清事实吧。”濮阳炫的眼神看起来格外坚定,翠绿的瞳孔就像能把任何东西都吞噬掉的黑洞!
唉,这家伙倔的时候还真难对付!宫若薇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挑起眉毛笑了笑。
“好吧。你赢了。”
“哼,本来就是我有理。”濮阳炫松了一口气似的,把一张薄薄的黄金扑克牌放在她的手里,“我们还有另外两个伙伴。”
“嗯?” “他们是谁,你以后就知道了。”
吓,这小子还玩神秘啊?不过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喽。宅男A,不,冷老师,你自求多福吧!
宫若薇拿起手中的牌看了看。 黑桃Q,呵呵,自己成了黑桃皇后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