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认最有希望的还有组织部长、党办主任、宣传部长、城关和三泉镇的党委书记,也许还有财政局长。组织部长不好意思问,他决定问问财政局长白向林。

  乔敏更看出他是装出来的没事。他是个乐观坚强的人,小事肯定不会让他变成这副模样。难道是经济上犯了事?乔敏感到一股凉气向全身扩散,变了声追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杨得玉想说落选的事,但这点事就这个样子,他一下又说不出口。他强笑了说,身体有点不舒服,你陪我睡一会儿,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滕柯文沉思了看着他,半天才说,有些事也不完全由我,在这次民主推举中,你得票并不占优,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我只能对你说,那就是县里的情况你最熟悉,陈县长又年轻,我想让你多辅助她两年,待时机成熟,我们两个都会竭力保举你的。

  杨得玉说,她还是个姑娘,她还没结过婚,她需要结婚这个名分。咱们已经结过婚了,结婚已经不重要了,我想,咱们就把结婚这个名分让给她,让给她后,咱们还和现在一样过日子,我不但不会亏待你半点,还会比现在更好。

  妈的屁,到底是不一样,小敏看到我脸色不对,首先怕我得了什么大病,而你却不担心我的身体却担心出了什么事。杨得玉想发作,又忍了。灵机一动,觉得不如趁机发挥下去。杨得玉痛苦地叹一声,低了头半天,说,是出了点事,如果闹腾起来,我的一切就都完了。

  滕柯文说,好吧,你想好了告诉我一声。

  杨得玉差点要哭。他强忍了悲痛,在陈嫱对面坐下,说,陈县长,刚才滕书记找我谈话了,要我退出竞选。陈县长,我实在是想不通。我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不瞒你说,就是为了进步升迁。我年龄大了,这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陈县长,我实在是不想放弃。

  滕柯文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大选是四年一届,但年年都有干部任免,年年都有干部升迁,机会随时都有,像我和陈县长,都是这两年任命的,怎么能说是四年一次。

  得票并不占优,那就是说得票也差不多。得票当然只是个借口,想让我辅助陈嫱,才是真正的原因。一种被器重被信任的荣耀,让杨得玉心里宽慰了一点。士为知己者死。杨得玉想点头答应,慷慨悲壮一回,但在这生死攸关时刻,理智地想想,还是不能放弃,放弃了,也许这辈子的官就到头了。副县长,容易吗?全县一百多科级干部,有几个能有机会升到副县长。到手的副县长放弃,只有傻瓜才能干得出来。但不放弃就会使滕柯文不高兴,也许还会伤了滕书记的心。如果坚持下去能被推举走掉,滕柯文不高兴也罢了,如果走不掉,必然会失去信任,以后难以立足。杨得玉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但滕柯文两眼看着他,犹犹豫豫已经使他失望了。必须立即做出回答。杨得玉带了哭音无力地说,滕书记,您信任我让我高兴,但我心里很乱,你能不能让我想想。

  她知道他在哄她。她知道他已经铁了心。原以为作出牺牲,忍气咽声睁眼闭眼能够维持下去,想不到他们得寸进尺,什么都想要,最后彻底将她挤出去。刘芳心里一阵阵发疼。原以为好心会得好报,原以为把他好好侍候好,他就会感激她,他就会好好回报她。事实却完全相反,她所有的好心,所有的努力,都贴在了狼心狗肺上。她感觉她的心都在颤抖。如果没有儿子,她早就痛痛快快答应他了,哪里用得着再受这些折磨。她哭了说,我可以没有你,但儿子不能没有你,没了你我养不大他,养大了也找不到工作。再说儿子正是长身体长智力的时候,我也不能让他的心里受到伤害。

  妻子的眼泪一下又流了出来,手颤抖得将纸抖出了响声。杨得玉的心里也一下涌上一股悲伤,不知为什么,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弥漫了全身。他想给她擦擦眼泪安慰安慰她,但又狠心忍了。妻子擦把眼泪,将离婚协议看一遍,说,我知道上面不能写给多少钱,但你把钱拿来,我才能签字。

  杨得玉虽然努力使自己平静,但陈嫱还是看出他脸色反常。陈嫱吃惊了问,出了什么事,你脸色这么难看。

  也真是没出息。杨得玉不由得红了脸。低头将盆里的水倒掉回来,说,我是心理压力太大,我觉得我为这个副县长付出了许多,处处小心努力,也不敢和你结婚,把我们的孩子也流掉了。付出这么多没当上,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以后也不能让你夫贵妻荣,想想心里就难受,就有一种巨大的压力。

  杨得玉想说说今天的事,但刚要张嘴,便忍不住心酸要哭,只好强忍了,闭了眼无言地将她搂在怀里。

  王县长出来了,杨得玉急忙来到滕柯文的办公室。滕柯文让杨得玉将门关上。杨得玉一下感觉到气氛的严肃。滕柯文说,有件事我和你商量一下。推举候选人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因为这次市里规定,新推举的副县长人选必须要交流到外县去,然后成为那个县的副县长候选人,参加正式选举。我有点舍不得你走,所以我找你来谈谈。你清楚,水库灌溉工程才刚刚开始,水库上马了,钱还没落实,水库的钱落实了,还得搞渠系配套,你走了,换别人搞我不放心。我的意思是这次你留下,留下帮助县里也算帮助我再干几年,等把县里的基础打好了,有机会再推举你。

  白向林立即笑了说,你是领导身边的红人,你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

  这样坏的情绪和老婆谈离婚,肯定要吵架。老婆生来善良软弱,这样的女人只能用好话来哄,用柔情来劝,决不能打骂,也不能虐待,因为她从小受苦,什么样的苦她都不怕,虐待又能算得了什么。

  仔细回忆滕柯文说的每一句话,感觉滕柯文并不是完全在征求他的意见,倒像是决定了说服他接受结果。滕柯文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仅仅是舍不得他走吗,感觉又不像。如果舍不得他走,就会早征求他的意见,甚至在一开始就阻止他。但情况恰恰相反,那天在推举大会上,推举前滕柯文做了象征性的讲话,在讲话中,滕书记把他和其他几位的工作竭力赞美了一番,谁都能听出这就是滕书记代表县委的推举意思。近来哪里得罪滕书记了吗?绝对没有。想来想去,只能在陈县长身上找原因。那天在五峰乡,陈县长分明是被他感动了,那一刻,分明是对他有了意思,只是她的身份和地位不允许,她才强烈地克制了。很可能是陈县长舍不得他走,和滕柯文商量后,才决定把他留下来。

  妻子又做了清汤面片。妈妈的,就知道做这种叫花子饭!杨得玉本来端起了碗要吃,又狠狠地砸到桌子上,看都不看满桌的碎碗片和横流的汤水,转身回卧室躺了。

  刘芳有点吃惊,然后伤心了说,还说离了还是一家人,我感觉你恨不得立即就逃离这个家。你说给我二十万,怎么又变成了十万。你别再想骗我,不拿来二十万,我决不答应。

  滕柯文坚持让留下,感觉已经不是商量,看来已经定了。难怪古三和吞吞吐吐,看来人家早知道内情。看来古三和是被推举了,难怪他神色不对有点紧张鬼祟。难道是他们合谋好了挤兑他?他觉得滕书记不会这样做,滕书记确实是不想让他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这话当然没错,但滕书记你怎么又能保证你不走呢,如果你走了,你许的诺又怎么兑现,到时我去找谁。杨得玉急了,说,滕书记,我还是想走,如果我升了,我还可以要求调回来再给您当助手。

  看到妻子在思考,他知道她动心了。他觉得其实她对他也没有感情,他在家,她反而感到拘束不自在,没有他,只要生活不困难,只要儿子不困难,她倒可以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果然,妻子说,十万块现在听起来不少,但儿子才十三岁,到大学毕业找工作还得十年,如果上研究生,就还得十三年,就是物价不上涨,这点钱也不够他上学,如果遇到钱贬值,如果再遇上生病,就更麻烦了。

  走在路上,杨得玉几次撞到人身上,惹得路人以为他是个精神病人。右边有条小巷,那里安静没人,他决定到那里安静安静,好好想想对策。

  杨得玉又一阵感动。一个年轻姑娘爱一个四十岁的男人,他一直怀疑她到底爱他什么,如果只爱他今天的辉煌,只爱权势金钱,那么结婚后退了休的日子就不大好过。现在他一下找到了准确的答案:她是真的爱他,而且是爱他的全部,当然也包括他的社会地位。他清楚,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人,人的许多东西取决于社会地位,如果你不是水利局长,她当然不会爱上你这个半截老汉;如果只是水利局长而不是她心爱的人,她更不会有今天的表现。杨得玉上床坐在她面前,拉了她的手,说,小敏,官场的事我再不想了,从今天起,我就一心一意想着娶你。今天晚上,我就回去正式提出离婚,然后马上和你结婚,而且要把婚礼办得热热闹闹,让你体体面面地做一回新娘。

  装出来的笑比哭还让她揪心。难道是查出了大病?四十几岁,正是癌症的高发期。乔敏浑身都有点哆嗦。她不敢往下问。见他已上床躺了,便颤抖了机械地也爬上床,躺在他的旁边。

  乔敏又流了泪说,你差点把我吓死。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不信,我不信没被推举上你会成这个样子。

  古三和一连声附和了说就是,然后笑了说,还是你老兄想得开,也难怪,你现在是肥差,官不大权大,当个副县长也未必有你现在实惠。我们就不同,清水衙门,不升一升还真没出路。

  杨得玉和蔼地让妻子坐下,说,今天有件重要的事和你商量。

  杨得玉还是吃不下去饭,老觉得胸闷心慌,有时还突然心悸,好像突然想起有什么大事,或者丢了什么。杨得玉也觉得不可思议。那年一个县委副书记被突然改为调研员,哭闹了几天后,就住进了医院,一住进去就再没出来。那时大家都笑话这位副书记。现在他理解了。他长出几口闷气,决定坚强一些,决不能倒下。他让妻子给他把饭加满,他要用对付敌人的坚强,坚决吃掉这碗干饭。

  杨得玉说,滕书记说县里的工作离不开我,想让我留下。

  乔敏心里也难受。这些天,她天天盼望推举结束,也时时祈祷他能如愿,但还是这样一个结果。她擦干泪,安慰他说,你根本就不该有压力,好像我就看中了你的官。其实只要你能平平安安,我就心满意足了。再说,论官,局长也是不小的官了,又有几个人能当上局长。在我心里,局长已经是很大的官了,我都不敢想像你当了副县长,我会是什么样子。

  看古三和的表情,杨得玉感觉有点问题。也许这次古三和得票不多。杨得玉想安慰他几句,又觉得情况不明,便含糊了安慰说,无所谓,人活一辈子什么时候才有个够,能升就升,不能升拉倒,怎么活都是一辈子。

  难道还有什么问题?杨得玉简直不敢再问。

  鼻血不流了。看看表,都十二点半了。杨得玉起身洗洗擦擦,拖了疲惫的双腿下班回家。

  杨得玉说,那只有我去死了,我死了,你们好好活去吧。

  杨得玉无力地回到县长助理办公室。一屁股跌坐到椅子上,他真想大哭一场。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知道别人都在活动,都在拉票,竟然以为不会起作用,竟然不愿效仿他们,竟然不愿与他们一般见识,竟然自以为是地认为只要干出成绩,大家就会有目共睹,就会心服口服。

  嗓子都气疼了。气坏了身体只能是自己倒霉。杨得玉决定到乔敏那里轻松轻松,让她关怀关怀安慰安慰,看能不能减轻一点伤痛。

  杨得玉!你真是世界上最笨的笨蛋!杨得玉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然后左右开弓,使劲给了自己几个嘴巴。心里火气大,使得劲狠了一点,又没打准位置,有一巴掌扇在了鼻子上,竟然将鼻血打了出来。从不流鼻血的他,鼻血竟像拧不紧的水管,一串串往下淌。急忙掏出手绢塞住鼻孔,但血从嘴里流了出来。这不争气的东西!杨得玉恨不得再砸鼻子一拳。愤怒悔恨,几乎使他失去自控。他一下从鼻子里拔出手绢,心里发狠道,让你流吧,好好流吧,老子决不再管你,流死拉倒。

  敲门,才想起乔敏中午在她妈那里吃饭。杨得玉有这门上的钥匙,但所有的钥匙都不见了。想想,肯定是忘在了县长助理办公室。也不知出来时锁没锁办公室的门。不管它,反正那栋楼有人守门,再说也没什么可丢的东西。杨得玉给乔敏打电话,说他就在新屋门口等着,让她快点过来一下。

  滕柯文打来电话,要杨得玉到他办公室来一趟。杨得玉猜测,很可能是推举候选人的事,很可能情况不错,滕柯文要告诉他点什么,说不定要告诉他推举副县长的事没一点问题。杨得玉放下手里的工作,立即往县委赶。

  真是糊涂。竟以为只要抱住滕书记这个大树,一切都没问题。县常委那么多人,滕柯文虽然是书记,但也不能完全他一个人说了算,更何况这次上面三令五申要广泛发扬民主,一经发现舞弊或徇私,要严肃查处。滕柯文刚当书记不久,他不能不有所顾虑,陈嫱更要考虑自己的形象和威信,怎么会毫无原则地明显偏向某一个人。

  乔敏这才意识到小便失禁。她摸摸身子,然后便大声地哭了在他身上乱打。但这回他明显地感到有了高兴和撒娇的成分。

  时间不大就不断有电话找他,其中有几件事得他去才能决定。他说他病了。但躺一阵,还是放心不下,只得起来去处理。

  打通白向林的手机,闲聊几句,然后巧妙地将话题转到推举上,问白向林知道不知道点儿内幕。白向林谨慎了问哪方面的内幕。杨得玉说,还能有哪方面的,这次县里推举,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不想告诉我。

  太出乎意料了。杨得玉的头脑一片空白,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怎么能够这样。干得好就不让升,那以后谁还会使劲干。杨得玉竭力压住自己的情绪,说,滕书记,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四年一届,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机会不容易遇到,我怕再没机会,我还是想走。

  陈嫱说,我不知道滕书记是怎么和你说的。

  古三和笑笑,好像笑得有点不自然,想说什么又打住,然后说,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估计你没问题吧。

  竟然是得票比较低,得票比较低也可能是陈嫱给面子的说法,说不定是得票很低。刚才杨得玉虽然恼火,但毕竟是有才能人家舍不得让走,怎么说都还有点面子甚至自豪。现在简直要无地自容。这些最应该想到的事怎么就没想到呢,而且还怀疑滕书记,而且还自作多情,竟以为是陈嫱爱他不让他离开。简直是混蛋到了家,糊涂到了家,白痴到了家。

  刘芳等待他往下说,杨得玉只好说,和她结婚,所有的麻烦都没有了。我想来想去,只有咱们暂时分开,事情才能了掉。

  原来妻子担心的是这些。这就好办了许多。杨得玉说,都怪我没给你说清楚,离了婚,咱们还是一家人,不仅儿子我一样管,你我也一样要管,缺钱我给钱,缺什么我都会一样想办法。

  陈嫱说,滕书记也是好意。我们知道,民主推举也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和成绩,有时推举难免会掺杂一些别的东西,所以推举情况我们不对外公布。但不公布不等于不算数不参考。老实说,无论从哪方面说,你都应该被推举到市里去,但你的得票确实比较低,滕书记和我都不好办,如果硬把你推上去,市里还要筛选,筛选时肯定要参考民意,市里会说我们有私情不推优推关系,如果有人告状,你将被筛选掉不说,县里也很被动。滕书记没向你说明这些,可能是怕说了真相会打击你的工作积极性,他也是为了保护你。

  他终于要把心思用在结婚上了,乔敏心里压不住地高兴。她想让他也轻松轻松,便笑了说,说得这么玄乎,那怎么办,要不要我给你招一招魂。然后抓了他的下身边揉边念:魂回来,魂回来。揉了晃荡一阵,却没见半点起色。她泄了气说,我给你讲一个笑话。说有一个水利局长带领民工支前负了伤,伤好出院后提拔他当了副县长。晚上睡觉时,妻子才发现他的鸡巴被炸掉了,就哭,他却不高兴了说,哭什么哭,难道一个副县长还顶不上一个鸡巴?所以,你这副县长也就是鸡巴大点事。

  水窖工程采购招标后,他曾给过她十万,看来她是不算这十万了。也罢,她是个认死理的人,再讨价还价只能谈崩。杨得玉只好答应再给二十万。

  杨得玉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他一把将两床被子拉开蒙到头上。但捂严实了,却一下没了哭的冲动。杨得玉擦干眼泪,将头伸出来。见她脸色惨白,又将她搂进怀里,说,也没什么事。然后细说今天的事情。

  在路上,乔敏就估计有什么事,不然他不会中午叫她来。看他的脸色,她吃一惊。她一直认为他是个坚强勇敢天塌下来都能顶住的男子汉,今天这样一副灰头呆脸,肯定是有什么大事。见他不说话,她有点紧张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这傻女人,还真认了一个傻理。杨得玉不高兴了说,你以为我会骗你赖你。你先把字签了,我明天就再给你十万。

  将头抵在桌沿上,任鼻血往地上流。说来说去,还是人家聪明。特别是白向林,这次肯定被推举了。他凭什么呀,学问、才能、领导水平、工作业绩,他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就是利用财政的钱,谁巴结他,他给谁拨一点,有时不巴结他,也会主动给拨点,三千五千,积小善为大恩。而县长们更是糊涂,只问问财政还有多少钱,人家说有多少就是多少,根本不去查不去算,不少的钱就这样让白向林送了人做了人情。这种送既不算行贿,也不算受贿,合理合法,但和行贿受贿有一样的效果。杨得玉想,这回一定得提醒陈嫱,要她严把财政关,必要时,他也可以以县长助理的身份直接去查查账,看看究竟有多少钱。

  杨得玉笑了将她压到身下。本想痛快淋漓好好威风一回,但无论怎么努力,就是没有一点效果,好像那已经不是他的器官。他只好沮丧地翻身下来。

  杨得玉知道自己脸色肯定很难看,谁都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妈的,看来这件事对我的打击还真不小。这么点事就这个样子,哪里还有点男子汉气质,说出来也让人家耻笑。杨得玉摇摇头,装出一副平静自然,说,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有点累。

  滕柯文正和王副县长谈工作,杨得玉探头看看,转身来到党办主任古三和的办公室。在古三和对面坐了,杨得玉说,怎么样,没问题吧。

  刘芳气愤了说,我早就看出小妖精不是好东西,可你就是不听。我早就知道她想和你结婚,这下你信了吧。

  他将她捂在胸前抱一阵,然后将她的湿衣裤脱下来,把她放在干处。然后倒一盆热水,细心将她的下身擦洗一遍。

  肯定是不治之症。乔敏脑子里嗡的一声,浑身一片发麻,好像浑身都没了知觉。

  感觉和古三和刚才一样鬼鬼祟祟。难道别人都知道了什么,就他还蒙在鼓里?一种受骗的感觉迅速涌遍全身。他感觉很可能是已经决定了。杨得玉简直蒙了。妈的,还说舍不得让我走,既然舍不得我走,为什么不早和我说,为什么要瞒着我。他感到这里面有个大阴谋,这个阴谋现在将他罩得严严实实。

  杨得玉叹口气,说,就是感觉心里空空的难受,好像被抽去了筋骨。杨得玉再叹一声,又说,有些东西局外人是不能理解的,其实,人入了官场,就像出家人归了佛祖,官就是你的精神,官就是你的魂魄,一旦丢掉了官,就如同丢掉了精神和魂魄,人也成了一个空壳。

  没等他说完,她却一下哭出声来。说一声总算没事,你吓死我了,然后舞了拳头边哭边在他身上乱打。他将她搂得更紧。抚摸她时,却发现她的下身水湿一片。他急忙爬起。细看,发现她不但裤子湿透,就连床都湿了一大片。杨得玉连问怎么回事,才猛然明白,她是受了惊吓尿在了裤子里。

  天黑回到家,妻子刘芳仍然做好了饭等他回来。中午砸了碗,好像她并不计较,甚至像没那回事。杨得玉只好舒展紧皱的眉头,决定吃了饭心平气和地和她谈。

  她明显地感觉出他身体也有点绵软,好像拉了三天肚子,几乎就要脱水。她不由得想到她的同事胡老师。据说,胡老师得知自己得了癌症,一下便瘫坐在了地上,两个人都搀扶不起来,只好抬到病房,从此再没起来。那天她找算命先生算过命,先生说她虽聪明伶俐,但命是穷命,一生享不了富贵。看来是应验了。乔敏颤抖了问查出了什么病。杨得玉觉得还是实说了好。但刚说了今天两个字,便万千悲伤一起涌上心头,还不容他控制,便胸膛急剧起伏,喘几下大气,便不可遏止地呜的一下哭出声来。

  真是干得好不如干得巧,拼命干了又有什么用,还真不如回家睡老婆抱情人。他想,也罢,官场失意,咱就享受生活,干脆今天就提出离婚,然后热热闹闹大张旗鼓地和乔敏结婚。

  竟然完全没考虑树大招风,权大遭妒,竟然想狐假虎威跟了陈嫱巡视,竟然想以此让人们看看他是什么,竟然想以此提高自己的地位。殊不知这样做的结果恰恰相反,恰恰最能让人当成马屁精,最能引起人们的憎恨和厌恶。另一方面,陈嫱又是漂亮女人,说不定还引得多少人吃了酸醋。杨得玉悔恨得禁不住仰天长叹。如果谦虚一下,如果给每个科级干部打个电话,让他们感觉到如此有权势的人也来讨好他们,让他们心里平添几分高兴,平添几分自豪。一高兴一自豪,说不定他们会反过来主动巴结你,拍了胸膛保证投你一票。

  妻看着他,说,我中午就发现你脸色不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有了新老婆,新老婆说不,他哪里还能顾得上前妻和儿子。但不离也已经很不现实,就这样他天天气你,天天和你闹,活着受气又有什么意思。只要他管儿子,管这个家,别的都没什么。妻子说,你现在说得好,口说无凭,到时小狐狸精一瞪眼,你的心就偏到了肋巴上了,你不管我们了,我到哪里去说理。

  更可笑的是刚才竟然恨起了滕柯文,认为滕书记真是没一点良心,他的儿子浩浩在他家吃在他家住,一家人全成了陪伴:老婆陪吃,儿子陪读,情人陪教,三陪了竟然不能帮他一把。杨得玉记不起刚才在滕柯文那里他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说了不尊敬的话。如果因此而得罪了滕书记,那就更糟糕透了。

  乔敏上班走后,杨得玉仍不想起来。他决定好好睡一下午,晚上回去和妻子商量离婚。

  杨得玉说,你别得了便宜卖乖,我这破差事哪里是人干的,要不咱们换换。

  杨得玉还想劝说刘芳先签字,又觉得也没必要太急,太急了她还以为要骗她。水库工程上马时,给他送钱的人更多,他怕落个强子才的下场,就都没要。现在工程虽然包给了人家,但也可以张口借点。他决定明天给曹老板他们打个电话,向他们借点钱,如果他们主动提出送,就收下,如果不提送,就写个借条,以后有钱再还他们。把钱凑齐,到时一手交钱一手签字。

  杨得玉急忙回书房。时间不大便写好了离婚协议书,然后出来递给刘芳,说,你仔细看看,如果不同意你可以修改。

  刘芳吓白了脸,问出了什么事。杨得玉再痛苦半天,说,她怀了孕,闹了要和我结婚,不然就告我重婚,还要告到县里市里,还要告我买房子的事。如果她真告,我这辈子就完了,就得去坐牢。

  杨得玉双手捧了头继续痛苦万状。刘芳禁不住问怎么办。杨得玉说,我想来想去,只有你能救我。

  刘芳不再哭。他知道她同意了。

  他决定立即找找陈嫱,问清楚为什么要这样。

  陈嫱睁大眼不解地看着他,然后问,他真是这么说的么?

  一碗饭真被他吃下去了。回到卧室躺了,待妻子在厨房收拾完,杨得玉把妻子叫进卧室。

  杨得玉说,现在的一切家产都归你,我光身子走人。我还可以再给你十万块钱,并给你写下保证书,保证每周来看你们一两次。

  妻平日呆笨,现在倒很聪明。妻没有半点对不住他的地方,嫁了他也不算享福,再说十万也确实不多,多给她点让她满意,他心里也好受点。杨得玉说,看在你平日对我好的份上,我想办法给你弄二十万。这么多钱你肯定用不了,你心疼你那些哥嫂侄儿,你还可以拿出点钱让他们开个店铺,赚点活钱。如果需要我帮忙,我绝对不会推辞。

  真是我同生共死的好妻子!杨得玉激动了一把将她抱起,止不住泪流满面。

  刘芳哭了说,我已经不管你们了,你已经和她过日子了,你已经是她的人了,她还要怎么样,你还想怎么样。

  刘芳一下明白了,她带了哭音说,我早就知道你要离婚,我也早想好了,打死我,我也不离婚。

  两人搂在一起睡下,乔敏仍感到杨得玉没有精神。她小声问,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推举的事,心里是不是还有点难受。

  如果是这样,事情也不难解决,和陈县长说说,说通陈县长,事情也就挽回了。问题是这件事是不是已经决定了,如果决定了,事情也很麻烦。他突然感觉他的消息太闭塞,好像别人都知道的事,就他一天忙于工作而不知道。他想问问别人,多了解一点情况再作决定。

相关文章