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觉得伊是同志,确切的说我更坚信我的观点,甚至排出体制这一说法,我更不觉得导演和编剧有意的在向观众传达这个讯息。

电影里并未太多着墨孩子与爸爸间的感情戏,只有一幕较长的镜头;邓超在女孩床前静静地看她,女孩伸出一根手指碰触他的鼻尖。也许真实世界是,我们没有过多的情愫,也没有奢求,就想在命运的这条大河里随波浊流,流过身边的就是他该来的,就是原本的路线。

剧情层层推进,导演强大的学术推理和功底丝丝入扣。每一个角色都是绷着的,又时刻渴望放松的,郭涛饰演的阿道,在对面难遇的挚爱时解开衣衫,轻声说,这条命我给了。一个仰脖,一转身走掉。别说角色情商欠奉,在面对爱的时候,任何强大的内心都无法抗拒说不,更何况,也许他们这样容易破碎的人更想拥有爱。

伊是单身,在片中没有交代任何感情线索,这很正常,我不觉得是导演故意为之,一个刚正不阿的警察角色,简简单单,就是没碰上爱情而已。他从遇见小丰到慢慢熟悉他,和他建立感情,在我看来一切都是很正常的事,不是我直男癌,也不是不愿接收这份“暧昧”,只是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这都能用其他方式解读。

剧中镜头给伊那么多的镜头,有悲伤,有断念,有斟酌,也有苦涩。段奕宏之所以把这个角色诠释得惟妙惟肖,是因为他在给观看的人讲述他每一分每一秒的内心波动。而小丰多数是眼神涣散,动作迟缓的,因为他每一天每一秒都是“提鞋”,他不怕这双鞋掉进悬崖摔得粉碎,他只怕路人一个转身偷走这双鞋,甚至撞掉它。所以邓超的好是他把“怕”演绎的深入骨髓,让人心寒。

电影其实并不难理解,也没什么“十万个为什么”,你坐在影院,只要接受到你看到的,理解你所理解的就好,电影是电影,不是科研精密数字,甚至有一些硬伤和bug也不伤大雅。

之前未看电影前有人提前观影说段奕宏饰演的伊警官是双性恋,带着这个疑问我认真的从头看到尾,想说一些我个人的看法。

如果你是一个男性,恰巧你有一个可以称之生死之交的兄弟,你或许能体悟的深刻一些,或者从父辈的朋友之间看出些端倪,男人间多数的感情可以来的胜之不武,可能不言不语,但动辄惊心。我劝你去考公务员,是我觉得你tm太好了,好到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或许我内心的os是:兄弟你咋不去考公务员,你比那些碌碌无为毫无无用武之地的人强太多倍了。我愿意开车陪你去十几公里去取个小金鱼,是觉得跟你扯上几句话也挺舒坦,总比在警队里看那些闲人走来走去好,我就想跟你呆一会,抽抽烟,没话题了困了就眯一会……在捉捕小偷时小丰被钢筋绊住,伊急的不行,试想如果是你的话,你工作上最得力的搭档,生活中最欣赏的人出事了,你不急吗?如果他死了,以后跟在你身边的是个又蹩脚人又不踏实的助手,你甘心吗你想都不敢想吧,当下就一个念头:我可不能失去这个人啊。小丰在伊眼里是优秀的,也是有瑕疵的,但是他相信小丰永远是优秀的,也或者说他相信自己的生活经验和职业素养,他相信自己,所以他敏感的发现小丰拿了赌博现场的钱后,对他说了那么多话,其实伊内心是崩溃的,因为他觉得,你是我兄弟,是我亲人,我更想你什么都好,好到胜过我想象中的你,但道德和价值观让我清醒的认知,你不该这样,而我又不曾想过与你说过这样一般难以启齿的话。所以伊的眼神也有不安,有难色,导演的镜头推推进进,让我们能试图走进伊的内心。看到他也不安,他也难抉择。而不是简单的要给广大群众上一堂“法律课”,这里提到的法律,是两种诉求,对于伊来说,他的价值大观里的法律,和面对于小丰来对,他所接收到的这个“法律”。

原著我没看完,所以不好断定整体和情节,但是电影传达给我的讯息是,小丰根本也不是gay,也不存在他本身就是gay而和台湾人约会的事实。如果你是主角,你身上藏着这么惊天大的秘密,一场大雨,一个打雷都能让你浑身颤抖,你每日活在惊恐和不安中,你会有心情滋生荷尔蒙去和男人谈恋爱吗?估计为了让自己救赎让你断欲寻求救赎你都能做到。

变态的房东、王珞丹在警察哥哥房间偷看资料是不小心掉出的案件备注字条,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真实生活里的蛛丝马迹吗?我们在做一件不想告人的事情时,神色紧张,想隐瞒天地的心情胜过一切,但往往就是那么一点点小的遗落全盘皆输,这再合理不过了。更何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三个人身上隐藏天大的秘密,总有一天像抽丝一样展开。

葡京官网,很久之前就买了原著小说,但是因为忙读了一半就给搁浅了,大概是得知三个男演员同时得奖了才对这部电影更加期待了一下,之前读小说时也觉得如果被拍成电影,将是看似平常却又艰难的一笔。

伊亲眼看到小丰和台湾人亲热时,他的不安和难以相信是来自人的第一反应,再试想你最好的兄弟,有一天你不小心发现他和一个爷们儿在床上“做游戏”,相信我,你绝对不会第一秒就欢呼雀跃地说:朋友我支持你出轨!你绝对会倒吸三口冷气,脚都站不稳的爬出去了..这是人的第一反应,而不是有些人所谓的什么伊暗恋小丰,眼里含有醋意..摆脱,求求你别没常识性的瞎乱腐好么!

我看到的,是伊从头到尾眼神里、身体上的隐忍和窥视,这种窥视是他从辛小丰身上每个细胞的探寻,从认识这个人,到了解,到相信,到怀疑,到失望,再到推翻自己,重新还他名节,再到亲耳听到事实,不相信不了解想不通,再到难以割舍,再到从容的面对…..他在酒店里叫住小丰收留自己身边,而让另外两个人去电梯口驻守,也许是伊还未从“事实”总走出想再观察他,也许是伊还惦念他,知道去电梯那边是凶多吉少,心存私欲不想让小丰受伤,无论怎么解读,接着出去那两个人果真死了,所以伊是相信自己直觉的,我也相信导演是如我所想一样的安排。

不得不说,伊对小丰是欣赏的,但这种欣赏又取决于小丰是个“太不一样”的男人,也许伊从幼年念书,到去警校学习,接触了那么多外表粗糙表情严肃的男性同事,都没遇上过像他那样的男人。小丰内敛,木讷,热血的亢奋,转过身又卑微的有些难以启齿。他眼神里时有踌躇,时有期盼,挂着微凉,就连转身的背影都透着失意,甚至街上驶来的洒水车溅到他的身上都会打破他的那份凄默。

他们每天的日常早出晚归,见义勇为和抢包的歹徒搏斗,拼命在做超出协警做的工作,为了什么?收买自己的心?做善事将功补过?其实可能没有答案,他们就必须这么过,我们都没经历过生与死的边缘,所以会轻易说的出口“那就去自首啊”或者“带着孩子远走他乡”的话,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如果是你和我,我们有没有这么大的“勇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