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刀期末考了,天气越来越冷,功课安排却越来越多了。
雷伊嘛,当然天天忙得昏头转向咯,毕竟他是高三考生嘛。不过,周末在美术班补习完过后,他经常会带我出去玩,说是放松放松大脑。
哈哈,言外之意,就是说我的脸能够让他的眼睛吃冰激淋啦。换句话,他总与承认我的美貌了!想到这里,我的嘴就咧得可以吞下一个大西瓜,开心的身体都快飘到了天上。
“呵呵,上天啊,谢谢你对我的关爱。”坐在服饰家位子上,哼着谁都听不懂的小调,我兴奋得侧过脸看雷伊开车缓缓的事出校门。忽然,一个蹲坐在角落里的欧吉桑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戴着一顶灰白的鸭舌帽,头发乱七八糟的书者,胡子好像好久没有刮的样子,在棕色的脸上泛滥成灾。
“哥!”对上欧吉桑身上唯一的亮点——灼灼发光的眼睛时,我不敢相信的叫了出来,慌忙伸手让雷伊停车。“哥!你怎么在这里?”打开车门冲了去,在比乞丐好不了多少的他面前站定,我的胸口好像被一种叫做悲哀的气体灌满,随时都会炸开,“你是不是又欠债了?”
“Y头,哈哈,被你猜中了。”哥哥抬起眼,笑嘻嘻地拍了拍屁股站起来,一双黑亮的眸子却抹上了黯淡的光,“我昨天走在路上踢了一个易拉罐,结果它飞到一辆跑车上,而那辆跑车的车主因为视线被挡住,撞倒了一所破房子,刚好那所破房子是城里的国家一级保护建筑……所以……”
唉,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握紧了拳头,看着泛白的指关节,简直想把对面的墙给打穿!
“Y头,如果再不解除诅咒,我真的会被债主分尸。”哥哥玩世不恭的腔调逐渐变得严肃,“我等不及你和雷伊慢慢培养感情了。”
“……哥,你打算怎么办?”我瞄了眼刚刚下车的雷伊小声问道。
“摊牌,可以吗?”哥哥定定地看着我。
“说除诅咒的秘密?”我的心一抖,如果雷伊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以为我的告白都是有目的的?他会不会看不起我……
不行米洛,你怎么能这样想呢?没有什么事情,比哥哥的安全更重要吧?可是内心还是进行着艰难的斗争。
脑子里两种声音吵成一片。最后,我咬着牙,费力地点了点头。“谢谢你。”哥哥垂下眼帘,微微一笑,不轻不重拍了下我的肩膀,向刚下车的雷伊走去。不知道她们俩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她们说了多久,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雷伊已经站在我面前。
“雷……” “我知道了。”
“我是真的喜欢你,和那个诅咒没有关系……”我看着它洁白的运动鞋,目光不敢往上移半厘米。被告原告双方律师已经陈述完毕,所有的证据已经交待清楚,现在支棱着耳朵等法官宣判……
“我相信你。”他抬起我的下巴,脸上好像被涂满了红色油漆,“我答应了你的哥哥,可以配合你。”
说到“配合”两个字的时候,雷伊的声音好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一样,跟文字嗡嗡叫完全没有区别,不过我还是听到了,一个心脏腾地膨胀到最大,差点没有从嗓子眼里飞出去!
“什么?!”也就是说,他决定和我kiss?天啊!这不是在做梦吧?!我用力拍拍脸蛋,有点痛。应该,不是……
“还啰唆什么?捉紧时间,kiss起来吧!”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哥哥走到我们的身边,把我们的头“啪”地压到一块儿。
“哥……”这个野蛮人!刚刚真不该被他的外表蒙蔽,产生某种叫做同情的情绪。
“这个……我想还是找人少的地方把……这里太……”雷伊看着来来往往,往这边投来注目礼的行人,耳朵红得跟兔子眼睛一样,头上差点没有冒出腾腾的蒸汽。
“那好,我不打扰你们了,捉紧时间啊!”哥哥冲我们眨了眨眼睛然后飞速的消失了。
“他……” “我哥就是这样,不要理他……”
哥哥走了过后,我们重心回到车上,但是气氛尴尬的好像连空气都被抽光了一样。
“咳,咳,你想去哪里……”雷伊把手放在下巴上,干咳了两声。
“吓……什么……什么去哪里?”
这是车子已进行驶到天官厂场,雷伊猛地一脚踩住刹车,在一家商场前停下。
“笨蛋……kiss需要培养气氛吧?” “什么……什么气氛?”我的脑袋轰地一吓炸翻了。
“……”雷伊的太阳穴的青筋突突地跳了两下,过了一会儿,她仰起头嘿嘿笑了两声,“看来浮游生物没有什么浪漫细胞啊……”
“你说什么?!”这小子真看不起人!好歹我也读过言情小说十几本,看过一百部韩剧和三百部动画片……
“没什么”雷伊笑得趴在方向盘上,“想想也对,要你这个没有什么智商的人做到浪漫,简直和教水母走路一样难啊……”“雷,你不要胡说!给我起来啦!”她是不是发神经了?刚刚的对话有这么好笑吗?!我忙去拉他的衣领。
他微笑着拨开我的手,抬起头,眼睛睁大,黑漆漆的瞳子里面悠然倒出我的脸。
就这样,心好像被他看穿一样,扑通扑通得跳了起来。
他忽然伸手穿过我的头发,冰凉的手指触到我脖子上的皮肤,然我浑身一颤。
“你你你要干什么?”
他的眼睛里,不但有长长睫毛拖下的阴影,还有我瞪着眼睛的惊慌表情。雷伊扬起一个恶魔般的邪魅笑容,接着加重手指的力度,我的脖子往前一倾,额头瞬间就抵上了他的额头。
“尽然不用浪漫,我们就随便kiss,当作完成任务好了。”
什么?!随便kiss!完成任务!这家伙把我当什么了!
虽然……近看他的五官很诱人……心跳得很快没错……喜欢他没错……但是……米洛同学好歹是个有理智有文化作是正派意志坚定的人!
我正要狠下心肠一巴掌拍飞他,忽然,一个不明飞行物击碎车窗我的侧脸……
啊啊啊…… 一头栽倒在靠背上,我的脸慢慢鼓气,肿成了肉包子……
“对不起,姐姐”车窗摇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小孩天真无邪的笑脸,“能不能把棒球还给我,刚刚买的,好贵呢……”
棒球……我晕死过去。 Kiss无疾而终……
后来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而且毫无列外,每次倒霉的都是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