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灼心》:曹保平手把手教你如何拿烂片糊弄金爵奖
文/马庆云
今天上海金爵奖的获奖影片《烈日灼心》点映,观影结束之后,我在朋友圈发了这么一句话:曹保平导演因为这部烂片而遗臭万年。很多朋友催我仔细论证一下。曹保平导演要通过《烈日灼心》实现的情怀主旨很明确:一个派出所长如何大公无私、秉公执法,三个犯罪分子又如何实现良心救赎。显然,这是一部救赎做糖衣主旋律做糖心的电影。这不是它烂的症结所在。《烈日灼心》的问题是,为了实现这个救赎加主旋律的要求,不惜牺牲真实的人物动机,用无缘无故的桥段向想要的内核蹭过去。
先说段奕宏饰演的所长。抛开须一瓜的原著小说《太阳黑子》不谈,只论电影《烈日灼心》。曹保平根本没有交代清楚,段奕宏饰演的角色为何大公无私、秉公执法。人物的行为动机没有。当然,导演可以说,段奕宏如此,是所有所长的真实写照,是公务人员的真实精神境界。若这样,我无话可说,观众心里边都有杆秤。
曹保平导演估计也意识到了,自己写了一个高大全的所长,人物为何这么秉公执法,不能不交代一下。所以,在电影中,在所里,段奕宏与邓超谈法律是其信仰的一段,就格外成为影片的核心点了。马克思在其著作中明确指出:法是由国家制定和认可的并由国家保证实施的行为规范体系;反映由特定的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的统治阶级的意志,以权利义务为内容,已确认、保护和发展统治阶级所期望的社会关系和秩序为目的的行为规范体系。
显然,马克思主义认为,法律是统治阶级利益的集中体现,维护的也是统治阶级。段奕宏饰演的角色,在电影中屡次提到,让邓超饰演的角色也去考公务员。显然,段奕宏角色,是已经考取了公务员的。公务员必须信仰马克思主义。这部显而易见的主旋律电影,在影片最核心而且不能含糊的地方,为何如此含糊?聊起法律来,却不用马克思主义呢?值得追问。曹保平导演炒的一手主旋律的好菜,在真正的大是大非上,却忘了加盐巴了?
再说王珞丹饰演的角色。这也是问题很大的角色。原著小说《太阳黑子》中,对这个角色的戏份虽然不多,但没有让王珞丹角色无缘无故地爱上郭涛饰演的角色,两人之间,有一些桥段的价值观磨合,最终走向要死要活的爱情。而在电影中,直接让王珞丹饰演的这个傻大白因为郭涛的一次见义勇为,就自动发春了。这种无缘无故,是电影编剧工作上,最低级的错误,属于不可容忍的级别。
这种傻大白无缘无故爱郭涛剧情的根源,正是曹保平试图无限地向自己设定的救赎加主旋律主题靠拢造成的。曹保平太喜欢自己的主旋律了,而且又太喜欢拿电影节奖项了,所以,在大量剧情设置上,都是用最机械低端的手法来搞桥段,迎合电影节。王珞丹饰演的角色,与郭涛饰演的角色,在山顶真心对白一段,让王珞丹脱掉上衣,坦胸露乳,然后女的想让男的性交配她。这种以性的方式进行剧情上的感情宣泄,是很多二流三流电影节最喜好的口味儿。但是,我们稍加留意,便会发现,这种剧情手捏上的矫情造作。真实的所长妹妹,真的会带着疑犯到山顶脱掉上衣、露出乳房,然后渴望性交吗?显然,张扬过度了。
第三、叙事视角的飘忽不定。一个电影故事,最忌讳的,就是叙事视角的乱转悠。一会儿这个人讲故事,一会儿又成了另一个。这是电影编剧上的低端错误,是编剧自身逻辑混乱的体现。在电影《烈日灼心》中,开头部门,是以评书的形式切入,显然是第三人视角。接下来的整个故事,也基本上沿袭了这个视角。但是,讲评书的人物视角,无疾而终,这条线,没几分钟,就断掉了。最后,影片又突然换成第一人称视角,以高虎饰演的角色的视角讲故事收尾了。这样换来换去,风格极不统一,是编剧导演无法掌控全篇的表现。
说到评书一段,这部电影中的声音,极力模仿单田芳先生,却又不像单田芳。既然想拿人家的声音做噱头,为何不真诚地去求一下配音呢?曹保平导演的创作真诚何在?
第四,则是窃听房东的人物不仅无行为动机,而且最终无有效交代,成为编剧用来补剧情漏洞的工具,用完就扔。补的什么剧情漏洞呢?显然,补的是,所长如何最终确认三人就是疑犯的漏洞。房东为何窃听?剧情中竟然没有有效交代,实在无缘无故的很。乃至于需要所长如入无人之境地去听一下房东录音的时候,就用房东去给狗看病的剧情打发掉他了。真是有点不讲基本的剧情廉耻了。
第五,段奕宏角色带王珞丹角色看邓超角色和郭涛角色被执行死刑一段,更是奇葩。明知道王珞丹角色对郭涛角色情愫深长,却让其出现在注射死刑的现场。王珞丹又面无表情,想表达什么?与其追问导演想表达什么,不如说,曹保平自己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只觉得,把人堆砌在那,就好像自己多文艺、多深刻了一般。注射死刑,和堆砌王珞丹,不过是为嗜好二流、三流程式化的电影节服务。
无缘无故的剧情,俯仰皆是,不再一一列举。我们整体来看影片,《烈日灼心》够得上一部悬疑片吗?显然够不上。影片到段奕宏角色进入所里,发现蹊跷,就已经基本可以确定邓超、郭涛、高虎三人是犯罪嫌疑人了。仅剩下的,不过是如何最后揭穿。要是基于现实主义,三个人既然都有救赎之心,关起来一审,也就都交代了,何必在折腾后边的狗尾巴剧情呢?
曹保平导演不按着正常的办案流程写剧情,不过是想为自己的主旋律糖心服务。他需要一个自认为还凑合的悬疑推进剧情,然后在整个的剧情推进中,加入所长如何英勇地为人民服务的主旋律。这才是他的重点。然而,曹保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乃至于为何展现段奕宏角色英勇,让其高楼上追两个逃犯。五毛钱特效姑且不论,单评弱智剧情。
段奕宏与邓超一起追两个逃犯,第三人兄弟力量来帮忙,段奕宏没必要在即将坠楼的时候,放开自己的手,让兄弟去先抓疑犯。明知道大量刑警已经马上到来,却白白牺牲了一个兄弟。这在真实的工作中,是要记大过的,而不是褒奖。曹保平太想表现主旋律了,结果把应该被严厉处分的指挥,当做正面典型使劲唱赞歌了。这本身便是对公安干警人员生命安全的漠视,主旋律中,带着巨大的毒疮。
影片实在没有可圈可点之处。上海电影节的金爵奖,可能因为救赎这个手捏的烂概念,或者主旋律这个所谓的政治正确,给了《烈日灼心》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段奕宏、邓超、郭涛三人一起获得,高虎边去,没他什么事儿)。这本身便是耻辱。中国电影,如果老搞这种烂玩意,早晚只剩下蛆虫。

更多观点交流,欢迎添加笔者的微信公众号: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