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清晨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淡淡的阳光为整个世界镀上一层充满希望的金色,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讲却糟糕透顶,因为那意味着要和温暖的被子saygoodbye,叼着吐司狂奔到学校!
“糟糕,快到七点半了!”
纤细的手在大理石上轻轻一撑,修长的身体迅速斜飞过墙头,穿着黑色皮鞋的双脚稳稳着地,写着“宫”字的书包在蔚蓝的天空中划下一道优美的弧线,宫若薇以极其漂亮的姿势从东门跃入。
“哦耶,成功着陆!”
像是有特写镜头对着她似的,宫若薇优雅地将头发拨到耳后,不慌不忙地整整衣角往教学楼走去。哦哈哈,这下能在早读之前进教室了,看校长还有什么可唠叨的!
就在这时,旁边的花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真是的,这么早就有小情侣在这里约会?
“我说啊,借点钱给我们吧。”蛮横的女声响起。
“同学,如果你真的需要很多钱的话,可以向学校提出申请,在广场上募捐啊。”
“募捐?!你耍人啊!” 好像不是约会耶。宫若薇不由得停下脚步。
“同学,募捐并不耻辱,人人都会有陷入困境的时候。”
这个……这个声音和说话的方式……难道……
“喂!你这个宅男不长眼睛啊!摆明了,我们是在敲诈!你到底给不给钱!”女声听起来已经接近狂怒状态。
果然……是那个宅男老师!看清不远处的景象,宫若薇的眼睛变成了黄豆大小——
被冬季花卉包围的凉亭边上,几个打扮夸张的初中部女生围住了穿着印有柯南图案的西服、戴着黑框眼镜的冷落,其中一个学着电影中黑帮老大的样子,用力扯着冷落的衣领摇晃他的脖子,动作狂暴得和《金刚》中那只大猩猩有得一拼!
“啊……同学,你不能这样对待老师,要以德服人……”
“住嘴啊!你是老师,那我还是校长呢!”
“……”宅男简直是笨蛋中的笨蛋,竟然会被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初中生勒索!
这样的家伙,不用濮阳炫出马,也不能在朱雀学园待下去。宫若薇的眼角不由得抽了两下,一不小心,目光和冷落对上了!
飕飕—— 冻死人的冷风呼啸而过。
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看到,宫若薇下意识地抬起手挡住脸。可冷落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慌忙扯着嗓子喊起来。
“我说的是真的,那位同学可以给我作证!同学!同学!美少女战士!咸蛋超人!”
“哈哈……”
那声音大得可以让二十米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宫若薇的脸刷地绿了,整个人僵硬住,变成了复活节岛上的雕像。
这,这家伙真的是男人吗?!
“吓?你说宫学姐?”小太妹们的眼睛里立即放出敬畏的光,毕恭毕敬地问道,“学姐,这个人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是老师?”
“……” “同学,你赶快说啊!”
“闭嘴!”看到冷落慌张的表情,小太妹不耐烦地弓起戴着钻戒的手指,用力敲了敲他的额头。
咬了咬浅粉色的嘴唇,冷落不再做声,静静地蹲在角落里,只是用幽怨的眼神无声地谴责着宫若薇。如果给他戴上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和一条大尾巴,一定很像被抢了骨头的小狗……
“这人……”宫若薇挠挠下巴,卖够了关子,眯起眼睛粲然一笑,“哦呵呵,不是我的老师!”
“同学你……”
“死宅男,竟然撒谎!人家宫若薇宫学姐可是学校的名人呢,想跟她攀上关系,你还早点!”
小太妹们的愤怒和冷落的绝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眼看一场众恶女欺负良家妇男的好戏就要上演,宫若薇又开口了:“不过,是我的实习老师……”
“啊……原来是宫学姐的实习老师啊。”小太妹们的拳头立即变得软软的,慌忙替冷落整理衣服和领带,“宅,不,实习老师,果然气度不凡!”
“可是,我们班的同学和老师关系一直不好,从昨天开始就决定好好修理他一顿了。”挑起柳叶般细长的眉,宫若薇的眼睛放出狐狸一样狡黠的光。
“修……修理?!学姐,这种粗活,怎么能让你亲自动手!就让我们来!”
“不过,我个人觉得呢,这人虽然很笨,但也不至于让人讨厌到要揍他的地步……”宫若薇从背后拔出木刀,嘴角浮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几片枯叶从空中飘落,在锋利的刀锋上折为两半。
“哈哈,我们当然不会揍他啦,暴力是不对的……”
那……那真的是木刀,不是金属的?几个小太妹顿时有种被人塞进冰箱的感觉……恶寒……
“也不能一概而论嘛……”
接下来,宫若薇一直说着反反复复的话,弄得小太妹们一会儿像女仆般温柔,一会儿像打手般凶恶,到最后累得瘫坐在地上低头痛哭。
“学姐,你到底想怎样?!求你大发慈悲,不要玩我们了……”
宅男到底是宫若薇的什么人?她到底要她们怎么做嘛?唉,这个看似温柔贤淑的学姐果然和传说中一模一样,是鬼畜型美少女!以后见着她,绕道走好了!
“呵呵,你们怎么这么想呢?”宫若薇拎起书包,眨了眨眼睛,“以后有时间再一起玩啦,我上课去啦。”
鬼才和你一起玩呢!小太妹们如释重负,兴高采烈地挥动小手帕:“学姐,走好!”
“宫、宫若薇同学,”冷落慌忙追上去,白皙的脸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吹的,还是因为羞涩,竟透出粉嫩的红色,“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你一定是我的背后灵或者守护神!”
“……拜托,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宅男疯了吧?
“那几个小妹妹平时太嚣张了,我只是‘提醒’她们一下而已!”
“哈哈,不管怎样,你都救了我啊。”冷落好像没有注意到宫若薇的脸有多臭,露出典型的纯真无邪的笑容,“我还想请教一个问题……”
“喂,我说过啦!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宫若薇对跟在后面的“牛皮糖”忍无可忍,从书包里掏出施瓦辛格的海报和透明胶,“啪哒”一声贴在他的脑门上。
“想以身相许,没门!”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想问的是S班的问题。”
“嗯?”
“校长说S班是special的班级,大家都是精英,我想问大家的语文程度到了什么水平?”冷落不安地睁大眼睛,“不会都是准备拿诺贝尔文学奖、四书五经资治通鉴背得滚瓜烂熟的人吧?”
“哈哈,精英?”校长那老头真能哄人,“算了吧,S是special没错啦,但是是让老师头疼的special!全校最会打架的、最有钱最跩的、最古怪的都在我们班,知道这点就赶快离开这里!”
“这、这样啊,鬼冢英吉,不,我冷落绝对不会放弃。”冷落顿了顿,“我还想你一个问题——关于扑克牌……”
“嗯?”扑克牌?
忽然想到手里那张纯金的“黑桃皇后”,正沿着楼梯往上爬的宫若薇迟疑了一下,脚步也停了下来。
冷落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然后把嘴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校长告诉我,他把四张纯金扑克牌交给濮阳炫同学,让他分发给四名同学。如果我能在实习期得到同学们的认同,让扑克持有人主动把四张Q交给我的话,我就可以留在朱雀学园当老师了……”
“喂,我说,宅,不,老师,你到底想说什么?”宫若薇警觉地往旁边瞥了一眼。俗话说人不可貌相,看不出来,宅男原来这么厉害,竟然向她套取情报?!
冷落搔了搔乱糟糟的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其实我没有玩过扑克,一直都在玩网游,想问问扑克牌怎么玩。”
虽然那个表情单纯、无辜到爆,宫若薇却差点一头撞死在栏杆上:“这是什么问题……”
“宫若薇同学能不能教我?”冷落的声音怯生生的,眼睛像秋天的星空一样,闪着充满憧憬的光芒。
“玩扑克跟收集扑克有关系吗?!你的智商有没有突破零啊!”
“可是我目前找不到别的办法啊。”冷落绞着手指,委屈地抬起头看她。
“为什么要找我啊!我看起来很闲吗?”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宫若薇的额上青筋直跳,嘴角却牵动出了克制怒气的笑容,一张漂亮的脸看起来狰狞得如同地狱恶鬼!
“因为宫若薇同学是个好人!”
“哈哈,好人?”宅男的逻辑果然不是常人能理解的!宫若薇白了他一眼,赶快和他拉开距离。
“嗯,没错!”冷落咧嘴一笑,细牙在阳光下白得不可思议,连被头发和眼镜挡住了五官的脸也放出了圣洁的光芒……
一瞬间,宫若薇似乎看见他的头发里有两只毛茸茸的狗耳朵竖了起来,并且兴高采烈地朝四周转动……真可爱。
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错觉!错觉!肯定是错觉!宫若薇捶了捶脑袋,走到教室门口:“老师,你先进吧。”
“啊?宫若薇同学?”冷落受宠若惊。 “毕竟你是老师嘛。”宫若薇撅了撅嘴唇。
“明白了!原来宫若薇同学是很尊重我这个老师的!”颜色很浅的瞳孔立即变得亮晶晶的,冷落的眼中似乎泛起了感动的泪花。就在他推开教室大门的瞬间——
“哐当!” 一只水盆从天而降,黏糊糊、臭烘烘的东西淋了他满身。 “这是……”
“老师,这是狗粮。”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濮阳炫放下手中的课本,被女生誉为神迹的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目光冷冷地从他移到宫若薇的身上。
“哈,哈,我说呢。”冷落摘下沾满污垢的眼镜,“原来朱雀学园可以养狗啊。可是在教室里养狗可不好哦。”
“唔,真臭!”靠窗户的同学推开窗户,“老师,我们透透气吧!” “汪汪!”
走廊上突然冲过来一群张大嘴吐着舌头的大狗,腾起身子跃过窗跳进教室,狂叫着朝冷落冲去,抱住他的腿又舔又咬!
“老师,忘了提醒你了,学校里野狗很多。小心点。”濮阳炫眯着碧绿色的眼睛,十指交叠撑起下巴。
“谢……谢谢濮阳同学提醒……”被埋在狗堆里、石化成雕像的冷落,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抱着脑袋朝教室外狂奔,只留下一溜青烟和颤得不成调子的声音,“大家小心点!”
“哈哈!”教室里又炸成一团,“什么老师嘛!简直是衰到家了!”
“少年A,你还是喜欢用这一招啊,真损。”宫若薇无奈地摇摇头,走向自己的座位。这时,只听到“呼”的一声,一个塑料包迎面飞来。
“宫若薇,接下来该你喽。”濮阳炫难得好心情,没有计较她口中那个难听的称谓,“哼,你可别背叛我们二年S班,放过那个恶心的宅男!”
“知道啦!你还真是多疑呢!”宫若薇挑挑眉,伸手接住塑料包,转身朝澡堂走去。
二十分钟后,当好不容易摆脱野狗、脱下身上咬得跟渔网似的西服、洗完澡擦干身体的冷落,打开换洗柜子时,发出了让鬼神为之动容的惨叫。
“这……这不是跳芭蕾舞穿的天鹅裙吗?!这……这是怎么回事?!”
天知道,成为一名称职的人民教师,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或许要牺牲自己的兴趣、时间,甚至是自尊心!
无奈地穿着天鹅裙、从走廊上走过的冷落,被偶然经过的校长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冷……冷……冷老师,这身衣服好像不太适合你的身材……”
“这……这……其实我要给大家讲《天鹅湖》的剧本。”
冷落把双手举在头顶,踮起脚尖摇摇晃晃地转了两圈,“啪哒”一声以狗啃屎姿势摔倒在地上,接着又抓住护栏挣扎着站起身。
“哈,哈……对不起,我在校长面前出丑了。”
“哪里的话!冷老师能为语文教学付出这么多简直是全人类的骄傲!所有的老师都要向你看齐啊!”
校长的一张褶子脸笑得像怒放的菊花。他拍着冷落的肩膀,把他推到二年S班教室门口,匆匆地丢下一句话就走开了。
“年轻人,加油,我看好你哦!” “……”
冷落擦去脸上的汗珠,抬起腿想要迈进教室,结果咚地倒在地上!原来有人把一根钓鱼线缠在了门框上离地三五寸的地方!
“哈哈哈!芭蕾舞好难看啊!”
“老师,你在玩cosplay啊?!拜托,我们可不想成为宅男呢!”
过了好一会儿,冷落才爬起来,捡起摔碎的眼镜戴上,脸和鼻子都是红通通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凝重。
“我有不好的预感。”紫遥幽幽一笑,露出小小的尖牙。
“我可不怕这家伙生气。”濮阳炫耸耸肩,看了看沉默的宫若薇,“把他赶出去是我的目标。”
冷落扯了扯嘴角,接着——出人意料地抿着嘴微笑!
“对不起,同学们,我摔倒了……”
“哈哈,我们都看到了。你是傻瓜吗?只会说对不起?”
“哈,哈,其实,我想告诉大家……摔倒并不可怕。”冷落抬了抬破烂的眼镜,“只要能从原地爬起来,克服身心的伤痛,昂首走自己的路,也可以走向成功。我们二年S班,是special的。”
教室里的笑声瞬间停止,大家愣愣地看着讲台上那个穿着芭蕾舞短裙、跌得鼻青脸肿、笑容透明得像净化水的家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么,我们上课吧。”冷落低下头摊开课本。
沉默了一会儿,下面响起整齐的翻书声。
宅男跟以前那些老师真的不一样呢,既没有发疯似的把全班同学骂一顿,誓要找出“真凶”,也没有跑到校长那里告状。
宫若薇用手指转着钢笔,黑色的眼睛眯成了弯弯的弧。而且,那家伙的笑容里有阳光的味道……
为什么长得那么普通的人,却拥有漂亮到让人心动的表情呢?捉弄他真的合适吗?
“哼,真会演戏。我受不了这种白痴的煽情方式!”濮阳炫嘟囔着,把背包往肩上一甩,大步朝教室外走去,“老师,我头疼,请假。”
“濮阳炫同学……”
“少啰唆。”精致如同人偶的脸好像挂着厚重的霜,玻璃弹子般的翠绿眼珠流转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光。随着“啪哒”的关门声,濮阳炫高大的身影,迅速从S班师生的视线里消失……
2.
户外依然很冷。情人节过后,玫瑰好像被恶劣的天气打回了原形,蔫蔫地缩在深绿色的叶子里面。
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几个穿着热裤短裙、化着浓妆、看起来美丽“冻人”的女孩在频频跺脚。
“讨厌,刚刚又有人跑过来搭讪!也不拿镜子照照,本美女是他可以钓的吗?!”
“这时候怎么可能有帅哥出现?你还不如回家睡觉呢!”
“别吵啦!大家跷课出来是逛街的!干吗想着看帅哥啊?”
她们笑闹成一团的时候,对面走来一个高大的男孩。看到他的第一眼,所有人都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真……真帅!比漫画美少年还完美!”
“手表是劳力士最新款,衣服是意大利顶级品牌Brioni……啊,他一定是有钱人!理想恋人啊!”
丝毫没有感觉到周围炽热到能够让钢铁熔化的视线,濮阳炫面无表情地从花痴中间穿过。
“喂,等等,帅哥!”女孩们立即冲上去围住他,“你的手机号、msn是多少?”
“滚开。”濮阳炫薄薄的嘴唇微微一动。 “什么?”女孩们不敢相信地张大了嘴。
“我说滚开,丑女。”绿色的眼珠里没有一丝温度,濮阳炫的眉间集满了让人窒息的低气压,“现在我的心情很不好,没有时间陪你们耗!”
“啊啊啊……太过分了!你以为你帅就了不起啊!”几个平时被捧成公主的女孩,哪里受得了这种冷遇,一个个捂住脸,泪奔而去。
“无聊。”濮阳炫揉了揉太阳穴。
哼,讨厌的女孩终于消失了!不过自己早已习惯被人搭讪的行为了,为什么今天格外生气呢?
摸了摸口袋里的纯金方块Q,心里的怒火燃得更旺了。明白了,一定是因为宫若薇!那家伙根本就不知道黑桃皇后的职责,老是和宅男粘在一起,那摇摆不定的样子让人看了就烦!
突然,一辆加长型黑色林肯在他旁边停下,一群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衣的人走了出来,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一边鞠躬一边高喊:“少爷,外面太冷,请你回车上。”
“如果我说不呢。”
“那……那……”为首的黑衣人冷汗直流,“我们只好紧跟着少爷了。”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可以预料。
游乐园的摩天轮里,濮阳炫悠闲地坐在一边,默默看着窗外的景色,而另一边的椅子上,几个高大的黑衣男子流着泪挤成沙丁鱼形状:“少爷的品位实在是太高雅了!”
漫画书店里,濮阳炫漫无目的地翻看漫画,高大的黑衣男子像007一样,空手比画着开枪的动作在他周围围成一圈:“我们少爷看上的书,谁都不许抢先买!”
电影院里,濮阳炫坐在最中间,偌大的地方只有他和那群黑衣男子。
“少爷,你喝水。” “少爷你吃爆米花。”
超市里,濮阳炫站在店门口,一语不发地指了指可以上下摇动的电动小鸭子,黑衣人立即自告奋勇地冲上前去。
“少爷,我们帮你试试这个结不结实。”
结果一群男人缩起粗壮的身子,在围观者诧异加惊恐的目光之下,伴着乱七八糟的儿童音乐,在超市门口被电动坐骑晃得晕头转向……
天很快黑了,而濮阳炫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本以为玩玩平民的东西,心情会好转一些的,谁知,在这群笨蛋的“陪伴”下,状况越来越糟糕了!
“赶快给我回去,转告老头子:他故意讨好我的意图,我已经很深刻地体会到了!我好得很,不用他担心!”
“可是少爷,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不。我还要去一个同学家。”
解铃还须系铃人,心情恶劣到这种地步,只有好好教训始作俑者,才能得到解脱。宫若薇,你死定了!
濮阳炫背对燃烧在地平线上的夕阳,大步向宫若薇的家里走去。黑衣人慌忙排成队,工蚁似的跟在他后面:“少爷啊,贪图你美色的同学那么多!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你才行啊!”
再接下来的事情仍然可以预料——
放学后,宫若薇走到家门口的瞬间,下巴啪哒一声掉到地上。
“啊啊啊……我家这么穷还有人抢劫啊?!这些人疯了吗?”她从被人卸下来的铁门上踩过,痛苦地叫着跑进客厅。那里,一排身着黑衣、戴着墨镜、面目狰狞的高大男子正端坐在地上。
“宫若薇小姐,好久不见了!”为首的黑衣人带着隔壁邻居说早安的表情,用力对她挥了挥手。
“你们是谁?”
不是抢劫?难道是哥哥在外面和人结仇了?宫若薇疑惑地看着他们,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直接屏蔽他们。找你的是我!”
“少年A,你干吗?”看清熟悉的美男子面孔后,宫若薇的额上布满了黑线,“好像我不欠你的钱,你不用带人过来抄我家吧?”
“啊,是因为少爷突然想见小姐你。”黑衣人首领慌忙接嘴。
“闭嘴!”濮阳炫赏了他一记栗暴,“宫若薇,我过来是因为我很生气!”
“你干吗生气?”完全不明白这小子在说什么。
“哼,当然是因为你没有黑桃皇后的自觉!”看到宫若薇若无其事的样子,濮阳炫激动起来,抓起她的左手手腕“咚”的一声固定在墙上,“你好像已经偏离战线了呢!”
“少年A,你胡说什么啊!要结盟的是你,现在故意找茬的还是你!”这小子的劲儿真大,宫若薇的手腕被掰得生痛,“你说我小时候得罪过你也是假的吧?”
“才不是!你对我做的坏事,现在都忘了,是吧?”
“证据呢,有证据吗,别想诬陷好人!”她甩开他的手,然后拔出身后的木刀防身。
“……”濮阳炫咬紧嘴唇,半天说不出话。
“证据,我这里有证据!”黑衣人从衣兜里翻出一张照片,屁颠屁颠地跑到宫若薇面前。
“混蛋!谁让你给她看的!”
濮阳炫的脸一下变成了猪肝色。他正要扑过去抢,却被宫若薇锋利的木刀给逼到墙角。
“哈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她笑着拿过照片,“少年A,你很紧张哦!”
薄薄的纸上,一个梳着两条麻花辫、穿着公主裙、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坐在草地里,露出天使般的微笑。她的眼睛是翠绿色,皮肤细腻得就像新鲜的奶油,比SD娃娃更为美丽和精致!
“好可爱!”宫若薇跷起大拇指,“少年A,原来你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咚!”所有人栽倒在地上。
“宫、若、薇!我只有十六岁!”濮阳炫差点没有喷血身亡!
“哈哈,开个玩笑嘛,我知道,她是你妹妹吧?!你们简直就是同一个DNA模板下来的流水作业!”
“宫若薇小姐,你没有印象了吗?”黑衣人首领一脸苦痛的样子,“唉,想当年,你是多么可爱英勇啊,还说过要娶少爷啊!”
“什么?!”
娶濮阳炫?这个玩笑开大了吧?!宫若薇摇晃了两下,把木刀拄在地上,勉强维持着站立的姿势。
“别说了!”濮阳炫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好像恨不得把她去皮拆骨。
“可是宫若薇小姐这样做太过分了。”黑衣人首领战战兢兢地压低了声音,“她小时候明明很喜欢穿女装的少爷……”
女装? 这个词,有点印象……宫若薇开始努力自己回忆“辉煌”的过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妈妈是武术家,爸爸是武术家,至于两个孩子呢……
“薇薇,我的宝贝妹妹,你长得好可爱,跟哥哥一起练习武术吧!”哥哥宫若牛挤出手臂上的肌肉,“这样男孩子就不敢打你的主意了!”
“嗯嗯。”只有4岁的妹妹宫若薇,正忙着吃冰激凌,根本就没有听清对方说什么,就被欣喜若狂地叫着“孺子可教、家学渊源”的家长剪短头发,套上武术服……
从此,世上多了一个雌雄莫辨、风流成性的小小小小花花公子。
“妹妹,你拿的是什么,好好吃哦。” “是德国巧克力,妈妈买的。”
“我亲你一口,你让我也亲一口巧克力好不好。” “啊?”
“好不好嘛,这样很公平哦。”
凭借着幼年时期的美色、超过同龄幼儿的智慧以及诸如上述的“甜言蜜语”,宫若薇屡屡得手,并成为附近一带的“家长杀手”!
家长A陶醉地捧住脸颊:“啊,宫家虽然穷,但小孩子不得了!除去长得像猿猴的哥哥不说,弟弟真是个可爱到让人流鼻血的孩子啊!他长大了一定是超级帅哥!”
家长B翻出存折:“干脆现在就把‘威威’预定下来,做我的女婿吧!不知道该给宫家多少定金?”
家长C跟在宫若薇和自己女儿的身后,看着两个手牵手的小孩,兴奋到快流鼻血的程度:“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是金童玉女啊!好可爱好可爱……”
在大人们助纣为虐的大背景下,4岁到6岁时,宫若薇得到了茁壮成长,受害者也多到十个指头数不过来!而那个漂亮到不近人间烟火、名叫“璇璇”的小女孩也是她在那时候认识的……
沙地里,一群小孩玩得跟小泥人似的。而不远处,总是有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悄悄地看着他们,碧绿的大眼睛里流露出寂寞的神色。
有一天,宫若薇终于忍不住上去搭讪了。
“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她伸出满是沙子的胖乎乎的小手。
“不是妹妹,我是璇璇。”小女孩害羞地低下脑袋。
“名字好好听哦。璇璇和薇薇一起玩吧?” “可是爸爸说过,好孩子要干净。”
“你管老头子干吗?”宫若薇不由分说,拉起璇璇的手就往沙地里冲。
虽说两个小孩性格不同,一个是公主,一个是野孩子,但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接着,重头戏上场了——
“璇璇,你吃的是什么啊?” “哈根达斯。”
“看上去很好吃呢!”宫若薇舔了舔嘴唇,“可不可以给我吃一口啊?”
“不行,那是‘间接接吻’。”
“‘间接接吻’就‘间接接吻’啦,我们这么好,你还小气!”
“不行,结婚了才能‘间接接吻’。”虽然年龄小,但璇璇很有原则。 “啵!”
两片小小的唇贴在了一起。宫若薇抹去嘴角边上的口水笑嘻嘻地说:“璇璇,我和你结婚。”嗯,璇璇的嘴巴上有甜甜的味道,好好吃,不过她手里的东西一定更好吃!
“你是坏蛋!偷亲人家!”璇璇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一点都不像女孩子,我才不跟坏女孩结婚。”
“我不是坏女孩,我是好男孩。”宫若薇因为行骗多次,早就把自己当做真正的王子了,于是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我可以和你结婚的。”
“不对!你是坏女孩,我才是好男孩。爸爸说过我只能跟好女孩结婚!”
慢慢地,两个孩子的话题开始往男女方向过渡。
“你穿裙子,女孩都穿裙子,所以你是女孩。男孩穿裤子,我穿裤子,所以我是男孩。”
“我不是女孩!妈妈说我身体不好,所以我才穿裙子。”
“可是穿裙子的都是女孩。” 逻辑越来越混乱。 “不对,我是男的。”
“男的只能穿裤子。”宫若薇发现自己不能说服对方,于是伸出肉乎乎的“狼爪”,抓住璇璇的半截裙往下一扒,“就像我这样。”
“哇!” 被扒下的除了裙子,还有内裤!
在众多小朋友的面前,光着屁股的璇璇,捂住脸委屈地放声大哭,一群黑衣人慌忙冲过来,把她——不——他,塞进车里带走了……
回忆到此结束。
哦哈哈,自己小时候很有魅力嘛,也不知道璇璇现在去了哪里,那孩子现在一定长成杰尼斯美少年了吧?
宫若薇自我陶醉了一会儿,突然悟到了什么,冷汗“啪哒啪哒”地往下掉,脸变得和青面獠牙有得一拼!
“濮、濮阳炫,炫炫……啊……你就、就是‘璇璇’……”
“……”对方没有回答,但沉默即是肯定! “你、你小时候竟然那么可爱那么温柔!”
天啊!要知道,“璇璇”一直是她心目中最亲密的玩伴兼需要保护的对象呢!
“啊啊啊啊……童年的梦就这样破碎了啊!少年A,还我的梦想啊!”
“宫若薇!你还敢说这个?!你应该向我道歉!不仅骗了我的吃的,还对我……”
“对你怎么了?男孩子还计较这种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不对哦,宫若薇小姐可是少爷的初恋情人呢。”黑衣人首领咬着手帕,哭着替他鸣不平,“你那时做出那样的事,简直就跟色狼非礼少爷没有两样,那可是大创伤呢!”
“……” 初恋情人?色狼?创伤?什么跟什么嘛!
“跟她说废话干吗?!宫若薇,今天你死定了!”濮阳炫刚要抓住宫若薇的衣领,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喂。”宫若薇立即跑过去接听。
“哈,哈,宫若薇同学,我是冷落,现在过来跟你学打扑克方便吗?”
“……”这宅男真会找时间。
“是宅男吗?”濮阳炫的眉毛立即变成了“V”字形,“我跟你说的话,你可要好好想想!”
“不是啦!是我哥!他出差回来了。”宫若薇捂住听筒,扭头白了他一眼,“那家伙可是跆拳道黑带、柔道黑带,看到家里有男生会毫不犹豫地上前海扁一顿的。你赶快走吧,不送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宫若薇心虚地侧过脸,对着听筒喊了句“知道啦,我在家等你”就挂掉电话。
真是的,自己为什么要撒这样的谎啊!
“哼,今天就放过你。”濮阳炫愤愤地转身朝空荡荡的大门走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好啦好啦,我都听到啦,走吧!”宫若薇挖了挖耳朵,伸手把他们推出去,然后找出报纸糊了一扇纸门——
虽然刚刚吼得那么大声,但她自知理亏。小时候欠下孽债的毕竟是自己,也不好意思跟濮阳炫要大门修理费……
唉,暂时就这样吧,等挣了钱再买扇新的。 3. 两个小时后,第二拨访客到了。
满头大汗的冷落,精疲力竭地掀开破旧的报纸:“对,对不起,宫若薇同学,让你久等了。”
“你不是说马上就过来的吗?学校和我家的距离步行的话只要二十分钟吧?!”
这家伙是骑在蜗牛身上爬过来的吗?
“对不起……我很少出门,是个路痴。”冷落低下头,羞赧地绞着手指,“大学的时候除了上课之外,我都待在宿舍里。”
“笨死了,宅男!我说你啊,当了老师以后,还是多出门看看吧!”
“啊,宫若薇同学说得很对。你真是个好人。”
被自己的学生骂成那样,竟然还露出灿烂的笑容,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自尊心”三个字怎么写吧?
宫若薇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 “老师,你吃饭没有?”
“没有呢,要不让人送比萨过来?我请客,作为宫若薇同学教我打扑克的回报。”
“冷老师!”
比萨,是比萨耶!宅男的身上顿时放射出圣母般的光辉,宫若薇惊喜得快要昏厥过去。
“你放心,有比萨在,我一定会把你培训成一代赌王!”
“哈,哈。”冷落摸了摸上衣口袋,“我先看看还剩多少钱,够买什么样的比萨吧。”
火影造型的钱包被摊开在空气中。 叮咚—— 一枚硬币掉出来,在地板上滚了两圈。
两人的眼睛都变成了黄豆大小。 “老……师……”
“啊,对不起,宫若薇同学!”冷落干笑着合掌求饶,“刚刚买了个限量版的‘福音战士’模型……要不这次你先借我点钱?”
“你看那门!”宫若薇一刀把报纸糊的门劈了个大洞,“我家像有钱人的样子吗?”
“……不……不像。”豆大的汗珠从冷落的额上滑到脖子根。
“明白就好……我做菜去了……”宫若薇面无人色,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
“宫若薇同学!” “炒菜先要加油。”宫若薇抓起洗洁精瓶子。
“……”跟进去的冷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然后放菜。”没有洗、根部沾满泥土的青菜也被整个倒进去。
“再来是盐。”她抓了一大把味精扔进去,然后想想觉得不对,又扔了一把白糖。
啪啪! 锅子里发出恐怖的爆炸声。
“……宫若薇同学,我来做吧。”没有吃到比萨,会受到那么大的打击吗?冷落忽然觉得自己被贴上了“罪大恶极”的醒目标签,慌忙把痴呆状的宫若薇推到一边,内疚地拿起围裙和锅铲……
白灼芥蓝、虾皮白菜……虽然叫外卖的时候比较多,但有时冷落也会自己动手做饭,川菜京菜粤菜都会一点。没过几分钟,色香味俱全的菜就被摆上了桌子。
“没有太多素材只能做成这样了。”
“啊……宅,老师!你还有这样的绝技啊!”闻到饭菜香味儿,宫若薇又复活了,拿起筷子就往食物上戳,“看起来好好吃!”
“慢点……”这丫头是不是饿了三天三夜?!
嘴里塞满饭菜后,宫若薇才发现对面的人一动不动。 “我说,你也一起吃吧。”
“好啊,宫若薇同学真是好人。”
“噗。”宫若薇一口饭喷了出去,不偏不倚正中他的脑门,“咳,咳,你这人真奇怪,本来就是你做的饭,你干吗跟我客气啊?”
“哈哈,说的也是。”冷落伸手擦了擦脸。
“笨蛋,没有擦到。”宫若薇站起身,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拿着纸巾抹了抹他的额头。
“啊,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冷落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雪白的脸一点一点变红,近看可以发现他的长睫毛在微微颤动,就像萤火虫柔软的翅膀。
这家伙也太容易害羞了吧?现在这个时代,连初中生都敢在电车上牵手接吻呢!哦哈哈!宅男=怪胎=好玩!
宫若薇身上的恶劣细胞被充分调动起来。
“老师,不用跟我客气。”她笑嘻嘻地把手伸向他的眼镜,“有一颗饭粒在眼镜后面。我现在就帮你擦掉。”
“宫、宫……”冷落更紧张了,伸手挡住她。 “老师,怎么了?”
哈哈,他的反应,就像是被恶狼欺负的小兔子!宫若薇在心里狂笑,但却摆出严肃认真的表情,继续向他靠近。
咚!冷落从椅子上跌了下去。就在同一时间,宫若薇取下了他的眼镜——
少女漫画里常常有这样的设定:戴着啤酒瓶底眼镜的优等生其实是帅到人神共愤的美少年!可宫若薇不是漫画迷也不是宅女,就算做梦也没有梦到过现在这梦幻般的场景!
倒在地上的男孩,皮肤比很多女生还白出一个色系,在灯光下显得光滑如丝(因为常年待在屋子里,很少见到太阳)。
原本又长又乱、盖住大半张脸的头发散在脑后,将漂亮的五官展现出来:两道修长的眉拧在一起,大大的眼睛迷茫地半睁着;浅色的瞳孔里似乎藏着无数星星和泉水,清澈纯粹得让人心动;而粉色的嘴唇也微微张开,像沾满露珠的玫瑰花瓣一样柔嫩(因为脑袋被嗑到,痛得颦眉毛咧嘴)。
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绝色美少年!
宫若薇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引爆了,“咚咚咚”地乱跳。
“唔……”美少年发出细微的声音,然后揉揉眼睛慢慢地从地上爬起。
睡美人被王子kiss、苏醒过来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天啊,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
宫若薇用力拍拍自己的脸,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和平常一样,大笑着把他的脸扯成四方形。
“哈哈,老师,其实你很可爱嘛。” “唔……痛。”
“其实只要稍稍改造一下,你就能变成无敌美少年,把濮阳炫那个家伙比下去哦!”
“我不想和濮阳炫同……”
就在这时,楼下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我的薇薇宝贝,有没有想哥哥啊!哥哥我提前回来啦!”
糟——糕—— 想不到自己的谎话成真了!宫若薇慌忙把冷落从窗台上推了出去。
“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跳下去!”
“可是这里是三楼……”冷落紧紧扒住水管,身子在空中飘摇。
对了,这家伙没有练过武术,掉下去会残废!宫若薇慌忙拉起冷落,一脚把他踹到衣柜里。
“躲好了,别说话!” “怎……怎么回事?”
“以后再跟你解释,你不知道我哥哥有多可怕!”
宫若牛,现年22岁,身高198厘米,体重120公斤,失恋250次,职业武术家,一直以清除妹妹身边的“害人虫”为己任。
谁都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恋妹成癖,也许是因为嫉妒妹妹受到异性欢迎,也许是因为本能地讨厌帅哥?总之,只要有他的地方,就有被蹂躏、被践踏的可怜男孩……
“宫若薇同学……我不能呼吸了……”没有关多久冷落就受不了了,铁青着脸从衣柜里面钻出来。
宅男还真难伺候!哥哥的脚步声已经到客厅了,怎么办?!情急之下,宫若薇把两只碗塞给他——
“老师,男扮女装吧!” “啊?” “快,别磨蹭了……”
随着地板“哗哗”抖动的声音,一个脸长成圣诞树形状的男人出现在两人面前,粗壮的身躯几乎挡住了室内的光线!
“薇薇……这是……”
“哈哈,哥哥,这是我的同学小落,过来讨论功课,我现在就送她回家。”宫若薇说着,把冷落往外推。
“同学?”宫若牛脸上的肌肉在剧烈地抽搐,“小落?”
“是,有什么问题吗?”宫若薇的手心里渗出了冷汗。 糟糕,是不是露馅了? “……”
虽然没有戴眼镜,看不清楚来人的长相,但冷落也能嗅到空气中那恐怖而紧张的味道。
“宝贝薇薇,为什么要骗我?”
“吓?”两人同时吸了一口冷气——用胶带把两只碗贴在胸口的招数,果然不太高明!
早知道应该放苹果或是馒头的……
谁知,宫若牛一手按住冷落的肩,一手按住宫若薇的,两行清泪从缝隙似的眼中流出,沿着突出的颧骨,滑进了肥厚的嘴唇里。
“我明白你的心!妹妹!你一定是看着哥哥太寂寞,所以给我介绍一个美女同学当女朋友!”
“……” 宫若薇当场变成猿猴化石。
“这位同学!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请嫁给我!”宫若牛一把将冷落拥入怀里,眼睛变成了大大的红心,“你真的好可爱好可爱!你这种类型的,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误会大了!
不过,连宫若牛这个眼高于顶、审美标准比世界小姐评委还苛刻(所谓丑人多作怪就是这个道理)的家伙都能看上他,表明宅男长得真的很不错!
哦哈哈,以后的校园生活一定不会无聊!
看着被自己哥哥勒得直翻白眼的冒牌美女冷落,宫若薇的脑子里浮出了一个新的计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